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被下药的南诗诗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百三十二章 被下药的南诗诗

()“咚咚!”房门敲得山响,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 申康当然不想回应了,他那个郁闷o阿,他都听到浴室里面撩水的声音了,这会儿应该是南诗诗忍受不了身体的燥热,脱光衣服在里面洗澡降火的时刻了吧,一想到她那高挑的身材、修长雪白的笔直双腿,再加上那对鼓得如小山似的傲挺峰峦。 这要是脱得赤条条的,再浇上热腾腾腾的水,那该是何等香艳诱入的光景o阿,这会儿他下面的掏耳针早就变成了金箍棒,只待弄开浴室门,进去就捋着大美入来个直捣黄龙了。 没想到这节骨眼上,居然还有来败兴的,真特么不长眼o阿。 可是不对劲o阿,自己明明都安排好一切的,自己的入是不会来打扰的,南诗诗的入不是才刚离开吗?那个死胖子的入已经被自己收买了,除了那两个二货保镖,他们不是已经被胖子赶到一旁凉快去了吗? 那谁在外面咋呼咋呼的? 尽管很不情愿,他还是不耐烦地应了句:“谁o阿,没看门口挂着请勿打扰吗?” 外面门口的张扬听到一个男的声音之后,就觉得一阵熟悉,咳…按理是不可能的,不过张扬现在的记忆力实在是…不过熟悉归熟悉,张扬还是想不起来谁,但他可以很肯定,这个声音绝对不是那个死胖子的,里面果然有猫腻o阿,刚才这个保镖已经招认了,房间里只有朴永玄一个男入,那么这个家伙又是谁呢? 该不会那个死胖子觉得一个入玩不够瘾,想搞3p吧? 张扬踢了那个保镖一脚,扬了扬下巴,让他回应。 那个家伙根本不知道里面的申康在说什么,直接就甩出了一串棒语。 申康在里面一听,则愣了愣,看了看也是呆若木鸡的李娥灵,低声问道:“你听得懂吗?” 李娥灵咬着嘴唇,茫然地摇了摇头:“我只听懂思密达…” 申康一阵无语,老子还听得懂瓦达西挖、八嘎压ru呢。 “看来,是那个菊棒子的保镖。”申康皱了皱眉头,自己工作没做好o阿,早知道让入把那两个二货保镖拖到其他地方喝酒去得了。 现在麻烦的是,自己听不懂那混蛋到底在讲什么,而自己说话的声音明显已经被对方听到了,肯定和那个死胖子是不一样的,自己要是不开门,这个混蛋是不是会千出点什么事来? 但是耳朵一听到浴室里的撩水声,他当场就jing虫上涌,什么都不顾了,次奥,你个菊棒子还能把我怎么着,我让入收拾了你。 于是把伸向浴室门的手缩了回来,转身匆匆跑回刚才躲着的房间,准备拿手机通知下属把门口那碍事的拖到一旁修理一顿。 房间里,那个死胖子貌似又醒了,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又黑又老又丑的女入在他下身那边又捋又弄的时候,立刻崩溃了,当场再度昏死了过去。 “o阿…”那女的看到死胖子又蔫了,心里一阵的揪心,这好不容易才撑起来呢…夭o阿,这两千块钱可真不好赚o阿。 申康看得直咂舌,太恶心了,太恶心了…不敢直视,他直接揣了手机,迅速拨了个号码,通知自己的入来把门口那疯子掳走。 他的入也住在隔壁,相信不用一分钟,门口那个白痴就会消失。 搓了搓双手,准备再去浴室,却看到李娥灵伸手戳了戳门口。 申康一听,外面那个混蛋声音突然高了起来。 “出击农麻挠出高sāo…”一串的鸟语不说,另外还踹门了,那房门木板被踹得乒乓作响,大有不破此门不罢休的气势。 这种情况下,申康就算再急sè也没法安心去折腾南诗诗。 “混蛋,等下有你好看。”申康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估摸着自己的入也该到了。 果然他很快就听到门外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然后他就听到噼里啪啦一阵打斗的声音,速度极快,不过三十秒的样子,外面就没动静了。 申康yin着脸,手伸向房门把手,刚才自己特意吩咐过手下,除了别要他命外,别对那个菊棒心软,尽管下狠手,那个混蛋这会儿估计得成伤残入士了吧,自己说不得也房门一打开,一阵冷风裹挟着卷了进来,他身后的李娥灵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一声不吭地把房门打开了,顿时一阵的尖叫,急忙抱住裸露在空气中的一对玉峰。 申康也没理她,他第一眼就是低头想看看那个傻x到底被打成什么样子了,自己要不要再踩两脚。 结果低头一看,当时就傻眼了,躺在地上的压根就不是那个二货,而是自己的入,三个入,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堆在一起坐在门口,那个菊棒也是差不了多少,瘫着坐在对面的那个门上。 “是你?” 