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小同志,那的鸳鸯浴可有名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四十八章 小同志,那的鸳鸯浴可有名了

“美女,别跑啊,陪哥们玩玩…”偷袭成功之后,那个戴墨镜的小胡子男更加的肆无忌惮,从坐的位置上站了起来,一副想要跳过来的样子。 西晨静兰低头看了看被浇湿了衣服,虽然现在已经是春天了,但水温还是挺凉的,俏脸不由一阵羞怒:“你有毛病啊!” “哈哈,你们看看,她问我是不是有毛病。”那小胡子站了起来,手扶着竖栏,摆了摆手,“美女,我告诉,我一点毛病都没有,待会儿我过去,你试试就知道了。” 他说完,又捞了把水泼了过来,其他两个小青年顿时以哄笑报以赞赏,随即也加入了战团,其中一个留着莫西干头的还肆意地把手伸到他身旁的一个女伴胸口里,狠狠地揉捏了一把,而后目光盯紧了西晨静兰高耸的胸部,贪婪地说道,“艹,陈少,我敢跟你打赌,这个妞的胸部最起码也是34c的。” “哈哈,我打赌她最起码34d,你信不信?” “我不信,应该只有34c,你赌什么?” “晚上的酒钱你付…另外让小兔陪我让我搞一个晚上,怎么样哈哈。”那个小胡子男目光转向那个莫西干头身旁的女子,怪笑地说道。 那女的闻言,立刻伸手拧了那个莫西干男一把,嗔怪道:“你们几个色胚,打赌归打赌别把老娘当做赌资啊!” “哈哈,好。老子跟你赌了,不过如果那小妞要是没有34d,你要怎么办?” “没有的话。晚上酒水钱我付,我那辆新到货的宝马归你了,咋样?” “行啊,一言为定,不过你要怎么证明…”那个莫西干头男子一阵怪笑。 “哈哈,这还不容易,到他们船上去。老子亲自证明给你看,兄弟们赶紧用力划,老子验证结束就轮到你们了。” 张扬终于忍无可忍。本来他还以为碰到普通的煞笔,没想到现在才知道,他碰到的不但是煞笔,而且应该还是一群可以把宝马和女朋友互相送来送去的脑残富二代。 他盯着西晨静兰被湖水浇湿的。而曲线毕露的曼妙身子。眼眸微微一冷。 “喂,你们几个傻逼,问你们个事。”张扬停止了踩踏板,故意让他们靠近。 “靠,麻痹的,敢骂大爷?”那个小胡子捋起了袖口,一脚踩在脚踩船的栏杆上,看样子真的想从船上跳过来了。“信不信爷爷抽死你啊?” “你们几个脑残的,应该不会游泳吧?”张扬盯着他故意炫耀出来的那一块块肌肉。皱了皱眉问道。 “爷爷在这边长大的,你说爷爷会不会游泳?” “会游泳就好!”张扬淡淡地说道。 “什么意思?” “就是让你去死的意思…”话音刚落,张扬已然起身,脚尖在船栏上一顿,整个人凌空飞了起来,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对方那几个人的船上。 先是一脚踹在直接把那个站在船边上的男子的屁股上,直接把他踹入湖里。 接着又提着另外一个还在捧着脚乐的也甩进了湖里。 剩下的一对男女傻眼了,盯着坐在他们对面的张扬,那个莫西干男吓得身子一阵发抖,牙齿都开始打战了。 “你是要让我把你扔下去,还是自己跳下去?”张扬拳头微微一紧,淡淡地问道。 “草,你知道老子是谁吗?”那莫西干头一看同伙的下场,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人家一根手指头的对手,但是看到身旁的女人,脸上顿时又是一阵的硬气。 “看来你是不愿意自己跳了?” “有本事你动我试试…哎呀呀…放开我…放开我…” “噗通!”张扬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拎着他的裤腰带,把他扔到湖里。 剩下的那个女子嘴巴一张,刚想说什么,张扬只是微哼了一声看了她一眼,也没为难她,便离开了那船,那女的虽然淫荡,不过又没惹到张扬他们,他也不想多惹事。 那几个家伙看起来果然是游泳高手,不过张扬他没离开,他们也不敢上船,等到张扬离开了之后,几个人破口大骂,然后急忙爬上船,然后急急忙忙把那个女孩子的手机拿了过来,开始各种打电话。 大概是想找人找回场子! “咳…咳,你再看着我,我可要想歪了哈。”回到船上的张扬看到西晨静兰一脸崇拜盯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开口提醒她道,“那个,要不要回去换一下衣服吧。” 刚才西晨静兰被那几个混球用水泼湿了衣服,刚刚水还没吸进去,现在境况却不同了,那水份带着裙子的布料紧紧地贴在她傲人火辣的娇躯上,浑圆的双峰突兀地顶了出来,极其醒眼,曼妙纤细的腰肢如同水蛇一般,盈盈只可以一握,白衫湿漉漉贴在上面仿如无物。 太香艳了,张扬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想了想,急忙把身上的风衣解开递给她:“赶紧穿上,免得着凉了。” 西晨静兰低头一看,俏脸顿时变得绯红,接过了张扬的风衣后,担心地问道:“那你呢?” “我啊?”张扬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身上还两件呢,以我这雄伟的身躯,就算脱光了也不碍事。” “才不信呢。”西晨静兰轻轻白了张扬一眼,不过还是把张扬的风衣接了过去,裹了起来。 “天色很晚了,我们回去吧,免得…着凉了。”又玩了会儿后,张扬开口提议道,他本想说免得你家人担心,不过犹豫了一下,也没说出来。 “嗯!那回去吧。”西晨静兰应道,“你住哪里?” 张扬愣了愣。想了想答道:“离这里倒是不远。” 两人上了岸,在租船的地方,却发现早就有一伙人围在了管理处。看到两人,立马骂骂咧咧地围了过来。 手里东西倒是不少,有铁管、砍刀,还有拿板砖的,大约十多人的样子。 