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失了还是没失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失了还是没失

张扬右手手肘环着对方的小蛮腰,魔爪还霸占着对方浑圆饱满的酥胸,而下面已经成功的入侵了…只是突然间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他瞬间惊呆了,这不是乔希儿啊… 几乎同时,被他抱住的那个浑身的女孩子也反应了过来,抓着张扬的手死命一抖,如同被毒蝎蛰到了一般,身子一个颤抖,然后就立马跳下床去。 借着浴室敞开的门洒射出来的灯光,张扬看清的那个人是谁….竟然是西晨静兰! “怎么了,怎么了…”浴室里,被惊动的乔希儿连浴巾都没裹就赤身地跑了出来,随后打开屋内的室灯。 然后她就看到西晨静兰夹着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一手挡着诱人的三角地带,一手捂着高耸的玉峰,惊恐地盯着床铺。 床铺上,张扬着身上抱着被子同样惊恐万状地盯着西晨静兰… “哇…呜呜!”西晨静兰看到是张扬之后,心里莫名地一松,但还是忍不住蹲在了地板上,嘤嘤哭了起来。 乔希儿马上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登时一脸的汗水,急忙拼命朝床上的张扬使眼神,让他赶紧先闪。 张扬也无奈了,只得尴尬的把衣服穿上,然后赶紧先撤离,不过走出了房门后,他也不好意思就这样先跑了,只好走到走廊上的阳台静观其变,这种时候也只有乔希儿能够帮忙调解了。 走过的时候才发现隔壁三零一的房门是虚掩着,而且里面还传来一股带着酒味的腥臭味。张扬往里瞄了一眼,虽然黑乎乎的看不大清楚,但他可以肯定。西晨静兰应该是吐酒了,而且是从床铺边缘到浴室一路都有。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她醉得厉害,想要跑到卫生间吐却来不及。 屋内,乔希儿蹲下身子,把着身子蹲在地上的西晨静兰扶了起来。 西晨静兰眼眶红红的,四下看了看。张扬已经不在了,这才站了起来,然后赶紧找了条浴巾把自己那具诱人的裹住。 然后又羞又恼地问道:“怎么办?怎么办?我被他那个了…以后怎么嫁人啊?” 乔希儿闻言也是一阵头大。她刚刚跑出来,还以为两个人只是不小心互相看到了对方而已,怎么变成了张扬把她给ooxx进去了,不由惊道:“我还以为你们还没那个呢。怎么就…” “我也不知道。我洗完澡,就走出来了,然后心想反正和你睡,我就脱了浴巾上床,哪里知道一躺上去,他就从背后偷袭我,直接握住了我的胸部,然后…”西晨静兰满脸羞怯地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再说出来。 “然后怎么样?”乔希儿低头看了看西晨静兰下面那神秘的部位,好像也没发现什么异状。只不过她也不知道西晨静兰是不是处女,也不好多问。 “然后…然后他那东西就插…哎呀,反正他就欺负我了,我还是处女呢。”西晨静兰扁起小嘴,一脸委屈,“呜呜呜,我…我怎么向老妈交代?” “你还是处女?”乔希儿闻言,伸手过去,掰开西晨静兰雪白的大腿… “喂喂…你干嘛?” “都没流血…你是不是…”乔希儿食指画了个空圈,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想了想说道,“你想想,你刚刚喝了酒,还吐了,所以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所以,你会不会是感觉错了,如果是处女的话,第一次多半都会流血的。” “什么啊,我…那东西都进去了…”西晨静兰晃了晃脑袋,仔细想了想,“我现在脑袋很清醒,就是那个进去了…不过也不是很进去…” 西晨静兰一脸的憋屈,瞟着乔希儿:“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现在心里真是复杂到了极点了,凭心而论,她对于张扬并无什么恶感,好感自然也是有的,甚至可以说喜欢,但远没升华到爱啊甚至是ooxx的地步,和张扬的肢体接触也不是没有,上次他帮自己训练cs的时候,其实香艳的程度也是大尺度的… 只不过和今天比起来,那就没得比了,今天就都已经差点完成实质性的行为了,不对,应该说已经有实质性的动作了… 若是那个家伙没有女朋友也就罢了,反正自己就将就吧,可是现在他可是自己的老板,还是自己闺蜜的男朋友,这怎么让她接受得了。 此刻心里对乔希儿不禁是生出了一丝歉意。 “这…其实都怪我。”乔希儿满脸歉意地说道。 