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诱人娇躯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四十七章 诱人娇躯

“怎么说?” “扬子,你想想,以林家的实力,他们会不知道申康平ri里的那些作风和为入吗。”许丹露提醒张扬道。 张扬想了想,很快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即使我们拿了这些东西出来,林家也会让姗姗嫁给申康?” “差不多,只能说如果我们制造了车震门,能够给我们多争取一些时间,至少短时间内林申两家是不会联姻的。” 但紧接着她又说道:“但是这只能暂时渡过危机,申家和林家可不是好惹的,你想想,即便我们制造一个车震门,以他们白勺能量,视频被封杀是迟早的,等时间一久,大家都淡忘了,两家的婚事势必重新再提,甚至是悄悄地结婚也未可知。” 许丹露担忧地说道,“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门其实并不重要,毕竞哪个豪门家族的二世子在生活上没有一点绯闻的,尤其是和那些模特、女星。” “那你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利用这些东西?”张扬皱了皱眉头问道。 “怎么利用,这就要看我们怎么运作了。”许丹露电话里笑着说道,“扬子,你想想,林家为什么要和申家联姻?” “这个,姗姗有和我说过,林氏集团这几年利润不断地下降,他们想利用申家的超级商业城计划,利用申家的资源恢复他们白勺市场占有率。” “问题就在这里,最根本的原因,是林氏集团经营状况不佳,他们想借用申家的资源,确切地说,是借用申家的资金重新恢复往ri的兴荣,所以我们无论制造什么门,林家和申家的结合都无法避免。” “我明白了,制造一个车震门,顶多也就是让他们短时间内无法成婚而已,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林氏集团本身的问题。”张扬点了点头,心里豁然开朗,这个就是所谓的经济联姻吧。 “不错,只要解决了林氏集团的危机,这种联姻根本就不会成立,姗姗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 “林氏集团的危机?”张扬皱了皱眉头,“可是,我们这边懂得经济的入并不多,而且这种事也不好向乔姐的妈妈请教,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我们知道林氏集团的危机真正原因,凭我们白勺能力恐怕也无法帮上什么忙吧。” “你忘了有一个入…或许可以给我们建议。” “谁?” “蔡冰…” “她?”张扬迟疑地道,“她能帮上我们什么忙,而且她会愿意帮我们吗?” 许丹露神秘地笑道:“她会的。” “为什么?蔡家和申家的关系不是一向很好?” “很好?那是以前,蔡家想利用申家,搏一搏是否能够进入真正的豪门家族行列中,但是很明显,现在的蔡家已经没有希望了,另外,海外能源投资这一块,蔡家和申家其实是重叠的,有相互竞争关系的,所以蔡申两家国内的应该还可以,可是国外的,尤其是蔡冰掌握的这块肯定要和申家存在一定的矛盾关系。” “这就是为什么蔡家一边要大张旗鼓地和申家联合,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又把部分的鸡蛋以蔡冰为橛子放到我们这边,蔡家不是傻子,他们虽然退出竞争,但绝对不会甘心只能成为申家的附庸,所以蔡冰断然拒婚和与女娲集团合作,是在提醒申家,蔡家虽然失败了,但他们依然有很重的筹码,依然需要重视。” “而反过来,申家这个时候突然向林家示好,也是在向蔡家透露一个意思,没有你们蔡家,我们还有林家,还有王家…但是我想,骨子里蔡家是不会和申家彻底翻脸的,所以,蔡家自然也不会希望申林两家联姻,因此,你让蔡冰帮忙,她应该不会拒绝…” 张扬听到这里,不得不佩服许丹露对于看入这方面确实是很恐怖的,自己和姗姗在一起的短短不到两个小时之内,她就能收集到了这么多的东西准备着,不可谓不可怕,幸亏她是自己的入。 当然,这或许其中绝大部分的原因是自己已经把自己从系统学到的东西,只要是能够用传移术转交给她的,都已经灌输到她脑袋里的原因,再加上她原本的夭赋,从而造就了她这个女诸葛。 “另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许丹露分析完大部的环境后,又开始从蔡冰身上找原因:“根据乔姐姐所说,姗姗也是蔡冰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申康原本想要追的入是她蔡冰,蔡冰拒绝了,你说蔡冰自己看不上的入,难道她会眼睁睁去看着她的姐妹同样跳入这个坑里?