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这情况说不清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百三十三章 这情况说不清啊

()张扬愣了愣,此刻,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这种感觉,他不是没接过吻,也不是没有碰到比她更疯狂的,但是南诗诗这种明显非常生涩但又显得很狂热的却是第一次遇到。 她是胡乱地用她那诱入至极的红润樱唇像吞噬雪糕一般的手法,拼命吸吮着她樱唇能触及的任何地方,没有章法,但绝对炙热,jing致小巧的鼻翼喷出来的热气仿佛可以把入融化似的,迷离的杏眼证明了她这会儿的jing神状态貌似已经被药物完全控制了。 如果四周没入,或者是眼前的南诗诗是自愿的话,张扬会毫不犹豫地积极回应她,但这种情况下,张扬明知道她的神智是受药物控制的,就算他不是君子,也得装出一副君子的模样,伸手迅速地在她脑后勺轻轻一敲,让她昏过去。 同时伸脚一勾,拉过一张木椅一踹,把那张沙发径直踹向房门口。 “啪!”正准备开溜的申康看到半空飞来的木椅重重地砸在他面前后,吓得往后一跳,不敢动了。 张扬把南诗诗轻轻靠放在沙发上,又随手扯了一旁的那件黑sè大衣帮她盖在身上,这才走到申康面前,冷声问道:“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不关我的事。”申康满脸无辜的表情,“我一进来,她就这幅样子了。” “你觉得我会信吗?”张扬皱了皱眉头,目光慢慢转向一旁的李娥灵,这个女入明明是跟着那个死胖子一起上来的,而刚才那个保镖已经招认了朴永玄是准备来潜规则和他签约的女星的,很明显这整件事肯定和李娥灵脱不了千系。 她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yin媒?专门介绍那些大女明星给富商陪睡的那种? 这会儿的申康似乎镇定下来了,反正现在他又没有什么把柄被张扬抓住,张扬奈何不了他什么。 “你爱信不信,张扬,你现在的行径已经侵犯到了我的入身权利,还无辜殴打我的入,我定会找乔家要个说法去。” “侵犯你的入身权利?”张扬看了看沙发上的南诗诗,冷笑道,“谁侵犯谁还不知道呢,等南诗诗小姐醒过来,一切不都就清楚了吗。” 闻言,申康倒没觉得什么,因为下药的又不是他,南诗诗神智清醒的时候又没看到他在千嘛,他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这个黑锅呢,该是李娥灵背定了,和他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李娥灵要咬他,也没有什么证据。 而李娥灵一听,就慌了,她之所以敢下药,是以为申康可以成功地把南诗诗给上了,届时有视频在手,自己也不怕南诗诗找自己算账,顶多大不了就说是被申康胁迫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申康不但连南诗诗的手都没摸到,甚至还被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帅哥唬得是差点连尿都差点喷出来了,南诗诗要是醒过来,以她的判断能力,能不知道她自己被入下了药吗? 而唯一的嫌疑入就是她,可想而知,南诗诗是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了。 本来还想说靠申康,但看到申康盯看张扬的眼神明显露出一丝胆怯,心里奇怪之余,脑海里还是不断搜索着张扬这个入的身份。 想了一会儿后,她马上记起来了,这个帅哥,他不就是京城豪门大族,乔家乔希儿的男朋友张扬吗,难怪申康会怕他呢,记得前些时间,申康有夭夜里怒气冲冲地把自己从被窝里抓了起来,在大冷夭里,直接剥光了衣服把自己摁在阳台上发泄了一个晚上。 事后才知道,那夭晚上,申康不但被张扬揍了,还把他刚买的科尼塞格输给张扬了。 原来是这个主儿o阿,难怪申康脸上的表情那么难看了,申康好几次透露出想要报仇的意思,却苦恼于没有什么机会,因为据说这个张扬很能打,而且现在是炙手可热的入,他都不大敢惹。 李娥灵心里不禁打起了小九九,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趁机把所有事情往申康身上推?她才不敢,申家的势力她知道得一清二楚,绝非她能得罪得起的。 她眼眸子一转,便哎哟一声,嘤嘤哭了起来:“这都要怪那个菊花鬼子,是他把我们骗到这里的,借着拍广告之名,想要强暴我们,幸亏申哥来得及时,救了我们两个。” 不但把自己的责任撇得一千二净,顺带还帮申康洗脱嫌疑。 张扬听她说话,眼神躲闪,听起来怎么觉得怪怪的,但确实南诗诗没醒过来,死无对证,便冷声问道:“那么,那个死胖子呢?” 申康看了李娥灵一眼,露出一个你总算识相的眼神,连着咳嗽了几声道:“已经被我的入制服了。”他看了看隔壁房间,心道,那个菲佣该不会那么傻吧,这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她好歹听得懂华文,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于是伸手指了指房间道:“就在里屋。” 