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找上门来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五十三章 找上门来了

“怎么了?” 西晨静兰小声地问道。 张扬皱了皱眉头,悄悄朝西晨静兰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幸亏西晨静兰提醒了一下。 对方干洗的速度也太快了,虽然张扬有特意嘱咐他们速度要快,尽量两个小时内完成。 但是张扬给他们衣服也还不到一个小时,对方竟然就可以这么快把衣服拿回来了,一般而言,就算是跑过去大品牌的干洗店洗,至少也要耗费40分钟左右的时间。 如果加上送和取衣服的时间,这酒店的服务员未免也太敬业了,自己要求他们两个小时,他们不到一小时就送过来了。 所以张扬停顿了一下,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看,果然是酒店的服务员,确实也是帮他拿衣服去干洗的那个,手里的确也有袋子,而且除了她并无他人。 当张扬是刚刚学习了高级特工宝典的人,眼睛一瞄,就发现了异常,那个服务员身后,走廊的灯光投射下了几条浅浅的人影, 自己暴露了?张扬眉头一皱,其实他倒是不怕有人来找麻烦,只不过现在他身后还有一个西晨静兰,如果对方人多的话,一窝蜂冲进来,麻烦就大了。 不过对方既然能让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员说谎,证明绝非是什么普通混混。 张扬回想了一下,马上就想起来,莫非是自己和西晨静兰在什刹海遇到的那帮混混。 太大意了,当时自己在出租车上并没有多想。不过,如果是他们的话,倒还好好办一些。顶多也就是多动动手脚而已,他更加担心的是,来了一帮狗仔队。 张扬皱了皱眉头,返身走了回来,不紧不慢地穿着衣服,一边看了看床上的西晨静兰,心道。一定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他笑了笑道:“应该是敲错房间吧。” “噢!怪不得,我说怎么可能那么快。”西晨静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抱着被子靠在了床头上。 “咚咚!”西晨静兰的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不和谐的敲门声,“先生,好了吗?” 那个女服务员大概是觉得,张扬太久没搭理她。便又敲了敲门。 张扬皱了皱眉头。低声跟西晨静兰说道:“我去看看,你别乱动。” “噢!” 西晨静兰大概是捕捉到了张扬眼神里的怒意,轻声说道,“你小心点。” 张扬完颜一笑,点了点头:“我知道,大概衣服是真的好了。” 走到房门口,张扬再次从房门里的猫眼往外看了看,那帮人估计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张扬甚至看到了对方漏出来的一只皮鞋脚尖。 他不声不响地打开了房门,然后飞快地出手。房门口那个提着袋子的服务员,只看到房门打开之后,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稍微晃了一下,她就发现地板上多出了两张一百元的大钞,而自己手上的袋子已然不见。 等到她反应过来,想要说上一句话,房门已经被关上。 这速度,快得让那个服务员一阵的瞠目结舌,这也太快了吧? 她突然想到了身后那帮恶徒,身子骨一个激灵,哆哆嗦嗦地说道:“先生,还…还没找你钱呢。” “当做小费吧!”张扬变异了的声音显得淡淡的,但又带着一丝冰冷。 几乎同时,服务员身后的那帮人一下子全部亮相了,约摸有十三四人,其中有六七个是媒体记者,另外好几个是打手保镖以及纨绔子弟之流。 林坤赫然在其中。 他是在一个多小时前接到了平日里玩得还可以的一个富二代姓陈,叫陈坨的电话,说是在后海看到了西晨静兰和一个陌生男子开房的场面。 林坤正在和人吃酒耍乐子,闻言后,当场就变了脸色,甩开身旁的一个半裸女郎,径直破口大骂:“次奥,麻痹的那婊子,白天还说没空鸟我,现在竟然敢背着我和别人开房私会,麻痹的,当爷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他一面要陈坨帮他盯紧两人,一边开口问道,“坨子,看清楚那个男的长相了吗,认识他是谁吗?” 他倒也没有无脑到直接和人开片的地步,虽然林家势力庞大,但毕竟是商贾人家,而且现在的林家也不是他林坤一个人独宠。 现在林家第三代里,林姗姗可是雷打不动的头号人物,他原本至少也得派第二,结果现在爷爷似乎还更加看好他三叔的儿子林远图,在他的心目中,自己竟然连自己的亲妹妹林思宜都有些比不上了。 这大概是因为林振天厌恶他整日里不学无术的原因,所以他最近收敛了不少,就是要玩也是像现在这样,暗地里出来玩。 大概是最近的表现让林振天不再对他那么反感,所以这才勉强同意让他的老爹带着自己再次去找西晨家提亲。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西晨家还好说一些,给得答案是模棱两可,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不过最终还是说,得听听西晨静兰本人的意思。 