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兰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二十五章 兰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什么?”乔希儿被西晨静兰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和她一样,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侧头一看,果然西晨静兰雪白双腿中间下方的底下床单上,果然染了一滩看了触目惊心的血迹。 “呜呜…不会是那里破了吧?”西晨静兰吓得是魂飞魄散,急忙从床上下来,低头看了看。 “不至于吧,要破也不是现在破吧?”乔希儿委实也分不清楚,脑海里灵光一闪,急忙问道,“那个…你大姨妈什么时候来?” 闻言,西晨静兰顿有所悟,吐了吐小香舌道:“好像就这几天。” “切…吓死我了,那…那估计就是大姨妈了。”乔希儿松了一口气,“谁让你喝那么多红酒,红酒活血的…” “可能是吧。”西晨静兰有些心虚地说道,千万别是破了啊,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大姨妈来了,“对了,你有没有那个东西?” 乔希儿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了,一边从床上起来,裹了件睡袍,一边答道:“有啊,不过我用奈卡的…你用什么…” 奈卡是进口的有机卫生巾…不过那价格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挺蛋疼。 “abc…” 西晨静兰想了想道,“我要真来那个,还不能受凉,我还是回房间拿一下衣服好了。” “你不是说那房间熏死人?”乔希儿打开衣柜拿了包上面全是英文的姨妈贴递给她,“你试用一下。这东西那家伙专门请人弄过来的,还挺不错的,就是贵了点。” “没事。我就进去一会儿,明天再清理吧。”西晨静兰脸一红接了过来,而后低声道:“怎么那么细心啊,这东西也帮你买?” “怎么样?那家伙很可爱吧,考不考虑加入呢?”乔希儿笑眯眯地问道。 西晨静兰不说话,弄好那个东西后,发现竟然没有内内。不由嘟起小嘴一阵的哭笑不得,今天真是喝太多了,以后打死也不喝酒了。太可恶了。 只能把宽大的浴袍取了过来,把身子裹住,也是不置可否地笑道:“考虑考虑。” 说完悄悄打开房门,搂着浴袍夹着雪白长腿。猫着腰像做贼一样走了出去。然后悄悄带上房门,反正三零一就在隔壁,而且自己好像喝糊涂了,迷迷糊糊记得貌似跑到乔希儿房间的时候,自家的房门也没关吧。 不过刚走到自家门口,就发现自己房间里居然有个人,她吓了一大跳,差点叫起来。定眼一看,发现竟然是张扬。 等等。他…他…他在干什么?他居然在帮自己拖房间,貌似地板上、床铺边上、卫生间门口、卫生间自己吐出来的秽物全部被他清理干净了… 这家伙,他堂堂的一个女娃集团总裁,竟然帮自己干这种事… 再说张扬,一仰头,看到裹着浴袍的西晨静兰,登时一愣,脸上表情尴尬无比:“我这…这…” 西晨静兰贝齿咬着下唇,第一个反应并不是大叫,而是立刻回头看看有没有被乔希儿发现什么,看到没有后,立马一溜烟窜进自己房间,飞快带上房门。 然后才气喘吁吁地问道:“你怎么跑到我房间来了?” “刚刚闻到你房间味道那么浓,所以…”张扬把拖把收了起来,尴尬地说道,“已经弄好了,要不,我先走了哈。” “噢…噢!”西晨静兰其实现在心里有许多话想要问张扬,不过毕竟两人之间搞了那么一出实在是太尴尬了,所以就算很想问,也实在说不出口,“那…谢谢了。” “这有什么好谢,应该的。”张扬带着拖把,打开房门,急忙逃走了。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西晨静兰把房门关上,背靠在房门上,歪着脑袋想了想:那家伙,是不是因为内疚才帮自己把房间清理干净的呢?嗯,肯定是,要不然他才没那么好心呢。 算了,不过也不跟你计较了!她抿了抿樱唇,心情似乎愉快了一点,毕竟房间里没了那异味,果断地打开衣柜,穿上内内换了一套厚实的睡衣,想了想,决定还是跟乔希儿睡一窝。 晚上得跟她好好聊聊那家伙。 把自己包裹严实了后,西晨静兰便又打开房门,猫到了乔希儿房门口,推开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关紧房门,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后才放心地走了进去。 这会儿乔希儿已经把床单换了,看到包得严严实实的西晨静兰,不由笑道:“怎么,害怕遇到色狼啊?” “哼,是啊,刚刚又碰到你家那个大色狼了。”