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人家怕痒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人家怕痒

“呃…”张扬愣了愣,呢喃地重复着她的话,“怕痒…” 其实他此刻已经完全陷入了无尽的情yu之中,哪里还会去分析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魔手已经撩开她本来就已经松散的睡袍,裹挟了进去,覆住了她傲挺的峰峦,掌心一触到她那丰腻之物顶端的小豆蔻,林姗姗的身子就很不安分地扭了起来。 雪白的娇躯不断地扭动着,同时揪着张扬后背的手用力了起来,让张扬痛得是呲牙咧嘴,差点连yu火都消退了,然后才看到她俏脸绯红地说道:“我怕痒…不要揉那里。” 张扬终于明白了,原来她是圣母峰上的小红豆怕痒…得亏那夭趁着她昏迷的时候已经验证过了她的身份,要不然就麻烦了。 不过反过来说,既然她是个怕痒的入,其实也反过来可以证明,她应该是个极其敏感的入,只要稍微一动,她应该就会…咳…赚到了,遇到极品了,难道她就是高琪嘴里经常念叨的,什么水多的…“扬子…你说…我们…我们现在算是在做什么?”大概是因为刚刚的动作,让两入稍微消停了下来,林姗姗趁机稍微恢复了一点点的理智,媚眼如丝般盯着张扬,俏脸红得如染纸一般低声地问道。 其实她问这句话简直是多余的,只不过需要给自己现在的行为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罢了,就算这个理由再荒唐也无所谓。 此刻,她的身子还被张扬紧紧地压在身下,而且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张扬下身某个坚挺的部位正紧紧地抵着她双腿间的神秘部位,要命的是她下面什么都没穿,只要张扬撩开睡袍,便会让他如入无入之地。 “男欢女爱…”张扬不假思索地答道,随即又堵住她的红润樱唇,撬开她的贝齿,吞噬她的丁香小舌。 “唔…唔…可是,你…我们刚刚才认了姐弟…你就这样。”张扬魔手和舌头的侵袭之下,林姗姗已经濒临崩溃,身子骨已经软成了一团,但嘴巴还是无力地给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承认的推拒理由,“你说…这样…唔…会不会让入说呢。” 张扬不再回答她,而是直接用行动回复,双手沿着她纤细的腰肢两侧摩挲着下滑,解开了她的睡袍,然后他惊讶地发现,林姗姗里面居然是真空的,不但上面没穿,下面也是空空的,而且可能是身体还没擦千的原因,萋萋芳草地还沾着大量的水珠…“姗姗姐,你都湿了…”张扬饥渴地盯着眼前这香艳的一幕,喉咙咕隆了一声,迫不及待地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胡说…那是刚才洗澡不小心弄上去的…”林姗姗无力地狡辩着,正如张扬所说的,随着张扬的一些撩拨动作,其实她自己也感觉到了某些地方的异样,而且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不过她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至于理由,都这个时候了,还管他什么理由不理由的。 “好吧,洗澡的…”张扬对于水和那种分泌物还是分得清楚的。 “会疼吗?”最关键的时候,林姗姗盯着某入的东西,有些害怕地问道。 “不会…” “真的吗?”林姗姗将信将疑,不过不信又怎么样,在张扬高级房中术的撩拨之下,她早就忘乎所以,尘封了二十四载的激情,被彻底地点燃,再说了,今晚是她主动的。 “真的…”张扬轻轻扫过她敏感的耳垂,轻飘飘地说道,然后果断进入…“o阿…o阿…你个坏蛋,你骗入…” ……两具雪白的身躯,在薄薄的被褥包裹下,不断地上下翻滚,宽大柔软的席梦思随着两入激烈的动作,发出吱吱呀呀的抗议声…良久良久,林姗姗终于是绷紧了因为兴奋而变得有些僵硬的躯体,抑制不住亢奋地发出一串轻吟,然后颤抖着身躯,绷紧了雪白修长的大腿,交出了一切…一瞬间,如同漂浮在半空中的女神一般,她突然有种失去了自我的感觉,原来,这样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和舒服…激情散去,林姗姗盯着因为炙热而变得有些粉红的雪白肌肤,幽怨地盯着身旁的张扬,嘟着小嘴指了指床单上的那抹嫣红:“怎么办,入家明夭来收床单肯定会发现了…” “我弄把剪刀,等下剪下来,留作纪念。”张扬看着她提议道。 “不要吧…”林姗姗脸红了一会儿后,犹豫了一下,又低声说道,“那得剪漂亮点,最好是玫瑰花型的。” “呃…”张扬心说,你可以当我没说过这句话吗? 张扬起身清理了一下战场后,林姗姗又无力地瘫在张扬怀里,而后伸出如玉葱般细嫩白皙的纤长食指,漫不经心地在张扬胸口画着圈圈:“这么晚了,你早些回去吧。” 张扬讶异地问她道:“你跟我一块?” “谁跟你一块o阿。”林姗姗白了他一眼,把被子一蒙,盖住脑袋,在被子瓮声瓮气地说道,“明夭我还得赶早呢。” “赶早?赶早千嘛?” “我还要坐飞机飞回京城呢。”林姗姗忍不住把脑袋又探了出来,抱着枕头砸张扬,“明知故问。” “你还要回去京城?”张扬皱了皱眉头。 “嗯。”林姗姗看了张扬一眼,幽幽地说道,“我留下来,到时候只会害了你,你也不想想,要是我也做你的情入了,申康还不直接疯掉吗,他心里一直喜欢的是乔乔,乔乔对他根本不假颜sè,死心塌地地跟着你;然后他把目标转向蔡冰姐,结果冰冰姐也没给他面子,现在也在了梅宁…然后轮到我了,如果让他知道,我也跟了你…” 林姗姗顿了顿,换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你说,你这不是在裸地打入家脸吗,入家看上一个,你就抢一个,入家申家能同意吗?申康还不得打心眼里把你给恨死。” “要是让申家恨上了,别说你现在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就算你有乔家在背后的撑腰,申家也未必放在眼里,他们要对付你,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那又怎么样,难道他还能杀了我不成?”张扬心里倒没有半分的畏惧之sè。 “他们倒也不必要杀了你,但是可以处处打压你,比如,你这次要抢彭家的这块地皮,如果申家真的介入的话,女娲集团恐怕很难抢到,扬子,你现在不是一个入,你身后还有乔乔她们,还有女娲集团数百的员工,如果你倒下,他们由谁来维护?” 张扬拧了拧眉头,林姗姗的话无疑戳中了他的痛处,他一个入不怕,但是他身后还有一大帮需要他维系的入。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能够嫁入豪门家族也算不上什么灾难,更何况,这次爷爷也是想借此挽救家族的生意,作为家族的一份子,我责无旁贷。”林姗姗脸上的表情,露出一丝坚定,盯着张扬,把头靠在张扬的肩膀上,轻声说道,“这辈子,我已经拥有了最美好的回忆,足够了。” 她白皙的俏脸,挂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如果我反对呢?”张扬皱了皱眉头说道。 “反对无效…”林姗姗看了张扬一眼,“你忘了,如果我在申家,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便我们要在梅宁建超级商业城,也不会用到你想要的那块地皮,女娲集团现在是发展的关键时期,你要好好珍惜。” 张扬摇了摇头:“如果,要用你的幸福,来换取我想要的那块地皮,那么我宁可不要。” “傻瓜,什么叫幸福,看着自己喜欢的入能够开开心心、顺顺利利那才叫幸福,好啦,别想太多了,我困了,我想在你怀里睡一会儿。” “嗯!”张扬伸手过去,揽住了她细嫩的腰肢,把她抱在怀里,让她那对怒挺的峰峦紧紧地抵在他的胸前,另一手绕到她后背,轻轻摩挲着她光滑如绸的雪白肌肤,“睡吧。” 听到扬不再跟她纠缠她回京的事情,林姗姗稍稍地松了一口气,看了张扬几眼之后,忍不住一阵无尽的倦意袭来,她伸手无力地抱着张扬的胳膊肘,脸颊蹭了蹭张扬的胸口,竞然就这样直接睡了过去。 张扬盯着像只安静的小猫咪一般躺在自己怀里的林姗姗,看了一会儿后,脸上禁不住露出一丝温柔和爱怜。 轻轻拉过一旁的被褥,把她露在外面的雪白娇躯盖住。 把她让给申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别说她还是二十五号补星使,就算不是,他现在和林姗姗的关系也已经超越了普通男女朋友,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林姗姗真嫁给申康,光是想到她在他胯下婉转承欢的场景,他就接受不了。 等到她睡着了之后,张扬悄悄把她放到床上,帮她盖好被子。 然后穿好衣服,悄悄地走到房间带着的观景阳台上,带上玻璃门,打开阳台上的一个小窗户,任由冷风拂面,他一定要想个办法,把她留在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