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重装戒备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二十七章 重装戒备

()“这是我的事,不需要外人参与!”潘宁宁说完,便往楼梯口走去。 唐七七却是微微抿嘴一笑:“我想做什么,别人也管不着!” “哼!”潘宁宁在楼梯口站住脚步,微微侧头,冷声道:“张扬现在的安全由我一个人负责,你说我管得着还是管不着?” 唐七七淡淡一笑,离开餐桌,走到一旁的小酒吧台边上的转椅旁,坐了上去,慢悠悠地说道:“你是兵,我是贼,兵有兵道,贼有贼法,不过,谁玩得漂亮还不知道呢。” 唐七七的语气毫不示弱。 潘宁宁冷哼了一声,想要说什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唐七七看了看张扬,也是樱唇一扁。 张扬走到她身旁,看着她,唐七七被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一阵恼怒,冷声问道:“干嘛?” “明明关心她,干嘛还非得和她怄气?”张扬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看她那副跩样就不爽,自以为是军官了不起啊。”唐七七带着转椅转了半圈,丢了个背影给张扬。 “你不是看她的跩样发火,你是看到她现在腿脚和肢体有些不方便,担心她的安危!”张扬伸手把她的肩膀扳了过来,盯着她那双透着一股冰冷的美眸说道,“就像你上次在上岩市嘴里生硬,实际上却不声不响地把你的血捐献给她。” “后来她不是也还给我了吗,我和她扯平了。”唐七七淡淡地说道。 “她什么时候还给你了?”张扬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面了?” “你忘了,上次我和你去湘北救周碧瑶的家人时,我被对方狙击手shè中了,流了很多血。不是她捐的血,还能有谁?”唐七七没好气地说道。 “拜托,那是我好不好,那时候潘宁宁还在上岩养伤呢。”张扬一阵的憋屈,做好事被人冒名顶替了啊。 “医生确实是这么跟我说,可是我后来一想不对,我的血型非常的罕见,这世界上能和我配对的,大概也只有潘宁宁了。难道这么凑巧,我们三个人是失散的三胞胎?那你这个混蛋不是和我了?” “哎呀…”张扬闻言登时一阵冷汗,“当时那个医院太小了,晚上值班的就两个医生,一个压根还不能算医生。那个为你主刀的还是个临时叫过来的六十多岁的老女人了,而且那个医院血库里根就没有血。” “你那个时候如果不输血就肯定不行了,那个医生就问我是什么型的血,我隐约记得我好想是o型血,然后就抽了一袋子血给你了,然后你不是用得好好的?” “你现在一提我才想起来,我的血型是b型啊。而你的血型应该是ab型rhyinxing,典型熊猫血,而且上岩的军医还说你姐妹俩的血型还有其他隐xing抗原,就算是相同的ab型rh血液也不一定能够适用…” 张扬一阵暴布汗。难道真是潘宁宁不远千里跑去给唐七七捐的血?这也太不科学了吧,明明自己就是看着抽血,然后又看着那些血送进了那个简陋的手术台啊。 可是自己这个b型血的,而且还是阳xing的。一旦输入她这种yinxing血的身体里,那简直可以要人命啊。哇靠,那个医生也太不负责任了,听说自己是o型血就可以乱来吗?我了个去的! “所以我才说肯定是她替我捐的血…” “这是不可能的。”张扬嘴上说着,却又觉得有些可能,毕竟姐妹俩的血型太特殊了,所以要么自己的血型突然变成和她们一样了,要么就是潘宁宁真的跑去给唐七七输血了。 但是这个太荒谬了,因为那些ri子自己其实一直在关注着救了自己一命的潘宁宁的身体恢复状况,可以百分百确定潘宁宁绝对没去。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的血型特么的有问题了,但是从b型阳xing血转为熊猫血这也太扯了吧? “那你怎么解释你的血我可以使用?”唐七七冷笑道。 “好了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张扬觉得问题被扯远了,明明是讨论她们姐妹俩的问题,怎么扯到自己血型的问题上来了,“你等下真的要过去?” 唐七七睨视他一眼:“怎么,不欢迎啊?” “当然不是。”张扬看着四下无人,捉了她的手。 唐七七想要挣脱却甩不掉,只得狠狠用另外一只手掐了他一把,“等下被看到。” 张扬不理她,自顾说道:“那你等下记得要多担待点,毕竟她是你姐。” 唐七七樱唇一抿,刚要发火,张扬急忙伸手捂住她樱唇:“喂喂…淡定,淡定哈,怎么说她也是你姐姐。” “行啦,偏心鬼,顶多她不招惹我,我就不去惹她就行了。”