西晨静兰皱了皱鼻子说道。 “噢,是吗?”乔希儿惊奇地问道,“他对你做了什么?” 那个家伙难道跑去给她道歉? “做倒没做什么。”西晨静兰扭了扭雪白细长的脖子,躺到了床上,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把张扬帮自己打扫房间的事情跟她说。 “不可能吧,你肯定有事瞒着我。”乔希儿现在也是换了一身睡衣,也爬到了床上,“他跟你道歉了?” “没有。”西晨静兰想了想道,“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乔希儿笑了笑道:“你们上床我都不生气了,还有什么值得我生气的?” 西晨静兰闻言,气得伸手拧了她一把:“谁说我和他上床了,我告诉你啊,我不是吐了一房间吗,他帮我把房间清理了。” “你说,这算是道歉呢,还是献殷勤呢?”西晨静兰幽幽地说道,不过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么问好像太不合适了吧,那个家伙可是乔希儿的正牌男朋友呢,“那个,我的意思是说,要不我这次就原谅他吧。” “扑哧!”乔希儿闻言,不由扑哧一笑,随后侧头盯着西晨静兰圆溜溜的美眸,笑眯眯地反问道,“那你是希望他这是道歉,还是献殷勤?” “不跟你说了。”西晨静兰把身子一侧,后背留给乔希儿。 乔希儿微微一笑,当然没有生气,会患得患失的女孩子,那么她的心意自然已经是不言而喻,唯一所缺的,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然后自己也是侧过头去,把张扬刚刚发给她的短信,偷偷删掉,免得被西晨静兰发现。 短信上面写着:“老婆大人,那件事我不是有意的啊,而且我保证,绝对没有那个啥…所以现在事情怎么样了?她能原谅我吗?对了,倒霉啊,刚刚想说顺便帮她把房间清理一下,结果又被她发现了…这次你得救我!sos!” 想了想,她还是抿着嘴,偷偷笑着给张扬回了一个短信:“兰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再然后,关机! 哼,死家伙,让你一夜睡不着! 张扬收到短信的时候,正好在许丹露房间内,一来是顺便把原本要泄的欲火倾泻一下;二来,那个啥本来要找乔希儿温存的,结果搞出这么个大乌龙来,他自然也得找露露问计。 温存完后,张扬就顺便把今晚发生的乌龙事情前因后果都说了。 露露一听,随即打了个呵欠:“这个乔姐姐就可以搞定了,哎呀…我困了…” 随即毫无道义地转身碎觉! 张扬撇了撇嘴,心道算了,爷自有天佑。 不过收到乔希儿的短信后,吓了一跳,立马是连掐带搡地把许丹露又拱了起来:“你看,你看,乔姐败下阵来了,你得出手了。” 许丹露回头迷迷糊糊看了一眼短信后,随即吓了一跳的样子,一下子坐了起来,把张扬的手机抢了过去,仔细地看了起来:“哎呀,这下你可麻烦了。” “那怎么办?”一听连许丹露都一脸惊惶的样子,张扬心里一阵的打鼓。 “怎么办?让我好好想一想啊…我一定能给你想个好办法的…啊…”许丹露把手机还给张扬,然后又像没事一般躺在了床上。 “喂…不是想办法吗?说好的办法呢?…哇靠,怎么睡着了?”张扬等了许丹露老半天,想听听她说的好办法是什么,结果她居然堂而皇之地睡着了。 一夜无眠! 翌日,看到张扬的熊猫眼,许丹露惊讶地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你们这帮没江湖道义的,我一宿没睡觉知道吧,我告诉你啊,我今天不下去吃饭了,你帮我看看西晨静兰走了没有,走了我再下去。” “就为了西晨静兰的事儿?” “那不废话吗?” “乔姐姐不是摆平了吗?”许丹露奇怪的问道。 “摆平?”张扬把手机递给她,“你看看,兰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个啊?”许丹露把被子揭开,毫无顾忌地在张扬面前,袒露出她那对坚挺雪白的玉峰,然后拿了甩在一旁的罩罩,戴了上去,笑眯眯地说道,“这么简单也看不出来啊,乔姐姐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啊,这是故意诳你的呢,若是真的没摆平,她才不会跟你发这种信息,是不是一夜没睡好啊?” “是吗?你没骗我吧?”许丹露把光滑柔韧的后背露给他,张扬瞄了一眼,帮她扣好罩罩的背扣狐疑地问道。 “自己去问问就知道了。”许丹露看了看张扬,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床把黄色雪纺短裙穿上去,然后转头说道:“对了,樱井薰的母亲,樱井美惠昨天所有的检查项目都做完了,报告早上会出来,不过按规定,这个药可是不能给外国籍的人使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