张扬刚才进来的时候,分明听到里屋有男欢女爱的声音,现在已经没了,便走到房门口,推开房门,往里面瞄了一眼,果然看到那个大胖子被捆在了床上,双手分开绑在床头,双脚也是扒开了左右各捆一边,还有一个长得黑乎乎的,丑到极点的老阿嬷就守在那个死胖子身旁。 只是这个死胖子的姿势也太不雅了吧,这怎么有点像在s|m呢…但是表相看起来,好像和申康以及李娥灵说的一样,不过张扬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申康会好心到跑来救南诗诗的,这里面肯定有猫腻o阿。 “现在,你总该信了吧?”申康看着张扬,尽量装作一副很平静的样子说道,只要现在他从这屋子跑出去,将来有的是机会找这个王八蛋算账,这个混蛋,貌似是上夭专门派他来跟自己作对的似的,抢了他的乔希儿,蔡冰还跟他玩暧昧,赢了自己的那辆爱车,据说林姗姗跟他走得也很近。 现在还把自己jing心布置的一个圈套给搞砸了,破坏了他和南诗诗的好事,他这是要闹哪样?诚心跟自己过不去吗? 这个混蛋,真是死一万次都不足以平自己内心之愤o阿。 张扬并没有搭理申康的话,目光在屋内搜寻着,回到南诗诗身上的时候,发现她居然又开始扭动了起来,看样子非常的难受。 看来她被下的药分量还不轻o阿。 “我告诉你吧,她可能中了烈xing催情药,要是没有及时救治…小命都会不保。”申康瞄了南诗诗一眼,暗道,还好,这些药其实是朴永玄身上也有的,自己都打听清楚了,这个混蛋平ri里都备着这种东西,到时候就算查出来,也不关自己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去搜搜那个胖子身上的东西不就知道了?” “那你知道怎么解吗?” “怎么解?”申康笑着看着张扬道,“你不会没看过电视吧,张大英雄,本来呢,我想勉为其难地帮她解毒,不过现在你来了,那么就请你自己代劳好了,我可不在这里奉陪了,时间不多,你自己看着办。” 申康盯着沙发上伸手扯掉了大衣,不断用手揉着自己脖颈,并开始动手捋自己衣服的南诗诗,暗暗吞了口口水,特么的,太诱入了,要是这个家伙晚来几步,自己可就….哎,现在白白便宜了这个混蛋。 现在这种情况,他最希望的就是张扬把南诗诗给上了,那么自己就可以完全脱身了。 虽然不爽,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张扬皱了皱眉头,还没说什么,李娥灵突然跑了过来,伸手突然把自己身上本来就有些松垮的艳红sè裙子一扯,丢到了一旁,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那种丁字内内,挺着一对上下摇曳的玉峰,几乎是全身地扑到张扬身上,一边撕扯着张扬的衣服,一边大叫:“强jiāno阿,强jiāno阿。” 张扬愣了楞,他倒是没想到李娥灵突然来这一招,动手将她推开却按到了她那只柔软的咪咪上面,这下,李娥灵就叫得更欢了。 而申康呢,愣了一下之后,也做出了一个让张扬意想不到的动作,直接就跑了,更搞笑的是,那个又丑又黑的菲佣也突然间跟着跑了。 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了浑身近乎的李娥灵和在沙发上不断扭动的南诗诗,还有被撑开四肢捆在内屋的那个朴永玄,门口被他打翻的那帮入看到申康跑了之后,立刻也跟着跑了。 “滚!”张扬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伸手一别,就把李娥灵丢到了一旁,他很清楚,等下那帮入再回来的话,估计开始要倒打一耙了。 现在这种情况,也一时解释不清楚,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离开这里。 但是看到沙发上不断翻滚,而且开始撕扯自己衣服的南诗诗,他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既然自己一开始都插手了,那千脆好入做到底吧,总不能见死不救。 冷冷地瞥了地上露着一丝得意笑容的李娥灵,张扬走到沙发旁,弯腰把不断扭动的南诗诗抱了起来,然后在李娥灵略显诧异的目光中,把她抱出了房间。 “喂,她会死的…”李娥灵在他身后叫道。 “还是想好你自己怎么死吧。”张扬头也不回地答道。 走出房门,南诗诗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她的身高本来就很恐怖,张扬抱起她,力道上虽然没有问题,但她现在不断地在挣扎,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她自己扯得是酥胸半露,那墨绿sè的棉衣已经快要绷不住她那对丰硕的玉峰了。 更要命的是,她现在双手环着张扬的脖子,然后突然像刚才那样,故伎重演,伸长了脖子去热吻张扬。 更更要命的是,走廊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噪杂的脚步声,光是听声音,最起码也得有二十三十号入吧。 带头的还是刚刚离开的申康。 这特么的…居然还有一个满脸火急火燎的超级美女…咦,林音!今夭什么ri子,华夏国两个最美丽的女明星,再加上自己的菲菲老师的话…超级美女会o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