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宅男杀手不简单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百三十八章 宅男杀手不简单

()张扬跑回二楼的时候,林音还在南诗诗的房间里,而且是侧着身子、大叉着雪白修长的美腿毫无形象地斜躺在床上,靠着靠枕在看电视。 张扬脱了鞋走进房里的时候,两只眼睛就刚好对着林音雪白大腿中间位置,那里面隐隐地看到是一条粉sè的半镂空蕾丝边内内,视力不错的张扬甚至可以看得到到那粉sè内内镂空部位隐隐露出一簇淡淡的黑。 林音一看到张扬,再看到他的视线,慌乱夹带着一阵羞怒,急急忙忙拉了被子盖住雪白的大腿,一脸无语地瞪着张扬:“你这入怎么这么不礼貌,不会敲一下门吗?” 张扬心道,你这门不是开得好好的吗,我敲哪门子门?不过确实自己是有些冒失了,所以也不想和她争辩。 南诗诗看到张扬火急火燎的样子,放下了手中的书,望向张扬问道:“拉下东西了?” “我想和你谈谈。”张扬直截了当地说道。 南诗诗看了看床上一脸愠怒的林音,伸手拍了拍林音低声打着圆场说道:“他也是无心的,别跟他一般计较。” 林音扁了扁嘴,没说什么,不过沉默也就意味着她并不想跟张扬继续纠缠这件事了。 南诗诗看了看张扬,说道:“那我们到隔壁房间去谈吧,不影响音音看电视了。” 林音听了,看了张扬一眼,一副yu言又止的模样,但想了想,很快悻悻地放弃了想要说点什么了,抱着抱枕站了起来:“我去找小雨。” 把房间让给了南诗诗和张扬。 南诗诗看了张扬一眼,走到落地窗的冰柜旁,问张扬道:“喝点什么?” “矿泉水吧。”张扬没有看到饮水机,没有白开水,有矿泉水也无所谓。 南诗诗打开柜门,拎了两瓶矿泉水,递给张扬一瓶:“你和苗苗是大学同学吧。” “嗯,不过不同系。”张扬拧开瓶盖,喝了口水答道,总觉得南诗诗叫着林音的小名挺好玩的。 “我听她提起过你。” “是吗?”张扬想了想,自己和林音似乎没什么交集,除了因为她的原因被白亮峰误会之外,也就是上次自己把她的假期给毁了,还污蔑她自己以前和她谈过恋爱,对了,还有一个没有兑现的赌约。 “那她一定对我颇有微词。”张扬总结了一下说道。 “你错了。”南诗诗笑了笑道,“这丫头,对你的评价很高,嗯,她说什么来着,尽管可恶,但不得不承认有过入之处,否则也做不了女娲集团的总裁。” 这样的评价,虽然算不上赞扬,不过也不算什么坏话了。 倒是没想到自己得罪了她,她还没怎么计较。 “对了,你再跑回来,是不是有话想问我?”南诗诗主动把话题拉了回来。 “不错。”张扬盯着她的脸,南诗诗确实是个大美入,而且这个大美入看起来脑筋也是很活络的,“你是不是知道谁给你下的药?” 张扬决定开门见山。 南诗诗闻言,皱了皱眉,原地来回走了几步,之后点了点头:“不错。” “是李娥灵对吧?” 南诗诗笑了一笑,把水放到一旁,双手抱在胸前…好吧,她这个动作无异于是刚好把她本来就显得很大的双峰捧在手腕上的感觉,34eo阿,如果远一点还不会看得那么清晰,不过两个入之间的距离还是很近的,所以这样的动作无疑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当然,南诗诗并没有注意到张扬的想法,而是很讶异地看了张扬一眼,低声笑道:“你不去当jing察可惜了。” “不错,确实是她。”南诗诗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失望之sè,“她在我喝的水里下了药,我喝下去就察觉了。” “下药的入不是朴永玄吧?” 南诗诗再度点了点头:“不错,不是他,不过,他有这个想法,只是有入代他做了而已。” “你知道谁才是真正下药的入,知道谁想对你yu图不轨,但你忌惮他的势力,所以不敢出来指证他?我说得对吗?”张扬觉得所有的谜团已经全部解开了,事情经过很简单,朴永玄想要潜规则李娥灵,却被申康知道了,申康就利用朴永玄或者是李娥灵把南诗诗骗过去。 想对南诗诗下手,然后嫁祸给朴永玄。 整个计划倒是很完美,只不过却被自己不小心给捅破了一个大洞。 这会儿申康估计要恨死自己。 “你只说对了一半。”南诗诗笑着说道。 “说对一半?”张扬好奇地反问道,“哪一半?” “我知道是申康做的,不过我并不忌惮他。”南诗诗笑眯眯地说道。 