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你们算个屁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二十八章 你们算个屁

()q7距离那群闹事的人大概还有一百多米远,这里是一个斜坡,所以居高临下可以看得很清楚那边发生的事情。 张扬取了自己平ri里并不常穿的竖领风衣出来,把墨sè西装外套换掉,换上了风衣,然后戴上咖啡sè的墨镜,缓步走了过去。 潘宁宁见状,皱了皱眉头:“你现在要过去?” “如果是有人鼓动的话,待会儿这帮人肯定还会做出更加激烈的行为来,医院区区十几个保安挡不了他们。”张扬伸手故意把头发弄乱了一些,这样一来,别人就没那么快认出他来了。 潘宁宁听了,没有多说什么,随即拿出一个军用的望远镜看了看事发现场。 而唐七七倒没有多说什么,四下看了看,拎着手提包随后也下了车,不过她径直地走向了马路对面,往重症中心斜对面走过去。 中山医院及重症中心对面都是一些比较老的建筑物,楼层也不高,边上也没有多少很高的楼层,并不怎么适合做狙击,不过隔着那些老酒店不远处倒是有一栋很高的酒店,看唐七七的样子应该是直奔了酒店。 潘宁宁放下望远镜,看到唐七七离去的背影后,脸sè有些难看,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转了头,看了看张扬说道:“有几个人行迹有些可疑。” 张扬点了点头:“我先过去,要不你在这里接应我。” 潘宁宁看了看地形,又看了看四周环境,淡淡地说道:“这个位置不适合狙击,我跟你过去吧。” 说完,打开她带来的皮箱,从里面拿了两把手枪。一把别在腰上,一把放在风衣的内口袋里。 真不愧是专业人士啊。张扬心里不由赞道。 开着车又前行了一段距离,把车停在一个相对隐蔽的邮政亭边后,两人下了车,缓缓地朝那帮拥挤的人群里走去。 “反对女娲集团歧视国人!” “无耻女娲集团,宁可把药卖给菊花鬼子,却不肯给国人用药!” “严惩无耻之徒,杜绝卖国行径!” “交出张扬,给我们广大患者一个说法!” 各种口号喧嚣其上。尤其是那几个拿着横幅的人更是喊得口沫横飞,不时还有个领头的高举扩音筒对着医院大门口有节奏地一阵囔囔。 很明显这肯定是一场有预谋的组织行动,只不过刚开始人数应该不多,但这会儿加上边上围观的好奇路人,以及一些来排了好几天的队却拿不到抽签号的病患家属也慢慢加入了进来。这会儿在外面喧闹的人已经多达三四百人。 现在呼喊的口号已经慢慢地开始变质,有的趁机开始展开了污言秽语的谩骂。 “女娲集团老板和菊花国女鬼子樱井薰勾搭成jiān,背叛了乔希儿,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把南星一号这种宝贵的药出售给菊花国人。” “张扬不但和樱井薰有染,甚至还和樱井美惠有一腿,母女双收…” “张扬,我ri你祖宗…” “女娲集团我叉你妹…” 话越骂越难听。女娲集团现场的一些员工和保安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始反唇相讥:“我叉你妹啊,你特么的有种再跟老子说一声。” “来啊,你咬我啊。我就说了,你们老板活该让人通敌卖国,活该给人戴绿帽…啊…哎呀,他们打人了。” 今天轮值的是阿狗带领的保安。听到这帮人这般辱骂之后,忍无可忍。径直把手里的对讲机脸上砸了过去,登时砸了那人满脸的血。 旁边的人一看,也不管那个被砸的人的死活了,立马不失时机地大声喊道:“女娲集团的人打人了,他们打人了…大家伙冲进去把他们医院砸了,说不定还有我们要的南星一号…” “麻痹的,谁敢上来?”阿狗毛了,立刻拉出电棍,同时命令十几名安保人员说道,“谁要是敢冲击医院打断他的腿!草,当我们女娲集团那么好欺负吗!” “大家伙看啊,他们做贼心虚,不敢让我们进去,大家伙我们该怎么办?”领头那个拿着扩音器的家伙立刻打蛇随棍上,高声呼喊道。 话音刚落,那帮拿着横幅的人立刻从背后拿了几根早就准备好的钢管。 不远处在维持秩序的jing察和协jing也毛了,大喊道:“大家想清楚了,你们要是敢冲击医院,那就是犯法。” “去你妹的犯法啊,女娲集团通敌卖国,私麦南星一号给菊花国鬼子就不是犯法了吗?” jing察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无尽的人cháo当中,jing方见势不妙立刻开始寻求支援,而与此同时阿狗也赶紧给陈天雄打电话叫人。 