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魂淡,居然敢轻薄我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五十一章 魂淡,居然敢轻薄我

蔡冰无奈地看了张扬一眼,终于还是破罐子破摔地把那羞人的东西挪下了一截,并拉了一下,用内内的上沿压住,不让它反弹,以免阻碍张扬接下去行针。 心里同时微微一叹,自己的节cāo在这个家伙面前,是彻彻底底的全丢光了,现在两人之间这种行为,要是换做是在古代,自己好像也只能嫁给他了吧。 就算是现代,倘若自己未来的老公知道自己现在跟张扬是如此亲密,不知道会不会直接一刀把自己抹了脖子算了,这绿帽子是该有多大啊。 .. 胡思乱想之后,蔡冰才突然发现,自己和张扬两人之间,似乎已经有一种割不断的牵绊了。 这个魂淡,不知道给自己施了什么药,迷迷糊糊的,两个人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这要是换做是以前,将会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简直跟做梦没有任何的差别。 如果哪天,张扬真把自己的病给治好了,是不是真的如自己刚才所说的,两不亏欠呢?真的能做到吗? 想着想着,感觉到神秘部位上方一点点,一阵微微的疼痛,张扬入针了,接着,那只带着温润感的大手就在她神秘部位附近轻轻按摩着,有时候,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细长的手指头就压在她最为敏感的部位上方。 .. 这让她情不自禁地感觉到一种怪怪的酥麻感,甚至是不舍得他的手离开,她是个成年人,自然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东西。 再偷偷看看张扬,行针的时候,他一定是认真而专注的,尽管他此刻面对的是自己那诱人的三角地带。 这个家伙真是让人看了又爱又恨啊。 “好了。第三次算是结束了。” 良久,张扬擦了把汗水,把银针收了起来,松了一口气,看着静下来的蔡冰,觉得有些怪怪的,主动开口问她道,“这些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效果?” “还行吧。”听到张扬主动关心起自己,蔡冰脸sè稍微缓了一些。 “嗯,有没有按我的吩咐。每天十二点之前必须要睡觉?” 闻言,蔡冰犹豫了一下,虽然她现在正在治病,但是公司的大部分业务,她依然在坚持处理。而且因为时差的关系,晚上她还是会过界。回复一些重要的邮件。所以基本上还是要到一两点才能睡。 只是张扬的要求是十二点前让她睡,她现在似乎有些害怕让张扬知道自己没按他的要求,去做,于是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当然了,我还想活得长久一点呢。” “说谎…”张扬扫了她一眼。直接戳破了她谎言,虽然现在没有幽影系统辅助自己判断她的面部表情,但她脸部和眼神的一些说谎特征还是很明显地暴露了出来。 “命是你自己的,命都没了。要工作和财富干嘛,再说,你是老板,国外的事情让你国外的员工去做呗,那些在国外的洋|鬼子领的是你的薪水,凭什么你要适应他们,不让他们来适应你?” “你说的倒是轻巧。”见自己的谎言被张扬轻易戳破,蔡冰俏脸微微一红,盯着正在默默收拾银针包的张扬,说道,“等你哪一天要接手那么大的生意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放手就能放手的。” “你会担心有没有人会设计陷害你,担心这个新签的合同会不会有陷阱,银行的贷款能不能准时发放,那帮好吃懒做的老外会不会罢工,哪个国家又颁布了什么新的法律法规等等。” 张扬看着她开始口若悬河般地说这些话后,皱了皱眉头道:“看来,能被你信任的人没有几个,怪不得你身旁只有一个可怜的洛小灵,你不孤独吗?不寂寞吗?” “要你管?”蔡冰听着,这个魂淡居然还敢指责她,顿时恼羞成怒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不想管你。”张扬把银针包收到怀里,坐到她身旁,“我们还是谈谈林氏集团的事情吧。” “我现在没心情,不想谈可不可以。”蔡冰看起来是火了,把眼睛闭上,双手抱在丰硕的峰峦上,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你生气起来,倒是挺可爱的。”