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呀呀呀,姐要发火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十四章 呀呀呀,姐要发火了

“乔小姐说笑了,价格上,即使是双倍我们都不会介意,自然更不会介意新药的名称了…哦,你是说新药还没命名?那您可得好好想想了,这么好的药自然要有一个恰当的名字才能体现它的尊贵。”藤田次郎讨好地说道。 “不错,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名字的确弥足珍贵。”乔希儿微微一笑道,“所以我们把这个药的品牌叫做南星岛。” “南星岛?唔!”在场的uicc理事里,最起码有四个菊花国籍的理事差点没昏倒过去,这特么太坑爹了,这东西是必须品啊,如果它真如之前公布的可以治愈癌症的话,任何一个想保命的癌症患者,相信他无论是哪个国籍的都会毫不犹豫地使用它。 但是这个名字,如果真的进口到菊花国,海关和议会会放过他们吗?满大街的愤愤会放过他们吗?这南星岛几个字在菊花国可是绝对严禁出现的东西。 “主席阁下,我们抗议,这里是uicc会议,不是用来宣誓国家政治xing问题的场所。”他们无语地把目光投向坐在主席位置的希尔博士,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帮助。 后者脸上的表情显得极其尴尬,他沉吟了半晌,轻轻敲了敲桌子,尽量用委婉的语气说道:“joyce,容我冒昧地打断一下吗?” “呵呵,希尔博士请便。”乔希儿耸耸肩,坐回位置上,眼角的余光看到上官宏等几个人悄悄朝她竖起大拇指,乔希儿撇撇嘴,我能告诉你们,这丫全都是张扬那牲口的意思吗? 希尔把手上的水笔放倒,双手交叉着贴在桌面上,像是在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似的,看着乔希儿,缓缓说道:“uicc是个民间xing的组织,因此我们并不建议uicc会议上讨论的内容涉及到政治xing的东西,这点希望你能够理解。” “好的,主席阁下,这并不是我要提出来的,不过我保留命名新药名称的权利,它就是南星岛,第一代产品叫南星岛一号,我们觉得它纯粹就是一个品牌,不过如果有人对号入座,误解了其中的意思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乔希儿顿了顿,又补充说明道:“另外,我们还想说一句,华夏国有句古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你不喜欢,你尽管绕道。” 她这话说得很直接,当然也直接震倒了在场所有人,意思够白了,老娘就把它叫做南星岛,你要用就得接受,不用滚球! 会场陷入一阵沉默的难堪,好吧,你要是反对她的说法,谁知道ri后他们会不会公报私仇,真的就不卖给你了,你要不说,心里真的是很不舒服,她简直是在赤果果的威胁嘛。 只有几个华夏籍的以及亲近华夏的专家在底下窃笑不已,特别是丁鹏山,根本就是在压抑着想要笑出来的表情,在桌底下悄悄捅了捅郑允泰的腰肢,嘀咕问道:“老郑,华夏有这么句古话吗?” “我怎么知道,不过以后就有了。” 乔希儿发完言,希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理智告诉他自己,最好别得罪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美女,否则的话,极其有可能为他背后的国家带来灾难xing的后果,如果这个试剂真的能够成功的话。 试着想一想,全世界其他国家都用上这种东西治愈癌症的时候,你的国家却因为受到制裁而眼睁睁看着那些患者在痛苦中死去,这个罪过该有多大。 会议在稍显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但希尔在做总结xing发言时,还是尽其所能地赞扬了梅大龙裔科研小组的成就,因为无论最后试剂成效如何,至少他们目前这个成果就足以拿到明年或者后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毫无疑问的,乔希儿很可能会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作为uicc的主席,他乐见喜闻。 会议一结束,接下来就是新闻发布会,而这个时候,原本应该作为主角的乔希儿却做了个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动作,脚底抹油溜了。 但尽管如此,她的名字已经注定会被明ri各大新闻媒体印在最显眼的位置。 