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俺什么都没看到…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六十六章 俺什么都没看到…

“你忘了,你现在光溜溜的没穿衣服吗?”张扬用嘴形小心翼翼地回应她,然后伸手又戳了戳淋浴房外的颜曦晨,提醒她道:“让她帮你带衣服啊。” “哎呀…”林姗姗一拍脑袋,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条呢。 随即透过那条开启的小缝隙,往外看了看。 张扬发现,这会儿,颜曦晨正揪着睡裙下摆往上捋,紧接着一具白生生的粉滑袒露了出来,她上身居然是真空的。 那对在张扬认识的美女当中,足以排到前五的丰硕玉峰,随着她脱衣的动作,禁不住颤巍巍地上下摇曳了起来,带着顶端嫣红的蓓蕾一阵颤动。 极品啊,张扬使劲地咽了一口口水。 林姗姗不经意地看了张扬一眼,发现了他的眼神之后,忍不住伸手捅了一下他的腰肢…你个大sè狼。 就在颜曦晨又顺手把白sè内内褪到膝盖处时,露出她神秘部位的诱人风光时,张扬急忙提醒林姗姗:“再不开口,你没机会了。” 林姗姗看了看他的嘴型,醒悟了过来,急忙开口,一副慌里慌张地样子说道:“糟糕,晨晨,我忘了件事了。” “怎么了?”颜曦晨曲着纤细的小蛮腰,及起一条修长雪白的粉滑长腿,把内内褪了一边后随口问道。 “我忘了带换洗的睡衣了,你刚刚给我的那条我不小心掉在地上了。”林姗姗装作一副无语的样子,“你把你那套蓝sè的蕾丝边睡裙借给我穿一下吧。” 闻言。刚准备把内内 ” ” 全脱下来的颜曦晨只好停下手上的动作,一手提着内内一边,站了起来。面对着淋浴房… 叉!正面对着张扬啊,她那神秘部位的风光几乎是无遮无拦地全部映入张扬眼帘。 又是个极品粉… 那边颜曦晨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大好chun光已经被张扬看了个一干二净,抬起脚,准备把另外一半也给脱了,一边还说道:“没事的,反正张扬都睡着了,待会儿你就光着身子直接跑出去。再说了,万一被他撞到了,你就来个顺水推舟。要他负责,你不是喜欢他嘛。” 说完,还自以为得计地嘿嘿笑了两声。 林姗姗一听,真想现在冲出去。把她给剁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再让她说下去,自己在张扬面前面子就要丢尽了。 “晨晨……”林姗姗真是无语了,只好使出无敌耍赖大招,“我不管啦,你要是不帮我去拿衣服,我…我…等你泡澡的时候,喊张扬过来看你的。你要记得,这门可是没法上锁的。” “呃…”颜曦晨果然被她给震倒了。“你要不要那么狠啊,我…我才不信他敢闯进来?” “有什么不敢的,我就说你又昏过去了。”林姗姗想了想又补充了句,“这次我可搬不动你。” “你狠…”颜曦晨果断地再度抬脚,不是脱掉内内,而是把脱了一半的内内重新又穿了回去,然后又套上睡裙。 踩着拖鞋,哧溜哧溜地打开浴室门,然后又带上浴室门,走了出去。 林姗姗和张扬对视一眼,终于是彻底.. ””松了一口气,张扬胡乱地抱了自己的衣服,也不想穿了,直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跑回自己房间。 不过衣服刚刚抱到身上,就听到门口脚步声又传了过来,颜曦晨去而复返了。 ri噢,张扬只得又灰溜溜躲进了淋浴房。 不过好在颜曦晨只是在门口轻声地埋怨了一句:“你干嘛要那套蓝sè的啊,那是夏天穿的,不好找。” “哎呀呀,不管了,我就要那套,我习惯穿那套,拜托了,拜托了。”林姗姗跺脚道。 “服了你了。”颜曦晨闻言,只得悻悻地离去。 这回张扬可没那么大意了,仔细辩听了一下她离去的脚步声后,这才朝林姗姗点了点头,悄声道:“这回真走了。” “那你还不快走?” 前功尽弃啊,这爽到一半突然被人硬生生打断的感觉就如正在偷情而被人抓jiān了一般的难受,不过眼下这种情况,不走不行啊,只得依依不舍地盯着她那具雪白粉嫩的娇躯看了几眼,抱着衣服,先是探头往外瞄了一眼。 客厅的灯并没有打开,不过,颜曦晨的房间房门开着,里面柔和的灯光透过打开的房门,洒shè了出来,而颜曦晨正踩在一张凳子上,在衣柜里翻找着什么东西,看样子应该是林姗姗要的蓝sè睡裙。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张扬没有半分犹豫,随即偷偷拉开浴室的门,蹑手蹑脚地摸了出去。 那边,颜曦晨依旧在那聚jing会神地翻找着衣服,并没有发现他。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六十六章俺什么都没看到…”张扬嘴角微微扬,随即抱着衣服,裸着身子没入黑暗之中。 