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蛇鼠一窝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五十四章 蛇鼠一窝

林坤眼珠子转了转,林家现在上下确实是和申家闹得很不愉快,尤其是林姗姗拒婚加上两家的超级商业城计划泡汤之后,已经是反目成仇了,不过申家的目标主要还是放在乔家上面,所以倒是还没有立刻对林家展开大面积的报复。 不过两家的关系出现芥蒂也是在所难免了,林坤身为林家的人,就算他对于家族这样的做法不以为然,甚至是极度的反感,但这是林振天的决定,他林坤说的话能算个屁,也只能是默默地吞了下去。 所以这会儿,看到申康突然主动示好,他心里反而是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毕竟这个家伙把女娲集团和林家恨得半死,对于林姗姗,私底下传闻他更是曾经放狠话说,早晚有一天要把她抓起来,了之后再扔去喂野狗。 不过那个张扬好像听到了这个传闻,也找人放了更狠的话,只要林姗姗少半根寒毛,一定灭了申家满门,虽然只是传闻,但这话也是让申家的人暴跳如雷,恨不得抓了张扬食其肉,噬其骨。 不过当下,正值女娲集团张扬那个混蛋被人枪击的事件发生,这件事已经引起了高层的重视,虽然很多事情都指向了连夜出逃的彭家,但是很多之前和女娲集团有芥蒂的大家族都接到了警告。 所以申家再牛逼,也不敢在风头浪尖上放什么狠话。 不过也不能说申家没有做任何动作,申家暂时拿乔家没辙。但这些日子,林氏集团的x-smart这只林氏家族最大的金母鸡就突然遭到了银监会的调查,另外地方审计所也提出了对林氏集团财务状况的审计。说是林氏集团下属几家股份公司财务状况不好。 虽然只是敲敲打打而已,动不了筋骨,但这基本也表明了申家的态度。 只不过林老爷子压根就不为所动,当然,林坤自然也是知道他爷爷并不想得罪申家,所以,他就算知道林坤和申康有来往的话。估计也是不会斥责的。 不过无论怎么说,这一次是林家主动和申家撇清关系的,所以林坤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面对申康。而对于申康的主动示好,他更是心里一阵的打鼓。 当然,两个人并不是没有共同点,最起码讨厌女娲集团。讨厌张扬这个一点两个人事一样的。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张扬是让他和西晨静兰婚约泡汤的元凶。 但西晨静兰逃婚躲到女娲集团去却是不争的事实。 此刻。申康突然问起,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如实说出口,说了怕被他笑话,不说吧,又怕让申康觉得两个人的关系生分了。 不过犹豫了一会儿后,他还是老实承认了:“哎,说来丢脸啊…” 随即就把陈坨发现的事情和申康说了。 申康一听。随即和那个面相显得有些阴鸷的耳环男子对视了一眼,慢悠悠地说道:“你是说。西晨静兰和一个年轻男子去幽会?看来西晨家并不把你们林家放在眼里啊。” 林坤闻言,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只得随声附和道:“哎,都是那个林珊珊,自作聪明,才导致了今日的下场,毕竟我们林家只是商贾之家,和你们比起来实在相差太远了。” 他急于把自己和林珊珊的关系撇清楚,以免得申康认为他认同林珊珊的做法。 申康对于他的表忠心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说道:“放心,林家这次也只是受了蛊惑而已,我并不会放在心上,对了,现在西晨静兰这么做,林少可有什么想法?” 林坤眼珠子一转,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眼下,我在林家并不受待见,这西晨家我们更是得罪不起,还能怎么样呢。” “这是林少的真心话?” “当然不是了,不过我也没有办法啊,你想想,人家一个外地人,敢到京城欺负我到头上来了,这足以证明对方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家,说不定又是一个张扬。”林坤这会儿也是有些冷静了下来,他很请吃西晨静兰的性格,不至于随便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想必那个人必定是有过人之处吧。 他虽然恼火,但看到申康在,有心想拉他一起下水,他相信只要自己提出张扬两个字,这个家伙必定是咬牙切齿,想起林珊珊被抢的事。 