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才绝色美少女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才绝色美少女

兮兮,全名就叫兮兮,她是一个转学生,高一上半学期后段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转到了安平三中,然后刚好和张扬同一个班级,她坐在张扬前面,学号是三号。 她有着一张非常非常漂亮的脸蛋,jing致、柔和、完美,她还有一双很安静很安静的眼睛,安静到让人她看一眼,仿佛可让整个世界沉睡。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一张脸蛋能够像杨菲一样漂亮的,那么张扬相信,或许长大后的兮兮可以做到这一点。 她非常的聪明,聪明到让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jing神病人,老师们从不过问她的功课,也从不在课堂上向她提问问题,因为所有问题在她面前都不是问题,无论是数学、英语、物理、地理、历史、化学,老师问的,她能给出连老师都听不懂的解答。 当然,她的答案老师们是不会承认的。 她的知识范畴似乎已经完全超越了那些博士硕士所能学到的知识,面对一个这样的奇葩,许许多多的老师自动选择了逃避,一个因此而愤然辞职的老师临走前说了这么一句话。 “让一个在学术上能够成为我导师的导师的人,成为我的学生,很抱歉,这就像一个拥有成年人思维的人,不得不用婴幼儿的行为,郑重其事地来教婴幼儿怎么给成年人换尿布一样可笑,所以我选择退出。” 但学校固执地把兮兮留下,没有给出任何理由。 但是因为她的能力,已经超越了同校师生所能理解的范畴,她一开始被认为是个天才,一个可以媲美爱因斯坦、爱迪生、特拉斯、达芬奇这样的天才。 但当天才每天静静地坐在草地上,盯着蓝天白云,在下雨的天气里,盯着河里面露出了头呼吸着氧气的鱼儿,不断喃喃自语的时候。 她慢慢的,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一个怪物,一个jing神病患者,一个有着超级科学家天赋的jing神病患。 只是这个病患提出来的那些光怪离奇的理论已经超越了现有科学家所能理解的范围,以现有的科学技术根本无法实现它。 于是,凿刻在人类灵魂深处的,那种对于未知事务的恐惧,让所有人都选择了逃避,就像婴儿不会和一个成年人喜欢讨论国家大事一样,所有人都尽可能地躲避着她。 除了张扬。 张扬并不喜欢她嘴里说的那些光怪离奇的理论,只不过他是一个合格的聆听者,自小父母双亡的他相信这个经常xing喃喃自语的女孩子和他一样的寂寞。 他不觉得她是个神经病,然后他尝试着和她交流。 当然,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 兮兮的思维是跳跃xing的,她可以这会儿跟你讨论勾股定律,但另一会儿她就会跟你说量子迁移,她会跟你讨论宇宙的奇点是什么样子的,但一会儿又跟你说非碳基文明的可能xing。 不过张扬无所谓,他就在一旁静静听着她在草地上,在河边宣泄着老师们都听不懂的那些理论,然后报以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然后兮兮说完之后,就会很羞涩地笑了:“对不起,我是不是又让你烦恼了。” 张扬只会轻轻的摇头,然后跟她说:“我虽然听不懂,但我相信它是对的,或许有一天我会懂。” 张扬当然听不懂,也不觉得他以后真的能懂,不过他觉得兮兮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有种洗涤心灵的作用。 高二的时候,原本学习成绩还算不错的张扬,突然间成绩一滑千丈,兮兮更是以好几科挂零的成绩被人渐渐遗忘。 张扬开始被jing告了,以李岚为首的班干部开始提醒张扬,要是他还和那个疯子在一起,他永远也考不上大学,他会和那个疯女人一样,拖累整个班级。 张扬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只是噢了一声,然后每次他都发现,当看到兮兮一个人白衣白裙像一个诚挚的信徒一般,静静屹立在蓝天白云下的场景,总是会情不自禁地靠近她。 兮兮依旧可以安心地在学校上课,只不过这时候的她,看着张扬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都是我拖累了你,其实,你以后不用来陪我了。” 她每次都这么说,张扬每次也都答应了,但是在她出现的地方,张扬总会很巧合的出现。 班上的同学,包含李岚在内,他们都认为张扬也疯了,和一个疯婆子在一起,注定是要被感染的。 不过张扬依然我行我素。 