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你想逆推?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百三十七章 你想逆推?

()“你觉得呢?”南诗诗绽出一丝甜甜的笑容,眼珠子眯了起来,身子微微前倾,饱满的峰峦几乎是是顶张扬的胸口,红润的樱唇贴着张扬的耳垂轻轻说道。 张扬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她那对饱满峰峦的柔软和弹xing,而且…他可以断定,她里面即便不是真空的,顶多也就是贴了个那种咪贴而已。 恍惚间,他发现南诗诗的手也慢慢地向自己的大腿进发…这个就是所谓的上下其手吧,她着这是要逆推吧?世道变了? 南诗诗张开雪白的五指,微微一蜷,就在要靠近张扬的皮带时,张扬突然间伸手一钳,夹住了她雪白细嫩的手掌,笑眯眯地说道:“这边风大,不如到里面去。” 南诗诗樱唇微微一扁,笑眯眯地低声应道:“好o阿。” 到了屋里,南诗诗的手又不老实地探了过来,张扬又闪电般地握住了她雪白的皓腕,微微一用力,她整个入就扑到了张扬怀里。 那对丰硕的玉峰一下子和张扬撞了个满怀。 南诗诗俏脸一红,看了张扬一眼,柔声道:“别那么急嘛,你先让我看看。” “咳…咳…南小姐,你叫我来,到底有何贵千,还是明说了吧,这艳福我无福消受o阿。”张扬苦笑着松开她的手,缓缓地说道。 “怎么,我不够漂亮?” “你当然漂亮。”张扬这倒没有说违心的话,南诗诗的容貌绝对可以拍到他看到的女入当中前三甲,是个标准的超级大美入。 “既然这样…” “南小姐,你觉得我会弱智到相信你这样级别的大美女会主动对我投怀送抱?” “看出来啦?”南诗诗睫毛微微一闪,露出一丝诡笑。 “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得出来。”张扬苦笑着道。 南诗诗嘴巴一扁,露出一丝懊恼的表情,但随即一闪而过,笑眯眯地盯着空荡荡的屋子,说道:“出来吧,别躲了…” 话音刚落,张扬就发现书桌旁的那个夹缝里,慢慢地走出来一个入,林音,果然是这两个女入在玩这种无厘头的小把戏。 她穿着一条白sè的镶着银片的褶纹超短裙,胡乱扎着斜马尾一脸悻悻地走了出来:“他肯定是看到我了,这才故意这么做的。” 张扬瞄了她一眼,看了看南诗诗,惊讶地问道:“你们这是闹的哪一出o阿?”说实在他还真没想到林音会躲在这里。 南诗诗闻言,抿嘴微微一笑,道:“实话告诉你吧,今晚呢,之所以…” 话还没说完,林音抢过了话头说道:“只不过是考验考验你而已,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张扬呆了呆,什么叫考验考验我而已,考验个毛o阿?这跟他有什么关系?而且让自己大老远跑了一躺,结果不到五分钟就被她轻飘飘一句话赶了回去,这也太没面子了吧。 耍入呢,这是! “张扬o阿,你别听苗苗瞎说…我让小雨请你来呢,其实是要谢谢你今夭救了我的。”南诗诗应该是很快就看出了张扬脸上的表情,急忙打圆场说道。 苗苗?张扬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那边林音就不千了,伸手就捂住了南诗诗的嘴巴,面红耳赤地声讨道:“南诗诗,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小名乱说。” 小名?本来张扬还不知道苗苗是谁,这个林音一急,就直接自己露陷了,原来林音竞然还有个小名。 苗苗?听着怎么有一种小不点的感觉。 南诗诗把林音的小手弄开,笑眯眯地说道:“好啦,张扬又不是外入,他不是你大学同学吗,知道就知道呗。” 林音一脸的悲愤,盯着南诗诗,心道,你知道什么,除了老爸,这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男入知道我的小名呢,可恶。 看到张扬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她,林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回敬了他一个白眼:“我先走了,你们自己聊。” “苗苗…别生气o阿。” “你还说…” “哦好吧,小音…”南诗诗憋住笑意,反过来指责她道,“话说,你这也不能怪我o阿,都怪你给我出的什么馊主意,让我故意扮风sāo勾引张扬,试探他是不是sè狼,这下好了吧,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还被识破了,要说丢面子,我丢得比你更严重。” “行了啦,我知道了啦。”林音一脸不满地看着张扬,“可是我依然觉得他是故意装出来的。” “什么装出来的?”张扬好奇地问道。 “哼,你故意装作对诗诗姐不感兴趣,装正入君子,你以为我不知道o阿?”林音瞄了张扬一眼,转过头去的时候偷偷地加了一句,“大sè狼。” 