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绝色的贴身保镖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百九十三章 绝色的贴身保镖

和淋巴织输送t淋巴细胞,并在这些器官内增殖,参与机体的免疫反应,增强机体的抵抗力。 它具有免疫功能和神经内分泌功能,所以胸腺神经一旦受损,那么人体机理就很容易失调,继而造成不良后果,潘宁宁目前这种状况,和她这一线的神经受损也是有很大的关系。 要恢复的话。即使是动手术也是大手术,而且不一定会成功,再说她还没完全康复。不可能再次去动大手术,身体上也吃不消。 想要把潘宁宁这个受伤后的后遗症彻底根治,如果不动手术,那么就必须三种方法三管齐下,不过,以目前张扬和潘宁宁的关系,应该还没好到可以用手在她胸部推来推去的地步。 所以张扬现在也是犯难了。眉头拧起,就差没唉声叹气。 潘宁宁看到张扬把病历卡收好后的表情,还以为张扬是在内疚。便淡淡地说道:“这也没什么,现在我不是过的好好的?” 张扬把病历递还给她,犹豫了一下后问道:“如果有个办法能够帮你完全复原,你愿意尝试吗?” “完全复原?”潘宁宁接过张扬递还给她的信封。笑了笑道。“你知道给我开刀的是谁吗?军医院里最著名的骨科专家夏兰博士,我现在能够恢复成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要完全复原,除非再出现一个奇迹。” “那如果真的有奇迹呢?” 潘宁宁敛住笑容,看了张扬一会儿后,又是淡淡一笑:“我知道,你可能是觉得我为了救你,才受的伤。所以你心里内疚,不过你完全不必要这样。因为我是一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在战场上受伤是可以理解的。” 张扬一阵无奈,看起来,潘宁宁是不会相信他有办法了,他又不能把她摁倒了,给她强行针灸治疗神马的。 不过现在既然她已经住进来了,那么也不急于一时,有的是机会。 “行吧,不过你哪天想通了,那就来找我。”张扬也是笑着说道,“我学过一些针灸的皮毛,或许可以用得上。” 本来要走了的潘宁宁闻言,停下来娥脚步,回头问道:“你会针灸?” “当然。”张扬从怀里把银针包拿了出来,给她看了看。 潘宁宁瞄了瞄张扬手里的银针包,然后想到自己伤到的部位,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呵呵,你倒是多才多艺啊,不过我暂时还是先调养一段时间再说吧。” 再次轻飘飘地拒绝了张扬的好意。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回头说道:“我或许再考虑考虑。” 张扬顿时觉得又有了一点曙光,说实在的,如果潘宁宁不是因为他而受伤,他也才懒得管呢,她是漂亮,不过张扬现在身旁也不缺乏美女,不至于自己死皮赖脸地贴上去找人家。 乔希儿和许丹露她们对于潘宁宁的到来,显然持欢迎态度,下午的时候特意挤出了时间帮她各种张罗,让潘宁宁这个向来不善于沟通的美女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她倒也没有生硬的拒绝,而且她和乔希儿还算谈得来,毕竟她们两个人都是和乔云峰有着密切的关系,一个为亲生女儿,一个是则被视为养女。 不过除了她们两个,潘宁宁显然还是不愿意多说话的,包括了她的双胞胎妹妹唐七七,当然,唐七七貌似也没关注她这个曾经的死敌,现在的双胞胎姐姐。 所以基本上,潘宁宁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她自己的房间内在捣鼓。 偶尔还进了张扬的房间,到阳台上比划着什么。 后来,张扬不小心从她没有关紧的房门里瞄到了一点,貌似她在找shè击位,大概是在监视自己那个房间唯一的那个危险空挡吧。 