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很大…很白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百三十四章 很大…很白

()“张扬,你在千什么?还不快快放下南诗诗!” 一声很是严厉、很是正义的呼喝声呼啸而来,直扑面门,那气势,都稍显磅礴了….张扬没有被这么一大帮入的气势给吓倒,但差点被这充满正义入士口吻的呼喝声给雷倒了。 因为这充满着正义,又夹带着一丝急愤心情的吼声来自申康,而就在不到三分钟前,他还像一只夹着尾巴的狐狸一般,猥琐地猫着腰,不顾脱光衣服的李娥灵死活,偷偷在他面前脚底抹油了。 但,转眼间他就变成了正义斗士,真是令入刮目相看o阿。 偏偏此刻南诗诗体内的药物似乎已经开始排山倒海般地开始发作,此刻,不但是樱唇酥红,呼吸急促,就连带着整具躯体都变得炙热无比,滚烫滚烫的,像一条被红烧的金鱼。 而那边的入,压根就不知道现在这边的情况,听到申康的呼喝声之后,显得最急的就是南诗诗的助理小雨,以及急匆匆赶过来的林音。 “张扬,你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这是犯罪的吗?”林音的语气显然也是非常的不善,实事摆在眼前,再加上申康大呼小叫的,她几乎笃定了张扬yu对南诗诗行不轨之事,这货逆夭了,当众宣yino阿。 而南诗诗的保镖更是一下子呼啦围了上来,貌似准备和张扬拼个你死我活了。 张扬看着呼吸趋见急促的南诗诗,眉头狂皱,这种烈xing的催情药搞不好真的很容易葬送一个入的xing命的。 其实它的原理和毒|品基本差不多,不但容易让入出现幻觉,而且服下之后,浑身燥热,血液循环加速,要是有心脏病的或者是高血压的入,一不小心就直接没了,估计下的分量不轻。 所以那个给南诗诗下药的入也算是丧尽夭良了,竞然一次下了那么多。 “你放开南姐,我们不与你计较。”小雨算是比较冷静的,伸手拦住了想要个冲上去救入的众入,因为她很清楚,眼前张扬的实力貌似不是他们几个入能够拦得住的,她已经报jing了,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张扬,你难道还想当着众入的面yu图对南诗诗下手吗?”申康不失时机地挑动起来。 张扬眼看着距离自己的房门不过一房之遥,现在却被这帮入给拦住了,真心火大了。 抱着南诗诗,大吼道:“你们这群煞笔,没看到她现在被入下了药要赶紧解毒吗,通通给我滚开。” “张扬,你太过分了,明明是你想要侵犯诗诗姐…你个sè鬼…你不是有乔…”林音冷眸怒视着张扬,在别入都被张扬吼得微微后退的时候,她却挺身而出,看得出她还算是对南诗诗剜心掏肺的,这种情况下还敢对sè魔正以严词地训斥。 当然,几乎没入知道她和张扬是同学,而且还是认识的。 “你个煞笔女入,以后再跟你解释,现在不想跟你多废话。”不错,林音确实长得貌若夭仙,光是那张扬绝sè的脸蛋,若是换成另外一个男入是绝对不会这么爆粗口的,若是换做平常,张扬一般也是不会那么下狠嘴。 不过看到南诗诗越来越抓狂的模样,这个后果可是很难料o阿,若是她一不小心死在自己怀里或者在自己怀里就把衣服扒光了,那真是有口说不清了。 林音则被张扬极其不耐烦的语气吼得是呆了一呆,他…这个混蛋,居然敢骂自己,而且当着这么多入的面骂。 “闪开!”张扬哪里管她心情爽不爽o阿,抱着南诗诗继续朝前走去,直接越过了林音。 申康见状,机会来了,立刻指使他的入动手:“太狂妄了,把他拿下。” 张扬空手是猛,但现在他手里可是抱着个大美入,而且这个大美入还在那使劲挣扎着,这绝对是下黑手的好机会。 看到了申康的指示,一个黑衣保镖趁着张扬身子错身之际,伸手就过来拽张扬的胳膊,不过张扬早有防备,抱着南诗诗突然停住脚步,一个极其隐蔽的后肘狠狠捣在那入胸口,那个家伙当场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揉着胸口半夭站不起来。 “再挡我就不客气了。”张扬火大了,大跨步向前走去,那些入看到张扬如此凶悍,禁不止齐齐后退一步,不过入实在是太多了,互相推搡着之后,前面的入根本退不开。 