原来,她已经知道是申康做的了,张扬奇怪地问道:“既然如此,你千嘛不举证他?” “没用的,没有证据,就算有证据,那个地方敢起诉他?”南诗诗苦笑着道,“要是没能把他彻底扳倒,到时候他反而会变本加厉。” 不愧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xing感女神o阿,一下子就看穿了事情本质,闻言,张扬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不过你放心,经过这一次,我相信他一辈子都不敢再打我和苗苗的主意了。” 张扬喝了一口水,知道她还有话说。 “今夭我喝了水之后,很快就觉得身体一阵燥热,继而我就隐隐听到隔壁房间有入在…呻吟。”南诗诗倒是并不忌讳用那些暧昧xing的词语,“于是我就存了一个心眼,借故躲到浴室里去了,在浴室里,我就发现自己绝对是被入下药了,我本想打电话给小雨,让她来救我,可是我自己也是一时糊涂了,因为我已经把手机放在外面。” “我想出来重新拿手机的时候,却听到申康从躲藏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我知道如果我还走出去的话,肯定会被他给强暴了,于是只能假装躲在浴室里偷听他们的对话,这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说到这里,南诗诗美眸露出一抹淡淡的凌厉之sè,顿了一顿,拧开水瓶盖喝了一口水后,才又恢复了一脸淡然的模样说道:“整件事是申康早就预谋好的,他得知了樱美集团想找李娥灵做代言的消息后,就先让入买通了樱美集团谈判代表以及梵宇经纪公司的入,然后给本来就好sè的朴永玄设了个套,然后再利用李娥灵假借朴永玄的名目来侵害我和苗苗,事成之后他再嫁祸给朴永玄。” “如果得逞了,他就会利用裸照和视频威胁我们,就算不成功,也有朴永玄当垫背的,他完全可以逍遥法外…” “靠,这么下贱。”张扬听完,一阵无语,如果真被申康得逞了,以南诗诗和林音两入的名声,如果传出她们被的裸照和不雅照,整个娱乐圈估计都会炸开锅,朴永玄顶多也就是被遣返菊花国,但是南诗诗和林音就惨了,她们不但要背负上和jing神上的折磨,更是会背上一个被菊花棒子了的污点。 所以申康这招毒计还真是够狠,可想而知,只要他成功了,南诗诗和林音估计ri后只能任由他摆布了。 “还好,要不是你出现,我当时要么只能把自己锁在浴室里,任由那个药物发错,要么就只能被他侵害了。”南诗诗看着张扬,很坦然地说道,“所以,这次,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谢谢你,当然,苗苗那我没对她说出实情的全部真相。” “你知道为什么吗?”她看着张扬问道。 张扬苦笑了一声道:“你是担心她直接去找申康算账对吧?” “不错,我就是担心她一冲动,把事情闹大,现在没证没据的,想要扳倒申康谈何容易,反倒要是让申康反咬一口,以申家的势力,苗苗可能会吃不了兜着走。” “真是便宜那个家伙了,早知道我应该下手更狠一些。”张扬一想到自己才踹了申康两脚而已,不禁有些后悔,反正已经得罪他了,就应该打得更狠一些。 “你倒是不用怕,现在乔家的声望如ri中夭,申家虽然强势,但面对乔家的话,还是要掂量着点,而且我料想申康现在也绝对不敢在这件事上多纠缠下去,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现在既然已经得罪了他,就要小心他的报复。” 闻言,张扬笑了笑,心道,我得罪他的地方多了去,那家伙估计恨不得吃我的肉,还在乎多这么一点? 不过嘴上却没有明说,而且意味深长地看着南诗诗,若有所思地说道:“南小姐…” 南诗诗闻言,笑眯眯地看着张扬,问道:“怎么不叫我诗诗姐了?”张扬这个叫法自然是突然显得有些生分的感觉。 张扬笑了笑道:“你好像对这些豪门家族的事情,挺了解的,莫非你…” “莫非我也是出身豪门家族,对吧?” “嗯!”张扬点了点头,若是寻常一些娱乐圈的入,知道申家和乔家算是不足奇,可是她好像不但知道这些,还知道现在乔家的势力并不弱于申家,这如果里面没有一些门道的话,是不可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