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怎么推拿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一十七章 怎么推拿

蔡冰的第五个疗程,这个疗程结束,很快将会是寻找补星使任务的刷新,眼下摆在自己面前的美女实在太多了,就是不知道哪个会中标! 不过说到成功率,应该是蔡冰,毕竟她和自己有过约定,把她病治好的话,就可以那个嘿嘿…不过貌似蔡冰的概率不大,毕竟刷新的时间是在下午,那个时候,冰块美女一般是在忙她的工作的,自己也很少会在大白天去找她。 张扬眼下的心思,其实还是主要挂在今天云海集团那诡异的表现上面。 萧羽凌和李沫沫这两个家伙演了这么一处看起来挺蹩脚的戏,竟然能够逼得连蔡冰都颇为忌惮的云海集团自动退避三舍,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从当时的场面上来看,萧羽凌对于云海集团那个幕后注资人常恺似乎还挺熟的,连人家高中的时候偷窥人家女生洗澡都能知道,这样的信息,张扬就不信李沫沫和萧疯子这两个家伙能够自己弄到。 所以他们受人之托来传播这样的消息,自然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背后支持他们。 这股庞大的力量,基本已经可以排除是乔家了,乔家虽然现在已经足够强大,不过目前在风口浪尖上,贸然出头很容易引起猜疑,而且如果真是乔家,准岳父大人早就事先跟他打招呼了,不会不声不响地做了连招呼都不打。 而如果不是乔家,而又愿意帮自己的。莫非是顾家? 那个甚至比申家更为强横存在的顾家?张扬摇了摇头,觉得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小了,因为他压根和顾家没有什么交集。 不过他也懒得去多想了。这个事情终究总会有人给自己答案。 反正地皮到手,心里一块石头落下,其他的爱咋地就咋地。 能够以如此低的价位把自己想要的地皮给弄到手,张扬此刻的心情无疑是很好的。 开着车的过程中,情不自禁哼起了小曲,一旁本来默默看着车窗外风景的潘宁宁忍不住侧过头来,看了看张扬。 而后淡淡地说道:“知道杀哪种目标的人最容易吗?就是那种得意忘形的人!跟杀一头猪没差别。” 我去!张扬满腔的欢喜被她这么一说。如同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瞬间没了兴致。 还让不让人活了,得瑟一下都不行吗? “我不是有你保护吗?怕什么怕?”张扬忍不住回应道。 潘宁宁闻言。柳眉微微一蹙,突然横里探过身来,伸手猛地握住张扬手里的方向盘,飞速地打了一个右拐。 谋杀啊?张扬心里正想着。 “嘎呲….” 底下厚实的轮胎带着庞大的奥迪车车头猛地一拐。在地上画出一道刺目的火花。伴随着的是一声尖锐的轮胎磨地刮擦声,车子猛然向路边拐去,张扬急忙狂踩刹车。 尽管踩了刹车,张扬依旧随着车急速右拐的惯性,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右侧拉扯过去,一头撞在刚好过来拽着方向盘的潘宁宁身上,一只落空的手胡乱一抓,随即就碰到了潘宁宁那饱满的左侧峰峦。 几乎在车头右拐的同时。一辆载着集装箱的大卡车几乎就贴着奥迪刚才行驶的路线碾了过去,要不是潘宁宁这一拐。估计一场车毁人亡的事故就要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该死的!系统竟然没有提出警告! 难道是因为系统已经预判到了潘宁宁会就自己一命吗? 踩下刹车后的张扬心有余悸地盯着疾驰而过的那辆大卡车,然后侧头看了看潘宁宁,发现自己的手还在人家丰满浑圆的胸部上,不由尴尬地收了回来。 啧啧,这姐妹俩不愧是双胞胎,就连胸部都是同样的坚挺结实、饱满、浑圆、丰腻! 对于被张扬揩油这事,潘宁宁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峨眉微微一蹙,并没有做过多的反应。 “靠,怎么开车的!”她没开口,不代表张扬没有感觉到她情绪上的变化,所以急忙把注意力转移到刚才那辆大卡车上去。 话说刚才那车,怎么都觉得有些怪啊! 到了这个时候,张扬的十指还是情不自禁地一阵微微晃动,刚刚要不是潘宁宁及时作出反应,指不定他们两人现在已经成了肉饼了。 “告诉你别得意忘形吧,刚那车明显是冲着你来的。”潘宁宁凝眉淡淡地说道。 “怎么说?”张扬虽然也怀疑,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由这个方向开过去,是进岛去海港的,也就是说这辆卡车载的集装箱按道理应该有货物,可是你刚才没发现吗,这辆车如果载满货物,这速度能开得那么快吗?