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别啊,别过来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六十五章 别啊,别过来

我了个去的,正在热火朝天”干活”的张扬,差点被颜曦晨这句话直接给打蔫了,立马停止了所有动作,心里一阵悲呼:求别过来啊,大姐,我还不想成为太监呢。 当然,比他更加紧张的是林姗姗,此刻,她那张粉里透红的绝美脸蛋,痛苦和快乐夹杂着,瓜子脸上,眼眸子瞪得溜圆,俏鼻鼻翼一张一合,呼吸急促,大有直接崩溃的节奏,与之相反的是,的雪白娇躯却还在不自觉地扭动迎合着。 像一个正在舔着极其美味的冰激凌的小孩,突然手里的冰激凌被抢了一般,嘴巴里还留有余味,但是东西已经没有了。 “啊…别啊,别过来。” 沉默了半秒钟后,她立刻大声囔了起来。 尖锐的叫声,唬得淋浴房外的颜曦晨身子一震,僵站在了原地,然后从还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彻底地惊醒了过来。 “怎么啦?”她皱着眉头,伸手揉了揉眼皮子不解地问道。 “你不知道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洗嘛…”林姗姗那个yu哭无泪啊,这会儿,她和张扬这个样子,要是让颜曦晨知道,再传了出去,简直不要活了。 “咦,我们以前不是一起洗过吗,我怎么不知道?”颜曦晨奇怪地问道。 “晨晨…我不管,现在我害羞了不行吗?”林姗姗这边说着,那边确实伸手使劲地掐着 ” ” 张扬大腿上的嫩肉,都是这个始作俑者啦。不是他也不会这样吖。 此刻她眼眸子滴溜溜地乱转,急于想找个办法脱身,最后落到了地漏上。恨不得现在脚下那个地漏的口子变大一些,好让自己直接钻入地下管道,逃之夭夭。 只恨身子太大,这地漏太小啊! “呃…”颜曦晨一听,伸往帘子上的手停了一下,继而撇了撇嘴缩回了手,回头走向了浴缸:“行啦。行啦,看到心上人,就魂儿都忘了对吧。真是见sè忘友啊,大不了呢,我就到浴缸里泡,更舒服。” 一边说着。一边真的就朝浴缸走去。看样子她还真的要在里面泡澡了。 而淋浴房里的张扬和颜曦晨听了她的话之后,不由是对视了一眼,各自翻了翻白眼,天啊,泡澡?那得等多久啊?神啊,救救我吧。 再说了,她要泡澡的话,躲在淋浴房里的张扬和林姗姗总不能陪着她泡上个一两小时吧。就算他们腿不会站麻,颜曦晨也会怀疑林姗姗为什么躲在淋浴房那么久不出去啊。 颜曦晨自顾走到浴缸旁。双手揪着裙子下摆,刚要脱掉睡裙,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又重新走了回来,一边说着林姗姗的名字:“姗姗…” 那逼近的脚步声让张扬和林姗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边上来,她又想闹哪样啦? “怎么了?”林姗姗紧张地伸手绕到后面 . . ””,按着张扬的肩膀,示意让张扬蹲下来,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张扬蹲在自己屁股后面了,其他也也没什么招数。 张扬呢,只好像个受委屈的小孩子一般抱着膝盖,缓缓地挨着墙面顿了下来,蹲在林姗姗的身后,确切地说,是脸挨着林姗姗翘挺雪白的香臀。 真是太靠近了,他的鼻子就挨着林姗姗翘挺的雪臀的肌肤上,耀眼的雪白直扑眼帘,那紧绷的雪白肌肤上面,挂着的水珠似乎都可以倒影他的脸庞。 要命的是,林姗姗的腿也是偏长的那种,所以,张扬蹲下来,眼眸子刚刚好对着她最关键的两个位置。 简单地说,粉菊啊…粉木耳啊,想象一下,那美女最神秘的部位,距离你的眼珠子不到两公分的距离,那会是什么感觉。 而且,更要命的是,她那神圣之地刚刚还被张扬开垦过,目前还是一片泥泞地。 再加上如此近距离的观察,那地儿是如此的鲜嫩粉滑,如待采花苞…… 张扬根本无法压抑内心好不容易才被浇灭的火焰,才稍稍蔫了的yu火又扑腾一下子冒了起来,实在是忍不住了,必须得马上动嘴…噢,不是,动手指… 林姗姗呢,本来就已经被颜曦晨的问话吓得是魂飞魄散,现在张扬居然还在后院点火,直接就崩溃了,这俩魂淡,你们是要闹哪样啊!!!哪有前攻后捅的? “没怎”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六十五章 别啊,别过来”么啊,姗姗,你的声音怎么变了?”颜曦晨怪怪地问道。 “没…没…没变啊。”