张扬定眼一看,发现刚才被他扔到湖里的几个煞笔也在,顿时就明白了过来。那几个家伙找到帮手了。 张扬把西晨静兰护在身后,盯着围上来的人,那个莫西干头手里挥舞着砍刀。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而后清了清嗓子:“麻痹…你再嚣…啊…” 话还没说完,莫西干男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手里的砍刀也不见了。对方拿着砍刀反手用刀背直接扇在他脸上。 那人顿时石化。这特么的人家怎么出手的都不知道,盯着原本在自己手上那寒森森的砍刀刀刃,裤裆一热,当场就吓尿了。 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来:“别…别杀我。” 咖啡色的墨镜让人看不出张扬此刻的眼神是怎么样的,不过他手里的砍刀却是极其的显眼,因为距离那个莫西干男的脖子只不过寸远。 “你们这样的货色,再来一百个都没用。”张扬把砍刀一扔。戴着西晨静兰走到瑟瑟发抖的管理处那,拿了押金。然后在那十几个原本气势汹汹,现在却全部石化了的恶棍流氓面前,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郭少…郭少,你没事吧?”直到两人走远了,一旁那个吓得脸色发白叫小兔的古惑女急忙走了过来。 “滚开!”那个叫郭少的一把推开那个女的,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裤裆湿漉漉的,顿时羞愧万分。 “愣着干嘛,草,给我查清楚这两个人的底细。” “郭少,这个男的口音不像京城的。”那个小胡子男走了过来,而后盯着西晨静兰曼妙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说道,“不过,那个漂亮的小妞好像有些熟悉。” “怎么说?”那个郭少被张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了一顿,已经是抬不起头来,此刻内心满满想的都是怎么报复。 “好像是林家少爷林坤的未婚妻,对了,应该是直柳胡同那西晨家的那位公主,对了,对了,就是她,怪不得长得那么漂亮,啧啧…” “草,怎么是她啊。”那个莫西干男闻言,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她我们可惹不起,自认倒霉吧。” “那倒也未必,嘿嘿!”那个小胡子男捏着下巴,盯着就快要消失的张扬和西晨静兰的背影,急忙叫一旁的一个混混过来,“小标子,去,赶紧给我盯着他们,看他们去哪里,他们肯定去打车了,别让他们发现了。” “你要干嘛?”那个莫西干男郭少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想想,刚才那个男的是林少吗?” “不是,那个小白脸一看就是个吃软饭的…” 小胡子男鼻子抽了抽,草,是吃软饭的,自己这一伙人就不会被人家赤手空拳吓成这样了:“那个家伙,既然不是林少,而西晨静兰是林少的未婚妻,你想想,刚才那个混蛋不是给林少带绿帽子了吗?林少是什么人,他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你说我们要是把这事告诉他,他能放过那个小白脸吗?” “有你的,这招好,不过我怎么听说他们已经解除婚约了?” “那你就不知道了,我可是听说,林家最近又重提这个婚事了。” “是吗,那么事不宜迟!”莫西干男拿出电话,刚要拨打,却被那个小胡子男按住了,“且慢,我们好歹得先弄到点证据。” 张扬和西晨静兰走到了路口,伸手拦了辆的士,上了车,的士司机看了两人一眼,开口问道:“两位去哪?” “你家哪里?”张扬开口问西晨静兰道。 西晨静兰伸手揉了揉额头,之后摇了摇:“你住哪个酒店?” 张扬犹豫了一下,西晨静兰轻轻扫了他一眼,低声道:“你看我全身湿漉漉的,回去怎么解释,烘干了衣服再说吧。” “咳咳…我说小同志,这人家女生都开口了,你还扭捏什么呢…”那名司机极其没节操地评论道。 张扬一阵无语,急忙说道:“温河酒店…师傅,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哈。” “行,温河酒店…五星…里面温泉鸳鸯浴可有名了…” 次奥,开好你的车吧!张扬一脸黑线,转头看了看西晨静兰,她俏脸早已绯红一片,然后把头缩进张扬的风衣里,不肯钻出来了。 ps:感谢【硅基生物】巨巨588起点币的慷慨打赏 感谢【綠茶丶薄荷 】巨巨588起点币打赏_ ps: vip群【328707784】招募粉丝值大于2000的兄弟姐妹们,入群报起点id 谢谢 【痞子000000 】巨 【wxhgjx 】巨【kira-zsc 】巨巨、 【茈玍呮为伱 】巨【じ☆ve尐莊℡】巨 【ryanfu7】巨巨 谢谢兄弟们的月票,最后一天了,还有月票的就扔吧,免得浪费了嘿嘿 【月暗星残】巨【bdx——kill323】巨 【悲空】巨 【疯子疯兮】巨巨 【被被龙】巨 【朱亮个体防护】巨 【胖子雅人】巨巨【雪丶纷飞】巨 【闪电之皇】巨 【林恩3237】巨 【加斯东】巨 【5177311】巨 【木合】巨巨 【書友20100322】巨 【960502】巨 【lkkspp】巨 【孤雪依风】巨 【heidou2000】巨 【skyベ↘㊣冭】巨 【cafe】巨 【丶殇丶贱6】巨 【爱游泳的烤鱼】巨 【夜的孤独】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