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大叔,你很嚣张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三十五章 大叔,你很嚣张啊?

“哟!都老夫老妻那么久了,还正经什么吖。”张扬看了许丹露一眼,凑到她耳旁,低声问道:“我听说,你高中的时候给我写过情书…” 许丹露闻言,看了张扬一眼,脸蛋难得的红了起来:“瞎说…我…我那是写着玩的,谁给你写情书了。” “你就承认了吧,你都说你当初偷偷关注我了,那写情书也没啥奇怪的。”张扬笑得很是开心,摇头晃脑道,“我就是好奇,当初我不就是个穷小子吗,还被人骂神经病,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说实在的,能让我们三中的校花看上,我真的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李岚说的是吧。”许丹露咬了咬红润的樱唇,翘着鼻子道。 “嗯,本来想到待会儿的饭桌上再调戏你的,不过你是我心爱的宝贝,实在不忍,所以忍不住现在就告诉你了。” “你不担心我给她小鞋穿啊?” “拜托,我认识你也不是一两天了,你要是真的对她有意见,她来公司面试的事情你还会告诉我?” “瞧你个得意样。”许丹露没好气地拧了张扬一把,“你就得瑟吧,没错,我当初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怎么着?” 许丹露的表情还透着一丝得意。 “理由!” “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呃…我们不是在对大话西游的台词吧,我真的很想知道。”张扬心里痒痒的,青葱岁月里的恋情是不含任何sè彩的,也是最为纯真的,在那个时候朦朦胧胧爱过,或者喜欢过,是一件值得回味一辈子的事情。 尤其是被当时的校花暗恋过,那绝对是一种殊荣啊。 “好吧,其实我那时候看到你,觉得你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你是唯一一个愿意耐心跟那个叫兮兮的女孩子讲话的男生,连我自己都没有那种勇气,而你去了,我觉得你是英雄。” 张扬的心被再度颤了一下:“你知道兮兮?” “知道啊,当然,我只知道她是个jing神上患有疾病的人,还是个转学生吧好像,你应该是坐在她后面吧,高二分班的时候,就没去注意了,没什么印象。” “就为了这个,你就喜欢我?这是不是太儿戏了点?”张扬很想跟她说,兮兮没病,她其实比任何人都聪明,只不过现在讲着些有什么用呢,说了,或许只会让她们心里有负罪感而已,而且也不一定信,兮兮不在乎,他也不在乎。 “有什么好儿戏的,喜欢就是喜欢了,没有那么多的理由,我倒是没想到,你喜欢的是李岚,其实我倒是觉得李岚是不是也喜欢你,只是因为她父亲的原因,所以她拒绝你,要不然,她干嘛要阻止我写情书?” “呵呵,有一点,你说错了,其实我没有喜欢李岚,所以呢,理论上,你是我的初恋。” “真的?”许丹露双眸突然微微一亮,看她的表情,敢情她对这点很在意? “当然。”张扬心道,如果对兮兮的那种感觉不是恋爱的话,那应该算是吧。 “哇!太好了。”她居然雀跃地跳了起来。 张扬急忙伸手捂住她即将扬起的裙裾:“拜托,大小姐,要得意回家得意去,你要是走光了,我岂不是亏了。” 停车场上,李岚好像和那个中年男人争执了起来。 张扬皱了皱眉头,加速了脚步,走了过去。 眼前那个男人大约一米七的个头,穿着一套西装,打着一条红sè的领带,脸有些肥圆,两腮蓄着短短的胡须,留着寸发,一双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看起来很jing明的样子,站在一辆黑sè的丰田车边上。 而李岚的身高差不多一米七三加上她还穿着紫sè的高跟鞋,整个个儿一下子窜出那男的足足十多公分高。 本来,人家好心帮李岚,张扬也是不想去掺和人家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协商好了就算了,但是听到许丹露说这个男的就是那种搞六|合|彩诈骗的之后,心里不由生出一股淡淡的反感之意,甚至他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另外的玄机。 ……那个男的,打开车门,身子倚在车门边上,一手揪着李岚手里的包包,咧嘴冷笑道:“李岚,你别忘了,你母亲治病的那笔钱,还有你姐夫欠人家的那笔钱,还有你上大学的学费,都是我帮你垫付的,当时跟你父亲说好了,这就当做是彩礼钱,你父亲也没有反对,怎么,你现在刚刚被女娲集团录取,你就想过河拆桥?” 李岚包包被拽,脱不开身,只得是咬着樱唇,轻声解释道:“chun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当初借钱给我爸爸,我们一家大小对你的恩情绝对没有要忘记的意思,只是借钱归借钱,婚姻大事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当初我知道您借钱给我们,是要以我嫁给你为条件,那么我是一定不会同意的。” “那又怎么样,干恁x。”