唐七七把张扬的手掰开,没好气地说道,说完她从转椅上走了下来,蹭蹭也上楼准备东西去了。 盯着她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张扬耸了耸肩,这姐妹俩,都一副牛脾气,明明心里都挺关心对方的,却要装作一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样子,这个是不是俗称的装逼呢。 目光收回,张扬的心思还是放在了自己的血型上面来,这怎么感觉怪怪的,等下到了医院顺便检查一下。 等了两人大约半个小时,这对姐妹俩才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他眼前,潘宁宁拎着她那个黑sè的装有ssg69狙击枪的提箱,而潘宁宁同样也是拎着装有ssg69的手提包。 而且他发现不仅如此,两人的衣服也稍微发生了变化,全部都换上了作战靴,戴上了墨镜,对讲机… 张扬眉头一拧,这什么节奏,去一趟重症中心需要搞那么大的阵仗? 这是要奔赴战场吗?张扬惊得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这两姐妹还真是心意相通啊,这不但出手装备相似,就连打扮也是差不多的,张扬可以肯定两人绝对没有经过事先沟通什么的,但做出的动作却居然是大同小异的。 “我说二位,你们这是要去打仗吗?”张扬盯着两人全副武装的模样,一脸无语。 潘宁宁并没有言语,拎着箱子,径直走出大门,走向那辆黑sè防弹的q7,唐七七瞟了潘宁宁的背影一眼,淡淡地说道:“刚刚收到消息,今天有一堆人在重症中心门口闹事。” “什么?”张扬脸sè一变,自从上次那次假医闹事件之后,重症中心已经很久没有人来闹了,现在这重症中心已经被广大患者视为了救命之地,在癌症病患以及部分冠心病病患眼里,这里是他们重获新生的圣地,是绝对不许别人来污蔑的。 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前来闹事? “走,去看看。”张扬二话不说,直奔q7,一边说道,“不过就算闹事,也不用动枪吧?” “防范于未然。”唐七七淡淡地应道。 张扬只是眉头再度微微一蹙,并没有多说什么。 潘宁宁大马金刀地直接坐在了副驾驶位,唐七七来脸sè有些难看,但想到了张扬的话,便忍了下来。 还没到重症中心门口,果然远远地便看到了一大群人堵在了中山医院隔壁的女娲集团重症中心,更奇葩的是,他们还拉起了横幅。 人数大约有两三百人的样子,甚至连外面的马路线都站了不少人。 这种场景一般只有在报道国外某某地方举行游行示威的时候才会发生的啊! 没想到女娲集团竟然也会遇到这种情况。 “怎么了?”张扬并没有把车子开过去,而是给杨静打了个电话,他的车子很容易被认出来,而且潘宁宁已经在一旁提醒他了,情况没弄清楚前,这个时候如果贸然过去,后果很难预料。 不过与这些相比,他更担心杨静的安危。 虽然说医院里配备着十多名的安保人员,而且看到现场也有十多名jing察和协jing已经跑过来询问情况了,但他依然担心杨静被欺负。 “你看到了?”电话里的杨静声音倒是显得很冷静,听声音应该是在会议室里,因为有一些回音,并且没有听到外面的那些叫骂声。 “嗯,是看到了,不过他们为什么堵住了医院?我离得远,听不清楚他们在喊什么。” “乔乔和露露她们都在这,我们正在开会应对呢。”杨静顿了顿,“今天一大早,突然就来了几十个人拉着横幅,抗议我们女娲集团宁可把南星一号送给菊花国人治疗,也不肯给那些个排号排了几天几夜没睡觉的华夏国人用,还指名道姓要你出去解释。” 张扬眉头拧了拧,看来那帮混蛋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手了,想要先在他们做出决定之前,利用舆论压力逼迫女娲集团就范。 不过不得不说,对方这招显然很有用,现在南星一号供不应求,所以外面排队等签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虽然说各地医院已经开始小批量投放了,但是病患们还是把梅宁女娲集团的重症中心当成了圣地,每天排队等待签号的人最起码也有好几万。 这些人要是全被鼓动起来,麻烦还真是挺大。 张扬脸上不由慢慢露出一抹冷笑,这帮家伙,猖狂过头了吧,还没找他们算账,竟然自己堵上门来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扬打开车门,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