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真相就是,你被骗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三十六章 真相就是,你被骗了

“你想怎么样?”张扬皱了皱眉头问道。 “没怎么样?你不想名声臭了的话,我jing告你最好别淌这趟浑水,虽然说你现在名声鹊起,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自己掂量掂量。” 张扬看了许丹露一眼,又看了看李岚,笑了一声,回应道:“你说得对,我现在不淌了,露露,让阿狗他们来处理吧。” 张扬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你跟他讲道理是没用的。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来横的,只有你来横的,他才会跟你好好讲道理。 “姓张的,你别想跟我玩黑的,老子玩这个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看到张扬带着李岚转身走人,李chun叫嚣了起来。 话音刚落,肚子就挨了两拳。 “兄弟,走,我们到一旁好好的玩玩你所谓黑的。”两名保卫心领神会地把他拎到了一旁。 看到一向蛮横的李chun像被拎鸭子般提溜到了一旁,李岚犹豫了一下,走到张扬身旁,低声道:“张扬,他毕竟是我那边的人,再怎么说也借钱给我们家过,他的恩情我们家还是要报的,你能不能看在我面子上,不要为难他。” “放心吧岚姐,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少他一根筋骨,只是换一种方式跟他聊聊而已。”张扬看了看许丹露,轻声说道,“查查他的背景,还有,让阿狗他们别乱来。” “嗯。”许丹露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一旁,打了个电话后,又走了回来,淡淡地说道:“很快就有结果了。” 李岚听到张扬和许丹露对她并不避讳的谈话之后,表示谢意的同时,心里突然衍生出一种莫名的震撼感。 这两个昔ri的高中同学,只不过短短的四五年时间,突然间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那个以往沉默寡言的带着一点点羞怯的清秀小男生,突然间长大了,岁月的飞刀把他变成了一个像是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成熟男人,俊俏、帅气,脸上不再有往ri的那种羞怯,举手投足之间,隐隐带着一种说不出意味的风范。 还有那个以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前卫小女孩,高傲的校花,如今,以往染黄的卷发现在高高盘起,合体的高级裙装贴在她白皙xing感的娇躯上,让她彻头彻尾地成了一个令人瞩目的极品金领。 和他们走在一起,突然间有了一种自惭形秽般的感觉,要知道,当年,自己以副校长女儿的身份,在校园里也是风光十足的,而如今,她突然发现,她和他们两人之间,已然有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尽管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对自己的不屑或者轻视,但她仍然有种想要逃离这里的感觉。 上了车,张扬把西服一脱,随意扔到了车后座,又解开了衬衫领口的扣子,胡乱松了开来,而许丹露则把盘起的头发散开,也同样换了一件很休闲的外套。 “哎,上班没办法,就是要装作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张扬笑着跟李岚解释道,“过几天,你就会体会到了。” 李岚看到两人的动作,心里却是一阵莫名的感动,不管张扬说的是真是假,但她固执地认为,他们是为了不让她觉得有任何的不适。 三个人吃饭的酒店并没有如何的奢华,只是随意地点了几个菜,几瓶饮料,看起来和大排档一般,然后边吃边聊。 饭桌上,李岚稍微放宽了一些,开始主动聊起了以往高中同学的一些近况。 “阿金没考上大学,跟着他父亲去开了一家饭馆,生意还不错,丁丁和我一样在吴州大学,不过她是读工商管理的。” “文柯出国读书了,好像是去了菊花国,大路考进了明州体育学院…” 李岚如数家珍般把她知道的情况一一地说了出来,这让张扬脸上不禁一阵的羞愧,因为他对高中的同学,几乎不怎么了解。 当然,这和他以前的xing格有关,而且高二之后,基本上每个人都沉浸在学业之中,毕业到现在,他甚至连许多人的名字都记不起来。 不过李岚提到的这些人,张扬还算熟悉,像常文柯原本是他同桌,关系和他也不错,只不过没想到他竟然会去菊花国,他原先不是一向很讨厌菊花国人的吗? “我在想,什么时候,举办一个同学聚会好了,那么多年没聚了。”李岚犹豫着说道,“不过很多同学现在都到了五湖四海的地方去了,想要聚恐怕也难啊。” “是啊,现在很多人甚至还没毕业呢,再找个机会吧。” 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一条蓝sè纱裙的娇美女子走进了包厢,在许丹露耳旁说了几句。 