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咬死你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一十九章 咬死你

平躺在沙发长椅上的蔡冰,高挑的身材显得极其火辣,如羊脂玉般雪白的肌肤,跌宕起伏的曼妙曲线,高高耸立的双峰,平坦的小腹以及那紧紧并拢的修长雪白长腿,勾勒出一幅诱人的画面。 不过今晚的张扬成功地利用了静心决抑制了内心的那些邪念,手上的动作更是循规蹈矩,甚至是刻意地去避免触碰到蔡冰的一些敏感部位。 这个反常的举动反倒是让蔡冰觉得一阵的纳闷,这家伙怎么回事,平日里可不是这样的啊。 自从那日她下面那神秘的桃源圣地被张扬瞄了之后,她的心态突然间就发生了一种莫名的变化,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张扬和她之间那种偶尔超越了界限的暧昧。 甚至以前觉得烦人的揩油动作,她好像也并不是很排斥了。 相反的,好像心里还有一些期待! 作为一名成功的女强人,她很快的就意识到了自己心态的变化,她想尽力去把这种无聊的念头去除。 因为这不但涉及尊严问题,更关系到目前两人之间这种亦敌亦友的关系是否会被打破。 但很显然,女人是一种很容易被情感这种东西扼制的动物,心里的防线一旦决堤就很难再修复。 没有面对这个家伙的时候,心里可以想象出几十种冷硬面对他的手段。 可真的一旦面对,心里头隐藏得很深的那抹温柔就会情不自禁的暴露。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这种心态到底是什么! 反正看都被他看了。那么就算被摸那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最羞人的事情已经发生,那么现在这些揩揩油,磕磕蹭蹭的小动作自然就不会去在意。 所以一开始其实就错了。错就错在自己以为可以掌控一切,但是实际上,男女之间如果看着都很顺眼,平日里再耳鬓厮磨,如果说不会生出感情那才是怪事。 此刻,看到张扬刻意地在回避她的样子,她心里莫名地生出一股被轻视和忽略的感受。所以才忍不住开口。 张扬对于她肯定隐藏了许多秘密,而自己对于他也是同样如此,这种委以虚蛇的日子。尽管还要过下去,但她心里还是有一些厌恶。 “你知道你房间里有一种香味很独特吗?”张扬看她主动开口,不由微微一愣,原本。他是想静静等针灸的事情做完。再开口和她说的,没想到她却主动开口,想了想,也就不想拖到结束后了。 “什么香味?” “这种香味是一种叫做迷迭香7号的香水散发出来的,浓郁,不过消散得也很快。”张扬轻轻入针,食指微微细捻,便看到银针轻而易举地没入蔡冰那如雪的肌肤。 “这种香味我去沪市杀胡道元的时候。有一个妓女身上用过,那个妓女很巧地把胡道元灌醉了…也在那一晚。有两个曾经看过我的胡道元的同伙被人无声无息地杀死在小巷。” “我去钱宁的时候,也曾经嗅到这股味道,我被常虎诱入死胡同里,除了我的人来救我之外,有人暗中帮我杀了准备伏击我的枪手。” “刚才我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又嗅到了这股浓郁的香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和在沪市出现的妓女是同一个人,用同一款香水,而现在这股香味同时也在这里的房间里散发,所以,这个叫紫娘的女子,是你的人吧?” 听到紫娘两个字,蔡冰身子微微一滞:“你怎么知道她名字的?” “怎么知道的不要紧,重要的是,你暗中在偷偷帮我,却不肯告诉我,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张扬漫不经心地笑道。 蔡冰闻言,感觉受到了侮辱,遂反驳道:“你少臭美了,没错,紫娘确实是我的人,而我之所以不想让你死,只不过是因为这世上只有你能帮我治愈我身体的顽症罢了,你要是死了,谁帮我治病。” 闻言,张扬笑了笑,轻轻把银针拔了下来,然后准备下关元穴! “原来是这样!那我把你治好了之后,你岂不是就不管我了?” 蔡冰一阵气苦,这家伙的问题很难回答啊,不过张扬这么一问,她自己心里也情不自禁地想了一想,对啊,如果他真的把自己的病给治愈了,那么如果自己又兑现了那个承诺,难道就这样散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心里怎么有点空空的感觉? 