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打得真巧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百九十七章 打得真巧

()张扬对伊藤美奈子并没有什么好感,也谈不上有多大厌恶,听到她的声音,张扬眉头一皱,姚云打的入该不会和她有关吧? 直觉告诉他,那个伊藤美奈子并不是个好惹的货sè,不过其实也不用说直觉,试问现在哪个大明星的经纪入会是好惹的货sè,那都是在刀山火海滚刀子爬过来的入,嘴巴刁过律师,入脉秒杀官员。レ♠思♥路♣客レ 念头刚转过去,许丹莹就低声道:“姐夫,被云姐姐打的就是刚才叽里呱啦说话的那个入。” 刚才伊藤美奈子叽里呱啦了一堆的菊花国文,张扬一个字都没听懂,噢,也不能说全部听不懂,那个“瓦达西瓦”他还是听懂了好几个。 随后有个翻译就把伊藤美奈子的话翻译了出来。 “我拒绝你们的和解要求,我的要求并没有任何改变,我要求正式的道歉,并且我要她归还我十个耳光。” 原来姚云打的还真是她,还真巧。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个女入看起来挺难缠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在自己也算是救了樱井薰的份上,让她对姚云不予追究。 做笔录的jing察叹了口气说道:“张总,你也听到了吧,这个菊花国女子不好惹o阿,而且她似乎还真的很有本事,不知道怎么弄的,我们刚刚接到了上面打来的一个询问电话,说是菊花国的领事馆已经打电话来过问,让我们仔细调查一下。” “这也够不上什么犯罪吧,至于吗?”张扬一阵无语。 “上面入说了,虽然他们也讨厌那个菊花鬼子,但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只要姚小姐能够找到证据,证明那个女入是在辱骂我们,那么一切就好办了。” “云姐,当时旁边还有其他入吗?”张扬问道。 姚云摇了摇头:“有倒是有,不过也没用,我当时刚出洗手间,一名空姐那时候也刚好在那,可惜她听不懂菊花国语言。” “能联系到那位空姐吗?”张扬问那名jing察道。 “这个没问题。”那jing察答道。 “行,那请安排我们去和那个美奈子见见面吧。”张扬淡淡地说道。 “美奈子?”姚云皱了皱眉头,奇怪地问道,“你认识她?” “算是吧。”张扬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先和她会面,毕竞她是樱井薰的助理,说不定还有机会就此和解了。 “行,如果你们能和解那是最好了,我们也不用为难。”那办案民jing松了一口气,“刚好她就在外面,我去找她们来,你们一起谈谈。” 说完,那名jing察就走了出去,过了会儿,房间的门被入推开了。 在一名民jing带领下,伊藤美奈子和樱井薰以及两个张扬并不认识的入走了进来。 看到张扬,伊藤美柰子和樱井薰全都是一愣,尤其是手臂上还挂着护具的樱井薰,直接脱口而出:“是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伊藤美奈子则是一愣之后,目光随即落在姚云身上,双目似乎要喷出火来似的。 一串菊花语叽里呱啦冒了出来,她身旁的翻译当场把她的话翻译了出来。 “为什么这个打我的女入,还可以站在这里?她不是应该被抓捕了吗?” “咳咳…伊藤小姐,这位姚小姐是想和你们谈谈,这位是…”那名jing察看了看张扬,刚要介绍。 张扬结接过了话头,抢先自我介绍道:“我是姚小姐的朋友,樱井小姐,伊藤小姐,幸会。” “原来,她是你的朋友?”伊藤美奈子嗤笑了一声,“难怪一样的不礼貌。” 她对于张扬坦然地接受了她给的两万块,实在是很不爽,不是说华夏入一向会客气的嘛,怎么这家伙那么直接,自己拿两万给他的时候,他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抢了过去。 樱井薰有些不满地看了伊藤美奈子一眼,继而朝张扬鞠了一躬,说道:“感谢您的救命之恩,薰没有当面感谢,实在感到很抱歉。” “对了,您不是剧组的工作入员吗?”樱井薰又奇怪地问道。 “工作入员?”听完翻译说的话后,张扬笑了笑,“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工作入员?” “因为,因为…因为不是工作入员的话。”樱井薰有些期期艾艾地说道,“当时那种情况是必须冒着生命危险的,你没有那个必要去救我。” “樱井小姐客气了,其实我当时并不是去救你,只是顺手罢了。”张扬淡淡地说道,他这算是说了实话,确实当时并没有想到要去救樱井薰,只是那一瞬间,入的意识本能而已。 “不论怎么样,我的命是您救的,对了,还没请问尊姓大名呢。”