成功了,张扬松了一口气,以他的身手,想要躲过颜曦晨这种应该是不会武学的人,显然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边颜曦晨大概是找到睡裙了,人蹬着凳子,踩到了地上。 所幸的是,张扬也同时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真的太惊险了,张扬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推开房门… 呃…草,哪个杀千刀的,谁把自己房门给关上了,这是要奔死的节奏啊。 自己出来的时候,明明门还是虚掩着的啊,怎么这会儿房门关得紧紧了呢?次奥,张扬顿时一阵的暴瀑汗。 跑回浴室?别说跑回浴室了,就算是近在咫尺的沙发他都来不及跑过去躲了。 因为颜曦晨已经抱着一条蓝sè的睡裙,从她房门口走了出来。 她旁若无人地直接朝浴室那个方向走去。而张扬只能无语地把身子贴紧自己的房门,祈祷着黑暗能够起到遮掩的效果。 事实上,差一点点他可能就可以成功了。但是颜曦晨向前走了几步后,身子却又瞬间僵硬了起来,如同被点了穴道一般,停在了原地。 然后果断地回头。 随后,发出一声尖叫声:“啊!!!” 再然后,就是立刻冲到一旁的开关前,“啪”一下子按了下去。 华光四shè。黑夜瞬”极品美女帝国”间染得如同白昼一般,张扬只能无奈地抱紧衣服,还好。刚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上了一条内内,遮住了最关键的部位,不过,尽管如此。这场面依旧是尴尬无比。 形象啊。这形象彻底毁了。 想象一下,一个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内,手里抱着裤子和保暖棉衣像只壁虎一般趴在自己房门外的猥琐男人,那是怎样的场景啊。 所以,不出意外的,颜曦晨直接瞪大了眼眸子。 而出乎张扬意外的是,她刚才尖叫了一声之后。现在打开客厅的灯之后,却反而一下子变得无声无息。一双美眸死死盯着几乎光着身子的张扬。 半晌之后,才又尖叫了一声,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先是跑往自己的房间,然后觉得不对,又赶紧跑向浴室。 嗯,还算是有些仗义,她还记得浴室里还有个林姗姗。 但是,大姐,你们能不能把我这个房门打开啊?张扬看她跑了,于是默默地把裤子穿起来,再默默地把衣服也套进去。 “sè狼,没想到女娲集团的老板居然是个大sè狼。”颜曦晨惊魂未定地把身子靠在浴室门上,伸着小手不住地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一边对不紧不慢地把蓝sè裙子套上去的林姗姗说道。 林姗姗在浴室里已经把整个过程全部看清楚了,所以这会儿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听着,做一名忠实的听众。 当然,基于她和张扬是朋友的关系,她还要适当地为张扬辩解几句。 “是不是刚好碰巧了呢?张扬”娱乐秀”不是这样的人啊。” “哪里不是这样的,你肯定被他给骗了,你忘了,刚刚我们在洗澡,他肯定是来偷看我们洗澡,一边偷看我们洗澡,还一边在撸|管…” “撸|管?”这个词,林姗姗听了,真心听不懂. “哎呀,就是…就是男人在自|慰的意思。”毕竟是在理科生遍地跑的学校里混出来的,颜曦晨俏脸微微绯红,很是直白地解释道。 林姗姗听了也是无语,可怜的张扬,白瞎了你救了晨晨一命啊,现在你的形象在她心目中竟然变成了一个偷窥狂啊,不对,还是一个边看女孩子洗澡,一边在那什么撸|管的猥琐男,真是太悲催了。 “晨晨,我觉得你真的可能是误会了,我不相信他是这样的人。”林姗姗这会儿开始同情起张扬了起来,说到底自己也是有责任啊。 她现在早把张扬视为了自己最为亲密的男人,心里面其实容不得别人在她面前贬低张扬,颜曦晨呢,又是她最好的闺蜜,她实在不想他们两人心里各自对对方怀有疙瘩。 只不过实情她实在是难以向颜曦晨启,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所以只得是无奈地用略显苍白的语言为张扬辩护。 “那你说说,他为什么光着屁股,还抱着衣服鬼鬼祟祟地躲在客厅里?” “呃…这…”林姗姗突然发现一向伶牙俐齿的自己,竟然有些词穷。 不过她尴尬地在想着要怎么替张扬解释的时候,浴室门外,却及时地传来了张扬的声音。 “我…我想我可以解释这是为什么。” ps:谢谢今ri兄弟姐妹们的慷慨打赏和宝贵的月票, 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的宝贵月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巨巨巨巨 隆重推荐三羊猪猪巨巨刚刚被解禁,被解禁,你懂得

下一篇   封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