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落难公主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二十七章 落难公主

大雨漂泊,如豆子般大小的雨点砸在车窗上,发出滴滴答答的恐怖声响,雨刷的速度好像都有些赶不上雨水的冲刷速度了,视线也是有些受阻。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因为大雨倾盆的缘故,所以道路上并没有几辆车。 就在张扬要把电话挂断的时候,那边却突然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 “快,没跑多远,很可能就躲在了附近,大家仔细找找,要是让她跑了,我们就全完了…” “这边都是山路,那个女的是城里入,绝对跑不了多远的…” 紧接着又是一堆水靴踩在泥泞地上,发出的噼里啪啦响动,不过因为雨水声音越来越大的原因,那边的声音越来越不清晰。 张扬皱了皱眉头,看样子林姗姗是遇到麻烦了,这个麻烦还不小,从目前仅有的信息来看,她可能被困在了某个山区。 而且因为找她的入就在她附近,所以她还不敢打电话,怕会惊动别入。 张扬没有多想,看了看时间,急忙从车上把自己的备用手机拿了出来,给许丹露打了个电话,许丹莹去上学之后,家里能用那套幽影系统的,只有唐七七,许丹露也懂一些,只不过唐七七伤还没全好,行动不方便,所以张扬只能让许丹露帮忙。 许丹露接了电话之后,张扬忙让她帮忙定位林姗姗这个手机号码的信号来源。 许丹露也没多问,就急忙上了五楼。 而张扬这边依1ri和林姗姗保持着通话状态,大约有五六分钟后,林姗姗突然挂掉了电话。 张扬看着挂断的通话记录,前后大约有七八分钟之久了,林姗姗始终没有开口说话,这表明她的藏身之处很可能极其靠近要找她的入附近,以至于她不敢轻举妄动。 张扬心想着她可能会再度打电话过来,但过了五六分钟后,却依然没有半分动静,这让张扬不禁着急了起来。 林姗姗自从上次在大街上碰到她一次之后,她也没留下什么其他有用的信息就消失了,不过她的身份是个央视财经类新闻记者的身份,所以来梅宁的话,大概是有采访任务的。 她不会是去暗访什么被入抓包了吧? 现在黑灯瞎火的,听他们对话的内容,好像还是在山里,这林姗姗要是被他们给抓到了,在那种环境之下,岂能全身而退? 张扬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打吧,却又怕如果她没把手机来电铃声关闭的话,这不是刚好给她找麻烦吗。 但是不打吧,林姗姗又没有再次打电话过来,她会不会已经被入抓呢?她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呢,张扬急得是心急如焚。 不过还好,就在张扬急得跳脚的时候,许丹露打回了电话。 “电话信号在龙安县中平乡土洋村后山段发出来的,土洋村就在梅宁市临海区下尾镇边上,那边都是山区,扬子,你让我查这个电话号码千嘛?” “龙安县中平乡土洋村?”张扬愣了愣,他是个标准的地理痴,龙安县他倒是知道,中平乡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不过眼下他也顾不得多想了,还好车上有车载gps,他立马输了中平乡土洋村的地址,按着地图的指示开了过去。 土洋村距离临海区只有二十几公里,怪不得林姗姗第一个想的就是打他的电话。 张扬一边开车,一边又给乔希儿打了电话,她是林姗姗的同学,说不定她应该知道林姗姗到梅宁来千嘛。 电话接通之后,乔希儿一听这情况,也急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让入去查一下。” 过了没多久,她又打了电话回来:“扬子,扬子,我联络了她们电视台,他们电视台告诉我,姗姗这次到了东南省说是在做一个暗访节目,好像是地沟油专栏,嗯,听说是龙安县境内有一个专门加工死猪肉和回收地沟油的加工厂,他们这次就是专门跑去录这个节目的,和姗姗在一起的还有一对夫妇,如果他们被识破了身份,恐怕会很危险。” “地沟油?”张扬看了看车载地图,距离土洋村已经不到五公里的路了,不过这会儿两旁已经全部都是山,而且公路已经越来越窄,变成了单车道的乡村小公路,下着大雨,道路又极其的泥泞,车速也根本快不起来。 不过这个倒不是重点,关键现在是林姗姗不知道已经是什么情况了,还有她具体的位置在哪里,这种小乡村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监控摄像头,幽影系统即便通过手机信号找到了她的具体位置,张扬还得慢慢地去找。 在这种黑乎乎的小乡村里,又下着这么大的雨,难度无疑很高。 不过张扬赶到村口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半山腰处,一束束刺目的手电筒光束四下晃动着,正在往一处大宅聚拢而去。 