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这娃儿太倒霉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百一十一章 这娃儿太倒霉了

()手机里面未接电话倒是没有,短信倒是有一个,不是露露她们的,而是杨菲的。 露露和乔希儿自己张扬已经和她们打了声招呼,所以她们没有信息倒是正常,而杨菲是在半个小时前给他发的短信。 好吧,半个小时前,自己正在浴室里和杨静“搓澡”呢。 他急忙点开信息内容,上面信息量不大,或者说简直太少,区区四个字。 “暂时没事。” 怎么个没事法,没有提,什么暂时没事也没说。 张扬看了看身旁甜甜睡去的杨静一眼,轻轻地把自己的臂弯从她那张扬粉里透红的俏脸上偷偷挪了出来,然后蹑手蹑脚地下了床,随便取了睡袍裹住身躯,回头再看看杨静,发现她依然沉沉睡着之后,便轻轻拉开房门,走到浴室里,带上了浴室门。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不知道这会儿杨菲睡着了没有,但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她拨了个电话。 他倒不是担心她那边事情还没摆平,就算没摆平他也不怕,反正这会儿杨静在自己身旁,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没办法把她从自己身旁拽走。 他担心的是杨菲现在自己一个人,到底是回了别墅呢还是继续呆在杨家,她是那种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的绝sè女神,张扬就不信,那个司源就没有那种想法,尤其是杨静不在的时候。 万一那个家伙又看上杨菲,那令人无语了。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杨菲才接了起来。 还没等她开口,张扬便着急地问道:“菲菲老师,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边传来了杨菲淡淡的笑声:“我还以为你第一句话会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呢。” 张扬讪讪的笑道:“咳…咳。你就别调我胃口了,你不说的话,我就查你信号了哈。” “你呢?”杨菲依旧不紧不慢的样子,那样子压根就没想把张扬的威胁放在心上。 “我…”张扬看了看浴室门,嘴巴张了张,一阵无语,心道,总不能说自己刚刚和你姐大战了几百回合,这会儿正在酒店里吧。 “我和静姐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想了想。张扬含糊其辞地答道。 “安全的地方?”杨菲笑了笑,“怎么搞得像特务接头似的,你们不会是在酒店吧?” “咳…咳…你还真的说对了。”张扬想了想,如果杨菲已经回到了别墅,那么她肯定是知道自己和杨静并没有回别墅的。 张扬不想让她认为自己在说谎。只好老实承认了。 “噢!”杨菲淡淡地应了一声,并没有继续追问什么,“我已经按之前说好的,说杨静今天恐怕要在集团总部加班,没法回来…另外,司源也回酒店了,所以暂时不会有什么事。” 张扬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司源既然回了酒店,那至少自己对杨菲的担心会稍微减少了一些,不过他依然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那你现在在哪里?” “回家了,你说我能在哪里。” 张扬伸手挠了挠头,回家了,这话什么意思。回自己那呢,还是回她那个家呢?到底哪个家?这不是等于白问了吗? “这个…你说回家。你不是还在家里吗?” “别墅,笨蛋。”杨菲有些气恼地说道。 张扬更汗了,杨家也是别墅啊,“这个…是回到我们别墅吗?” “是啦,好了,困了,明天再和你细说…”杨菲估计也是察觉出自己的回答有问题了,把电话直接掐了。 张扬呢,反应过来之后,那个乐啊,手舞足蹈的,一脚踩滑,一下子摔在了泡沫还没清洗干净的浴室地板上,差点没把屁股摔肿了。 但他很快爬了起来,虽然痛,心里却高兴得不得了。 杨菲的话里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她已经把别墅当成了她自己的家,换句话说,她以后一定会跟着自己了,太幸福了,哇哈哈。 咦…手机呢!张扬盯着掉在地上分成两半的“爱疯”,一阵无语,不是说爱疯耐摔吗?靠!手忙脚乱组装起来,还好,居然勉强还能用,看来刚才还没沾到水。 打开浴室门,迎面就看到杨静揉着眼睛,胡乱地裹着睡袍,一脸迷糊地站在门口,看了看一身狼狈的张扬,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 “咳…上个厕所,不小心摔倒了。”想不到居然还惊动了杨静,张扬心里浮起一丝歉意。 杨静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张扬几眼:“有没有事啊?” “没事…”张扬揉了揉屁股,真特么疼啊。 杨静狐疑多瞄了几眼,发现真没事之后,这才又打着哈欠,踩着拖鞋慢慢地爬回了床上,倒头又睡了… “静姐,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夜宵。”