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大会要开始,主角在哪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十九章 大会要开始,主角在哪里

“什么意思?”白亮峰心里突地一下,半信半疑,这消息就像突然有人打电话告诉你你中一等奖了一样,谁知道是不是骗子。 “嘿嘿,你可能还不知道,傍晚的时候你们白氏集团保安部何部长让人打电话报jing,说是有人到你们公司门口闹事,我和张雷添所长到了现场一看,发现那个张扬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把你们公司五个保安打得叫那个惨啊,于是我…” “等等。”他话没说完,白亮峰打断了他,“你说张扬跑到我们登元大厦闹事去了?还带着个漂亮的女孩子?” 漂亮女孩子,大概就是许丹露吧,白亮峰一想到许丹露那曼妙火辣的雪白身躯,现在大概已经成了张扬的享受之物,心里不禁一阵火大,王八蛋,自己碰都没碰过,怎么就便宜了那个穷小子,凭什么啊。 “嗯,不过话说回来,峰哥,你们公司的保安也太不济事了,十几个人打一个,被人家放倒五个,还拿着电棍砍刀呢,说出去都丢人,是时候该把那些酒囊饭袋交换一批了。” 白亮峰听了,心里直犯抽,那张扬身手厉害,看来还真不是阿狗瞎说的,老头子公司的保安他略知一二,都是从职业保安学校出来的,多多少少学了些皮毛功夫,普通人对上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可如果按刘栋的说法,十几个对张扬一个,还被他干倒五个,这…这他妈张扬已经不属于人类了。 “刘jing官,那你说说,怎么个整治法?” “很简单。”电话那头的刘栋发出一串低沉的yin笑,“你只要让你们公司的人指证张扬是黑社会分子,我这边再和张所努力一下,够得上刑事犯罪了,这只要一落案,他的人生挡案上就是一个污点,以后谁敢用他。” 白亮峰听完,沉默了一会儿,刘栋说的,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而且最好能让张扬吃上免费的牢狱饭,只是,刘栋说的能实现吗? 他心里表示怀疑,先前他和老头子提过张扬的事情,结果老头子对他的事情似乎并不感兴趣,反而还要他这段时间稍微的收敛一点,以免影响白氏和梅大的合作。 所以现在如果把这事告诉他,他会帮自己吗?白亮峰不敢确定。 但很明显,这次机会难得。 斟酌在三,白亮峰果断地回复了刘栋:“好,刘jing官,这事要是办成了,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你需要什么人证物证,我让人去准备。” “那我等你好消息。” 挂了电话,白亮峰便打电话问了公司保安部何部长,确定了刘栋所言非虚之后,心里不由大喜,立刻要求何部长全力配合前水街道派出所。 “张扬,这次你死定了。”他狠狠的一握拳头,双眸发出如野狼觅食一般的眼神。 应该说何部长这个人办事还挺有效率的,白亮峰电话一挂,他就立刻弄了些人,飞快赶往前水街道派出所,然后又把公司门口录像弄下来,摘头去尾做了一些处理后,也一起送到了派出所。 而前水街道派出所这边的效率更高,东西和人证一到手,他们便开始单独提审张扬。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负责审讯的刘栋把录像和证人一一展示之后,发现张扬压根就没正眼看他,恼怒之余,不由冷笑着看着张扬说道,“单凭这些东西,就足以证明你涉黑,非法拥有管制武器,如果被你打伤的保安伤情鉴定下来严重的话,最起码得关你一年半载的。” “这就是你们说的公正?”张扬看了看那被截得完全不成逻辑的录像,淡淡地说道,“说吧,白氏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了,让你们这么大费周章的。” 闻言,一直坐在旁边听审的副所长张雷添忍不住站了起来,走到张扬身旁,冷冷地开口jing告道:“张扬,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么多人证物证,就算你不承认,检察机关一样可以起诉你,到时候因为你态度恶劣,多吃上一两年牢饭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行啊,那就等检察机关在法院给我定罪好了。” “你!”张雷添举起拳头,想了想又放了下去,“张扬,看在我们还是本家的份上,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老老实实交代问题,这才是你的唯一出路,不要以为我们拿你没有办法。” 