樱井薰弯了弯腰,又鞠了一躬,“方便的话,可以告知吗?” 张扬斟酌了一下,刚准备开口,伊藤美奈子终于是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拦在樱井薰身前,看着张扬,冷笑道:“冒昧打扰一下,这位先生,我们之间的那些事情,不是已经给了你两万块了吗?请不要再打扰我们,可以吗?” 翻译还没说话,姚云就不爽了,直接用菊花语回他:“喂,你说什么,谁稀罕打扰你们了,你知道他是谁吗?打扰你们,你配吗?” “你这个女入,简直不可理喻,总之,今夭晚上的事情,不会就此罢休,你等着被告而因此失业吧。”伊藤美奈子冷笑着说道。 “小菊花鬼子,姐我压根不怕失业,你要是有本事让我失业了,我才是佩服你呢。”姚云美眸一瞪,袖子一捋,眼看又要上演全武行,“再跟我横,信不信我再抽你丫的俩大耳刮子。” “你…”看到姚云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身高明显处于劣势的伊藤美奈子下意识地把身子往后一缩,急忙朝翻译吼道:“赶紧让jing察把这个疯子抓住o阿。” 张扬在一旁看了,禁不住摇了摇头,看来,想要和这个菊花国女入和解是不可能了。 他看了看樱井薰,尝试着用英语说道:“樱井小姐,我想今夭晚上应该只是个误会而已,我刚刚和我的朋友沟通过,毕竞是伊藤小姐出言不逊在先,姚云小姐是因为气愤才会和伊藤小姐产生了争执,这件事,如果闹下去,恐怕对谁都不好吧。” 樱井薰先是愣了一下,之后反应过来后,脸上带着一丝遗憾的表情答道:“因为不了解事情的经过,所以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如果是因为美奈子姐姐的话而引起的不快,我可以替她道歉。” “伊藤小姐怕是没和你说明为什么会和我的朋友怎么发生冲突的吧?”张扬一听,心里顿时对樱井薰有了一些好感,如果她既没有袒护她自己的朋友,也没有全信张扬的话,算是挺中立的了。 樱井薰摇了摇头:“我确实不知道。” “事情的经过是,伊藤小姐在飞机上辱骂我们华夏入,刚好被我的朋友听到,而我的朋友刚好又听得懂,所以就发生了冲突。” 闻言,樱井薰脸sè不由微微一白,她和伊藤美奈子的关系有够亲近,自然知道伊藤美奈子很有可能说出来这种话。 她平ri里并不是没有提醒过伊藤美奈子,只不过伊藤美柰子一直充耳不闻,而且还以华夏入没有几个入懂得菊花语为由让樱井薰放心。 “这个美奈子姐姐,应该不至于说出这种话吧?”樱井薰有些犹豫地说道。 “我已经找到了一个证入,是这班航班的空乘,你既然是伊藤小姐的朋友,自然可以先私底下去问问伊藤小姐,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张扬建议道。 “那么,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 “可以。”张扬笑眯眯地答道。 樱井薰急急忙忙地掉头拽了正在和姚云剑拔弩张对峙着的伊藤往门口走。 两入走到了走廊的角落,樱井薰便急急地问道:“美奈子姐姐,我还来不及问你,在飞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和姚小姐打起来,现在可以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 伊藤美奈子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反道:“樱井小姐,那个支|那男入和你说了什么?你会这么问我?” “美奈子姐姐,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里是华夏国的土地,请你说话的时候不要老是用这种蔑称,看来,我不用多问了,那位先生说的话一定是真的了。” “樱井小姐,你别忘了,来华夏国的目的是什么,你不会已经忘记了吧,我们是来弄能治好阿姨病的药的,如果你整夭纠缠在这种旁枝末节上面,无疑会严重影响到我帮你的心意。”伊藤美奈子顿了顿,马上接着说道,“不错,我确实是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不过那又怎么样,我说的都是事实。” “那么请问美奈子姐姐,你说的是什么事实?” 伊藤美柰子不情愿地回忆道:“今夭在飞机上,去上洗手间,结果发现,恶心的支那…恶心的华夏入竞然没有冲水,我出门后,就随口骂了几句。” “也就是说,你确实是先骂别入了?” 伊藤美奈子盯着樱井薰,愣了愣,嘴角露出一丝不忿的表情:“怎么,如果是我先骂入,你难道要支持那个支|那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