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粉色大战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六百零一章 粉色大战

()“转卖南星一号?”张扬皱了皱眉头,但马上微笑说道,“露露,你别想故意转移我的注意力哈,我才不吃你这一套。” 张扬不信自然是有道理的,因为女娲集团出售南星一号是标准的实名制而且还经过重重的验证才配药的,什么叫标准的实名制呢。 那是在南星一号开发出来,并且开始批量投入临床使用之前定出来的一个规矩。 为了保证国内药源充足,至少两年年内,南星一号的药物不会在国外上市,换句话说,两年内南星一号仅限于在华夏国内销售。 而且不仅如此,虽然是在华销售,但销售的对象都是能够提供甲级医院诊断证明书的病患,仅限于华人,而且还得有病患家属、医院的担保和签字保证,药物不得转让。 除了这些之外,最终幸运抽到名额的病患者还得接受身份核实后,报给女娲集团的稽核组才能配药。 并且核实的记录和之后的复查状况,还要报给女娲集团的客服部备案查询,一旦被查出作假,这家医院将会被注销代理南星一号的资格。 所以核实一个患者的身份,必须经由医院、患者家属、女娲集团客服、女娲集团稽核组,这么多道关卡的确认,想要造假难度很大。 没想到这样子防东防西,还能有人找到漏洞?而且这才刚刚开始在市场上铺货呢。 张扬有些不信。 “这个真没骗你…方块七一对…”许丹露打了一对方块七后,脸sè微敛,“有人意图花十万块买通我们公司的稽核组人员,稽核组人员发现这个情况后,就主动交代了这件事事情。” “也就是这件事还没发生了?”张扬瞄了瞄露露和乔希儿傲人的身材,咕隆了一声问道。 女娲集团之所以耗费了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来弄这个实名制。最关键的就是不想让有心人利用南星一号来赚黑心钱,而让那些真正需要救治的人却无药可用。 毕竟,据说现在的南星一号在黑市上的价格,一个疗程已经开到了七十万,在国外就开得更高了,而南星一号女娲集团出售的价格也不过三万左右。 “虽然还没发生,但是这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而且我们不能排除已经有人这么干了,而我们自己还不知道。”许丹露盯着桌面上的牌。柳眉微微皱起,其实她和乔希儿配对打得还不错,只不过今天邪了门了,张扬运气出奇得好,第二把打到现在。输牌已基本成了定局。 “现在市场部里面,稽核组一共有二十二名组员,每个人每天都要核对一百多人的资料,如果有人拿一大笔钱,让他们故意漏掉一个,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每个员工都能像那个主动举报的人一样就好了。”张扬叹了口气,毕竟这是金钱社会啊。只要你有钱,基本上没有什么你搞不定的。 现在的女娲集团已经是高薪养廉了,但在更高的诱惑面前,他们还能保持巍然不动吗? 其实张扬现在也是有办法的。许丹莹结合了幽影系统里面那个面部表情监控系统模块已经开发出一套测谎监控系统,不过目前还在测试阶段,只要经过了评估,届时。只要把那些员工一个一个叫过来约谈,基本上就可以判断得出他们有没有收索贿赂。 “大鬼…嘿嘿。我们又赢了…”张扬扔下最后一根牌,然后和高琪击掌庆祝了一下,顺利拿下了第二盘。 许丹露无奈地和乔希儿对视一眼,她今天穿着的是一套紫sè的套装,紫sè的大衣已经脱去了,现在上身就剩下一件淡黄sè的v领紧身棉衣,下身是一条黑sè的紧身窄裙,因为皮肤够白够嫩的关系,她连丝袜都没有穿。 所以要脱的话,要么选择裙子,要么就是选择裙子了。 乔希儿比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穿得是一套灰褐sè的套装,灰褐sè的大衣第一轮也飞了,现在就剩下上身里面一条雪纺料的衬衫和下面一条灰褐sè的百褶短裙,她比许丹露幸运一点的是,多穿了一条丝袜。 两大美女对视了一眼,乔希儿忿忿不平地把丝袜给脱了,而许丹露则更大方了,反正屋里开着暖气,便径直脱了紧身棉衣,露出里面粉sè的罩罩以及那对半遮半掩的雪白玉峰。 这丫头,身上依然是不见任何一丝的赘肉,那小腰肢细细的绷得紧紧的,而且她就坐在张扬身旁,略微一侧头,张扬就可以瞄到她那对罩罩上沿的那若隐若现的缝隙,一抹粉sè从缝隙里钻了出来,放佛可以随时瞄到jing妙的蓓蕾似的。 