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要的是你的人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章 我要的是你的人

坐在他们前桌的,居然是个绝sè美眉,她有着一对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yu滴,不过此刻微微皱起的秀挺鼻子显示出她正在生气。 什么是美女,这就是美女,那个许丹露和她比起来,完全是两回事,许丹露是熟透的水蜜桃,而眼前这个美女,则是清纯美丽到极致的那种,瞧她的脸蛋,就算比起杨菲,也是不遑多让,而且生气的模样显然还更有一番另外的韵味,这才是大学牲口的盘中大餐啊。 “看什么看!”美女看到两人一脸猥琐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把头扭回去了。 张扬和周伟对视了一眼,立马用眼神对话起来。 “靠,你瞎眼了吗,摆着前面一个清纯大美女,你拍个毛线的许丹露啊!” “你妹啊,你不是号称妇女之友吗,那你也坐了好一会儿,怎么就没嗅出香奈儿五号的味道?” 两人互瞪了几眼,而后几乎又是同时想起了什么,各自伏低身子,压低了声,相互试探地问道:“难道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新闻传播系大一系花?夏薇薇?” “咳...”周伟一下子耸了,“我们还是换个位置吧!” “怎么?”张扬不由得是有些奇怪地看了周伟好几眼,“有什么内幕?” 周伟看了看四周,偷偷伸着手指头指了指夏薇薇的后背,尽量压低了声音道:“你二啊,她老爸夏青国是我们梅宁市副市长,还有你想想,一个刚入学的大一生,居然现在就来读大英四了,这简直是个美貌和智慧并存的女神啊,非我族类,你懂的…” “说得也是,那还是另外找个地方研究我们的视频吧!”张扬偷偷看了夏薇薇后背一眼,当即是赞同了周伟的话,作为单列市,能担任梅宁市副市长,这可是正厅级的高官啊,还有刚入学就考大英四的这种人群,真的是非我族类了。 两人离开的时候,却是没有注意到,坐在前面的夏薇薇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了,眉头轻轻一皱,白皙的瓜子脸登时是露出一丝鄙夷的神情。 张扬最后是把视频从周伟那拷贝了过来,想了想又顺手把他的原始版删除了。 周伟那个愤怒啊,大骂张扬是白眼狼,现代的黄世仁,想吃独食,骂着骂着,最后jing告张扬,你丫可别拿着那东西去玩犯法的事情。 张扬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他一定以为自己是想拿着这东西去敲诈白亮峰了,所以他肯定地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我没那么傻,这东西我另有用处,无论如何,兄弟这回算欠你一次。” 敲诈是真,不过不是敲诈白亮峰,张扬要“敲诈”的对象是许丹露。 许丹露是化院顶级的美女之一,化院作为梅大最著名的工科院校,即便是在全国也是极其出名的,作为211和985工程学校,录取分数本来就比正常的本一要高出不少,而许丹露作为一名女生,能在如此之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就读遍地都是男生的化学系,其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当年许丹露还是大一的时候,凭借着她姣好的面容以及傲人的双峰,就被化院的群狼们一致拥认为化院的校花,后来虽然名头被其他人抢了,但她很快用xing感的短裙又拉来了一个xing感女神的称号,追求者甚至比起化院现任院花中美混血美眉jennylee还要多。 传说她虽然打扮得如此妖娆,但思想上却是非常的保守,不过从今天的视频上来看,果然传闻都是浮云啊,如果这不叫开放,那什么才叫开放呢? 她和张扬在大学里没什么交集,但两人也算认识,因为许丹露曾经和他还算是高中同学,只不过那时候两人不熟而已,当然所谓不熟,是指人家不认识张扬,而张扬自然知道安平三中校花许丹露。 许丹露的母亲是个教师,父亲是一名因伤提前退休的工人,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在读书,家境不算太好,所以张扬自然不可能去敲诈她钱什么东西之类的。 回宿舍后,他给许丹露发了个信息,然后把视频打了个压缩包发给她,里面设置了个打开密码。 许丹露当然显得很意外,因为两个人虽然互相加了qq,但是三年来,聊天次数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 但当她输入张扬发给她的密码,打开视频看了之后,脸sè登时变得煞白。 “这是你拍的?你想干什么?” 电脑屏幕后面的张扬可以想象得到,此刻许丹露脸上的表情有多难看,本来他也是不想用这种方法的,但现在看来,想要完成那个m级任务,只能用这种招数了,而且她那么开放,摸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视频不是我拍的,不过原件在我这,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答应你可以把视频全部删除。” “张扬,你无耻,和你同学这么多年,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被她这么一骂,张扬顿时觉得自己的脸颊一阵滚烫,手一软,差点就直接打了说:“那算了,就当没这事。” 但脑海里一想到那个m级任务,心里一横,回道:“不错,就是这种人,如果明天早上你不让我见你,那么这个视频我很难保证会传到哪里去。” 许丹露沉默了,可能这会儿是在思考要如何对应吧,过了好一会儿,才打了几个字回复过来:“你见我想做什么?要钱我没有。” “不会要你的钱!顶多让你的人牺牲一下。” “无耻!”许丹露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对高耸的峰峦和仅穿着一条热裤的修长美腿,不知怎么地,脑海里不由自主闪过一幕火热的场面,不要钱,那家伙肯定是窥伺自己的了。 一想到这点,她心里不由一阵发凉,虽然她现在一副极其开放的样子,每天出去赔笑卖笑,甚至任人乱摸,其实就是为了多赚点钱,努力为家里分担一点负担而已,但是如果真的要上床,她还是无法接受的。 那个该死的张扬不会想要和自己上床吧?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他,但是如果那视频真的被传了出去,那么自己就真的全玩完了,在上课的时候干这种事情,即便不被开除,传到网上去,明天就成红人了。 想到这点,她整个人登时都崩溃了,软软地靠在床头,泪水不禁是一滴滴啪嗒啪嗒地从白皙的脸颊上滑落。 募地,伸手一抹,回到电脑屏幕前,飞快地敲打了几个字:“见面地址在哪?” 张扬想了想,反正五秒钟而已,跑到牡丹湖边上装情侣,一分钟就搞定了,便回复道:“就嘉三前面的牡丹湖吧。” 连开房钱都想省直接打野战?这男人也太无耻了,许丹露恨得是牙痒痒的,贝齿把下唇咬得一阵血红,却又无可奈何:“拜托,那里人那么多,怎么可以在那做那种事?” “没事的,我很快的!”张扬想了想,白天的话,牡丹湖边人也不是很多,往树荫下一站,不就完事了。 “卑鄙、无耻、无能!”看到张扬的回复,许丹露只能是咬牙切齿地低声咒骂了几句,这张扬真是够卑鄙,够无耻,也够无能,自己很快倒是坦诚得那么快。 甩了个恶心的表情送给张扬后,她关了电脑,双手抱着裸露着的雪白双腿,蜷缩着,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床上发呆,没多久,双眸一阵的发红,泪水又是禁不住地哗啦啦往薄薄的被子上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