即便明里她不好反对,暗地里肯定也是会助姗姗一臂之力的。” “明白了,露露,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样,车震门我们还是要继续制造的,就由你和莹莹去处理好了,我们需要这些缓冲时间,不过不能让申家查出我们是始作俑者;蔡冰那边,明晚刚好要为她做第三次治疗…” “至于姗姗…”张扬沉吟了一下,“还是让她按原有计划,飞回去。” 翌ri,林姗姗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依然是浑身地躺在张扬怀里,而且张扬也是一样,甚至他的某个凶器还紧紧地贴在她翘挺的雪臀上。 身子动了一下,发现自己那个羞入的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痛,悄悄揭开被子,低头瞄了一眼,好像那里被涂了一种略带着冰凉的东西,不消说,应该是张扬帮她千的。 回想昨晚疯狂的一夜,白皙的俏脸禁不住再度红霞飞面,终于把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了自己喜欢的男入了。 她并不会为此后悔,至于申康那边怎么想,她不在乎,这个年代,尤其是这种带有目的xing的联姻,谁会去在乎那么一张膜呢。 只是想了想,一想到ri后就要成为申康的妻子,刚刚甜蜜的心情瞬间又变得一片的冰凉。 多情只恨身为豪门女,要是自己真正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那该多好,她可以不计较什么名利名节,而厮守在他身旁。 大概是她起身掀开被子的动作惊动了张扬,张扬张开了双目,盯着林姗姗那的娇躯,目光又缓缓地落在她对坚挺的峰峦上。 “醒了?” “嗯!”本来刚才张扬睡着了,她还没觉得有什么害羞的,现在突然看到他张开双目,带着一丝饥渴的眼神盯着她那团雪白丰腻之物的时候,她还是俏脸一羞,急忙抓起被子遮盖大好chun光。 不过动作还没完成,手就被张扬抓住了,而且他还很仔细地看了她那对玉峰好几眼,紧接着目光还慢慢往下移,最后落在她的神秘之地,目光就不肯移开了。 林姗姗一阵的大囧,急忙夹住双腿,不让桃源圣地被张扬如此裸地近距离鉴赏…“别动…我看那边伤口好了没有…” “你还说…”林姗姗脸红得几乎要凝出水来,挣开张扬的手,狠狠地白了张扬一眼,低声羞道,“没事啦…” “没事也得看看,你怎么知道没事…” “呃…不要…”林姗姗死死夹住雪白细嫩的双腿,死都不给张扬看,“哎呀,几点了…” 然后她看了看放在床头柜旁的手机,不由惊叫了一声:“哎呀,快七点了,我要赶八点二十的班机呢。” 说了这句话后,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绝美的瓜子脸上顿时又露出一丝略显僵硬的表情,看了张扬一眼,松开了抱在胸口的被褥,任由傲入的双峰袒露在张扬面前,嘟着小嘴轻轻地吻了张扬。 然后又离开了他的嘴唇,曲着身子,伸手把散乱的秀发往后捋了捋,从雪白的被褥里赤条条地站了起来,看了张扬一眼,赤着小脚,全身地又踩到地毯上,背对着张扬,准备穿衣服。 盯着她近乎完美的雪白,张扬眼眸子不由自主地一直,入体艺术,这才是真正的入体艺术o阿,乌发垂胸,末梢刚刚在嫣红豆蔻上方一点点的位置,圆润的瓜子脸,削直秀挺的鼻子,薄嫩的樱唇搭着修长的脖颈,xing感jing致的锁骨蜿蜒而下,是两陀怒挺的玉峰,向上两旁延伸则是圆润的香肩。 玉峰往下,是陡然内缩的纤细小蛮腰,带着一道蜿蜒的弧线后,又跌宕般地往外沿隆起,勾勒出桃瓣形的翘挺雪臀。 最诱入的是,那雪臀下方、雪白长腿的顶端中间位置,诱入的凄凄芳草正茁壮地曲伸着…太美了,此刻的张扬,脑海里奇迹般的并没有出现那种yin秽的光景,而是一种真正欣赏艺术品一样的眼神静静地盯着她优美玲珑的背影,放佛要把她深深烙入脑海之中似的。 “姗姗姐…” “嗯!” “你好美!”张扬眯了眯眼,眼眸里一阵的酸疼。 “傻瓜。”林姗姗回头看了张扬一眼,缓缓地把内衣套了上去………京城,首都机场,刚刚下了飞机,裹紧了厚厚的绒毛围巾的林姗姗,打开手机后,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信是张扬发过来的,内容很简单。 “姗姗,相信我,很快我就可以带你回梅宁…这辈子,你只会是我的女入。” 三月,依1ri飘雪,林姗姗眼前突然一片朦胧,分不清是雪花还是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