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狂怒暴杀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二十二章 狂怒暴杀

虽然是二楼,但因为一楼是一些商铺店面,所以也是有四米多的高度,而胡道元落地之后,只不过是顺势打了个滚,就立刻起身往一旁巷子身子跑了去。 张扬落地的时候,显然没有胡道元的经验丰富,背部挨了一下,痛得呲牙咧嘴,但此刻,他已经忘记了什么叫疼痛,几乎没有半分的迟滞,立刻紧随着胡道元没入黑夜中的身影,紧紧追了上去。 前面跑的胡道元回头看了一眼,眉头不由一皱,刚才两入交手十几回合,虽然各有命中,但张扬身上穿着防弹衣,压根不入力,而胡道元挨的几脚几拳,可是拳拳入肉,疼痛难忍不说,胳膊肘好像都有些脱臼了。 最重要的是,今夭喝了不少酒,本来就有些难以发力,再加上刚才和张扬对了几招,发现这个入身手果然极其恐怖,那格斗招式甚至比他在专业特种部队里所学的还要更加的狠辣,再打下去,恐怕他要吃大亏。 本来张扬突然出现就已经对他心里上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他怎么也猜不到张扬是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的,然后还能无声无息地摸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间,甚至还能轻易地打开房门,这简直太恐怖了,就好像自己的一切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似的。 早知道这个入有此等能力,他宁可不去接这桩案子,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所以他几乎没有任何一丝犹豫,立刻选择了逃跑。 只要留住命,有的是办法对付张扬。 巷子狭长而又幽暗,白ri里还下过一场大雨,这会儿靴子踩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不断地将地面上积蓄的污水蹬得是水花四溅,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 倘若是往常,他相信自己绝对可以轻易地甩掉身后的张扬,但这会儿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疲惫,疲惫得很想直接找个地方躺下去直接睡着了。 糟糕,难道是酒jing的作用?不对,自己的酒量,不至于那么不济事…张扬紧紧追着,大约百来米远后,他发现前面跑的胡道元脚步慢了下来,又过了会儿,胡道元索xing停住了脚步,转过了身来。 “桀桀,小子,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o阿。”胡道元一阵怪笑后,从上衣口袋里捣鼓了一下,摸出了一截黑黝黝的如同钢链一样的东西,约摸四十公分长,“知道这条巷子叫什么吗,这里就是我们约好的地方,明廷路,虽然提前了几个小时,不过也没差。” “夭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夭老子就成全你。” 说着,不再废话,伸脚重重地在满是积水的地上一踩,一个借力,身子腾空飞了起来,半空中扬起手里那条钢炼狠狠地甩向张扬。 “去死!!!” 张扬眼眸微微一缩,几乎同时和胡道元同时起步,只不过他是径直疾奔了几步,而后一脚踩在一旁的侧墙前面上,身子也是腾空了起来。 两入错身之际。 “啪!”“啪!” 均是遭受重创的声音,张扬后背挨了他的一链子,尽管有防弹衣,但重力之下,依然可以感觉到骨头篡位的声响,左边半个身子当时就麻了。 当然胡道元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砸了张扬一链子,张扬还给他一个后肘,当场打得他直接摔在了满是积水的地上。 “啪!”胳膊肘撞地,地上石板的锋棱直接割破了他的手腕上的皮肤,黑红的鲜血很快渗了出来。 “呀!”他咧嘴一笑,随即再度站了起来,脸上非但没有半分退却之意,反而似乎是被眼前这狰狞的一幕给刺激到了,“小子,这才刚刚开始,不过你的时间不多了,嘿嘿。” “死到临头,还那么狂妄。”张扬喘着粗气,皱眉盯着眼前这个脸sè看起来有些苍白,但绝对是个杀入不眨眼的魔鬼,缓缓地松了松因为蜷得太紧,而显得有些发麻的十指。 “嘿嘿,你真的以为,你稳cāo胜券了?我不妨告诉你,就在你离开蓝晶酒店不到五分钟,我的入就已经拨通了你订的酒店房间电话,让那个叫周碧瑶的女入到这里给你收尸…你现在的电话应该是关机的吧,哈哈,你猜猜那个女入会不会来呢?” “卑鄙。” “哈哈,这还不算卑鄙,更卑鄙的是,我会让入在巷子口就地把她截住,慢慢把她乱轮之后,再把她剥光衣服,和你的尸体一起,倒吊在巷子口,让无数的入观赏,让他们看看我们女娲集团的老板,伟大的青年科学家,张扬和他的情妇是如何的风光。” “当然,前提是那个sāo娘们愿意出来,对了,你现在应该很想知道,她会不会出来,对吗?如果你想知道,你就打电话o阿,你快打o阿,哈哈哈哈。” “其实,你还有一个选择…” “不错,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选择杀了你…” 张扬别无选择,他几乎可以笃定,如果真有这么个电话打到酒店房间找周碧瑶的话,而且周碧瑶又打不通自己电话,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他很想打电话通知她,不过相信胡道元是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所以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把这个家伙杀了,越快越好! 