毕竟四个人在床上玩过三飞,所以这会儿其实也不觉得有什么太多的尴尬,不过张扬还是有些蠢蠢yu动了,重新开牌,看着手上的一手好牌,心里暗喜,嘴上却是不动声sè地问道:“这件事,你们的看法是什么?” “我和乔姐的意思是,这种事要防范于未然,不如,这次趁着这个机会,给他们敲敲jing钟。”看到手上一手烂牌后,许丹露一阵无语,今天真是邪门了。 她瞄了瞄乔希儿,发现后者已经在自己身上东瞄西瞄的了,大概是在想这把输了该脱哪件衣服。 “怎么个敲法?”张扬坐庄,压了底牌后,基本可以确定,许丹露和乔希儿又得飞衣服了。 “借着这次机会,顺藤摸瓜,抓到那个想要作弊的家伙,解除和那家医院的协议关系,敲山震虎,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乔希儿淡淡地接过话头说道。 许丹露点了点头,解释道:“那名稽核组的员工说,她是在三更半夜的时候接到的电话,对方开价十万,只要帮对方把一个病患的认证资料审过了,十万块第二天马上就到她账上,这名员工最近家里发生了困难,对方就挑上了她,幸好我们有员工困难补助基金,这名员工压根不用担心家里的困难,所以她想了一夜,就跟她们组长举报了,这件事现在只有那名员工、稽核组长还有我们四个人知道。” “你的意思,让那名员工假装配合?再引蛇出洞?” “差不多这个意思。” “行,你们安排吧,杀一儆百是必须的,一开始不严,以后就会更乱。”张扬眼里也是微微露出一丝的寒光,这帮黑心人,既然能出十万块来幸行贿一名普通员工,那么他们中间赚的钱绝对是不止十万了。 在杨静的重症疗养中心,一名患者入了院到出院,就算是住上最好的vip房,七七八八花下来也不用十万块啊。 第三盘,乔希儿和许丹露又输了个底朝天,许丹露倒是大大方方地把裙子给脱了,乔希儿则想耍赖,结果被张扬和高琪合伙扒了她的裙子,然后才发现她里面穿着是一条比较窄的粉sè内内,所以神秘之地几乎是遮掩不住。 乔希儿裙子一被扒,立刻不干了,马上反手过来扯高琪的衣服,高琪穿得是那种吊带短裙搭着小坎肩,肩带一掉,那裙子连扯都不用扯,直接滑溜溜地落了下来,张扬讶异地发现,高琪居然也是一套粉sè的内内。 今天她们三个人竟然邪门的全部穿粉sè了? 随后许丹露也加入了战团,狂扒张扬的衣服。 然后一下子就乱套了,什么八十分之类的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一团乱战之后,饶是张扬武功再高,力气再大,但对自己的女人怎么使也使唤不上啊。 居然先被她们三人合力扒光了,不过他也没闲着,揪着叛徒高琪不放… 房屋里,衣物不断地翻飞着,粉sè的罩罩,粉sè的内内,外套、马甲、棉衣一件件散落在地上。 白花花的在ru白sè灯光的掩映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乔希儿突然惊叫了一声。 这会儿,张扬上身压着高琪的上身那对高耸的玉峰,而高琪则抱着乔希儿的头,乔希儿掰开许丹露的雪白大腿,许丹露则像叠罗汉似的半趴在张扬身上。 四个人纠缠在一块,谁也动弹不得,但是乔希儿讶异地发现,该死的张扬下身是和自己的下面连在一起的,而且貌似不知不觉地侵入了….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了几眼,呼吸渐渐炙热了起来…… 许久许久之后,乔希儿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卫生间了走了出来,然后把自己的娇躯往床上一扔,直接压在张扬的身上,盯着另外一旁,早已沉沉睡去,但身上不着寸缕的高琪和许丹露,一阵的无语:“这…这太疯狂了…” 不过,也很刺激…就是下面痛了点,臭家伙,每次最后都是老娘中标!我可不想那么早就怀上宝宝,虽然爷爷他们很期待… 几乎就在张扬他们沉沉睡去的同时,入住了皇禧大酒店的樱井薰刚刚泡完澡,她裹着雪白的浴巾走出浴室,吹干了头发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房门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樱井小姐,你睡了吗?”门口传来伊藤美奈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