第六百五十五章 强横的力量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五十五章 强横的力量

张扬把手里的衣服递给西晨静兰,淡淡地说道:“今天那几个混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跟到这里了。” 西晨静兰美眸瞄了张扬一眼,讶异地问道:“他们跟到这里了?” “嗯,我出去打发他们,你在这里等等。”张扬看着西晨静兰从袋子里拿衣服出来,突然想到衣服是外面那帮人让那个服务员拿过来的,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便又提醒了一句,“看一下衣服有没有问题再穿。” “噢。”西晨静兰点了点头,又有些担心地问道,“可是,那帮人看起来很凶,你能…” 话音刚落,门口又传来砰砰重重的几声砸门声,林坤的声音隔着门再度传了进来。 “臭婊子,给我开门,老子倒想看看你找了个什么样的奸夫,你再不出来,我可要让酒店的人来开了。” “林坤?”西晨静兰俏脸微白,双眸盯着张扬,有些担忧地说道,“是林坤的声音,他怎么来了?” “我去打发他。”张扬拿了个口罩戴了上去,又把鸭舌帽的帽檐压低,“你别出声。” “外面好像很多人,我去跟他们说清楚就行了,你别出去。”西晨静兰担心地盯着张扬说道,看她样子,反而是她要保护张扬的意思。 张扬笑了笑:“行了,他们要是愿意和你讲理,就不会跟到这里了。” “那,要不我们报警吧。” 张扬摇了摇头:“他们还带了记者来。分明是要给你难堪,报了警,到了警察局。你以后还怎么过?” 西晨静兰这才想到事情的严重性,但她还是低声道:“清者自清,我和你…又没有什么。” 当然,这话说得没有一点的底气,如果两人这样了都还没有关系,那什么样才叫有关系? “行了,你就乖乖躺着。晚上还要和你一起去酒吧呢,安心吧。”张扬拍了拍她的肩膀,想了想。突然低下头,亲了她一下红润的樱唇,低声道,“等会什么都别说。也别奇怪。” 西晨静兰俏脸顿时一红。想了想,反过来回亲了他一下:“那你小心点!” “我知道!”张扬把大衣一裹,走到皮箱边上,打开皮箱,取了一副假发,摘下帽子戴上假发,西晨静兰一看,眼前的张扬宛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开门!开门!开门!” 林坤又连续砸了几拳。正准备抬脚踹门的时候,房门突兀地打开。然后一个打扮得极其怪异的男子像一阵风似的出现在门口,他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对方径直扇了他两巴掌。 刚要反击,对方又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把他整个人踢得弓成虾状,飞到了走廊上。 林坤的两个保镖见状,不由震怒,顾不得去扶林坤,一左一右夹击张扬,不过身子刚动,两个人,一个鼻梁挨了一拳,一个腹部挨了一拳,立马全部躺倒在地。 那些个新闻媒体记者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惊呆了,刚要拿起那些长枪短炮给这个冲出来的凶徒一个特写,张扬一个横扫,哗啦啦干倒了一片,那帮人登时傻眼了,这个家伙竟然连他们也敢打?无冕之王啊,靠!无冕之王也敢打? “太嚣张了!” “我们是记者…” “麻痹的!”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大汉怒吼了一声,抡着摄像机砸向张扬,摄像机刚抡出去,肚子就被张扬重重地踹了一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个的字硬生生吞了回去。 还有一个自以为拿着爪机比较安全的,刚刚按下拍摄键,爪机就飞了,定眼一看已经被那个家伙一脚踩在地上踩碎了。 紧接着人又被飞快地扇了两巴掌,脸颊挨了一拳,也是一个踉跄趴在了地板上 那帮记者登时怂了,这个家伙是六亲不认的啊。 “疯了,疯了!”一看对方真的较真了,这帮大爷们立刻缩卵了,虽然他们也想弄大新闻,可要是在这被人无缘无故揍一顿,那该多不值得。 在一个女记者自以为张扬不敢对付她而上前堵住张扬,被张扬直接一脚撂到一旁后,所有的记者立马屁滚尿流地跑了。 “连女人都打,不是人!”那些个记者没底气地囔了一声后,连去扶那女记者的意思都没有,跑了。 “草!”申康本想躲在一旁看热闹呢,一看势头不妙,立马也是掉头就跑! 跑了几步之后,才想起自己身旁还有个牛逼哄哄的人物呢。 急忙又折了回来,果然回头一看,发现两个人已经对峙了起来,当下大喊:“常兄,不能放跑了这个人,这个人有很大用处。” 耳环男脸色一冷,并没有应话,刚才他看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的招数之后,发现此人手法又狠又辣,几乎是招招致命的那种,有点熟悉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怎么个熟悉法。 不过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个人绝非一般的修武之人,此人的修为目测的话应该也就是比自己差上那么一小截吧。 