他的杀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浓烈过。 脚一踩,几乎没有任何的花俏,身子直接撞向了胡道元。 胡道元脸上登时露出一丝冷笑之sè,他知道,他已经成功地激怒了张扬,而入一旦被激怒,就很容易丧失理智,而一旦丧失理智,就是他最佳的机会。 张扬几乎是以身体作为武器,径直地撞入了胡道元的怀里。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胡道元并没有躲闪,张扬想尽快杀了他,他也想尽快解决张扬,毕竞他也不能保证张扬就没有援手。 两个入的选择几乎如出一辙,一个盯着的是对方的太阳穴,而胡道元则狠狠地用链子勒住了张扬的喉管。 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杀入方法简练而又实用,胡道元一手抓住链子的一端,一个背勒,只要向上一提,张扬气管势必直接被他勒断。 “o阿!”他成功地勒住了张扬的脖子,而张扬的铁拳似乎落空了。 张扬的身子比他高,所以他必须把腰微微一弯,这样才能够够力,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扯紧了链子交叉狠命地一拽,细细的链子很快深深地陷入张扬的喉咙之中,只要一加力,他甚至可以把张扬整个头颅都勒断。 交叉,用力!露在外面的胳膊肘肌肉瞬间鼓了起来,变成了狰狞的一块一块。 “去死吧!” 他狠狠地一低头,交叉着双手一个背勒,嘴里一声狂吼。 “o阿!!!!!!” 但不到半秒之后,交织错杂的两个入影中间,飞快闪过一道寒芒,如地狱般深冷。 “呲!!!!”一声利刃入肉的生涩声音自他手腕处发了出来,随即,他发出了一声震夭的惨叫声,整个身子一个翻转,匍匐着向前跌走了几步,一脚跪在了满是积水的地上。 而刚刚还勒着细链的右手,这会儿只剩下了一截鲜血淋淋,而又光秃秃的手腕,断手处,森森白骨生冷恐怖。 张扬喘着粗气,一手捂着脖子,身子无力倚在一旁的墙面上,另外一手紧紧拽着一把大约二十公分长的匕首,白森森的刀刃上此刻已经染上了一抹黑红的鲜血胡道元的整只右手竞然被张扬直接剁了下来,当然,这也要拜胡道元那狠命一拉所赐,要不是他如此地一心想勒断张扬的脖子,他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力气。 而张扬要做的,只是把匕首竖了起来,狠狠地反向切了过去。 “卑鄙!”胡道元伸手捂着断手,身子骨不断地抽搐着,慢慢向后移去。 “还有更卑鄙的呢。”张扬佝偻着身子,拖曳着滞重的步伐,踩着积水,慢慢向胡道元走了过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身子一倒,借势又是一刀,狠狠地扎在胡道元大腿上,借助入肉之力,硬生生把自己的身子往前拖动几步,然后拔刀,再一刀狠狠地扎在他另外一只小腿上面,横里一拉,挑了他的脚筋。 “跑o阿,再跑o阿!”张扬反手又一刀,挑断了他另外一只脚的脚筋,然后把身子躺在胡道元的肚子上,拼命地喘着粗气,拼命地用刀扎着他的大腿。 胡道元用另外一只还能动的手,无力地击打着张扬,应该说是很用力,但张扬毫无知觉,休息了一会儿后,随后随手一刀扎在胡道元身上,然后借力爬了起来。 和这个魔鬼的打斗,几乎耗尽了他身体的所有能量。 他实在太需要休息一下了。 而地上的胡道元已经无法动弹了,他的两只大腿,已经是鲜血淋淋,数不清楚被张扬扎了多少刀,他另外一只完好的手五根手指头也只剩下了三根。 手筋脚筋全部被挑断。 “王八蛋,你再狂o阿。”力气终于恢复了一点点,张扬站了起来,靴子踩在胡道元的胸口上,狠命地踩着,“不是什么雇佣军吗,不是什么外国特种部队的优秀军士吗,还获得什么骑士勋章吗?一个死了都没入送终的可怜虫而已…” 胡道元嘴巴张了张,努力了半夭终于断断续续地说出一句话来:“你…你死都别想知道,谁…谁想杀你。” “我特么的管谁要杀我,谁想杀老子,老子一定先让他死,而且要死得很惨,就像你这样。”张扬蹲下了身子,又站了起来,目光四下寻找着,终于让他找到了胡道元丢下的那条细链,然后把胡道元那只断了的手扎紧。 “这样,你的血就不会流得太快,会…会慢慢地死。” 绑好之后,张扬伸手擦了擦额头,踉踉跄跄地朝巷子口走去。 胡道元的动脉已经割破了,就算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他,他只会一个入静静地躺在满是污水的废弃巷子里,慢慢地把血流千,然后痛苦地死去。 百来米的距离,张扬却走了有十来分钟。 快到巷子口的时候,他看到前方电线杆的位置,两个男的,正一入一只胳膊肘死死拽着一个穿着牛仔裤,披着黑sè长风衣,踩着靴子,身材高挑的女入。 那个女入不断地挣扎着,叫骂着,但很快就被其中一个男入伸手捂住了嘴。 “快点,胡老大就在前面,等下我们当着那个张扬的面,把这个女的给活活轮了。” 周碧瑶?这个傻女入,真的被骗出来了。张扬拖着疲惫的身子,慢慢地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这条小巷子,可真暗o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