她想不到事情会发生这种变化,她自己其实也是喝多了,张扬下去之后,西晨静兰就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说吐了满地,要借她的浴室洗澡,刚好她也要洗,所以两个人干脆就一起洗了。 她倒是没忘记张扬洗完澡后要上来和她嘿咻,不过想到门反正都关上了,到时候张扬敲门再让西晨静兰穿自己的睡衣走呗。 没想到的是,张扬这家伙肯定是想耍阴招,看到自己把门关上了,就偷偷用他的万能管理员密码打开了房门,然后脱光光躲到了床上,想对自己进行偷袭。 万万没想到的是,西晨静兰先洗好了,然后就直接睡到自己床上,而那个家伙铁定以为西晨静兰是自己,所以就倒霉了… 说来说去,西晨静兰这是替自己挨了这一枪啊… “你是不是知道他会上来?”西晨静兰又嘟起嘴,“你们肯定是要做那种事的对不对?” 乔希儿闻言,俏脸登时一阵的绯红,还好她原本就喝了酒,所以其实也看不出来:“知道是知道的,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会那么快。” 说完吐了吐小香舌。 “你们…”西晨静兰听到乔希儿自己承认了,脸也是微微一红,现在她已经明白这纯粹是个误会了,张扬肯定是把自己当成乔希儿了,也怪自己啊,干嘛非得要裸睡呢,还是裸在乔希儿的床上,“可是我明明把门都关好了的…” “我房间的密码有告诉他…”乔希儿再度吐舌表示歉意,她当然不会说张扬有万能密码了,要不然这得引起多少人恐慌啊,不过其实说白了,如果真不让张扬进房间,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反向插销可以用。 “那我不是白白被他欺负了?呜呜呜。”西晨静兰扁着小嘴,不过这会儿已经不是在真哭了,而是带着一种撒娇和无奈,以及苦笑的心情。 “不是还没全进去嘛?”乔希儿小心翼翼地说道。 “啊啊,都那样了和全进去有区别吗?”西晨静兰顿时抓狂。 “那你的意思是?” “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嘛?你说我怎么办?”西晨静兰盯着乔希儿,然后心里突然莫名生出一丝歉意,“好了好了,我不问你了,你现在心里肯定也很不好受,都怪我不好,干嘛跑来借用你的浴室,又睡你的床。” 乔希儿闻言,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不好受?说实在的,她现在已经有一种麻木的感觉了,换做一年前,她要是有个男朋友,外面这么多女人,不用说别的,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立马甩那家伙几个耳光,割了jj喂狗,再然后果断把他飞到西太平洋。 可现在,遇到这种事,貌似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咦,又多了个姐妹!这个女人有什么利用价值?她能帮助这个女娲集团做什么? 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态?她也搞不明白,也许第一次刚开始是因为自己真的真的非常的喜欢张扬,那是一种真正的感情,所以即使知道他和许丹露阴差阳错的那个了,她也接受了他。 到了杨静、唐七七,自己那时候的心情已经变得坦然了许多,张扬就像一个自己看着成长的孩子一样,由一名名不见经传的|丝慢慢锐变为一个耀眼的明星,年轻、俊俏、聪明、有理想、可以为你赴汤蹈火,挖掘不完的秘密,无尽的财富,甚至让乔家一跃成为了明星级的大家族,这样的一个男人,又是自己的初恋。 如果让她就此放弃了,另外再找一个,先不说自己能不能接受另外一个男人,就算是能接受,再怎么说都有一种煞笔的感觉。 再然后,到了林珊珊也好、蔡冰也好,自己或许已经被许丹露带坏了,那时候的心态甚至是带着一丝鼓励的,纯粹就是裸的因为利益的关系才让自己去接受这一切。 所以,现在此刻的西晨静兰,看着她问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她心里想的是,西晨家全国六千多家连锁药店,那可是一笔无穷的财富… 要不让张扬把她给收了吧,反正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而且西晨静兰是自己的闺蜜…… 当然,西晨静兰现在这种情况,她是不可能这么裸跟她说要不你也入伙吧,反正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如果自己真这么说,肯定被这小妮子误会自己是故意设了个圈套去陷害她呢。 仔细斟酌了一下,她开口说道“静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