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抢枪啊,哥们你不要命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十八章 抢枪啊,哥们你不要命了

乔希儿看到张扬的眼神,好像是让她别说话了,她一委屈,皱起鼻子,气呼呼地瞥向张扬,问道:“怎么了?你不是很能打吗,把这帮崽子打一顿,我们赶紧走,他们等着呢。” 张扬还没回话,一旁的张jing官一听,乐了,这丫头百分百是从那种豪门家族里出来的啊,直接把他们叫做崽子了,还想打他们,袭jing,这得有多嚣张啊。 “臭丫头,你以为你是谁啊。”张jing官还没说话,刚才抢了乔希儿手机的那名协jing火了,直接伸手就要去揪乔希儿的t恤领口。 但他的手还没挨到衣料,就发现自己的手无法动弹了,一看,发现一旁的小白脸揪住他的手肘,像一只在半空中觅食的鹰隼一般,,死死地盯着他握:“哥们,别做得太过分了。” “太过分?我靠!”那协jing看到张扬竟然敢抓着他的胳膊肘,瞬间暴怒了,直接反手想要扇张扬一巴掌,结果手还没伸过去,张扬轻轻上前一步,在他双腿间一别,直接摔倒在地。 “妈的,你袭jing。”一看到那高个协jing被张扬轻易摔倒在地,旁边老早看张扬不爽的那名白嫩脸jing察立马把刚才塞回去的枪又掏了出来,但这回他失算了,枪刚上手,就被张扬直接抢了过去。 这一下,在场所有的人全都傻眼了,尤其是张jing官,整张脸都变绿了,抢枪,这已经不是单单袭jing的问题了,而是公然在挑战执法机关,当场可以直接击毙。 但问题是,这次出来,佩了枪的只有那个皮肤白嫩的jing察,而现在这唯一的一把枪,还是上了膛的枪居然被歹徒给抢了,这还得了。 “小伙子,你这是在犯罪你知道吗?”张jing官看到配枪已经到了张扬手上后,下意识地往人群后面躲,同时偷偷的朝边上几个同事使眼sè,叫支援啊! 张扬看了看手里的配枪,这东西电视上虽然经常看到,但他真心不怎么会用,而且枪已经上膛,打开了保险,如果再和他们打起来,随时有走火的可能。 但如果还给他们,这些人想干些什么出来就难说了,可以说从他一冲动抢枪开始,就是一条走不回头的路。 “别废话,你只要告诉我怎么把保险关上就好。” 张扬这么一说,几个jing察都愣了愣,这牲口不会用枪啊,那就好办了,但每个人才松了一口气,马上就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不会用枪,现在枪可是打开保险上了膛的,这丫的要是走火了该谁倒霉呢? “咳…小伙子,你把边上那个旋钮旋回来就可以了。”三名jing察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忙把配枪下保险的方法告诉了张扬。 张扬关掉保险,看了那个年纪稍大点的jing察一眼,说道:“枪我只能还给你,不过我不希望这把枪再指着我的头。” 说着张扬把上了保险的枪递还给看起来比较老的jing察,后者显然有些意外,接过去之后看了张jing官一眼,并没有把枪还给那个年轻的jing察,而是看着张扬劝道:“小伙子,看得出你并不想挑战我们执法系统,既然这样,希望你能跟我们回去,配合我们做一下调查。” 张扬看了乔希儿一眼心想,目前这种情况已经由不得自己了,于是点了点头道:“好,我愿意跟你们回去,不过这事情和这女孩子无关,希望你们不要为难她。” “跟她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张jing官看到局势又被自己控制住,重新走了出来,盯着张扬两人说道,“现在你袭jing,抢枪,已经上升到刑事犯罪的地步,你的朋友一样有嫌疑,必须和我们一起回去。” “你…”张扬冷冷地瞪了那张jing官一眼,后者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毕竟刚才张扬的厉害他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老韩!”张jing官看了看那个年纪比较大的jing察,说道,“把他们全部带回去。” 那个姓韩的老jing察看了看张jing官,看到后者坚定的眼神后,叹了口气,对着张扬说道:“这位小兄弟,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调查,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执法人员一定秉公处理。” 张扬看了看乔希儿,朝她点了点头,事已至此,看来不去躺派出所是不可能的了。 乔希儿的车暂时也被一起开到了月田区前水街街道派出所扣留。 派出所的人倒也敬业,两人进去后没多久就被安排录口供了。 帮张扬两人录口供的是那名白嫩皮肤的jing员,他对乔希儿态度还算不错,对张扬就不客气了,就好像是他杀父仇人似的。 “为什么要到白氏集团闹事,目的是什么,背后的主使人是谁?” 张扬一愣,这家伙摆明了公报私仇啊,把所有罪名都往他身上推,关键这些罪名完全是莫须有。 “首先,闹事的不是我,是登元大厦的保安!” “其次,我压根没做过的事情,哪里来的目的。” “最后,什么主使人,更是子虚乌有。” 年轻jing察翻脸了,霍地站了起来,一拍桌子:“放肆,你以为这是你家吗?知道我们的政策是什么吗?”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过现在已经过时了,你不知道新的法规吗?严禁刑讯逼供,而且你要证明我有问题的话,好像不应该是我自己举证吧?”张扬看他发怒,脸上一点慌乱都没有,淡淡地回答道,或许是这段时间以来,实力提升之后,心态也有些不一样了,换做是以前,被jing察这么一吼,早就吓尿了。 “你!”那年轻jing察看到这样,拳头攸地一紧,但突然想到张扬个人杀伤力似乎远远超过他,只得慢慢又把拳头摊开,冷笑着道,“好,既然你不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不过今天太晚了,你就先在所里呆上二十四小时吧。” “这个权利,我们还是有的。”年轻jing察冷笑着把记录本往桌子上一摔,走了出去。 张扬看了看乔希儿,后者脸sè难看得如同被霜冻的十二月苦菜瓜。 那年轻jing察走出门没多久,便找了个拐角处,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嘿,峰哥,是我,前水派出所刘栋啊。” “嗯…噢,我想起来了,是刘jing官啊,怎么了,有事?”白家别墅二楼,白亮峰正懒洋洋地躺在沙发的贵妃椅上,今天他接到父亲的电话,让他回家一趟,说是要等他开完会就带他去见见世面,这会儿狐疑地看了看来电显示,怎么都觉得这个号码挺陌生的。 “前段时间你开part的时候不是提到个人,叫张扬的?” “张扬?”白亮耳朵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翻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怎么了?” “嘿嘿,峰哥,我记得你当时很气愤地说,那个张扬得罪了你,你想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他一顿,现在这个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