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要公平,一起脱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五十一章 要公平,一起脱

张扬愣了愣,他没想到西晨静兰竟然回答得那么的爽快,不由得迟疑地说道:“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别人信不过,你还信不过吗。”西晨静兰眼神里似乎带着一丝狡黠,“不过你可得跟我保证,真的能治好我这个老毛病。” “我也不敢百分百打包票,不过若是说缓解和控制的话,绝对没有问题。”尽管花了八个系统积分的张扬几乎可以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不过他还是很谨慎地回答了西晨静兰。 “那就可以了。”西晨静兰看着张扬,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既然如此,那我先教你按压的吧…”张扬想了一下后果断地说道。 “嗯!” 西晨静兰看了张扬一眼,把身上的被子揭开,放到了一旁,而后闭上双眸,长腿并拢,仰面平躺在床上。 张扬瞄了一眼,眼睛就挪不开了。 平躺着的西晨静兰,乌发松散两边,斜刘海遮住一只美眸,双眸紧闭,笔直秀挺的鼻梁恰到好处地嵌在柔媚的瓜子脸上,樱唇微抿,勾勒出一副绝美的脸庞。 雪白的脖颈下,性感的锁骨浅浅地凸起,两旁延伸出蜿蜒的香肩膀弧线,然后下来,是她那对跃然而起的浑圆双峰,被绷紧的内衣将那对饱满的丰腻之物勒得曲线毕露,豆蔻般大小的蓓蕾也随之跃然于表,双峰虽然高耸,却并没有松软摊开的迹象。堪称是极品。 然后是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小腹之下。一块倒三角的区域浮现,不过因为保暖内衣并不是很长的原因,底下最神秘部位露出了一截淡黄色的内内。 最关键的神秘部位可见一块明显的隆起,应该是贴了大姨妈贴的缘故。 最后是两条紧紧并拢着的修长雪白,如雪的肌肤加上匀称的腿型,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长腿美女。 此刻,鹅黄色的柔和灯光洒射在她身上。在她裸露的肌肤上,衍生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将她整个人勾成一副魅惑的画面。 张扬心里此刻只有一种想法。面对这样的一个美女,而且是玉体横陈躺在你床上的美女,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如果说没有半点想法。那特么的就不是男人了。 “可以开始了吗?”美眸紧闭的西晨静兰感觉到张扬突然没了动静。开口问了一句。 张扬咽了咽口水,犹豫了半晌,低声道:“得把衣服脱了。” “衣服脱了?”西晨静兰俏脸顿时又是一阵通红。 “嗯,不然穴位不好分,效果也不会很好。”张扬坦然地解释道。 “那…那就脱吧。”出乎张扬意料的是,西晨静兰犹豫的时间非常的短。 当然经过并非张扬想的那么简单,西晨静兰内心也是充满了挣扎,可以说从跟着张扬进入酒店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开始了,一个女孩子跟一个大男人到他开的房间里。再在他的房间里脱光衣服换上他的衣服,再躺到他床上,如果说单单是因为酒精和痛经的刺激之下那未免太轻率和简单了一点。 首先的一点事,她确实对张扬颇有好感,其次是,她觉得自己下面那个地方都被他用那东西侵犯过了,现在所做的这些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再说了,就算他想做什么也做不了什么啊,自己的大姨妈还没结束呢。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她突然害怕,害怕自己真的被锁在家里,那么以后可能就真的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如果注定要沦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她还不如在牺牲之前放开自己,好好地过一天自己想要过的生活,或许以后就当作回忆吧。 所以,当张扬说,要把衣服脱了之后,她仅仅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其实现在的她,脱和不脱也没两样。 不过张扬听到她说那就脱吧之后,却不见有任何的动作。 