摔了一跤,反倒把张扬的困意给摔没了,肚子一摸,才发现自己有些饿了,想来也是,从中午上飞机开始,一直到现在,就吃过一顿饭,而这顿饭,本来想在旋转餐厅想好好享用的,结果嘴巴倒是没享受到,下面的兄弟倒是享受到了。 现在真叫那个饿啊! 自己如此,杨静大概也是差不多吧,所以张扬就想着要不要去帮她弄些夜宵。 杨静则在那迷迷糊糊地应了句:“不用了,那么晚了…” 然后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静姐,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再给我打电话。”张扬想了想,还是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他记得皇禧酒店附近有好几家酒吧,而酒吧附近就有不少开到凌晨四五点的夜宵店。 此刻已经是夜深人静,虽然过道依然灯火通明,不过一路都是静悄悄的。 但张扬走过拐角的时候,却发现临着拐角位置的一个房间,传来了一阵争吵声,从声音上辨别。屋里人还真不少,而且隐隐地听到什么你玩了我老婆什么之类的话,好像是有人在偷情,被人在这里抓jiān了。 本来张扬也懒得管这种破事的,但让他觉得有些意外的是,其中有个男的声音,他一下子就听了出来了。 竟然是司源的声音,这让他禁不住停下了脚步,驻足在门外倾听了起来。 听了一会儿。他立马就听出来了。 大概的意思,是司源在酒吧里喝闷酒,然后有两个漂亮的妹子主动勾引他,随后三人就回到了酒店双飞。 结果爽到一半的时候,两个彪形大汉破门而入。说司源偷他们老婆。 要让司源拿出二十万块来私了。 司源身上没有带那么多的现金,那些人就要让他把身上的名表手机,名贵的项链戒指什么的通通交出来。 张扬听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这个家伙遇到仙人跳了。 皇禧可是梅宁静月区唯一六星级酒店,能够住在里面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贵。所以选择这边的客人下手,自然是大有油水可捞。 但反过来说,在这种六星级酒店,他们都敢来闹事。这帮人的背景恐怕也是不一般啊,先不说别的,如果酒店里没有他们的内应,他们能开得了房门吗? 房间内的争执越来越大声。声音渐渐大起来的是那两个彪形大汉,看样子他们已经看出了司源身份不一般。所以刚才还是二十万,现在已经提升到了五十万的价码。 张扬在门口听得一脸无语,这帮混蛋,这比抢劫还狠啊。 不过他记得司源好像是有一些功底的,但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能不能对付得了这两个彪形大汉。 接着门缝往里面看进去,张扬发现基本上司源是没有什么反抗余地了,因为这会儿他显然是光溜溜地被抓在被子里,两个女的一个只带着一副罩罩和一条内内坐在床边假装哭泣,好像还在护着司源,另外一个则已经穿好衣服在一旁冷眼旁观。 张扬有些同情司源这个家伙了,他今天未免也太倒霉了,先是在杨家碰了一鼻子灰,接着来到酒店,估计是心情不好就去酒吧喝了点酒,然后就被整了个仙人跳。 这运气是该有多背才会这样呢。 不过说到底,自己还是要负一定责任的,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这个可怜的家伙也不至于如此。 “臭小子,快点把银行卡密码告诉我们,否则的话,马上抓你到派出所,我告诉你,派出所就有老子的熟人,你们这些有钱人,玩别人老婆的时候爽歪歪的,现在让你掏出点钱来,还唧唧歪歪的,看样子,要先好好教训你一顿才行啊。” 一个壮汉,捋起了胳膊肘上的黑sè紧身衣,露出粗壮的胳膊肘,看样子真的是要动手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心里忐忑着要不要进去帮忙的时候,那个只穿着罩罩的女的却站了起来,拦住了那个壮汉。 “算了,你们不就是求财吗,至于这样吗?” “次奥,sāo娘们,你还窝里反了啊,滚边去。”那个壮汉一把就把那个女的推开老远,然后一拳就砸向了司源。 司源毕竟是练过的,一下子就抱着被子一躲,闪过了这一拳,但另外一个壮汉看到他敢反抗,立刻也是挥舞着一根棍子冲了上去,与此同时,卫生间,突然也跑出了个抄着匕首的壮汉,看来,人来的还不少啊。 地上被甩开的女人则叫了一声,拖住了那个拿棍子的大腿,一边冲着司源喊道:“你赶紧跑啊。” “靠,死八婆,找死啊。”那个拿棍子的一棍子就要砸向那个女人。 “住手!”蒙住头的司源把脑袋露了出来,“你们要五十万是吧?” “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子才认栽未免太晚了,现在嘛,我们要一百万了,还有你银行卡上密码的钱,对了,还有我们手上已经拍下了视频,这个视频的价码嘛…” 闻言,司源眉头不由一阵的狂皱,一百万他是可以给,但是银行卡密码一旦告诉给了这几个人,到时候不知道是他们会吓一跳呢,还是自己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因为里面的金额,最少的那张就有三千多万,多的那张里面有两亿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