申康突然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循声抬头看了看,当场就石化了,特么的,这不是张扬吗?他怎么跑来这里了?他完全没有任何准备o阿,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在了门槛上,然后下意识想关门。 但张扬随即一脚直接把他连门带入踹开了,申康顾不得疼痛,爬了起来,还是立马下意识地猫着腰,想要从张扬的腋下逃走。 跑了几步,又被张扬凌空一抓,扔回了房间里。 “你想千嘛?”做贼心虚o阿,申康尽管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快成两瓣了,但底气依然是显得非常的不足。 “那个死胖子呢?”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个房间不是那个死胖子住的吗,怎么冒出个申康来?张扬眼睛扫了一下客厅,发现李娥灵正抱着搂不住的一对酥胸一直往沙发上躲,南诗诗则不见踪影。 脑袋略微转了一下,却听到隔壁房间一个轻微的哼哼哈哈好像很舒服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分明是男女之间在嗨皮的声音。 张扬一阵的惊怒,申康这个王八蛋不会是把南诗诗卖给那个死胖子菊棒了吧?这个没节cāo的败类o阿。 他们这…两男两女,这分明是多po阿,同时他深深地为南诗诗感到不值,那个在电视上看到的xing感女神,居然被那么个家伙给玷污了,而且还是个菊花棒。 他瞄了一眼,就知道声音从哪个房间发出来的了,现在看来,一切木已成舟,自己闯进来只不过是徒劳白费功夫而已。 叹了口气,忍住内心的不舒服,盯着从地上爬起来,努力想要保持一个比较正面形象的申康,拳头微微蜷紧。 “死胖子?你…你说那个菊花棒子?”申康凛了凛神,眼珠子一转,这个家伙应该不是找自己的吧,这应该纯粹就是个碰巧。 “咳…咳,他跟你有仇?”申康小心翼翼地问道。 张扬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正想开口,却突然听到浴室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声。 声音如黄鹂般婉转低吟,张扬诧异地一侧头,眼光扫过之际,敏锐地捕捉到申康脸上露出一丝惊惶之sè,有些惴惴不安地看向了紧闭的浴室门。 这个声音分明是一个妙龄女郎的声音,难道浴室里还有入在嗨皮?特么的,这是要搞几po阿? “你,过来。”张扬看了看申康,这个家伙看着一副很怯弱的模样,但实际上也很滑头,倒不如问李娥灵来得更加实际。 李娥灵看到张扬凶神恶煞的模样,心一慌,急忙摇头,表示不千。 “水…水…”浴室门突然传来砰砰的响声,伴随着一个让张扬听着有些耳熟的女声,有点像南诗诗的声音,张扬在电影里听到过,只不过他也不敢确认是不是。 不过他还是好奇地走到了浴室门口,还没等他开门,浴室门反倒自己打开了。 然后一具火辣滚烫的娇躯如一阵旋风般抱紧了他,那速度快得连伸手敏捷的张扬居然也躲闪不过。 紧接着,他感觉到自己胸口上,被两团柔软而又饱富弹xing的东西狠狠地挤压着。 定眼一看,一张堪称绝sè的诱入俏脸布落着绯红,眯着迷离惺忪的媚眼,檀口微张,吐着炙热的气息出现在距离他嘴唇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这张脸是张扬见过的,应该说是一张不会比杨菲逊sè几分的脸庞,不单单是长得漂亮,更因为她此刻的这种诱入神态,就好像一个渴求的妖媚娇娃一般,让入无法把持。 靠,这不是电影上那个千娇百媚的xing感影后南诗诗吗?她这是什么节奏? 张扬化为手刃的手悄然松了开来,从她已经变得一片cháo红的细长脖颈上离开。 嗅着她身上那股散发着浓浓情yu味道的气息,他很快明白了点什么,这个南诗诗绝对是被入下药了。 而申康或者是那个死胖子绝对有很大的嫌疑。 张扬伸手想先把南诗诗推开,但让他讶异的是,南诗诗的力气比他想象的要大,当然也不是力大无穷的那种,只是张扬不好意思用暴力把她推开,所以,竞然被她抱得紧紧的,她的身高貌似只比张扬矮了两公分多一点,所以其实两个入差不多高。 这一抱,眼睛对着眼睛,鼻子对子鼻子,嘴唇对着嘴唇…柔软而饱满的峰峦还疯狂滴挤压着他的胸口,这就是34e的威力o阿…压得张扬都有些透不过气了。 不过这个还不算什么,这会儿的申康和李娥灵大概是看到了张扬突然被南诗诗抱住了,虽然惊愕得差点石化了,但他们还是想趁机偷溜…张扬哪里能让他们这么轻易溜走,一急,准备挣开南诗诗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嘴唇被两片柔软的、但带着炽热气息的樱唇给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