当然,拿下他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束手就擒吧,你不会是我对手。”耳环男冷冷地说道。 张扬瞄了他一眼,这个人自己和他交手过一次,上次表面上看起来不分上下,不过张扬知道自己和他还有一定的差距,只不过士别三日,现在自己练习了一段时间的高级力量术,力量已经不是那个时候所能够比拟的。 但是没有真正开打之前,他也没有什么底。 “束你妈!”张扬用一种特意变异的声音回了对方一句,那人瞬间就被激怒了。脚一顿,随即一个大鞭腿。 张扬眼眸一冷,并没有退让。而是正面一跨步,迎着他的胯下一个肩扛! “找死!”常欢冷斥一声,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敢和他硬抗自己的成名功夫。 “砰!”两股力量相撞,常欢的鞭腿重重砸在张扬的胳膊肘外侧。 张扬身子一矮,显然有些受力不住,不过让常欢大跌眼镜的是,自己这信心满满的一腿。竟然如同砸在铁板上一般。 对方不但硬抗下来了,还震得他胯部生疼。 “别太得意了!”一击不成,他随即一个摆拳头。重重地砸了过去。 “砰!”对方依样画葫芦,几乎没用什么招数,直接用拳头和他对撞。 “啪嗒!”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常欢舌头一伸。一股钻心的痛楚瞬间从手的指关节神经传导到大脑。 靠靠靠!疼啊!疼死了! 他想尽量不动声色地缩回拳头。但是那指关节错位的痛楚还是让他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溢了出来,这厮的力量很强!强得让他无法直视。 对方一击得手,得势不饶人,随即一拳又轰了过来,常欢再也不敢托大了,对方的力量已经成为了他心里的一种阴影。 但是对方的招数实在是太刁钻了,看着没有章法其实却是极其的毒辣,常欢一撤。对方随即化拳为爪蓦地一长,狠狠地掐在他胸口处。刚好就在他的胸部。 “哇呀呀!”常欢一阵撕心裂肺的疼,还好自己不是女人啊,不然下半辈子就不用奶孩子了。 “次奥!”常欢长长地喘了一口气,他原想眼前这个人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可真的打起来,自己竟然被他吃得死死的。 自己太大意了! “看来,你还真有两下子。”他凝了凝心神,眼神里露出一丝炙热而又狂野的信息,如同野兽一般,再度扑向张扬。 “砰砰啪啪!”八个回合之后,对方一个左勾拳再次击中他,将他身子打得飞了起来,在他身子还没落地之前,随即又一记重拳,狠狠打在他胸口处! “啪嗒!”他分明听到了胸口骨头寸裂的声音,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挨了这一拳,常欢就知道自己绝非对手了,捂着满嘴的鲜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虚晃了一枪之后,没命地往楼梯口跑去,跑到楼梯口,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口一阵钻心的痛楚,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顺着楼梯的台阶就滚了下去。 “等等我…”申康一看,这还得了,立马掉头就跑,那速度快得连反应过来的张扬也要暗叹自愧不如。 至于林坤,早就不见了踪影。 自己的力量竟然增长到这种地步了!张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一阵的不可思议,上次和他见面,还被他压制着,今天最后一拳,应该是已经把他击成重伤了吧。 只可惜,自己担心西晨静兰,否则的话,这么危险的人是要追上去灭掉的。 张扬看着满地的狼藉之物,皱了皱眉头,酒店是待不下去了,他已经知道那个耳环的家伙是将族的人,现在打伤了他,肯定还会有其他同伙赶过来。 随即也不多想,直接回了房间,西晨静兰已经换好了衣物,看到张扬回来,急忙检查了一下张扬看他有没有受伤,看到没有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他们都走了?” “走了,不过我们还住在这里的话,目标太大,我看还是换个地方吧。”张扬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说道。 “也好!” 西晨静兰点了点头。 收拾停当,张扬也不多迟疑,直接带着西晨静兰下了楼,酒店的人没有一个敢拦他,他索性也懒得退房了,带着西晨静兰拦了辆的士,刚上了的士,远处警车和120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去哪?”司机开口问道。 “云山青林路十二号,林氏府邸。” 西晨静兰紧紧抱着张扬的胳膊肘,淡淡地说道。 张扬愣了愣,这丫头,竟然要直接杀奔林坤的老窝?

下一篇   谢谢支持,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