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冤啊,杯具啊,这是误会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三十章 冤啊,杯具啊,这是误会啊

噢,靠,这特么的!张扬暗啐了一口,还有比这更加杯具的吗? 你说她早不清醒,晚不清醒的,偏偏在这种节骨眼上清醒了。 如果从林姗姗这个角度上看,张扬刚好是蹲在她的脚跟处,然后一只手把她细嫩雪白的小腿抬了起来,抬得还不是一般的高,而另外一只手则揪着她的黑sè蕾丝边内内套在她的右腿,已经套到了脚踝处,而他的两眼,刚刚好对着她最为神秘的部位中间。 现在他的姿势是有多猥亵就有多猥亵,这就好像他正把她的内内脱掉,并且正在仔细地蹲在地上,研究着她的某个神圣部位似的。 关键是林姗姗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下面凉飕飕的,好像是什么都没穿。 然后一看张扬手里的黑sè蕾丝边内内,发现正是自己今天穿的。 于是,她瞬间就无语了,两眼一翻白,差点昏过去,这个家伙,居然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把自己腿抬起来,然后把自己的内内给脱了,然后还在研究自己那个羞人的地方。 “啊…”尽管身体虚弱,但她还是尖叫一声,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瞬间涨得通红的脸蛋,一双修长的美腿如雨点般拼命朝张扬身上乱蹬。 “流|氓,sè狼,大sè狼,大流氓…我杀了你…” “这个…这个…”张扬揪着被她蹬掉的黑sè蕾丝边内内…无语地晃了晃,“这个…这个,我一定给你个合理的解释…嗯,是这样…你一定是眼花了。” “我杀了你…”林姗姗无力地蹬着张扬。 “是这样,你发高烧了,所以你产生了幻觉,幻觉,明白吗?” “我杀了你…”林姗姗依旧蹬着张扬。 “至于这条内内…”张扬看了看手里的内内,赶紧放回到她手里,“这个更是个误会,你一定是看错了…哎!哎!哎!你…你…你怎么就昏过去了…造孽啊。” 张扬无语地发现,林姗姗又羞又恼,居然活生生地又昏了过去。 “救人啊…” 还好,距离医院已经没有多远,张扬来不及多想,胡乱地给她套上内内,然后开着车,急速地驰骋到了医院,下了车,把她弄下了车,横抱着跑进了急诊室。 而这会儿他才看到乔希儿和许丹露还有西晨静兰三人早在医院门口等着他。 “扬子,姗姗怎么样了?”乔希儿一脸着急地问道。 “高烧…不知道是不是休克过去了…”张扬当然不能承认,是他把人家底下的小妹妹看了,林姗姗又急又恼,直接羞昏过去了。 “啊,那赶紧送进去吧。” 在车上的时候,张扬已经让许丹露就近联络了临海区的医院,所以人一到,医生马上接手,医生检查了一下后,一脸奇怪地盯着张扬等人:“病人的体表温度是三十九度七,按理应该不至于昏过去啊,可能是体质太弱了吧。” 她看了看张扬等人,宽慰他们道:“没事的,吊一下点滴,烧很快就会退掉…对了,先抽个血化验一下。” 众人闻言,不由一起松了口气。 “哎,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换一身衣服,你们就在这帮忙照看她一下吧。”张扬看了她们三人一眼,心道,这会儿不逃,更待何时,要是待会儿林姗姗醒了,那就尴尬了。 “嗯,扬子,你先走吧,瞧你浑身湿漉漉的,等一会儿你也感冒了就不好了。”乔希儿和许丹露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那我先走了,姗姗姐醒了跟我说一声。”张扬嘿嘿笑着,伸手摸了摸头,准备开溜。 刚走没几步,背后就听到乔希儿喊了一声。 “等一下…” 乔希儿踩着帆布鞋从身后追了上来。 “咋了?”张扬心虚地问道。 “扬子,这次要不是你,姗姗就危险了。”乔希儿盯着张扬,轻声说道,“姗姗和我自小相熟,我们俩情同姐妹,我替她谢谢你…” 张扬闻言,松了口气,还以为她看出什么了呢,伸手揽过了她的小蛮腰,不由是一阵的又好气又好笑道:“老婆姐姐,你傻了啊,你跟我说这种客气话也未免太见外了吧,我先走了。” “不过,老婆姐姐,你要是想答谢我,那晚上再好好答谢吧,嘿嘿。” “…晚上我要陪着姗姗。” “呃…”张扬悻悻地溜回了q7上。 回到别墅,张扬换了一身衣服,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今ri在车上发生的一切,一切都是天意啊,没想到林姗姗会是二十五号补星使,更没想到的是,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验证了她的身份。 不过更难堪的是,他也没想到,他在要为林姗姗换内裤的时候,林姗姗居然醒过来了,还看到他一副极其猥琐的样子盯着她双腿之间的桃花源地。 外面的雨还没停,寒气把玻璃笼得是朦朦胧胧的,张扬伸手端过一杯开水,走到窗前,盯着外面黑黝黝的夜空,叹了口气。 