果然,申康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站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哼,那我就陪你一起去看看,这个所谓的第二个张扬是哪根葱。” 申康一来确实是被林坤的话激到了,另外一个因素,他在乔希儿以及林珊珊面前都碰壁了之后,发现自己在这些豪门家族的女子当中,好像已经没有多少个可选的人了,那几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就算了,司家的那个跟他不对路,乔希儿、林珊珊和蔡冰现在都和张扬搞得火热。 举目四望,京城四大公主中,貌似还有个西晨静兰,可就是她也在女娲集团上班,这可真特么的,女娲集团和他上辈子好像是有仇似的,专门和他作对了。 这是要逼他做光棍吗? 想了想,其实西晨静兰貌似还是个不错的人选,一来她是豪门公主,二来,她的外貌绝对不会比乔希儿、林珊珊还有蔡冰三人逊色,还有她现在貌似还没和张扬有什么瓜葛吧。 至于眼前的林坤,西晨静兰这种等级的美女也是他能配的上的吗?哼! 听到申康要和他一起去,林坤心里暗喜,当然他不知道申康其实也把西晨静兰列为了目标,要是知道的话,估计早就破口大骂了。 在陈坨等人指引下,林坤和申康以及那个面色阴鸷的年轻人一起赶到了酒店。 不过让林坤有些意想不到的是,申康还打电话叫了几家重量级的媒体记者随同前往,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想要让西晨静兰身败名裂。 林坤对于他这个举动颇有些不以为然,毕竟他还是喜欢西晨静兰的,西晨静兰身败名裂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 说白了一点,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以西晨静兰的为人会随意和一个男人去开房,当然,如果陈坨说的是真的,他倒也无所谓申康这么干了。 而申康打的主意更加简单了,如果西晨静兰的名声也臭了,那么名声更臭的他才有机会啊。 有了申康,他们轻而易举地从酒店大堂里得知了和西晨静兰开房的那个男人是一个叫钱河来自吴省的南方人,住在七楼vip套房,看起来身家应该不错。 只不过钱河是谁,他们就有些迷糊了,吴省本来就是豪门聚集之地之一,而且还是华夏国最为富庶的地区集中地,他们可以肯定,最顶尖的那几个豪门绝对没有一个叫钱河的。 所以,多半这个家伙应该就是一个标准富二代。 以申康的个性,换做以往肯定是直接破门而入了,不过现在他学乖了很多,毕竟申家最近也是在风头浪尖上,他也不想节外生枝,于是他们迫不及待地逼那个给张扬代送干洗衣物的服务员去取干洗的衣物。 拿了衣服,他们倒也没有注意到袋子里装的是什么,直到服务员拿去敲门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竟然装的是一件白色裙子。 看到这种情况,林坤脸色顿时就变了,因为他听到自己的手下汇报,今天的西晨静兰穿的就是一件白色的裙子,连裙子都脱下来了,这还需要多余的解释吗? 不过就在他想要去把袋子里的衣服全部拿出来再确认一下之际,房门却突然打开了,对方以闪电般的速度把衣服抢了去,然后又关上房门。 直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来,他们才发现自己这群人,竟然连人家的脸都没有看到。 狂烈的嫉妒心让他的脸庞瞬间扭曲了起来,此刻,他再也顾不多什么颜面和顾忌,径直走到了房门口,重重地砸了一拳。 “砰!” “开门!开门!” 身后,申康看了看狂怒的林坤背影,嘴角微微一扯,不由露出一抹冷笑,没想到结果比他预想的更好,这个家伙比他想象的还按捺不住。 最好呢,是让他把事情闹大,越大越好,这样西晨静兰搞得身败名裂,自己再来个英雄救美什么的,那么就一切水到渠成了。 再说里面的张扬透过猫眼看了外面的人一下后,脸色不由微微变冷,没想到林坤竟然会跟踪到这里,看来这个家伙对西晨静兰还不死心啊。 不过当他看到除了林坤之外,还出现了申康,以及那个戴着耳环满脸阴鸷的年轻人后,张扬眼眸顿时一冷。 没想到申康也掺和进来了,还有那个戴耳环的家伙,分明是那天在医院里偷袭自己的家伙,此人一身修为极高,当日若是和他打下去,肯定是打不过他的。 这帮人居然还带着媒体记者,这分明是想要西晨静兰身败名裂,看来,今天的事情有些棘手呢! “怎么了?”西晨静兰听到了林坤的叫声和砸门声之后,讶异地从床上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