张扬笑吟吟地加了一句。 “你不跟我过不去,是不是不舒服?”闻言,蔡冰不由更加恼怒了。 张扬盯着她那张吹弹可破、粉嫩里透着一抹淡淡绯红的俏脸,看了一会儿后,认真地点了点头:“是!” 话一说完,张扬的脸猛地欺近她的脸颊,然后轻轻地在她脸上啄了一下,只是轻轻一下,嘴唇碰到她透着荧光的脸颊上蹭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然后蔡冰就懵了,这个魂淡,他刚刚在做什么?他居然亲了自己,这个魂淡王八蛋,谁给他的权利? “你特么的魂淡…”蔡冰顿时一阵的暴跳如雷,气血翻涌,忍不住一句粗口爆了出来,然后暴躁地从躺椅上翻了下来,寻思着哪边有什么菜刀或者砍刀之类的,她要剁死这个家伙。 张扬则笑眯眯地看着她,还没心没肺地朝窗户后,吼了句:“洛小灵,大婶要发飙了,把血压计拿过来。” “哎…来了,来了…”在屋子,一边咬着面包,一边正在看邮件的洛小灵不到五秒钟后就拎着个血压计冲了出来。 然后看着正在抓狂的蔡冰,咬在红润樱唇上的面包掉了下来:“姐…姐…你这是怎么啦,镇静,镇静,深呼吸…” “来得正好,给我弄把刀去,我砍了这个魂淡…” “姐…”洛小灵看了看蔡冰,又看了看一脸若无其事的张扬,很认真地斟酌着蔡冰这句话的意思,有些担忧地盯着蔡冰说道,“拿刀?您这样…要不我们先测测血压吧…” “血压…”蔡冰被她一提醒,醒悟了过来,对啊,自己如此暴怒之下,居然没有感觉到往ri里那红要眩晕或者是感觉要爆血管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洛小灵真的傻乎乎地把血压计拿过来,她瞪了张扬几眼,隐隐地觉得张扬好像是故意在激怒她,便有些狐疑地去测试了一下血压。 “收缩压一百四十六,舒压八十二,虽然还是有些偏高,但都不算是危险值了,而且刚刚你还在生气…”洛小灵欣喜地说道。 像蔡冰这样年龄的未婚女,正常的标准收缩压是一百一十二,标准舒压是七十一,而受到刺激之后,比如发怒,高兴或者是运动过后,收缩压一般会涨二十五个点左右,也就是一百三十七左右,而现在蔡冰发怒后测试值只有一百四十六,这和她以前相比,已经好非常多了。 从医学角度上来讲,几乎可以说她是恢复了正常偏高了。 “张扬哥哥,你刚才是故意激怒冰冰姐姐对吧?”洛小灵善解人意地替张扬解释了起来。 张扬看了蔡冰一眼,后者听了洛小灵的话之后,果然脸sè微微缓了一缓,很显然已经认同了她的说法,但嘴里还是不爽地说道:“就算要试,你就不能选择其他方法吗?哼。” “咳…咳…”张扬想了一下,不否认也不承认,不错,本来那套治疗方案里就包含这项内容,每次治疗后,可以适当用刺激的办法,促进刚刚治疗过的血液循环加快,让她的血管扩张,当然这个刺激不能过度。 所以张扬每次也就是浅尝辄止,控制得差不多火候就好。 现在洛小灵既然都看出来了而且说了,再看看蔡冰的表情,显然她也是认同了洛小灵的猜测,张扬知道再隐瞒下去,也没什么用了,只能无奈地道:“这是你们自己猜的,我可没这么说。” “好啦,误会解除啦,姐,张扬哥哥,我让人给你们准备夜宵去了,就不打扰你们了。”洛小灵笑眯眯地把血压计收了起来,然后蹦蹦跳跳地走了。 她一走,蔡冰看着张扬,反倒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气呼呼地说道:“别以为那个鬼丫头替你说好话,我就会信,下次再这样,割了你的舌头。” “我又没用舌头…”张扬一脸我好冤枉的表情,笑眯眯地说道,“不过你提醒了我,下次我会注意改正。” “你…你还说…”蔡冰刚刚平复的心情再度被燃起,恨恨地扫了张扬一眼,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被张扬亲到的脸颊。 其实她发现自己内心也不是那么的生气,只是被张扬如此突兀地来这么一下,感觉有种被轻薄了的感觉,以她的地位,时至今ri,谁敢对她如此?这个家伙,真是太放肆了。 “好了,我不说了,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拯救林氏集团了吧?” “我不是告诉过你,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跟你说吗?” “姐…我的大姐,你要是不说,就来不及了。”张扬一阵无奈,真想把她抓起来,暴揍一 “除非,你告诉我,你和姗姗到底是什么关系…”蔡冰端起一旁的白玉杯子,扭着紧绷的翘挺香臀,慢悠悠地走回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