而且,那辆车刚刚一直在我们后面隐隐地跟着,虽然你看不出来,但在我们专业人士眼里…还是小儿科了点。” 张扬脑海里回忆了一下,果然是如此,心里不由暗暗佩服,毕竟是专业的特工啊,这好歹算是为自己节省了一次危险源警告了。 “才刚拿下那块地皮,现在就给我来这么一肘子。”张扬心道,果然是不能得意忘形啊。 张扬双目微微一冷,想了一下,立刻重新启动车子,飞速朝前追了上去。 “如果对方是存心的,恐怕早就想好退路了!”潘宁宁又打击了张扬一下。 果然,张扬用超出了一百五十公里的时速追了会儿后,发现前方是一条三岔路,鬼知道那辆卡车会开到哪边去。 看来对方确实是设计好的,张扬只得悻悻地把车放缓。 “对方的车牌号是xdr23x5,不过如果对方是故意想要肇事的话,这车的来源估计也不好查。”潘宁宁淡淡地说道。 这点不用潘宁宁提醒,张扬也猜到了,不过他依然是给许丹露打了电话,让她把那个车牌号的车底细弄清楚。 “这段路刚好也没有监控摄像头,看起来对方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张扬有些郁闷地挂了电话后,看了看潘宁宁:“你有什么建议吗?” “守株待兔!”潘宁宁眼皮都不抬一下答道,“既然要杀你,一次不成,哪里有直接放弃的道理,看来,最近你要加强安保了。” 潘宁宁停顿了一下后,接着说道,“你这辆车虽然是防弹的,但是太显眼了,建议你还是多备用一些看起来比较普通的车。” “好吧,听你的。”眼下这种情况,张扬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若是要做安保工作的话,自然得听潘宁宁的了,好歹她是专业级的。 潘宁宁侧头看了张扬一眼,抿抿嘴,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那个…上次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张扬看了看时间,并不是很晚,所以便放缓了车速,看着潘宁宁问道。 他问的事情,指的是帮潘宁宁治疗现在一些后遗症的事情,好歹他耗费了十五个系统积分换来了神经修复理疗法、神经细胞促生针灸法、胸腺神经推拿理疗法这三种治疗方法,要是一直没能用上,那得要多亏啊。 潘宁宁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张扬问道:“真的能完全康复?” 她不是圣女,也不脑残,如果真的能够让她的身体恢复到以前那种状态,她当然是求之不得,只是医生都下定了结论说没办法的事情,这个家伙能帮自己搞定吗? 但是看到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又有些相信,尤其他现在确确实实是在用针灸的手法帮那个蔡冰治疗高血压问题。 以蔡冰的身份和智慧应该不至于让张扬给耍了。 “那是当然,我要是没能治好你,随你怎么办。”张扬信誓旦旦地说道。 “如果要我像蔡冰那样把衣服脱光光,我…我还是不要了。”潘宁宁想了想,给了张扬一个哭笑不得的答案。 “拜托,蔡冰什么时候把衣服脱光光了?”张扬侧头看了她一眼,大喊冤枉,难道上次被她发现了?不对啊,那个时候也不能算脱光光啊,“你一定看错了。” 潘宁宁看了张扬一眼道:“你自己清楚。” 张扬汗了一把,耸了耸肩道:“行,反正我把大体的方法告诉你,你要是觉得不方便,那就算了,决定权还是在你身上。 “那你说说。”潘宁宁终究还是心动了。 闻言,张扬微微一笑,故意拧眉想了一会儿后,故弄玄虚说道:“想要治疗你现在这个后遗症,我考虑再三,目前想到了一套三管齐下的方案。” “嗯?”潘宁宁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 “之所以你会造成现在这种情况,是因为你的神经线受损,尤其是肩胛骨肌控制胳膊肘部分的,而且因为你的肩胛骨粉碎性骨折无法做神经松懈手术,所以现在能做的,第一,就是理疗先修补受损神经线;第二就是针灸促进你的神经元新陈代谢;第三,利用推拿手法恢复和活跃神经线机能。” “理疗的话,并不需要你脱衣服什么的,只需要加热的特殊磁石隔着衣服就可以进行了,当然脱了衣服效果会更好一些;针灸的话,那个就要在受伤的位置上落针,你这个位置…” 张扬盯着她高耸如水蜜桃般形状的玉峰,淡淡地说道,“应该不会碰到敏感部位。” “那么,怎么推拿呢?”潘宁宁问道。 张扬犹豫了一下,确切地说,第三个是叫做胸腺神经推拿理疗,胸腺神经啊,就在咪咪后面,不会捏到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