那男的嘴里冒出一句本地方言的三字经,双手叉在腰上,“你爸都已经同意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的?” “你…”李岚脸上一阵的羞红,“chun叔,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家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还你,但是这段婚约我不能承认。” “承不承认不是你说的算,我告诉你,我现在在老家已经摆下了宴席,明天你要是不出现,我保证让你全家死光光,你应该很清楚我李chun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中泽镇,我说得到就办得到。”那个叫chun叔的冷笑道,“而且你别以为你家就欠我十万块而已,我告诉你,你爸爸欠的…就算把你卖一百遍,也不够。” “chun叔,我爸怎么说跟你们家也算是认识的,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相识?谁跟你相识啊,除非你现在立刻和我回去。”说着,他伸手狠狠一拽李岚手上的包包,那巨大的拉力,扯得李岚的身子禁不住地往前跌去,与此同时,她的包包也被扯破了,里面的东西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还好李岚伸手扶在了车门盖上,这才没有摔倒。 “贱货,你还来劲了!”那个男人见没能把李岚扯倒,顿觉没面子,一下子火大了,张开五指,伸手就去扯李岚的头发,刚刚拽到准备用力,就发现自己的手腕突然一阵的生疼,像是被铁钳夹住了一般,无法再动弹,而且骨头好像都被捏碎了,痛得他差点直接尿出来。 他侧头一看,发现一个长得极其清秀俊俏的高个男子,正一只手握着他肥粗的手腕,一双显得有些yin郁的双眸冷冷地盯着他。 “大叔,打女人的男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我们两个爷们来玩一玩。” “干恁x,你算哪根葱啊?”那个李chun看到张扬之后,立马就毛了,都忘了手上的疼痛是怎么来的了。 张扬松开了他的手,把李岚拉到了自己身后,又看了被扯破的包包撒了那满地的东西,眉头一拧,心里不自觉地微微一酸,看起来,这一两年,李岚过得却是有些艰辛。 包包里面装的那些东西,都是一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甚至连廉价的香水都没有。 回想自己之前落魄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 “都是同个地方的人,何苦互相为难?”无论眼前这个家伙背景多么不地道,但张扬想,他毕竟帮过李岚,所以并没有想跟他针锋相对。 不过他的动作,反倒是让李chun认为张扬怕了他,立刻一蹦三丈高。 “干恁x,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信不信我叫一帮人砍死你?还有,你特么的,你的臭手,赶紧离我老婆的手远点,她的手是你能牵的吗?” “大叔,你别老是动不动三字经的好不好。”一旁的许丹露听到张扬被骂,立马不干了,她要不是碍着张扬还没发脾气的份上,按耐住了xing子,早就直接一巴掌扇到那个人脸上了,张扬或许要顾忌什么,但她可不用顾忌。 “干恁x,你个臭婊子,老子很老吗?有你什么事…啊…” “啪!” 话还没说完,他就发现自己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而且是许丹露赏给他的。 他的脸颊登时就直接肿了起来,而且两眼还在冒星星。 反应过来的他,刚想动手,就发现自己整个人就被凌空提了起来,双脚踩在半空中踩着风火轮怎么也够不着地板。 他才看到,自己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了两个穿着女娲集团jing卫制服的壮汉,一左一右地揪着他的肩膀把他摁在了车上。 “算了,放开他。”张扬看到一旁李岚脸sè有些不忍的样子,知道她还顾忌同乡之情,便不想为难那个李chun。 “是,张总。”两个壮汉是阿狗的人,阿狗伤愈后,现在轮值梅星大厦总部的安保工作,手下大约有二十几号人,都是身手极为不错的退伍老兵。 “你…你是女娲集团的老板?”那个李chun这下子总算是认出张扬了,心里顿时一凉,怎么惹了这个家伙了? “不错。”张扬并没有否认,转头看了看李岚,淡淡地说道,“岚姐是我高中的同学,而且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我希望你不要为难她,至于她欠你的钱,我替她还,我们会把利息一并也算给你,他们家欠你的情,我们也承了,大家同乡一场,没必要互相为难对吗?” “张总,你说的倒是轻巧。”李chun看到张扬语气温和,以为张扬是怕了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便又开始胆大了起来,满脸冷笑地道,“李岚她可是我老婆,她可是已婚少}妇,你莫非对别人的老婆感兴趣?难道你不怕传了出去,毁了你的名声?恐怕乔家大小姐也是不会答应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