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华丽的身世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四十一章 华丽的身世

夜阑人静,晚风拂面微凉,潘宁宁开着车,张扬靠在后座上,车子缓缓地驶入了娲居别墅。 几天没回到别墅,借着两旁的路灯,张扬赫然发现,女娲集团的新总部以及女娲药业一号大楼已然完工,两座贴着蓝色外围墙砖的庞然大物,高高耸立在这一片原本为荒废区的空地上,显得特别的显眼。 进了别墅大门,潘宁宁把车停在停车场,而后打开了车门,先下去瞄了一下,这才让张扬下车。 她的这个执拗让张扬有些无奈,且不说无人知道他从医院偷偷地摸了回来,就算是知道了,现在这栋别墅周围可都布满了高清远程监控摄像头,真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别墅的安全监控系统,魔鹰眼监控系统就会立刻启动,而且会把测试所得的数据经过判断之后,经由幽影系统联络到张扬的手机,把警报发给张扬。 所以想在这里干掉张扬,除非对方是明目张胆地派人强攻,否则基本没机会。 不过张扬自然不好去怪潘宁宁的杯弓蛇影,毕竟前几日张扬确实是受伤了。 事后,她对于张扬为了救乔希儿而舍身挡弹的行为显得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根据她的判断,那时候乔希儿已经做出了反应,就算对方子弹发射过去后,乔希儿也不会受重伤。 反倒是张扬贸然帮乔希儿挡子弹,很容易出现意外。 不过潘宁宁也为那件事情表示了自责,认为是她低估了现场的危险程度。这才让张扬和乔希儿踏入险境,所幸的是,张扬的伤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到了今日。潘宁宁这才知道张扬他们之前还故意夸大了伤势。 她虽然气得是柳眉倒竖,不过她随即敛了怒容,像没事一般继续做她的保卫工作。 不过对于张扬的态度就稍微改变了一些,开始强制要求张扬,按照她的安保原则来规范张扬的行为和动作。 张扬虽然觉得一阵蛋疼,但是此时风口浪尖上,也不好跟她执拗。随她去吧。 进了别墅,张扬发现客厅依然灯火通明。 此时已经是十二点多,换做往常。这会儿应该是已经换成了柔和色。 电子大门自动关上,张扬便看到客厅上,乔希儿和许丹露两人坐在客厅里泡茶,没错。真的是在泡茶。 两人看到他。各自微微一笑,好像早就坐在那等着他似的,站了起来,迎了过来。 看到她们的表情,张扬就知道自己猜得不离十了。 解开大衣,递给了许丹露而后转头对潘宁宁说道:“晚上我估计就不回去了,你先去休息吧。” 潘宁宁樱唇微微一抿,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走上了楼。 “二位看来等了很久了。”张扬把大衣搁到一旁。淡淡地笑道。 “不算等很久。”许丹露笑眯眯地说道。 张扬端过桌面上倒好的水,摸了一下,果然水温还是热的,便奇怪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你猜?”乔希儿咬着下唇盯着张扬。 “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张扬喝了口水,扁了扁嘴,盯着两个大美女,“我说你们俩,干嘛要和我打哑谜啊,一个电话不就搞定了?” “什么哑谜?”乔希儿看了看许丹露,而后又转向张扬,一脸不解的样子。 “南诗诗昨晚来过这里,你和她交谈完后,今天西晨静兰说要请假回去,你说批假的话要让我批,另外又让我和樱井薰那个啥…说吧,你们有什么阴谋?” “这些啊,本来明天想再跟你解释的,不过你自己按捺不住就先跑回来了。”乔希儿笑眯眯地说道,“至于我们为什么知道你要回来,那就更简单了,高琪打电话告诉我们的啊。” “呃…”张扬一脸黑线,果然自己想太多了。 看来呆在医院憋了几天确实憋坏了。 “南诗诗得知你受伤了,本来是要去看你的,不过这几日工作繁忙,加上有特殊的原因,她不能明着去看你,所以深夜找我。” “三更半夜找你?我怎么觉得怪怪的,这行为很不符合一个当红明星的标准啊。” “那你知道,她除了是当红明星之外,还有一个什么身份吗?” “什么身份?”张扬皱眉问道。 “我昨晚才知道,南诗诗的母亲南晶婷女士原名叫柳梦卿,是原著名话剧家柳顾白大师的女儿。” 张扬愣了楞,对于这些大家和宗师张扬确实不是很清楚,不过很显然这个也不稀奇啊,现在很多明星背后的家世本来就很显赫并不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比如冯巩的曾祖父是冯国璋。 “不过柳顾白先生除了是一名话剧大师之外,他还有个身份,乃是原赤霞太极门的掌门人,是一名武艺高强的国手。” “也就是说,南诗诗的外公是武林高手?” “嗯,不不仅是她外公,她外公的父亲也是,简单地说,她是武林世家的名门之后。”乔希儿看了看张扬,淡淡地说道,“所以她说她对于江湖上的事情,会知晓得多一点,她说她最近得知的一个情况,有人在地下组织悬赏要你的人头。”乔希儿伸出五根手指头,晃了晃,“五千万。” “五千万?”张扬哑然失笑,特么的,自己才价值五千万吗? “是不是觉得太便宜了?”乔希儿笑眯眯地说道,“人家拉登也才三千五百万米金,你的已经不低了,现在江湖上据说有很多地下杀手,跃跃欲试地都正在找你。” 紧接着,她又变得一脸正色地说道:“虽然说明着来没人敢,但若是暗着来,我们也是防不胜防,另外,据说开具悬赏的就是来自彭家,他们通过菊花国的地下组织在华夏国立下悬赏,虽然很多人不鸟他们,但利益熏心者可不在少数。”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彭家没去收拾他们确实不行了。”张扬双目闪过一道戾气。 “南诗诗说,这事不用我们自己动手就可以做得到,只不过你未必肯用。”乔希儿盯着张扬,犹豫了一下后,慢悠悠地说道:“不过前提是,你得先把樱井薰摆平。” “怎么又扯到樱井薰身上来了?” “因为樱井薰的生父橘原肃郎是菊花国国会议员,另外橘家还是上古贵族,更重要的是高河财团和室藤药业有一定的业务冲突,而且橘家还有一定的黑道背景,要对付彭家的话,彭家也很难过。” “橘原肃郎既然不承认樱井薰为他的女儿,又怎么可能会替她女儿出头?况且和菊花国的人合作对付彭家,日后舆论上肯定要落于下风。”张扬看了两人一眼后,缓缓说道,“不过倒是提醒了我,室藤药业在他们国内也是有对手的。” “呵呵,看来南诗诗果然没有看错你,她说以你的个性未必肯听她的建议,不过如果能把樱井薰收纳了,以后的好处就会明白了。” 张扬沉吟了一下,看了看二女,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倒是对南诗诗这个大美女很感兴趣了,她真的就只是一个女演员吗?” “对了,她跟着她妈妈姓,那么她父亲又是谁?”张扬突然饶有兴趣地问道。 “她也是单亲家庭!” “也是单亲家庭?怪不得会那么同情樱井薰。”张扬对南诗诗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会儿他突然对这个行为有些奇怪的神秘大美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对了,那静兰突然间要回京城,怎么会让她来找我请假?” “因为,静兰的奶奶据说病了,但是目前消息不确切,最近正是风起云涌之际,许多豪门家族都是采取了观望的姿态,西晨家族原先是那边的近臣后裔,肯定也是受到了什么暗示,所以很可能兰兰的奶奶生病只不过是一个借口,实际上让静兰脱离女娲集团保持中立才是真正的目的吧。” 张扬想了想,醒悟了过来,原来如此,于是点了点头道:“这样的话,确实会让她为难。” “静兰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她不知道她们家族让她回去的真正用意,只不过我们是当事人,自然看得很清楚,我之所以让她找你,是想让你亲口同意她,免得日后她如果知道了真相,会心生内疚。” “你做得对。”张扬点了点头,同时眉头微微拧起,淡淡地说道,“表面上看来,这一次我们借着受伤的机会,赚取了不少的同情分,并乘机在东南省巩固了地盘,不过看起来,这较量才刚刚开始。” “这是自然,不过也没什么好怕的,现在的我们也不是他们随便可以拿捏的,至少明面上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对了,司家的人,你熟悉吗?”张扬问道。 “京城的司家?” 张扬点了点头:“对。” “了解不多,不过司家和西晨家族一样,都是那边的近臣后裔,司家虽然人丁不旺,但是司家的却是可以随便进入那边的人。” “原来如此。”张扬若有所思地揉了揉头,怪不得蔡冰让自己找司源。 “你提起司家,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许丹露看了看张扬和乔希儿,“上次你让我安排进公司的那两个女孩子,其中有个叫余小鱼的,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