沉默了一会儿,张扬终于忍不住了,她这是要自己动手帮她脱吗? “这个,衣服还是你自己脱吧,我好像有些不方便…”张扬发现自己手心里冒着汗,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的原因,而丹田底下,更是一股燥热的感觉慢慢凝聚上涌。 “嗯!” 西晨静兰低声地应了一句,但依然还是没有动作。 张扬傻眼了,这是什么节奏,你不是说嗯了吗,那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再耗下去,天就亮了。 “你是不是怕冷,没事的,现在暖气开着的。”张扬忍不住开口了。 西晨静兰摇了摇头否认:“没有,暖气开着,你扎了一下,没觉得很冷了。” “那…如果…如果是因为怕被我看到什么的话,那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张扬心道,那就是不用多说了,害羞呗,不过想想也是,人家一个女孩子与你又不是什么情侣关系,凭什么脱光了衣服让你看个够啊。 “不是的,我…能不能商量个事?”张扬挠头之际,西晨静兰又开口了。 “嗯,你说!” “你能不能也把衣服脱了。”西晨静兰提出一个让张扬措手不及的要求。 张扬愕然之际,她又低声解释道,“因为那样的话,我…我就不会显得那么尴尬。” 张扬一阵无语,什么叫我不会显得那么尴尬,你是不尴尬了,我尴尬啊! 哪有这样的! “这个,我是要帮你按压的,所以…” “我知道啊,但是脱衣服应该不会影响你按压吧?”西晨静兰又红着脸说道。 “是不会影响,不过…不过。”张扬被她一句话直接噎住了,这要不是因为她来大姨妈了,自己铁定认为她这是邀请自己上床的意思啊。 “你要是为难的话,那我就不勉强你了。” “行,脱就脱。”张扬虽然觉得滑天下之大稽,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要是不脱,好像也说不过去吧,凭什么你让人家脱可以,你自己却不脱? 张扬把衬衫扣子解开,脱了衬衫,然后又把自己的保暖内衣一并也脱了下来,露出里面虽然算不上极其健硕,但绝对也是极其有料的身躯,话说经过这段时间的力量训练,自己的腹肌已经有了六块了。 “我脱掉了。”张扬呼出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 西晨静兰悄悄睁开一只美眸,看了张扬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张扬虽然不能算是雄伟,但绝对也是足以让女孩子怦然心动的性感身材。 而且那明显的六块腹肌也是让她心里再度激起涟漪,这个男人肯定很有力量。 呸,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她急急地打断自己絮乱的思维,在张扬以为她会说出一声可以了的时候,她却咬着樱唇,摇了摇头:“那个…裤子也要脱了。” “啊!”张扬顿时石化了,虽然你是美女,而且还是绝色大美女,还是那种清纯型的神仙姐姐,但是你不能这样啊,你居然要求一个纯情少年脱下裤子,这是要约炮吗? no,no,no,no,我从来不会在人家大姨妈区间和人家ooxx的,那样也太不人道了。 “这个,有必要吗?”张扬尴尬地笑道,他发现自己是不是该重新认识一下眼前这个清纯可人的医科大校花了,这还是他认识的西晨静兰吗? “你…你不要觉得我很放荡,我是…我是觉得这样的话,我的被你看光光了,你的也被我看光光了,大家公平一点,那谁也不欠谁的,对不对?”西晨静兰小心翼翼地给出了一个荒唐但好像又很有道理的解释。 你看光我,我看光你,大家扯平了?怎么说都是女孩子吃亏一点吧。 张扬脑子里这么想着,然后又觉得不对劲,既然是女孩子吃亏了,那自己干嘛还扭扭捏捏的,不对啊,错了错了,自己是为了帮她治疗才需要这样的,而她是为了心里平衡? 好像又不对! 张扬的思维被她的要求彻底给拧乱了。 “那我声明啊,我裤子脱了后,不能再脱了哈!”张扬想了想,还是妥协了,不过一定要保留最后一件东西,最起码内内得留下吧,不然这也太不像话了,自己光着身子,盯着她光溜溜的身子,那个地方不起生理反应才怪。 “好,我不用脱,你也不用脱。”西晨静兰这次倒是爽快。 于是,张扬只好把裤子给扒下来了,全身就只剩下一条ck内内,而且明显是受了西晨静兰眼前这具诱人的娇躯诱惑的原因,再加上好几天没有嘿咻了,这会儿已经鼓起了一个包。 特么的,太尴尬了,哪里还没为她治疗,自己先把衣服脱光了的大夫,这特么的是哪门子的道理噻。 西晨静兰眼睛又悄悄睁开了一条缝,看了一眼,随即就瞄到了张扬双腿中间的那块包,俏脸顿时一阵羞红。 不过她也是没有半分的犹豫,从躺着的状态坐了起来,青丝一甩,毫不犹疑地伸手卷起身上仅穿着的保暖内衣下沿,由下往上脱了起来。 才刚刚到达胸口的位置,只听得啵的一声,一对雪白浑圆的丰硕玉峰一下子颤巍巍地蹦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