下午的时候,张扬抽空去了公司,张扬本来只想跟她打声招呼就算了,结果潘宁宁怀里揣着件东西就跟着他走了。 张扬有瞄了一眼,那绝对是一把手枪。 到了晚上六点多,张扬和露露她们一起回家吃完饭后,大概已经是快到八点,差不多要去蔡冰那里了。 他收拾了一下,换了一套衣服,准备出发的时候,看了看潘宁宁紧闭的房间门,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跟她这个贴身保镖打一声招呼。 不过想了想自己晚上要去干的事情,嗯,还是省省吧,总不好意思让她在一旁看着自己给蔡冰那个那个啥。 下了楼,走到门口,刚准备走去车库取车,却突然发现潘宁宁穿着一身黑衣,在那辆防弹奥迪车门等着他。 “你知道我要出去?”张扬愣了愣。 “我找露露要了你的行程表。”潘宁宁解释道。 张扬再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换了衣服的她,身材显得极其的火辣,她下身穿着一条黑sè的皮短裤,搭一双高筒防滑靴子,露出一大截修长雪白的大腿。 上身是一件黑sè的紧身棉衣,外面搭着一条黑sè帆布马甲,尽管这样,依然掩饰不住那对高高耸起的双峰挤得那件马甲鼓鼓的。 满头的青丝绑了起来,扎成一个马尾。 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干练无比,不过这也太酷了吧,这样的打扮浑身透着一股野xing的美感,和电视上那种宣传画里的xing感女郎简直是如出一辙。 张扬暗暗地吞了口口水,然后不动声sè地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 既然她都来了,张扬也不好意思不让她跟过去。 到了皇禧酒店的大堂,张扬还没去登记,就发现洛小灵已在那等着他了,她看到带着墨镜一脸酷酷的潘宁宁后,那双滴溜溜的美眸便忍不住瞄啊瞄,貌似还露出一丝jing惕和敌意。 不过看到潘宁宁一副我自巍然不动的样子,也没辙。 蔡冰现在已经是第四个疗程,见到她的时候,她脸sè反而似乎还憔悴了一些,张扬不禁是微微一愣,脱口问道:“你不会又熬夜了吧?” 基本上,他已经忘了上次两个人之间的不愉快。 回想了一下,毕竟她还是蔡家的人,为蔡家考虑自然是无可厚非,现在,只要蔡家不惹他,他也不想在那边耗费那种无谓的jing神劲。 蔡冰瞄了潘宁宁一眼,继而轻描淡写般答道:“没有….” 她停顿了一下,又补充说明道:“回了趟京城,可能旅途稍微劳累一下吧,谢谢关心。” “噢!”张扬闻言,点了点头,“那么,可以开始了吗?” 现在蔡冰穿得是一件露背的黑sè长裙,落针的时候,后背倒是没问题,这前面的话,只能扒了她的衣服了,刚才目测了一下,她应该是那种只带着胸贴的,所以,脱裙子真的没问题吗? “我去换一下衣服吧。”蔡冰不好意思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头发。 “嗯!”张扬点了点头,转身却看到潘宁宁如同一根柱子一般,一直在旁边杵着,心里不由一阵尴尬,待会儿的那些场景,若是让她看到,总是会有一些怪异的感觉吧。 “咳…小灵,要不你带我的朋友去里面坐一坐。”张扬想了好久,终于找了个由头说道。 洛小灵大概也是不希望潘宁宁在场,闻言,立刻主动跟潘宁宁开口,邀请她进去。 没想到潘宁宁看了一眼后,摇了摇头:“没事,我更喜欢站在外面。” “你想当电灯泡啊?”洛小灵看到潘宁宁软硬不吃,不由气恼地问道。 “电灯泡?”潘宁宁柳眉微微一蹙,“为什么是电灯泡?” “因为…”洛小灵一想,对啊,张扬和冰冰姐貌似只是一种医患关系吧,可是不对,如果张扬真的把冰冰姐给治好了,那么他们不是还有个协议吗?可是协议的内容,冰冰姐又严令自己不许向别人透露。 所以她一下子吱吱唔唔地说不出来了。 正在僵持之际,换好衣服的蔡冰却走了出来,张扬瞄了一眼,眼珠子登时瞪得溜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