但显然有些来不及了,早先那些拿横幅的人,手里莫名其妙多出了一根根的钢管,木棍,而且人数大约有二十多人,再加上来就被怂恿成功的那些人,至少有五六十人准备冲击医院大门。 正在这个时候,透明的医院大门里面,在几个黑衣保安的保护下,几个长得绝对是国sè天香的极品美女鱼贯而出,径直走向了医院大门口。 人群中有认识的立刻大声高喊道:“乔希儿,是乔希儿,还有重症中心的负责人杨静,她们都出来了,我们找她问个明白。” “问什么问啊,她们和张扬是一丘之貉,大家伙一起上,拆了这家医院。”那个拿扩音器的人叫嚣道。 那些被怂恿起来的人闻言,顿时又跃跃yu试, “我看你们哪个敢!” “有事你们走一步看看?” 正待动手,医院的自动玻璃门打开了,乔希儿走了出来,迎面一声冷斥,与此同时烟枪和老意两人一左一右站在了一旁,冷目盯着那群人。似乎谁要是敢上去,就直接一拳轰碎。 或许是被她的美貌,又或许是被她这一生冷斥吓住了,一帮人登时钉在了原地,没人敢向前动弹一步。 沉默了一会儿,人群中还是有人率先叫道:“乔总,我们也不是想来闹事的,只要你回答我们几个问题,我们就自动散去。” “什么问题?”乔希儿盯着那个发问的人说道。愿意提问题,至少可以证明对方还想谈判。 “第一个问题,女娲集团是否接收了一个叫樱井美惠的菊花国女子?而且此人并非华裔或者混血。” “是!”乔希儿没有否认。 “那好,第二个问题,南星一号现在对国内的用户是不是供不应求?” 乔希儿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回答道:“虽然我们已经尽力在生产,但很抱歉,我们生产的数量远远供应不上市场需求。” “很好,乔总是个坦诚人,那么第三个问题,女娲集团是不是和卫生部以及药监局制定了一条规定,规定南星一号仅仅限于华裔人群使用?” 乔希儿柳眉拧得更紧了。知道这条规定的人,想必事先早就做好准备了吧。 但她也没有否认,而是依然选择了点头:“不错!”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们会给那个菊花国女鬼子使用南星一号吗?” 乔希儿闻言。盯着那个发问的人,看了几眼后,反问道:“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的名字不重要。我代表的是广大的病患!” “好,就算你代表广大病患。那么你应该也有家人患病了吧?” “这个…这个和我问你的问题无关吧?”那个人有点心虚了。 “怎么无关,你如果是代表广大病患来说的,那么请你们先给我们这些被你们代表的病患名单。 那个人登时傻眼了,病患名单他倒是可以拿出来一份,只不过这种节骨眼上,谁敢冒着真正得罪女娲集团的提供自己的资料。 万一她们拿了这个证据以后再对他们进行报复,那才叫得不偿失呢。 “乔总,我代表我自己问了可以了吧?“那人脸不红心不跳,继续厚着脸皮说道。 “是啊,我们代表我们各自自己,就问你一个问题,那个女的菊花鬼子,治到底还是不治?你直接回答我们就好了,何必拐弯抹角。”旁边的人看那个人被问得瞠目结舌,急忙赶来支援,形chéng rén数上的优势,与此同时还有几个人也趁机起哄挤了过来,当然他们距离乔希儿大概还有十来米,就被阿狗和那些jing察协jing们隔开了。 “是啊,你只要回答我们这个问题就好了,到底是治还是不治?” 紧接着,马上又有十几个混在在人群的人同时高声呼喊,形成气势上的优势,逼问乔希儿。 “我可以告诉你们,乔家乃是军旅世家,抗战时期,乔家被菊花国鬼子杀害的家人数十口,差点灭门,说到国仇家恨,你们这几个人恐怕还不够资格跟我谈,你们算个屁。” “而如果你们真想知道我们会不会给樱井美惠夫人治疗,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刚刚经过女娲集团董事会讨论,会议上我们形成的决议是…” 乔希儿眼神里略带着一丝轻蔑,扫了那几个起哄的男子一眼道:“我们决定于明ri上午九时给樱井美惠夫人注shè两瓶剂量的南星一号,缓解她晚期胃癌症痛…我想,这个答案已经够明确了吧,各位?” ps:非常感谢巨巨 1888起点币打赏_ 感谢巨巨 588起点币打赏 感谢巨巨 588起点币打赏 谢谢巨巨批量赞 谢谢以下兄弟姐妹们ri的打赏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们的月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 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