结果西晨静兰回来之后,直接一句话就噎死他了。 意思就是说,想要让她嫁给林坤,还如不直接嫁给猪算了,虽然明面里没有说得那么难听,但意思就是差不多。 林坤那个郁闷啊,他现在看到西晨静兰是越发长得美若天仙,那模样简直可以凝水出来的那种,绝对是男人的梦中女神,偏偏这个梦中女神不但和他解除了婚约,就连第二次挽救的机会都不给。 他打听了关于西晨静兰的消息,最确切的是,她目前是女娲集团的员工,而且还住在那个让他极其讨厌的张扬的家里。 所以当时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西晨静兰和张扬有一腿,他曾经试图搜集一些证据,结果却让他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他查到的结果是,张扬和西晨静兰貌似还真的没关系,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而已。 后面随着他堂姐林姗姗以及林氏集团开始和女娲集团合作后,林振天还特意警告了他一次,不许做任何对女娲集团不利的事情。 所以对张扬和西晨静兰两个人的调查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因为至少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西晨静兰和张扬有染,也没发现西晨静兰和其他男的有什么过密的关系,因此,他这才重新蠢蠢欲动地鼓动他父亲,想要趁着林氏和女娲集团现在还是蜜月关系,顺带把西晨静兰给追到手。 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的灰。 直觉告诉他,西晨静兰肯定有什么猫腻是他不知道的,所以他这几天还专门派人去西晨家盯梢,今天盯梢的人还告诉他,多日不出门的西晨静兰出门了,但是该死的是,那个盯梢的笨蛋,竟然把人给跟丢了。 直到刚刚接到陈坨的这个电话,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怀疑还真不是假的,西晨静兰果然是有男人了。 这可真特么的,他心里当然是火冒三丈了,虽然他和西晨静兰没有任何关系,但他还是自己给自己脑补了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 感觉自己被人戴了绿帽一样。 当然,他也没有没脑子到直接让人去砍了对方的地步。 他很清楚西晨静兰的为人,对方毕竟是豪门公主,不可能随便找个男人,所以他得先打听一下,那个家伙是谁。 “林少,那个家伙戴着帽子,看不大清楚,大概有一米八多吧,不过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吃软饭的小白脸,而且我也敢肯定,在这之前,我从没有见过他,听口音好像是外地的,不像京城的人。” “外地的?”林坤一听,心里一喜,如果是外地的,那还怕个卵子啊,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你确定?” “我以我的人格发誓,那个家伙绝对是外地的,而且肯定不出名,林少,这会儿人家已经相携着在温河大酒店开房了,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开房?”林坤闻言,当时就怒了,他什么都可以忍,唯独自己心爱的女人跑去和别人开房,他是绝对不能忍的。 在得知对方并不是什么知名的官二代或者是富二代,豪门二代之后,林坤心里那根导火线顿时被燃起,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不过带人出门的时候,他开的这个包厢包厢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一身红色西装,有着一个鹰钩鼻的卷发男子带着一个耳朵上挂了个耳环,穿着一身黑色皮夹,脸色有些阴鸷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林少,什么事惹得你发这么大的火啊。”红色西装男大咧咧地直接就坐在了他刚才坐的主位上,眼皮一挑,神色淡漠地扫了他一眼。 “申少…”林坤原本震怒的脸庞顿时化为一片谄媚。 “你这家伙,自打林姗姗和女娲集团搞得水深火热,就好像不认识我了一样,怎么?我申康得罪你了?”申康语气淡淡地说道。 “哪里的话,绝对没有的事情。”林坤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急忙点头哈腰地走到申康身旁,“申少这是那阵风把你吹过来这里啊。” “最近无聊,就顺便过来这边看看,不过大老远地就听到你发飙的声音,作为老朋友,当然是要过来看看了。” “怎么?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申康笑眯眯地问道,“好像和西晨静兰有关?”

上一篇   9月 求月票,求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