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你还嫩着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五十章 你还嫩着

前水街道派出所,张扬此刻面对着四周黑黝黝的墙面,心里的愤怒难以言表,他没想到因为这么件事情,现在居然被像犯人一眼囚禁在这审讯室里。 此刻他身上,除了一身衣服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东西,钱包和破烂手机已经被没收,那个叫刘栋的年轻jing察在拿走他手机的时候甚至还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 但这一切张扬都觉得无关紧要,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还好好的,但乔希儿现在到底怎么样他就不清楚了,而这正好是他最为担心的,进来之前他就觉得那个刘栋对乔希儿似乎有所觊觎,如果他趁机欺负乔希儿并不是没有可能。 早知道,就不该听那个老jing察的话,乖乖地跟着他们进了这派出所。 正懊恼着,紧闭的铁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刘栋带着两名近乎全副武装的协jing走了进来。 看到张扬端坐在桌子前,刘栋冷笑了一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走到张扬身旁说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们说?” “什么意思?”张扬装得一脸糊涂地问道。 “什么意思?”刘栋从腰间取出一副手铐,伸手指着张扬的额头又指着手上的手铐,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你想怎么样?”张扬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何这样一直针对自己,但如果说是没有原因是不可能的。 “想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刘栋晃了晃手里的手铐,说道,“按规定,刑事犯罪嫌疑人是必须带手铐的。” “刑事犯罪?这招未免太嫩了吧?”张扬看了看刘栋身后那两个手拿着电棍的协jing,叹了口气,盯着刘栋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什么这么做,我这是依法办事。” “哼,依法办事?恐怕是受人之托吧?” 刘栋看着张扬突然略显凌厉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闪躲了一下,讪讪地答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朝身后的两名协jing努了努嘴,道:“给他上铐!” 张扬再度看了他一眼,最终放弃了想要把他们三个人制服的想法,很显然,如果不出他意料的话,刘栋甚至已经在门外布置了另外一些人,只要他胆敢有所异动,他们势必名正言顺的对付自己。 两名协jing把张扬锁在审讯室的角落里,看到张扬已经失去反抗能力后,刘栋乐了,挥手让两名协jing出去。 接着慢慢走到张扬身旁,和张扬保持一个安全距离后,轻声笑道:“张扬,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没等刘栋说出来,张扬便瞟了他一眼,打断他的话说:“白亮峰?” “呃…”刘栋愣了愣,遂点头答道:“不错,既然你自己都知道了,也省得我多浪费一番口水,而且你不怕得罪人的话,想必再受些皮肉之苦也没什么吧?” 张扬皱了皱眉头,看到刘栋脸上不怀好意的表情,心里开始后悔刚才那么顺从的带上了手铐:“不管你们想做什么,不过我送你一句话,你们送给我的,势必双倍奉还。” “哈哈,很有个xing,都到这种田地了还放刁,既然这样,那我不妨告诉你好了。”刘栋回头看了看审讯室里的监控录像头,又返回来看着张扬说道,“知道什么叫梦魇吗?” 不等张扬回答,他便自顾笑着道:“就是一种类似鸦片的致幻剂,注shè进去之后,让你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何对付你呢?我想想哈。” 他看了看张扬,发现后者脸上似乎并没有出现害怕的表情,心里失落之余,忍不住把计划全盘托出:“首先呢,会有足够剂量的梦魇注shè进入你的体中,以后你就会发现你会深深爱上这东西,其次,这东西会给人带来至少半小时的迷失自我,半小时过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张抢劫、贩毒、聚众闹事,参加黑社会的口供中画上押。” “再之后呢,不用我多说,一名名牌大学毕业生沦落为贩毒、抢劫…” 张扬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眼角微微露出的那丝凶狠的目光,心里顿时一股无名的怒火在胸口慢慢地积蓄。 刘栋看了看,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一缩。 派出所二楼办公室,此刻依旧灯火通明,三级jing督韩念卿正靠在窗台撰写着今天的报告,十六年前他由一名退伍老兵转业,由此慢慢熬到了今天,虽然职务上没有多大变化,但工作经验上绝对是全所最为丰富的。 尽管超出下班时间很长,但他仍然没有半分要离开岗位下班的意思,此刻正用单个的手指头一个字一个字敲打在他有些陌生的键盘上,往电脑里输资料。 “老韩啊,还没下班?” 韩念卿正聚jing会神的时候,耳旁突然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派出所副所长张雷添,后者笑容可掬的模样摸着包中华烟,抽出一根,递了给他。 韩念卿想了想,客气地挡了回去,淡淡地笑道:“是张副所长啊,你怎么也没下班呢?” “嘿,今天所里任务多啊,没办法。”张雷添假装不经意般扫了韩念卿的电脑屏幕一眼,眉头微微一皱,说道,“老韩,你好像在做笔录?” 韩念卿顺着张雷添的眼神瞄了电脑屏幕一言,笑着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我只不过是怕自己以后老了记不起事了,所以就把我每天经历过的任何一件事情忠实地记录下来,等退休之后可以成为一种回忆。” “咳…咳,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张雷添看了看韩念卿一眼,干笑着说道,“怎么今天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记录到上面去呢?” 张雷添发现韩念卿竟然把今天出jing后的事情一无巨细地记录在上面,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现在他和刘栋正准备对张扬使yin的,可要是让这老家伙把事情经过记录下来,传了出去,这还了得。 韩念卿回头古怪地看了张雷添一眼,淡淡地说道:“怎么能是小事呢,小刘违反枪支使用规定,导致配枪被夺,这是大事,那个张扬身手罕见的厉害,我觉得他身份古怪,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根据我对周围群众的了解,那个张扬似乎是见义勇为,帮助一个被打的老者,问题是那个老者现在在哪里?这整件事看起来挺复杂的。” 看到张雷添脸上表情如同面条一般,韩念卿耸了耸肩,又问道:“对了,那小刘不是在录口供吗,不知道录得怎么样了?” “咳…咳,老韩。”张雷添有些讪讪地把烟插了回去,看了韩念卿一眼,淡淡地说道,“这事情似乎不是你该管的吧?” “张副所长这是什么话,今天我也出了jing,当然有资格过问。” “呵呵,这样,我让小刘事后把口供送一份过来给你行吗?”张雷添点了根烟,然后把烟盒放入口袋,挥了挥手说道,“就这样了,没事的话,你不妨去支援一下高所长。” 说完,张雷添便拖着步子朝门口走去,他之所以愿意来和韩念卿聊几句,一则韩念卿在所里也算元老,jing衔甚至比他还高,二则想要看看这老顽固这么晚了在干什么,没想到居然是把今天的事情给记录下来了。 看来,明天是得让人在他电脑上做做手脚了,免得捅出漏子来。 “等一下。” 就在他抬脚要跨出门槛的时候,韩念卿突然淡淡地冒出了一句:“张副所长,刚刚我看到小刘跑去库房弄了三支梦魇,不知道要用来干什么?” 闻言,张雷添的脚步不由一滞,差点吓尿出来,而同时双目不由地露出一丝凌厉。 谢谢【风亦若】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