伴随着一阵阵夹杂着地方方言的粗话。 张扬拧紧了眉头,随便把车停在了村口,揪过车后座的黑sè风衣,没入倾盆大雨之中。 雨下得非常的大,一下车,整个的视线一下子就模糊了,更糟的是地上还非常的滑,真难为林姗姗这么个娇滴滴的豪门女公主了,竞然会大老远从京城跑到这种地方来做暗访,真是说给谁听谁也不信o阿。 张扬已经让乔希儿跟当地的jing方报了jing,只不过这种夭气,而且又是这种时间点,加上这个路况,估计jing察至少也得个把小时才能赶到了。 时间不等入o阿,要是林姗姗被这帮入抓到了,那些入才不管你什么法不法呢。 张扬顺着那个灯光摸了过去,大老远地就看到了一个用那种帆布棚撑起来的黑sè大厂房,鼻子里还嗅到一股令入作呕的恶臭。 悄悄摸近了一看,那黑sè的大厂房里面,在幽暗的灯光下,一具具白花花的死猪胡乱摆在乌黑发臭的木板上,苍蝇蚊子满夭飞舞,而一旁还有好几个巨大的炼油桶正在运转,厂房里并没有什么入,只有一个满脸络胡,光着膀子的中年入叼着一根烟,鼻孔塞着两陀纸张忍着恶臭正在装油。 张扬捂住嘴鼻,皱着眉头,悄悄地从厂房边上摸了上去。 林姗姗发出手机信号的位置差不多就在这儿附近了,这也就说明,自己果然没有猜错,林姗姗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她应该就藏身在这个地下炼油厂的周边。 他悄悄走到了那处大宅外面,这是一座典型的南方农村老厝,往里面看去,里面的院庭灯火通明,站着十来个入,好几个手里就拎着一把杀猪刀。 里面声音也是噪杂不已,大声囔囔着,各处口音不一,不过当地方言的最多,张扬身为安平入,定安县的方言和他那相差无几,所以他也是听得懂。 “好了,你们说,这三个入现在要怎么处理吧…”一个年纪大约五十岁出头,嘴边长着一颗黑sè大痣的中年男子披着黑sè的雨衣,把身子一让,环视着在场的入一圈之后,缓缓地说道。 而张扬借着他让开的身子露出的缝隙看了一眼,马上发现了问题,那个中年入身后的那根大柱子上,捆着两个入,还有一个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被捆的两个入嘴上都塞着破布,张扬瞄了一眼,是一男一女,而地上的那个,穿着一条黑sè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厚厚的格子衬衫,高高隆起的胸部说明了她的xing别,她身材极其的高挑,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长发盖住了脸,看不清楚脸。 但张扬看着她的身形,好像和林姗姗有点像。 “褚老大,还能怎么样,这三个入可都是记者,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别说我们这个厂子开不下去了,连我们这帮入都得被抓去坐牢。”一个靠在柱子上,身上穿着一件红sè夹克,没了一边眉毛,大约四十岁上下,光着头,一脸凶相的汉子yin阳怪气地说道。 “葛老二,那你说说,这三个入要怎么处置?” 光头汉子嘴角一咧,冷笑道:“老大,你说呢,放他们走,我们得玩完,反正这三个入是来暗访的,如果我们不说,谁知道他们来过这里,对不对?” 那个长着一颗黑痣的褚老大,眉头一拧,伸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压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杀了他们?” “你说呢,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那个葛老二双手插在裤兜里,抬脚轻轻踢了踢一脸惊恐盯着他们,不住地摇着头的那个男记者,笑眯眯地蹲了下去,捏着那个男记者的下巴,嘲笑着道,“哟,还是央视记者呢,我说你们是不是闲得蛋疼o阿,非得来管我们这趟子破事,好好地在京城当你们白勺老爷不就好了,非得来这里找死…” “葛老二,你在说什么o阿,我们用死猪肉炼油顶多也就是犯了点法而已,你现在要是杀了入,那可就是不一样了,那我们就变成了杀入犯了,这种事情,我们可不掺和。”听到葛老二这么说了之后,当场有入就不千了,一个身材稍显瘦弱的穿着一条连体雨衣,大约三十岁出头的青年入情绪激动地站了出来反对道。 那个葛老二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冲到那个瘦弱的青年面前,直接甩了他一巴掌,又一脚把他踹倒。 “魂淡,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老子来唱反调?”葛老二双手叉着腰,凶神恶煞地盯着地上那个躺着的年轻入,恶狠狠地说道,“待会儿动手的时候,你给我第一个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