终于有一天,兮兮在一次去河边,捧着学校湖里的水在那边自言自语的说话的时候,她不小心滑进了河里。 不会游泳的张扬,被李岚她们死死地拉住,不让张扬去救她,而旁边几个会游泳的男生,则以一副异端终于被毁灭的表情,盯着兮兮,任由她在河里不断地沉浮。 几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黑衣汉子及时地赶到了,他们把昏迷过去的兮兮救了上来,把她送进了医院。 兮兮再次出现的时候,她坐在了轮椅上,双腿已经无法行走,到底是不是因为落水的原因造成的,张扬无从知道。 不过他相信,如果当时他会游泳的话,或许可以及时把她救起来。 又或许自己也落水的话,那么围观的人也许不会袖手旁观。 那么或许她的双腿就不会变成残废。 坐在轮椅上的兮兮,依然没有改变她那种自言自语的习惯,她无法再爬到五楼上课,但她每天依然来学校,偶尔翻翻图书馆里面的书籍,偶尔像往常一样,盯着蓝天白云发呆。 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学校的人已经淡忘了她,偶尔看到她的时候,会悄悄地绕道,心地好的人,会很同情地评价一句:“好漂亮的女孩子,可惜了。” 而一些看起来心肠比较硬的,则会远远地啐了一口,低声骂了一句:“疯子。” 李岚她们不让张扬再去接近她,她把张扬的反常情况偷偷给张扬的爷爷打了小报告,张扬被他爷爷第一次抡着拐杖打。 爷爷拜托李岚他们,帮忙看着张扬。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李岚答应了,她如同一个间谍一般,盯着张扬,她有着两个不错的哥们,当然,外面的人都说那两个练篮球的男生是她的男朋友,尽管那个时候李岚没有许丹露那么时尚,但她的风评比许丹露还要糟糕。 所以,这或许许丹露成为三中学生心目中真正的校花的原因。 那两个男生帮着李岚,像盯着犯人似的看着张扬。 张扬能看到兮兮的时间越来越少,他盯着兮兮能够出现的地方,却往往出现李岚的身影,所以很多人理所当然地认为,张扬或许在暗恋李岚。 直到有一天,兮兮突然再也没有出现在蓝天白云之下,也从她以往喜欢去的图书馆彻底消失了。 就像三中从来没有兮兮这个人存在似的,人间蒸发了。 学校没有解释为什么,或许他们觉得也没必要解释什么,可能转学了,又或许休学了,没人知道。 张扬觉得,有一个人或许知道,李岚。 因为李岚的父亲那时候是学校的一名领导。 而在兮兮走了之后,李岚对他冷淡了下来,有时候张扬觉得,她对待自己的态度,就好像当初她对兮兮的态度一样。 对于张扬的问题,她嗤之以鼻。 “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了的男人,还想着要关心一个有腿疾的女人,你不觉得可笑吗?你或许应该好好考虑一下,高中毕业之后准备到哪里打一份零工养活自己吧。” 之后,她开始对张扬不耐烦了起来,甚至有时候张扬觉得她会开始针对自己。 奇怪的是,李岚依旧很喜欢出现在以往兮兮出现过的地方,而那个地方也是张扬关注的地方。 面对两人目前这种情况,学会臆测的同学,做出了另外一番诠释。 “李岚已经有男朋友了,而张扬只能偷偷地盯着她的背影单恋。” 张扬没有去辩解,也不想做出任何解释,他突然很怀恋蓝天白云下,兮兮用那黄鹂般清甜的话音自言自语地诉说着那些光怪离奇的理论。 时间久了,李岚似乎有了真正的男朋友,张扬也被慢慢淡忘了,谁也不会在记得,那一年,他和一个被称为疯子的女孩子在草地上,一个在那天马行空地说话,一个则心无旁骛地聆听。 兮兮走了之后,张扬的成绩慢慢地恢复了,甚至恢复到他顺利考上了梅宁大学这所211和985高校。 再过几年,甚至张扬自己,好像也记不起那青葱岁月里的那段画像了。 他不清楚,当初和兮兮在一起,那算不算是喜欢,或许不是,不过不重要了,兮兮宛如他生命中一道绚丽划过的流星一般,眨眼间就不见了。 现在,尘封的记忆,突然间又被撕裂开来,张扬心里突然一阵莫名的酸痛,他很想知道,兮兮在哪里,她是否还像当初一样,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蓝天白云之下,喃喃自语。 “我只知道,她走的时候,我偷偷趴在家里的窗口上,然后好几辆黑sè的奔驰载着她,还有那几个保镖走了,不过我看过车牌,好像是京城的。”李岚搓着双手,低声解释道。 “你放心吧,她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不会有什么事的…其实,或许还有一个人会知道她的情况。”李岚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这个人,你还可能认识。” “我可能认识?” “嗯!”李岚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