许丹露告了声罪,便跟着那个娇美的女孩子走到了外面。 过了会儿,她又走了回来,看了张扬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李岚,淡淡地问道:“岚姐,李chun是两年前借钱给你们家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刚刚派人去打听了一下而已。” 李岚奇怪地问道:“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其实…我倒不是打听这个,刚刚只不过是让人去稍微打探了一下李chun而已。”许丹露微微一叹,看了张扬和李岚一眼,手里多出了一张纸:“那个李chun名义上是开砖窑厂的和石灰石矿厂,只不过这两个厂子并不能给他带来那么高的利润,他私底下是专门搞六|合|彩和诈骗的,他有个同伙叫程方杰…” “等等,你说什么,程方杰?” “嗯,这个程方杰是李chun底下的马仔,平ri里极其好赌,因为欠了李chun一屁股债,还不起债,凭着一张嘴巴,就变成了他的马仔,跟着李chun一块儿搞诈骗。” “不是…你说的这个程方杰是浮泽镇的程方杰吗?” “嗯!”许丹露点了点头。 “他是我姐夫,可他怎么会认识李chun?” “你姐夫?” “是啊,我姐姐两年前和他结婚…”李岚看到许丹露脸上的表情,心里陡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许丹露立刻皱着眉头淡淡地说道:“其实我已经知道姓程的是你姐夫,不过这个程方杰是个赌徒,两年多他欠了李chun一屁股债后,想到了一个办法还钱,那就是利用你爸爸赚钱心切,骗你爸爸把退休金入股他们一起去搞六|合|彩,当然,他们跟你爸爸说的并不是彩,而是什么基金。” “你爸爸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不相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过捱不过程方杰和李chun的巧舌如簧,加上你们全家的经济负担很重,你爸爸咬咬牙,就拿出了一小部分退休金,参股。” “刚开始,你爸爸的确赚了不少,所以他就信了李chun喝程方杰的话,甚至是把你姐姐嫁给了程方杰,以为以后他们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结果就中了程方杰和李chun的当,等到你爸爸把钱全部投进去后,这两个人借口说基金亏了,硬生生把你爸爸的退休金给吃了,然后程方杰还上演了苦肉计,被他们自导自演弄来的假jing察抓走。” “本来他们想骗完钱就走人,结果李chun大约是看到你长得年轻美貌,于是对你动了歪心思,于是他故意以一副救人于水火的大善人身份提出借钱给你爸爸,你爸爸当时已经走投无路了,而且他又好面子,为了你的学业,为了你妈妈的病,他不得不屈辱地接受了李chun的条件,而且在那之后,你爸爸为了翻本,陆陆续续又找李chun借了大概有五十万元之多,结果,理所当然的全部都亏了。” 许丹露说完,把手里的纸张轻轻放到桌面上推到李岚面前:“这就是他自己亲自招供的,你要是不信,只要把他人送到jing察局,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对了,程方杰现在人就在洛北省,还在搞那些坑蒙拐骗的勾当。” 听完,李岚整个人一下子全部都呆住了,急忙是拿过许丹露手上的那张纸,从头到尾地认真地看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现在,你还觉得这个家伙值得同情吗?”许丹露淡淡地问道。 “这…”李岚脸sè变得铁青,“姐姐,姐姐和小意以后怎么办?” 张扬同情地看着她,心里也是一阵的纠结,她姐姐和她小外甥都是无辜的,可惜偏偏遇上了程方杰这种魂淡。 而她爸爸,李副校长,张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你说他贪呢,他确实也是走投无路了,这才想到要走如此下策。 说到底,一切都是李chun和程方杰两人一手导演的骗局。 “张扬,我能求你件事吗?”李岚想了半天之后,捏紧了粉拳盯着张扬说道。 “你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 “这些事情,别让我爸爸和姐姐知道,我宁可他们不知道被骗了,爸爸的身体最近本来就不好,我怕他受不了这个打击。” 张扬看了看许丹露,两人对视了几眼后,点了点头:“李chun呢?” 李岚犹豫了半天,问张扬道:“你觉得呢,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放心好了,我来处理吧。”许丹露看了张扬和李岚一眼,“公司还有事,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岚姐,待会儿让扬子送你回去。” 许丹露一边说着,一边朝张扬使了个眼sè,她离开没多久,张扬就收到了一个短信。 张扬不动声sè地拿了起来,看了一眼,眉头不由微微一拧,抬头看了看对面的李岚,伸手不禁揉了揉额头。 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