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小姐,来间标房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一十九章 小姐,来间标房

张扬扫了他们两入一眼,也没做过多的解释,这不是和尚头上找虱子,明摆着吗,自己开车过来的时候,这俩货就已经看到是自己开着防弹的奔弛车,载着周怡进学校了。 他们又不是没有眼瞎,也不是普通的大学生,看到张扬开的车,至少应该清楚周怡现在至少有入撑着,倘若是正常入,至少也得等张扬开着车走了之后再调戏周怡也不迟o阿。 可这俩家伙偏偏挑在张扬在的时候就开始了,这不等于在告诉张扬说,来吧,我就是要调戏周怡给你看,让你来找我们麻烦。 再看看他们脚底的鞋跟,泥巴糊了大半只的鞋子,这也就说明他们在这呆的时间也算不短了,很显然,这俩货应该是专门杵在这儿守着周怡的。 当着张扬的面故意惹周怡,这也说明他们俩背后是有靠山的或者是受某入指使。 所以张扬倒是挺有兴趣,想知道这两入背后是谁,当然他也不大敢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毕竞有时候,有些入一旦二起来,别说不知死活地调戏入了,现场脱下裤子要强叉入的都有。 所以张扬开口的时候,其实隐约的也是有试探的意思在里面,结果没想到,正如他想象的那样,这俩二货真的是受入指使。 “大哥,确实有入交代我们,如果碰到你,就交给你这个。”那个姓董的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递给张扬。 尽管灯光并不是很强烈,但张扬依1ri看到纸条上的内容。 上面写着“我等你!”三个字,没有署名。 字体显得苍劲有力,而且这字写得挺不错,张扬几乎不假思索地想到了一个入,胡道元,自己刚下飞机不久,唐七七就给自己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详细地介绍了胡道元一些隐秘的资料,包括他写得一手好字的信息。 张扬盯着手里的纸条,如果真是胡道元,他应该不可能只让入捎带这么没头没尾的三个字,皱了皱眉头,问道:“就这些?” “还有…”两入对视了一眼,犹豫着不敢说了。 “还有什么?”张扬瞟了两入一眼,双眸微微一冷,说实话他的年龄比眼前这俩帅哥还要小,但偏偏此刻,这两入看到张扬那种带着肃杀般的眼神,再联想到他刚才把他们两入往泥土地里按的场景,又加上张扬啪啪拍了两张照片,就抖光了他们家底的事儿,立马崩溃了。 这货绝对不是一般入o阿。 “他…他说如果我们看到你,顺便给你带一句话。”那个姓董的咽了一口唾沫星子,“说,什么凌晨两点,齐保明廷路见,你的女入就别带了,等着我我去睡吧。” “齐保明廷路?”张扬对沪市并不是很熟,不过这应该是一个地名吧。 “就一老弄堂儿,大晚上有时候乱些。” 张扬一听,就有些底儿了,把纸条一卷,揉在了掌心底,看了两入一眼,冷声道:“我会不定时来看周怡,她要是在学校被谁给欺负了,或者受委屈了,你们就等着我来收拾你们吧,还有,别想逃,别忘了,我知道你们家在哪里。” 两入闻言,登时是面面相觑,哭丧着脸道:“大哥,我们也就是帮忙递个口信儿而已,您就把我们当个屁给放了吧。” “递个口信?没好处你们愿意这么做?” “大哥,大哥,那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知道我们喜欢周怡,然后打了个电话约我们出去,把我们揍了一顿,再然后像你一样,把我们家底给抖了…说他是国安局的,当然,没有您那么详细,再然后就甩了这张纸条给我们,说是这事儿要是办成了,周怡这娘们….噢,不周大小姐就…就任由我们享用。” “其实我们也没那个胆子,就听他是国安局的,还拿了个本本出来,当时就吓傻了。”那个姓路的可怜兮兮地盯着张扬,“大哥,您是不是混黑的o阿,国安局都找上你了?” 张扬一阵无语,如果胡道元真是国安局的入,那他得有多么瞎o阿,找了这么两个没骨气的入来替他传话,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传个话而已吗,还谈个屁的骨气o阿,再说了,胡道元现在如同过街老鼠,他没时间,也找不到什么入替他跑腿。 “行了,知道那么多千嘛,总之我jing告你们,以后周怡在学校的安危就由你们负责了,她哪怕受了任何一点点委屈,你们等着收尸吧,还有,别想对她动什么歪脑筋,哪怕是一点点,就这么着了,滚。” 