但现在的她压根就没去多想,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此刻的她正在多功能会议室边的休息室里翻箱倒柜,一边皱着眉头囔囔道:“该死的张扬,躲在哪里,给姐滚出来,姐这次被你害惨了。” 她找了一会儿找不到人之后,很快意识到那牲口肯定是回清远酒店去了。 “臭家伙,把担子往姐身上一撂就想跑,没门。”她掏出手机,手放在屏幕上,又迟疑了一下,手机扔回包包里,低头自言自语道,“算了,老娘亲自到酒店堵你。” 刚要走出休息室门口,包里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铃声让她迈出门的脚步稍稍缓了一下,她看了看四周,又悄悄走了回来,关上房门,这才小心翼翼拿出手机,接起了电话,随后露出一个平时绝对难以见到的调皮笑容。 “爸,不是跟你说过嘛,在学校不许乱打人家电话,万一让别人知道,你女儿就惨了。” 电话那头,一个中年男子一连咳了好几声:“咳…咳…什么话,当爹的还不准给自己女儿打电话了?这是哪门子的规定,还有,要不是你李叔叔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你竟然被人劫持了,快点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个王八羔子没长眼睛,竟然连我乔云峰的女儿也敢动。” “啊,你怎么知道了?哪个李叔叔啊?” “还有哪个,小时候经常抱着你的那个,现在担任梅宁jing备区司令员,为了你,他连突击队都出动了,女儿,这阵仗可真够大的啊,要是让你爷爷知道,你爸又少不得挨一顿骂。” “嘿嘿,爸,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不过你放心,这次你女儿只不过是一场虚惊罢了,对了,你可别告诉我妈,她要知道了,我…我这书就没法读了。” “这个你尽管放心,最近你妈忙得焦头烂额的,只要你没事,她才没空管你的闲事。” 闻言,乔希儿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不少,狐疑地问道:“最近没听说蓝辰有什么负面新闻啊,股票还涨了不少呢,噢…我知道了,肯定又是爷爷想让妈妈把蓝辰放掉,我说得对不对?” “瞎说,你爷爷现在已经不反对你妈经商了,最近你妈妈是为了并购一家公司在伤脑筋呢,我偷偷告诉你啊,你别跟你妈妈打小报告,你妈妈为了你爸爸,这才想要特意讨好你爷爷,最近她想把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星云药业并购了。” “星云药业?妈怎么会想到买它?不都st了吗?而且没人看好它,这和讨好爷爷有什么关系?” “是啊,你妈妈也知道,不过当年你nǎinǎi可是星云的厂长,星云集团就是她的命根子,现在集团却频临破产,五六万名员工未来前途堪忧,以至于她整ri闷闷不乐的,带着你爷爷回家也跟着受气,为了治好你nǎinǎi这块心病,你妈就准备斥资把星云买下重新整改。” 乔希儿一听,眉头皱得更紧了:“爸,星云集团虽然足以列入国内五百强之内,但是蓝辰要收购它只需要并购部的人出面就好了,妈妈怎么会为此而弄得焦头烂额?” “很简单啊,有人想在这个案子上插一手,他们也看中了星云药业。” “我明白了。”乔希儿一听,心里瞬间明白了什么似的,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恒古基金吧。” “呵呵,还是我女儿聪明,哎,这世上现在敢和蓝辰对着干的,除了你大伯的恒古基金,还能有谁,你堂哥最近入股梅宁的白氏药业,想要利用控股白氏转而要约收购星云,白氏的优势在于它独家代理了许多进口药物,并且在化疗药和许多特效药领域占据明显优势,而星云药业则在传统药业铺就了一块很大的市场,可以说两者具有互补优势,这样一来,蓝辰的优势就荡然无存。” “你妈妈为了这个收购暗中准备了半年时间,结果这节骨眼上被你堂哥横插一手,心里当然不舒服了,更重要的是,她觉得失去了一个替你爸爸拉近和你爷爷关系的大好机会。” 乔希儿叹了口气回应道:“大伯一直生怕二伯、爸爸和四叔在家里和他争夺乔家主人的地位,这么做也不足为奇…不过爸,你刚才提到,恒古基金是透过白氏药业来收购星云的对吗?” “嗯,那白氏药业的总部就在梅宁。” “那可真赶巧了。”乔希儿淡淡地说道,“某个牲口正准备收拾白氏呢。” “什么?” “没什么,我…我还有点事,先挂电话了…” “嗯,好…耶,不对啊,女儿,你怎么上电视了…” 乔希儿闻言,立马把电话按掉,同时气急败坏地朝着清远酒店的方向吼道:“该死的张扬,你给我等着,你丫英语就不能学好一点吗?这牲口,姐这次真的被你害惨球了。” 备注,南星岛,东南某岛,河蟹啊河蟹啊,大家懂得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