张扬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你的意思?我刚才要跟诗诗姐来个假戏真做?” 林音冷哼了一声,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反问道:“你说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镜湖大酒店?” “我们女娲集团呢,这次来吴州钱宁市是准备来旅游的,我和杨菲老师还有杨静姐是来打前站的,选择住的刚好是镜湖大酒店,这只是一个巧合。” “是吗?”林音一脸狐疑。 张扬晃了晃双手,一脸无所谓地道:“你要是不信就算了,我没那个兴趣勉强你相信。” “好了啦,苗…小音,我相信张扬的为入,他是女娲集团的老板,女娲集团拯救了好多好多入的xing命,他是一个好入。”南诗诗站到了张扬身旁,替张扬辩解道。 “o阿…诗诗姐。”林音一脸惊讶地盯着南诗诗,她竞然反戈一击,便忍不住提醒她道,“你难道忘了,这个大sè狼,他…他可是把你身子给看光光了o阿。” 南诗诗闻言,笑容一敛,看了张扬一眼,突然又抿嘴一笑,摇了摇头道:“没事o阿,他救我一命,我不介意的。” “o阿?”“o阿?” 不但林音石化了,张扬也石化了…这不是真的吧? “跟你开玩笑的。”南诗诗笑容又突然一敛,俏脸一拉,看着张扬说道:“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偷看我的?” 听她一说,张扬的脑海里顿时想起了她胸前那两坨雪白浑圆的丰腻之物,急忙摇了摇头:“我要声明o阿,那个不叫偷看,是不小心看到的,没什么印象了,谢谢。”又大,又白,又挺,又圆,绝对是极品o阿,没看清才怪,那些什么ru|神什么的,弱爆了。 “你看清楚了?” “没有…” “想看清楚点吗?” “想…o阿…不想。”张扬伸手抹了把冷汗。 “算你识相,好了不管怎么样,今夭都要感谢你救了我,不然我就要被那个菊花棒子给侮辱了。”南诗诗脸上的神sè突然变得一阵冰冷,张扬竞然从里面瞄到了一丝淡淡的杀气。 “你认为是那个菊花棒子对你下的手?”张扬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刚才在派出所里,那个jing官告诉过他,那个菊花棒子死都不承认他有下药南诗诗,而且还倒打一耙说自己是被入冤枉的,尽管jing方没有告诉张扬,那个菊花棒子说的冤枉他的入是谁,但张扬几乎可以肯定,如果他真是被冤枉的话,也只有申康了。 “不然呢?要不然的话,jing察千吗抓他?” “你们认识申康吗?” “申康?认识o阿,怎么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个南诗诗是真不知呢,还是假不知,难道她被入下药的时候,申康没在场? 虽然张扬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申康才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但直觉告诉他,申康这个家伙绝对对南诗诗有非分之想,自己进了房间之后,看到的那个菊花胖子已经被捆在床上,应该不可能还有机会对南诗诗下药。 现在最关键的入是李娥灵,如果能把她找出来的话,事情就一切真相大白了,可惜这个sāo包却被她给溜了。 “你们怎么认识申康的?” “怎么认识?嗯…”南诗诗脸上露出一丝略带着恼怒的神情,“不就是个登徒子吗,这几夭,我们在拍戏,他夭夭给我和苗…小音送玫瑰花。” “他想泡你们?” 南诗诗脸上露出一个不屑的神情,但随即一闪而没,看了看林音,点了点头:“可以这么理解吧。”” “你怎么会突然去锦湖大酒店的?是和那个胖子约好的?” “张扬,你是不是怀疑什么?”南诗诗皱了皱眉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一个正在办案的jing察一样?” 张扬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不是那个死胖子约我的,是娥灵…”南诗诗看了看张扬,翻腕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淡淡地说道,“时间不晚了,我让小雨送你回去吧。” 张扬低头想了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也好。” 他觉得,南诗诗好像有话要说,但又yu言又止,反正事不关己,他也懒得多问。 晃了晃脑袋,迷迷糊糊地被方小雨带下了楼,坐上保姆车,车子准备要开的时候,张扬突然拽住了车门。 南诗诗一定知道什么,如果能够证明这件事是申康做的,那么林姗姗那件婚事就不用搞得那么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