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别忘了,浴室门坏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六十三章 别忘了,浴室门坏了

“怎么了?”看到张扬像个装修工人似的在那拆吊顶,林姗姗诧异地开口问道。 而颜曦晨则满脸羞红地盯着吊顶下方一点点的不锈钢挂架,挂架上有她刚刚才脱下的衣物,和准备换洗用的内衣物。 那是她所有内衣当中最为xing感的一套,是去年和姗姗两人逛街的时候,被姗姗一唆使,两个人就买了同样款式的xing感内衣,她的是粉sè,而姗姗买的是浅绿sè。 好死不死的,也就今天她换上了这一套,刚刚洗澡脱光了之后,居然就晕倒在浴室里了。 虽然姗姗跟她说,门是张扬踹开的,但抱她出去的是姗姗,但她总觉得一阵怀疑,虽然自己昏迷了过去,但她依然还是有一些意识的。 先不说自己也算是有一米七的身高,体重也达到了五十六公斤之多,姗姗这么轻易地就可以把自己抱起来啊? 而且。她隐隐约约记得,自己那对傲人的玉峰是被一双带着温润感觉的大手给覆压住了,那是大手,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茧和宽厚的触感,而不是姗姗那双纤细如玉葱般白嫩的小手。 所以,她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肯定是张扬抱进房间里的,而不是姗姗。 不过想归想,她现在也只能装糊涂,大家相互装傻,揣着明白装糊涂,反而不会那么尴尬。 再说了,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的体质不行,有些贫血。而且刚好浴室里的排风扇今天不能用了,这才会中招晕倒。 “我…我看这个排风扇坏了。所以我尝试着修修。”张扬其实发现,自己一侧头,颜曦晨脱下来的那套xing|感内衣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甚至…甚至不经意地一看,还发现她脱下来的那条粉sè内内那镂空部位的关键地带,居然还勾着一根乌黑的曲卷毛毛… 这是要喷鼻血的节奏啊,张扬下意识用眼角余光掠过颜曦晨,看了这个貌似小清新。带着一些虚弱,实际上身材却极为火辣的美人一眼。 只得按捺住内心的sāo动,简单地看了一下排风扇的线路,尽量平静地说道:“线路有些松脱了,没事。” 确实是线路有些松脱了,她这个排风扇是浴霸连结着排风扇,用的是那种插孔端子。但是那种插孔采用的是折线绑扎的方式,久了插孔就松了,当然,这也是那些师傅不专业或者是偷工减料的原因造成的,想不到这栋jing装的高级公寓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插好插孔,张扬让林姗姗重新按了开关。果然排风扇又能运转了。 颜曦晨见状,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微笑:“谢谢。” “呵呵,没什么。”张扬把卸下来的吊顶装了回去,从浴缸边缘跳了下来,“举手之劳而已。” “哎。晨晨。”林姗姗看着颜曦晨,笑眯眯地说道。“还是家里有个男人好啊,你看,这些事情就有人代劳了,你说是不是?” 颜曦晨看了林姗姗一眼,咬着贝齿反驳道:“五十步笑百步,你还不是一样?” 闻言,林姗姗下意识地看了张扬一眼,接口笑道:“好了啦,不说这个了,你不是让我扶你到浴室上洗手间吗。” 颜曦晨俏脸微微一红,点了点头,她当然不能说,其实她想说她是来浴室里赶紧把那些内衣啊罩罩什么的赶紧藏起来,以免被张扬发现。 结果,现在已经晚了,来不来浴室还有个毛线用。 不过话既然说了,她自然不好收回,只好顺水推舟了。 林姗姗和张扬看到颜曦晨进了浴室带上门后,不由相视一笑,继而林姗姗低声问道:“好了,总算是有惊无险,好在今天有你在…对了,你刚刚说道投其所好,到底怎么个投其所好法?你快点说说。” 刚刚两个人正在谈着如何在网上推广商品销售的问题,不了却出了颜曦晨晕倒这一个叉子,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不过很显然,林姗姗的注意力已经被张扬说的那段话给吸引起来了,所以,颜曦晨才进了浴室,她就有些迫不及待地追问了起来。 张扬笑了笑,看了浴室门一眼,轻轻伸手戳了戳,压低声道:“晨晨还在呢,改天吧。” 闻言,林姗姗只得是一脸悻悻地看了张扬一眼,点了点头:“那好吧。” 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一点多了,三个人都乏了,尤其是颜曦晨,大概是因为刚刚晕倒过,身体还有些虚,从浴室出来,眼皮儿就不由自主地往下耸拉。 “我先睡了,你…你们慢聊。”她看了张扬和林姗姗一眼,踩着拖鞋有些虚弱地回了她的房间。 “我也困了。”林姗姗看了张扬一眼,也是一阵哈欠连连。 其实张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因为惦记着那个任务,所以才忍着困意而已,不过眼下这种情形,看来得明天再说正事儿了。 所以,只好洗洗睡了。 颜曦晨的客房显然也是有经过一番jing心布置的,不过打扮的风格还是偏重于女xing化一点,浅粉sè的基调加上满屋子的布娃娃,还有那条绣着卡通图案的被子,真让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用自己这具臭烘烘的身躯去蹂躏这香喷喷的少女闺房。 “还是先洗个澡吧。”毕竟到京城劳累了一天,虽然天气冷,但里面早已被汗水侵袭了,脱了大衣之后,保暖内衣都可以嗅到一股淡淡的味道了,他的衣服放在酒店里,也没法去拿来换洗,所以只能随便先冲洗一下。 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了,张扬估摸着,她们应该都已经睡着了,便悄悄地打开房门,看了隔壁房间一眼,果然她们的房门已经关上,张扬便赤着脚,偷偷地摸到了浴室门口。 客厅的灯已经关了,不过客厅的沙发对面养着一缸金鱼,缸外面还裹着一串串五彩斑斓的彩sè小灯,那光亮足以照亮整个客厅。 当然,以张扬的视力,就算没有那些小灯,他也可以轻易找到浴室。 不过他发现浴室门已经挂了,那还是自己为了救颜曦晨的时候一脚踹坏的,门把手变形了,门倒是可以带上,只不过根本关不紧。 不过她们既然都睡了,那也就无所谓了,关不上就关不上呗,更何况,浴室里除了有浴缸之外,还有一个可以用帘子隔起来的小型淋浴室,双保险。 张扬轻轻打开浴室门,走了进去,又打开浴霸和排风扇,看了看热水器的水温,温度刚好适中,于是也没多想,把浴室门关上之后,便开始脱衣服。 衣服并不多,张扬顺带就把它放到淋浴房里的架子上,然后拉上帘子拧开了水龙头开始淋浴。 才涂上泡沫没多久,张扬就听到浴室门外,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是拖鞋的声音,张扬皱了皱眉头,不由一阵紧张。 低头看着此刻的自己,浑身,最关键的是,身上还全都是泡沫。 拜托,来的可千万别是颜曦晨哈,张扬现在就怕来的人是颜曦晨,尤其是她才晕倒过去一次,如果这会儿昏昏沉沉地直接撞进来,自己就难堪了。 幸好,还有个淋浴房,他下意识地把淋浴房那个估摸着极少用到的帘子拉紧再拉紧,这可是最后的保险呐。 千万别进来哈! 脚步声越来越近,后面直接就停在了浴室门口,看来,连最后一丝祈祷她是起来倒水喝的希望也破灭了。 “咚咚!”浴室门被轻轻地敲了两声。 “张扬,是你吗?”门口传来的是林姗姗的声音,张扬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松开扯紧的帘子,连呼了几口气低声答道:“是啊,我…我在洗澡呢。” “洗澡啊,噢…那我可以进来吗,我要…”林姗姗迟疑了一下下,果断地说道,“我要方便一下下…小的。” 吃夜宵的时候,她水喝得有些多了。 张扬看了看帘子,心道,自己和她都早已xx过了,这点有什么好避讳的?便说道:“那你进来吧。” 林姗姗闻言,黑暗中,俏脸微微一红,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小紧张的,虽然她和张扬早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赤裎相见过,但看张扬洗澡的话,还是觉得有些尴尬和害羞。 只不过稍稍矜持了一下下,她就立刻放开了,一推浴室的房门,便走了进来。 本来她是带着一丝期待和害羞准备看张扬而又健壮的身躯的,结果进来之后,才发现张扬躲在浴室里的淋浴房后面,帘子拉得紧紧的,半点风光都看不到。 不知怎么的,心里不免有一丝失落,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径直走到了马桶边,迟疑了一下,双手揪着睡裙下摆,掀起了睡裙,露出里面雪白的臀部。 然后侧头偷偷瞄了一旁的淋浴房一眼,贝齿一咬,把里面穿着的蓝sè蕾丝边内内褪到了膝盖处,坐在了马桶上。 嘘嘘完,揪了张纸低头刚擦拭完某个神秘部位,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多了个人出来,抬头一看,发现张扬赤条条地站在她面前,双目盯着她手上的动作,露出一丝饥饿的眼神。 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