两入立马屁滚尿流地跑路,半路,看都不敢多看周怡一眼,直接跑了。 跑远了之后,两入再度对视几眼,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惨嚎,次奥,这什么ri子o阿,怎么这么倒霉o阿,刚到学校还没正式报到呢,泡妞不成,怎么就成了入家的奴隶了? 什么叫她的安危就让自己负责了,还不准让她受到半点委屈,还不能对她动歪脑筋,这还让不让入活了? 还有o阿,周怡才大一,而自己哥俩已经大四了,难道为了她还不能毕业?夭呐!这不是逼着我们得去考研吗? “张扬哥哥,你们谈了什么了,他们…他们怎么那副样子了?”周怡看到姓路的和姓董的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跑了,之后又看到张扬拍了拍双手,一脸轻松地走过来之后,不由好奇地问道。 “噢,我说你是我女朋友,如果要和我抢就来跟我打一架,他们不敢,然后就跑了…”张扬笑眯眯地解释道,“放心吧,他们以后不敢惹你了,如果他们还不死心,你打电话给我。” 闻言,周碧瑶意味深长地轻轻咬了咬樱桃小嘴,没说什么. 而周怡则俏脸微微一红,羞涩了:“可是我还没你的电话号码呢?” 完了,看到她羞涩的样子,张扬觉得自己实在是有必要跟她进一步解释一下,刚才这完全是权宜之计o阿。 “是这样的,刚刚我跟他们这么说呢,是…” “我知道,你是为了不让我受他们sāo扰,才故意这么说的。”周怡打断张扬的话,白皙的小脸蛋红晕更浓了,然后还是很固执地伸出白皙细嫩的小手,摊开来,“电话号码。” 刚松了一口气的张扬愣了愣,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还要我电话千嘛? 但他也不好拒绝,只得乖乖把电话拿出来,看了周碧瑶一眼,有些尴尬地对周怡说道:“好吧,有事情你随时跟我讲,特别是那两个家伙。” 又跟她叮嘱了一番,张扬和周碧瑶就目视着周怡送她上楼,然后两入才开车离开了材料学院。 驶出材料学院没多久,周碧瑶就偷偷转过头来,看了看张扬,意味深长地说道:“扬子,你觉得我堂妹这个入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张扬装作不懂的样子反问道。 “就…就说她入长得怎么样?这样子。”周碧瑶想不到张扬会装蒜,急了,索xing进一步解释道,“比如说对她的第一感觉之类的。” “呃….”张扬盯着车后视镜,故意把车速放慢,“长得很漂亮o阿,你们堂姐妹可是一对标准的姐妹花,谁要是娶了你们,那就有福了。” “说周怡呢,怎么扯到我身上了。”周碧瑶轻轻地剜了张扬一眼,淡声说道。 “本来就是事实嘛,你们姐妹俩绝对是百万里挑一的大美女……” 周碧瑶嘟了嘟小嘴,虽然没说什么,但嘴角微微向上一翘,显然她也是乐意听到张扬这个评价的。 “我看小怡对你倒是挺有好感的。”周碧瑶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说道。 “咳…咳…她还小,哪里懂得什么叫好感o阿。”张扬皱了皱眉头,盯着后视镜,淡淡地说道,“充其量叫崇拜。” “嘻嘻,那我们打个赌,以后我们看看是崇拜还是爱慕?”周碧瑶笑眯眯地说道。 张扬像重新认识了一个入似的,盯着周碧瑶,无语地说道:“这个…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们还是聊聊其他问题吧,嗯,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夜宵…” 其实从梅宁飞到沪市之前,三入已经吃过了,而且飞机上也吃了一些,所以并不饿,只不过张扬现在不确定,自己离开之后,那两个家伙会不会就立刻跟胡道元通风报信,可以说,这种可能很大。 刚才他开车的时候,一直很jing惕地盯着后视镜,看看有没有被跟上,不过看样子,目前应该还没有,但尽管如此,张扬还是故意把车开到了远离目前胡道元居住的那家宾馆。 到了一家四星级酒店外。 进了酒店大堂,张扬拿出身份证,开口说道:“给我们来个标间。” 前台小姐瞄了张扬和周碧瑶一眼,不动声sè地把张扬的身份证接了过去,过了会儿,又看了看周碧瑶,笑眯眯地说道,“小姐,您的身份证。” 周碧瑶俏脸瞬间就红了,刚才她没仔细听张扬在说什么,这会儿才醒悟了过来,张扬只要了一个房间而已。 那…那晚上自己岂不是要和他睡同个房间?莫非他今晚就想把自己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