如今证实了林姗姗是二十五号补星使,而且她的忠诚度还出乎意料地并不算低,这听起来还算不错。 不过,今天被她发现了自己正在看她那个神秘之地,无疑会彻底地把她对张扬的好印象给毁了,其实,当时张扬并不是看得很清楚,不过现在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找到一个补星使,但是现在处于相当尴尬的境界,情何以堪。 不知道站了多久,房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门铃提示系统提醒道:“露露老婆来了。” 张扬走过去,打开房门,许丹露笑盈盈地站在门口:“我可以进来吗?” 张扬笑了笑,伸手过去摸着她的脸蛋:“你什么时候也会卖萌了?” “不偶尔卖萌,人家还以为我已经七老八十了呢。” 张扬伸手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放到沙发上:“刚回来吗?” “嗯,姗姗姐的烧已经退了。”许丹露看了张扬一眼,笑眯眯地说道,“我们不放心把她一个人放在医院,所以带她回来了,她现在和乔姐睡一个房间。” “你们把她带回来了?”张扬愣了愣。 “嗯!”许丹露点了点头,“扬子,姗姗姐对你好像有意思。” “呃…”刚把水送到嘴边的张扬动作不由一滞,“瞎说。” “是真的,我不是瞎猜的。”许丹露笑眯眯地说道。 “是吗,你怎么猜的?” “她身上穿的衣服是我的,我记得今天买了,然后放在你车上,忘了带,医生说她是淋湿了体温过低导致了高烧,幸亏有人帮她把湿衣服给换了,这个人应该就是你吧,扬子。” “是!”张扬点了点头,“不过单凭这点你怎么证明…” “乔姐姐在姗姗姐醒过来之后,有问她,怎么不给她打电话,结果姗姗姐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和支支吾吾,还有她是个聪明人,既然是你救了她,自然也是知道你帮她换了衣服了,换句话说,她都被你看光光了,却还愿意住进来,证明她应该还想看到你,所以我就随便猜测了一下,不过要是说得不对,你就当我没说。” 张扬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好了,赶紧睡觉吧,想那么多干嘛。” “扬子,其实我挺羡慕这种女孩子的,因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这就叫一见钟情,乔姐姐可是跟我说过,你在京城的时候,救过姗姗姐一次。” “一见钟情?这你也信?”张扬笑着把她揽了过来,亲了她一下,“你怎么就不对我一见钟情一下,害我白白浪费了三年的大学生涯。” 许丹露笑了笑,把头轻轻枕在张扬的肩膀上:“你怎么知道我没对你一见钟情?” “哈哈,你对我一见钟情?我记得你是咱们高中学校的校花吧,你当时在我们这群|丝的眼里像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我们对你的敬仰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对我一见钟情?你开什么玩笑呢。” “还女神呢?你心目中的女神,应该是李岚吧?” 闻言,张扬愣了愣,像是被拨动了心底掩藏得足够深邃的那根弦丝一般,盯着许丹露,看了老半天之后,才犹豫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许丹露淡淡地笑道,“因为某人在盯着某人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也被别人盯着,还记得那时候学校组织的一次活动吗,你因为怕水,所以面对大海,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岚跟其他男孩子去游泳,然后你后面就开始在家里的小溪旁开始学,结果呢,学了一整个暑假,你连个狗扒式都学不会。” “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在盯着别人的时候,看不到别人在看着你。” “露露,你跟踪我?你…你太不地道了。” “跟踪你的头啊,我那个时候就喜欢你了。” “怎么可能,你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而且学习成绩又那么好。” “所以才说,一见钟情啊,一见钟情这种东西,都是没来由的。” “真的?”张扬盯着她的眼眸子,很认真地问道。 “真的。”许丹露笑着点了点头,那笑容非常的灿烂,然后把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现在如愿以偿了。” 岁月跟他开了个玩笑啊,张扬揽紧了许丹露。 “对了,扬子,今天我其实看到李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