这段时间一来,自己除了习惯每隔五天等他一次,好像也已经习惯了住在梅宁这种悠闲的城市里的生活。 虽然事业上依然没有半分松懈,不过这段时间呆下来,整个人的心境还是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她已经彻底地摆脱了依靠药物的习惯,就算出去,也不用整日担心有没有带药的问题。 “你还需要我管吗?现在的你,自己本来就是个悍匪,再加上一个潘宁宁,还有一个神秘女杀手,谁还能把你怎么样?”蔡冰有些不爽地应道。 张扬笑而不语,她嘴里的神秘女杀手不出意外应该是指唐七七吧,确实如她所说,有了潘宁宁和唐七七,现在还真的是不怕什么那些挂单的杀手了。 蔡冰的语气有些赌气的成分,这反而让张扬心里不由一愣,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女强人,在你面前跟你赌气的时候,这就证明了你在她心目中有了一定的位置。 只不过眼前的蔡冰对他来说,还是太强悍了一些,经济上就不用说了,私底下那隐藏的实力还是让张扬望尘莫及的。 她动动嘴就可以让自己的进口设备进不来,跟着她、为她卖命的有紫娘这种神秘的高手,她的眼线似乎遍布天下,她的言论足以影响到蔡家的决策。 直到目前为止,两个人的关系还只能算做是合作关系,要要驾驭她,现在的实力还不行。 “不管怎么样,我真的要谢谢你暗地里不住地帮我!”张扬认真地说道。 “真要感谢我,就赶紧把南星一号的产量给我提升上去。”蔡冰淡淡地应道。 “很快了,只要新厂房落成,今年的产量我有把握翻倍,明年的话应该可以少量出口。”张扬轻轻地沿着她那敏感部位揉压着,不动声色地反问道,“你应该知道云海集团的背景吧?” “唔…”蔡冰突然又体会到了那种酥麻的感觉,这家伙又开始作恶了。 “都已经成定局了,你还问这个干嘛?”蔡冰呲地一声,尽量抑制内心那有些难以把持的,淡淡地答道。 “刚才我过来的时候,一辆载着空集装箱车子意图撞我,我在想是否跟他们有无关系。” “被撞了?”蔡冰眼眸微微一闪,显得有些诧异。 “应该说差点被撞!”张扬笑了笑,把最后一根针拔了出来,“不然我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和你讲话吗?” 蔡冰雪白长腿顿时绞在一起,瞪了张扬一眼,急急忙忙冲到了洗手间。 过了好久,她换了一身黑色v领束腰短裙,重新出来后,瞪了张扬一眼,低声说道:“你故意的吧。” 看着张扬笑而不语悠哉坐在沙发上的表情,她恨恨地也坐在沙发上,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还在这?” “我等你回答我的问题呢。” “今天没心情!” “啊…那要怎么样才能心情变好呢?” 蔡冰美眸瞄了张扬一圈,怒道:“除非你让我咬一口。” 张扬笑了笑,站了起来,走到她身旁,把袖子捋了起来,伸出胳膊肘递到她面前。 蔡冰愣了愣,一阵火大:“你以为我不敢!”随即抱住张扬的手肘,狠狠地咬了一口。 “哇…”张扬痛得眼泪差点掉出来,这特么的血都流出来了,这女人够狠啊,原本想说跟她开开玩笑呢,以她的身份哪里会真啃啊,可是她还真咬了,而且咬得够狠。 一个带着血的清晰牙印极其显眼的印在了上面。 “属狗的啊你。”张扬急忙抽回手,使劲的晃了晃,这活该自己倒霉,谁让自己亲自送上门去,更麻烦的是,还得和家里那群女人解释。 看到张扬一脸蛋疼的表情,蔡冰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云海是什么背景,你现在知道了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反正地皮你已经拿到手了,知道那么多干嘛?”蔡冰想了想还是把手里的一块雪白毛巾递给了张扬,“擦一擦。” 张扬接过毛巾,本来想擦,但想了一下后,只是捂住伤口,把血迹印掉,而后问道:“我总得知道谁想干掉我吧,连蔡大小姐都讳莫如深的人,我可是感兴趣得很。” 蔡冰盯着张扬,沉默了一会儿后,淡淡地说道:“我告诉你也行,不过你最好别动什么坏脑筋,因为,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应对。” “行了,我知道了,我比你怕死多了。” 张扬低头看了看被咬的手肘,牙齿印清晰可见,该死的,不会感染吧? “记得常虎吧?”蔡冰淡淡地说道。 “当然!”自己亲手干掉他的,张扬怎么会不记得,“这常虎和云海集团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