林姗姗现在真是羞愤yu死,自己堂堂一个大美女记者,居然会陷入如此窘境,真是情何以堪,“可…可能天气有些冷,一下子没适应过来。” “是吗?”颜曦晨将信将疑,“不是开着暖气吗?对了,你沐浴露用完了吗?” “沐浴露?呃…”林姗姗听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要这个啊,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真的是要跳脚了,这死晨晨什么时候不洗澡,非得现在洗澡。 只好是把目光往后转了转,看着张扬,拼命地朝他努嘴,眼神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杀气,死家伙,你你…你的手,哎呀。 接着无奈之下,只得露出一丝哀怨的神情,盯着沐浴露,可怜兮兮地瞄着张扬,意思是要张扬赶紧把沐浴露弄过来。 张扬看了看架子上的沐浴露,只得依依不舍地停止了手上动作,只好伸手拿了沐浴露下来,偷偷塞给了林姗姗。 林姗姗快吐血了,但还是得回应外面的颜曦晨道:“我用完了,怎么了?” “噢,那给我吧,我泡个泡泡澡。” 林姗姗无语了,这拿沐浴露给颜曦晨,不是就要掀开帘子吗,这掀开帘子,不就等于暴露了自己和张扬在一块的事实了吗? 左思右想,”极品美女帝国”实在没有办法,她总不能跟颜曦晨说不给吧。 眼下也只能大胆地冒险了,心一横,伸手偷偷地拉开一条小缝隙,然后身子堵住缝隙,右手拉着帘子,左手拎着沐浴露小心翼翼地递了出去。 颜曦晨看她那模样,忍不住笑了:“姗姗,你今天好奇怪啊,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林姗姗那个泪啊,你说我能不躲躲藏藏的吗,嘴上无力辩解道:“谁说的…你不是要沐浴露吗,赶紧拿去。” “噢!”让林姗姗松了一口气的是,大意的颜曦晨居然没有发现里面的猫腻,顺手接了过去后,没再说什么就直接走向了浴缸。 然后她把沐浴露搁在了一旁,扭了扭脖子,弯下腰,开始往浴缸里放水。 一边放水,一边伸手探了探水温,说道:“姗姗,你跟那个张扬到底啥关系啊?” 林姗姗呢,心思则完全放在颜曦晨要是真的泡在浴缸里的话,她该怎么办的问题上,就胡乱地应道:“噢,就一般朋友吧,不过你不是知道他救了我几次吗?晨晨,你这么晚了还泡澡干嘛?” “你忘了我刚刚洗澡洗到一半就昏过去了啊,现在身上脏兮兮的,不洗难受死了。” “噢…”林姗姗心里暗道那个衰啊,你要洗也早点洗啊,听外面的声音,颜曦晨还在放水,林姗姗看了蹲在地上的张扬一眼,脑袋一转,突然想到了一个”娱乐秀”妙计,随即脸上一喜,假装担忧的样子提醒外面的颜曦晨道:“晨晨,你现在泡澡的话,门把手可是坏了,万一…万一张扬起床,闯进来了怎么办?” “是噢…”从小小的缝隙了往外看去,发现颜曦晨果然是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然后打开了浴室门,往外瞄了瞄,一边压低声道:“应该没事吧,他房门关着呢。”说着把脑袋缩了回来,“再说了,他要过来,肯定有脚步声的,我就提醒他啊。” 林姗姗无语了,连这个临时想出来的绝招都阻止不了她了啊,今天是要怎么样才能从这里安全地跑出去呢? 最后无语了,低头看了看张扬,想看看他有没有招。 结果不看还好,这一看,登时五脏六腑浑身齐冒火。 她在那紧张得半死,而张扬呢,则像个小媳妇一样蹲在她双腿之间,嗯,正津津有味地盯着她下面最神秘的部位,看得直流口水,就差没发出啧啧声了。 这都火烧眉毛了,他…他居然还在那若无其事地看风景? 忍不住双腿一夹,合紧了雪白的双腿,尽量避免双腿间的绝sè风光暴露给张燕看。 张扬看到了她的动作后,则一脸无辜地抬头看着她,大约是在说,你让我蹲下来的。 林姗姗忍住想要一掌劈死他的冲动,用嘴型说了几个字:“怎么办?” “你晚上过来,我就告诉你。”张扬也用嘴型悄悄回了她的问话。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来这招?”林姗姗一看,顿时柳眉倒竖,贝齿微咬红润的樱唇,大有立刻啃死张扬的意思。 “好吧…快说…”但是,但是看到张扬一脸无赖的样子,林姗姗又屈服了,不过说完之后,真想立刻一巴掌拍死自己,自己真是笨蛋。 张扬笑眯眯地伸手戳了戳她对高耸的雪白玉峰。 “啥意思啊?”林姗姗看着张扬的动作,百思不得其解。 ps:顺便推荐一位兄弟写的书,已经百万多字了,据说很银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