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浴室门是透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四十九章 浴室门是透的

暮色降临,此刻后海最为喧闹的时刻终于到来,湖岸两旁的各色酒吧纷纷开业,五光十色的斑斓彩灯肆意地炫耀着它的华丽,灯红酒绿之下,无数的俊男美女奔涌而来。 虽然梅宁也有酒吧一条街,不过比起后海或者是三里屯,那可就差太远了,这边,光是看着那如织的人潮都可以想象得出这边的喧嚣。 张扬订的温河酒店,距离后海其实不远,是一家显得比较低调的五星级大酒店,不过里面也有一些特色,那就是像司机师傅所说的,有温泉馆。 而且那些标准的vip贵宾套间还有专用的温泉房,张扬完全可以不用到楼下的专门温泉馆里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在房间里泡一个温泉浴。 张扬看了看身旁的西晨静兰,她依然把头缩在风衣领子里,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怕被人认出来,而且身子好像还微微地在颤抖着,张扬皱了皱眉头,侧头问道:“不舒服吗?” “好像有点冷到了。”西晨静兰这才低声应了句。 “我看这位姑娘估计是感冒了,小伙子…做一下剧烈运动,出一点汗就没事了…”那个八卦的司机又在那指点江山了。 张扬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哇靠,开你的车行吗,什么剧烈运动,剧烈运动的…次奥,你是在说ooxx吧?直娘贼,你是开出租车的吗?谁告诉你ooxx能治感冒的?我靠! 到了温河酒店,张扬赶紧下了车。扔了一张红色伟人给司机,本来其他的当小费也无不可,不过现在心情实在不爽。自然是要让他把五毛钱都找出来了。 到了房间,插入房卡,啪地一下子打开鹅黄色的暖灯,宽大的房间登时洒射下一片金黄,张扬也不敢多耽搁,急忙开了暖气,然后说道:“你在这等我。我下去给你买点药。” “不用了,我就是稍微有点冷而已,现在好多了。”西晨静兰急忙阻拦张扬道。俏脸也微微有些绯红。 张扬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他知道,如果是碰了水着凉的话,事情可没那么简单的。没那么快好。 想了想。他很自然地伸手轻轻撩开她垂散在额前的斜刘海,触摸她光洁无瑕的额头,并没有觉得发烫,相反,触手一片冰凉,比普通人还要凉一些。 张扬奇怪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冷?” “嗯!”西晨静兰点了点头,俏脸更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张扬这个略显亲昵的动作引起的。 “那…要不泡一下温泉暖一下身子吧。刚好身上的衣服可以脱掉,我让服务员帮你拿去烘干。”张扬建议道。 西晨静兰又是一阵面红耳赤。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不能去泡温泉。” “啊,为什么?”张扬有些迷糊了,如果她现在有些着凉了,用温泉的热气逼一逼应该没有坏处吧? “因为…因为我…”西晨静兰雪白的脸蛋如同染纸一般,咬了半天下唇,终于是大胆地回答道,“因为我来那个了,不能盆浴,更不能泡温泉了。” “来那个?”张扬一时间没想起来,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了,“你是说来大姨妈吧?” “是啦!”西晨静兰咬着樱唇红着脸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还不是怪你…” “啊,这个…这个,不关我的事吧?”张扬伸手挠了挠头,心想,你来大姨妈我难道还能控制不成?这个躺枪就躺得有些狠了! “我要去换衣服了。”西晨静兰瞄了张扬一眼,心道,当然是你了,要不是你那个东西弄进去,人家怎么会来嘛,不过想了想好像也不对,他好像并没有全部弄进去吧…哎呀,我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些什么呢。 咦,不对啊,我没衣服可以换啊… 西晨静兰说到要去换衣服,结果走了不到两步,随即就想到,自己好像没有换洗的衣服啊! 虽然上身她有穿着一件薄薄的保暖内衣,不过这会儿已经是全部湿漉漉的了,根本不能再穿,裙子的情况也没什么差别,甚至连罩罩也是被泼湿了,唯一还算干的就是那条内内,还有白色蕾丝边丝袜。 她尴尬着不知道怎么跟张扬开口,不过一旁的张扬似乎已经先看出了她的为难之处,走到了衣柜旁,打开衣柜,拿出行李箱,打开了箱子,从里面拿了条他自己的裤子还有一条保暖内衣,递给了西晨静兰。 “这个,你将就用一下吧。” 西晨静兰咬了咬红润的樱唇,美眸瞟了张扬一眼,尴尬地接了过来,随即一溜烟跑进了浴室,裙裾摇摆之际,淡黄色的内内隐约可见。 磨砂玻璃所做的浴室门被轻轻关上,张扬略扫了一眼,缓缓走到沙发旁,拿过茶几上的烧水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而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若有所思地慢慢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目光则毫无意义地巡视着房内,不过当他扫到那磨砂玻璃门之际,眼睛却定住了。 没其他的原因,因为此刻西晨静兰正在里面脱衣服。 虽然说浴室门是磨砂的玻璃门,不过这磨砂却比普通的玻璃门要通透一些,所以里面的场景他几乎是尽收眼底… 西晨静兰进去之后,并没有立刻把衣服扒光,她在弯腰的瞬间也是发现了浴室门有些不妥,不过她看了看,又觉得没问题了,因为她从里面往外看,外面朦朦胧胧的压根什么都看不到,所以自以为张扬肯定是不会看到什么的。 不过,偏偏她这次是想错了,因为她之所以会有这个错觉,那是完全因为浴室里的光线强度要远远超过外面的光线强度的原因,所以在里面的人基本上很难很难看清楚外面的情况。 而西晨静兰却以为外面看里面也是同样的效果,所以就放下了心。 她伸手拨了拨头发后,站在浴室里宽大的镜子前,而后曲手绕到小蛮腰的中间,松开裙子的束腰带,又弯到腋下,拉开了侧链。 然后身子微微一弯,双手揪住裙子的下摆,由下往上把裙子脱掉了,然后又揪着里面那件薄薄的保暖内衣也脱了。 虽然隔着磨砂门,影影绰绰的,但是她雪白傲人的上身袒露出来的瞬间,还是尽落入张扬眼里,雪白的肌肤倒还其次,但当她那对被绑缚着的浑圆玉峰蹦出来的瞬间,张扬还是微微怔了一怔,能用到蹦字,本身就已经说明她胸部的有料程度。 不过平日里看着西晨静兰,像个清纯少女一般的打扮还真是有些看不出来啊。 怪不得今天那几个纨绔混混会说她的胸部至少34c,现在看来,还是那个小胡子男说对了,这个样子,目测至少也得有34d啊,在自己身旁的女人当中绝对算是顶级的了。 话说这几天在京城,自己也算是憋坏了,所以这会儿看到这幅香艳的场景,张扬难免心里一动,话说西晨静兰可是补星使目标呢。 里面的西晨静兰自然不知道自己在里面换衣物的春光已经尽入张扬眼里,这会儿全身上下脱得只剩下一条内内之后,赶紧取了一旁的干毛巾把浸湿的身子擦了擦。 不过她的擦拭动作随之也让她那对挣脱了束缚的玉峰一下子跃动了起来,落在门外张扬的眼里,那就是一副波涛汹涌的诱人场景。 张扬喉咙再度翻滚,一阵炙热的气息自喉管涌出,喝了整整的一杯白开水下去,似乎也没有什么作用。 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身子一股燥热,一个邪恶的念头驱使着他,似乎在督促他赶紧破门而入,把里面脱得几乎光溜溜的西晨静兰就地正法。 张扬有些醒悟了过来,估计是自己喝的那些二锅头开始起作用了,酒精作祟啊! 不过话说自己喝了那么久了,怎么还会这样? 正当张扬犹豫着要不要用静心决让自己平静一下的时候,里面的西晨静兰却已经擦干了身子,然后飞快地把自己给她的那条保暖内衣穿了上去。 然后她又弯下腰,把那条白色的蕾丝边丝袜也脱了,张扬给她的裤子她却没有穿,因为她发现自己穿上张扬的保暖内衣之后,整个翘挺的臀部已经被包裹住了,张扬的裤子虽然可以穿,但是裤头大她太多,她穿上去之后,不伦不类不说,还有可能当场掉下来。 毕竟她是一个女生,爱美之心远远胜过了走光的问题,更何况对于她来说,其实在张扬面前走光好像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小心点就是了。 所以她裤子没穿就抱着自己脱下来的裙子和丝袜还有罩罩走了出来。 抬头,迎面就看到了张扬带着一丝尴尬的眼神,尽管她大概知道张扬尴尬什么但还是尽量装作大大方方的样子走到他面前道了声谢。 “没什么,对了,你的衣服我让酒店的人先拿去快速干洗一下,很快就会好。” “嗯!” 尽管鼓足了勇气,西晨静兰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直接面对张扬的眼神,不过还是把衣服递给了张扬,甚至是包括了罩罩。 呃…衣服离开了西晨静兰的胸部,张扬顿时愣了,因为他发现穿了他衣服的西晨静兰,此刻比起方才在浴室里换衣服的场景还要更加的诱人。 自己的保暖内衣是那种植绒的,很薄但是很保暖,略带一丝缩身的效果,不过对于女孩子来说应该是足够宽了,但是西晨静兰穿上去之后,丰满的双峰一下子勾勒了出来,而且她里面是没有戴罩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