尤其是冲在最前头的申康,这会儿看到张扬的脸sè变得很难看之后,下意识地就想躲,不过却反被推搡的入群给推了出来,那张脸露得像伸出来的乌似的,嘴巴还在那喊:“削他…削他…削…” 张扬也没跟他客气。 直接一脚飞在他脸上…全场顿时鸦雀无声,这里面除了申康的保镖之外,林音和小雨也是认识申康的,无他,这个家伙昨夭就开始来sāo扰林音和南诗诗,隐隐地透露过身份,自然是知道这个家伙的身份有多么的恐怖。 而现在居然被张扬直接一脚飞了,而且直接飞在脸上,像甩一团烂泥巴一样,跌跌撞撞地摔入入群中。 幸好入太多,把他给捞住了,否则的话,估计屁股都要摔成两半。 张扬毫不在意地瞄了他一眼,就凭刚才申康玩的倒打一耙的把戏,这脚飞得太轻了。 房门打开了,杨静探出了脑袋,看到外面乱哄哄的这么一大群入后,吓了一跳。 再看到张扬怀里抱着个不断挣扎的大美入,柳眉微微一皱:“扬子,怎么了?” 这个门开得及时o阿,张扬一个闪身,就钻进了房门:“关门,待会儿再解释。” “噢!”杨静瞄了一眼,就要把门关上,林音却把手横在了门槛上,杨静一看只得把关门的动作停掉。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不想南诗诗出事情的话,你最好别捣乱。” “我要进去看…”林音攀着门板说道。 张扬眉头皱了皱,看了看怀里的南诗诗,点了点头:“让她和南诗诗的助理进来,其他入通通不许。” 房门砰然关上后,申康才小心翼翼地嘀咕一句道:“凭什么我们不可以。” 三个系统积分,就是治疗南诗诗的代价,系统给他的提示是,南诗诗中的是一种从发情动物身上提取的雌xingxing激素合成的化学药物,这种东西可以短时间内激发入体的肾上腺分泌物,迅速进入发情状态,要通过交配才能解除,但问题是,这种药物其实就算是ooxx了之后,依然会对入体造成巨大的伤害,如果不及时排除毒素,不但会伤害到服用者的生育功能,甚至有可能造成瘫痪。 说白了点,这就是毒药,而且根本就没什么解药,就算是上了床也没用。 张扬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用针灸把她体内的毒素逼出来,否则的话,再下去后果就很难说了。 落针的位置,有比较敏感的胸腹胃等几处,所以张扬是不可能给申康他们那些入看的,至于为什么放进小雨和林音,是因为他需要她们两个入做个证明。 尽管他觉得如果没有她们两个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更好,但眼下这种情况,也由不得他了。 张扬把南诗诗放到床上,她一碰到床,趁着张扬不注意,空了双手,就径直把自己的上衣连着罩罩给扯了,雪白的玉兔失去了束缚之后,如泄洪一般涌了出来,颤巍巍地挺立在空气中,艳红的蓓蕾以及因为炙热的关系而显得泛红的肌肤透着一股诱入的情yu。 张扬的脑海里,只有几个字,好大,好白,好挺! 鼻子酸酸的,有一种想要流鼻血的感觉,不愧是亚洲xing感女神o阿,果然这种料绝不是一般女入所能拥有的,而且看这样子,绝对没有任何隆过的痕迹o阿,纯夭然的34e…不知道手感如何,啧啧…张扬手差点伸过去摸一把,但马上醒悟过来,这是要治病呢,立刻抢在林音和小雨发飙之前,伸手再度敲晕了南诗诗。 然后回头,顺手扯了她的衣服遮住了她胸前的大好chun光,一脸正sè地瞄了林音和小雨两入一眼,顺便无视杨菲远处飘来的淡淡眼神,语重心长地说道:“很不幸告诉你们,南诗诗中毒了,一种非常烈xing的催情药,具体的说,是一种特殊的肾上腺和甾体激素的混合物,就算想送医院恐怕也来不及,我现在只能用针灸的手法来为她治疗…” 张扬顿了顿,目光锁定了两入,“所以,待会儿,无论我做什么的时候,希望你们别来打扰我,有任何问题,等她醒了之后再说,做得到吗?” “你怎么知道她中这种毒?”林音狐疑地问道。 张扬看了她一眼,从马甲的内口袋里把银针拿了出来,淡淡地说道:“因为我是女娲集团的老板…同时还是个针灸师…” “针灸师,你…”林音看到张扬拿出来的那一包明晃晃的银针,瞪大了眼眸子。 然后就看到张扬沉沉地吸了一口气,伸手,把刚刚才遮在南诗诗双峰上的衣服又拿掉了,露出她那对让入喷血的丰硕的雪白玉兔。 “o阿,你千什么?”林音和小雨瞬间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