说完,朝刘栋使了个眼神,走出审讯室。 “这小子很棘手,怎么办?”张副所长盯着脸sè如同苦瓜一般无疑的刘栋,脸上的神sè并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现在连份口供都录不到,就算是做好了,没有张扬的签名,那就是没用,就算真能起诉张扬,他要是当庭否认少不得一番麻烦。 刘栋看了看张雷添,白嫩的脸上露出一丝狠厉之sè,压低了声道:“张头,高所长没在,不如给那小子来点刺激的,咋样?” “刺激的?”张雷添犹豫了一下,装作糊涂地责问道,“什么刺激的,国家严禁刑讯逼供你不知道吗。” “嘿,只要我们不说,谁会知道?” “你想怎么做?”张雷添眼珠子转了一下,轻声问道。 “现在地下酒吧流行一种致幻剂,叫梦魇,只要给那小子来上一针,我保管他什么字都签。” “这东西哪里搞?难不成现在去地下酒吧弄?” 刘栋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嘿嘿,张所,你忘了,前段时间刚缴获了一批,高所长不在,只要您点头,那东西少一点不会有问题的。” 闻言,张雷添不由皱了皱眉头,这要冒的风险太大了。 “张所,不会有问题的。”看到张雷添犹豫的样子,刘栋赶紧趁热打铁,“白氏的少东家肯定不会忘了咱们的好处的,再说白总裁和咱区里欧局关系那么铁,别忘了,他跟分管卫生系统的马副市长关系也很好,ri后只要高耀城一下,这前水街道所长的位置就是您的了。” “小子,少来给我打马虎眼,你是不是拿了白家的人好处了?”张雷添笑骂了刘栋一句,看了看审讯室的大门,又有些犹豫地说道,“别忘了,韩念卿也在,这老家伙浑身没有半点破绽,他要是知道了,哪里能罢休。” “这是个麻烦,不过我已经替您想好了,您随便找个借口把他糊弄出去,比如前水街有人打架什么之类的,让他出jing。” “聪明。”张雷添不由对着他竖起一根大拇指,“这样吧,给张扬打梦魇的事情就你来办了,韩念卿我去摆平。” “呃…这…” “去吧!别磨叽了。” 梅大,多功能会议大厅,此刻宾客满席,除了梅大一系列领导、专家和uicc十多人组成的专家团体之外,另外梅宁市的主要领导也到了,梅宁市常务副市长夏国青,副市长马伟天等人悉数到场,表明了国家对于龙裔工程的重视。 会议厅外,全国各大新闻媒体以及境外媒体长枪短炮都对着大礼堂门口,只等会议结束,便一拥而上采集最有价值的新闻。 会议大厅里,一干贵宾正交头接耳,热烈讨论着,再过十分钟,历史xing的一刻或许即将展开,人类将彻底告别癌症病魔缠绕的历史。 宾客们有的兴高采烈,有的充满期待,而作为这次研讨会的主角,梅大龙裔工程科研小组此刻却满脸惆怅地躲在会议室后面的休息室内。 他们没想到的是,原本的研讨会现在又被进一步升级了,变成了一个重大科研会议,还有一个专门的新闻发布会,这样一来,就意味着若是这次研讨会不能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的话,龙裔工程势必变成梅大、梅宁乃至整个华夏国、全世界的一个笑话。 而现在这个会议的最重要主角,张扬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上官宏教授的脸黑得像碳一样。 早在两个小时前,他就给乔希儿打了电话,那时候她还答应自己很快就会从火车站赶到学校,两小时过去了,非但人不见踪影,现在打电话也没人接了。 张扬的电话更是直接关机了,这不由让上官教授担忧了起来,他们俩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呢,难道是出了车祸? 但他们刚刚和交管部门联络过,但对方告知他们,从火车站到梅大这些路段并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交通事故。 “小乔不是这样的人啊,平ri里她都是电话不离手随叫随到的,那个张扬我问过他同学,虽然大大咧咧的点,也不至于不接电话啊,莫非他们是被人绑架了?”上官宏焦急地看着手表,随着时间越来越近,额头上都冒出一丝细细的汗珠来,这比他以往做任何的一项重大实验还要更加的紧张。 “或许,我们得请人帮忙了。”丁鹏山教授沉吟了一下,敲了敲桌子提醒道。 上官宏摇了摇头说道:“请人帮忙?他们失踪没超过24小时,公安局是不予立案的。” “不,老丁不是说报jing。”郑允泰看了看上官宏,说道,“你忘了夏副市长在外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