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咱是纯洁的人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一十五章 咱是纯洁的人

“发什么誓?”张扬重复着沉吟了一下,微微愣了一愣,其实他也是没有想好让蔡冰具体发什么誓,但话既然说了,当然就不可能收回,便淡淡地说道:“誓言这东西,防君子不防小人,你以你蔡冰的名誉担保即可。” 蔡冰听了,心里一阵的委屈和纠结,这个魂淡张扬,简直是在拿她开玩笑,方才还说得一脸庄重,大有自己不发誓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的模样,这会儿倒好,又轻飘飘地来了一句你以自己的名誉担保即可,嗯,还加了句,防君子不防小人。 她分不清楚张扬这句话是不是给她台阶下,但总是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对自己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而且好歹自己也算是帮过他的人,他居然用这么生硬的方式来逼自己就范,可恶至极。 用足以杀人的目光狠狠剜了张扬一眼后,蔡冰几乎是在用咬牙切齿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保证绝对不会把张扬传给我的口诀泄露出去,若有违反,我蔡冰就一辈子嫁不出去,无子无嗣。” “你这个誓言…”张扬皱了皱眉头,心道,这万一她是补星使,然后再真要违反誓言,这岂不是有些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怎么?有问题?还不够毒吗?”蔡冰冷笑着问道。 “没有…”张扬也不想去多想了,只是淡淡地应道,“还希望你能够遵守你的诺言。” “你放心。不就是个破口诀,我至于让自己嫁不出去嘛。”蔡冰没好气地说道。 张扬瞟了她一眼,依旧一脸不愠不火的模样,有些无奈地把外套脱掉,挂到一旁的椅子上,而后盘腿坐在床边。 气氛随着她的这个誓言,瞬间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张扬看了她一眼,也不想过多言语,眼皮一垂。自顾开始低声念道:“大道无形,生天地万物….人常能清净,无心扰之,静坐于空,空则无忧…” 张扬声音不缓不急,恰好在一个不会拖滞也不会过于急速的速度,但字字清晰,温然入耳。 佛家有大悲咒,道家有静心咒。这这静心诀仿佛是两家之汇合,张扬自己用中速的语气缓缓默念一遍之后。自己顿觉一片心静神宁,所谓尴尬依然抛诸脑后,看了蔡冰一眼,淡然说道:“我再念一遍,你可以轻声随我。” 蔡冰其实在张扬开口读静心诀的时候,就已经默默尾随着张扬所念心里跟读了一遍,一遍过后,心里已经对内容了然于胸。 起初,她以为不过就是一篇普通的道家法门口诀之类。但是仅仅默读一遍之后,却诧异地发现,自己的心境似乎稍稍有了一丝的变化,虽然不明显,却感到很真实。 有一种淡然脱世的意味,这可真是神奇了,她想不到念这么个东西。还有这种功效。 听到张扬让她跟读之后,心境一变,抗拒之心自然而然地减少了几分,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 第二遍跟读完。果然心境又是一松,有种清心静然的感觉,不由诧异地盯了张扬一眼,发现后者脸上更是出现一种莫名的超凡脱俗的模样。 于是忍不住悄悄伸手捏了捏自己白皙而富有弹xing的脸颊,噫!真的不是在做梦,这是真正存在的东西,这太神奇了。 刚才默念的内容,似道似佛,念着平淡无奇,通篇读完,却好像有种宁神的作用,倘若平ri里自己也能保持这种心态,也不畏什么高血压了。 果真能达到这种效果的话,真的可以算得上是秘笈了。 怪不得这个魂淡如此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也是难怪,这种东西指不定是他某个神秘的世外高人传授给他的,传给自己已经是勉为其难了,更何况是任由自己传播出去。 这么想着,方才心里对张扬的那些不满居然瞬间是烟消云散,也不知道是这东西的效果,还是自己心态突然放宽了的效果。 “背下了吗?”张扬看她柳眉舒展,似乎心中郁结依然化解的模样,也是暗暗称奇,这东西效果真的那么强大?这到底是什么原理? “背下了。”蔡冰语气转为轻柔,犹豫了一下后,看了看张扬,低声问道,“这个口诀有名字吗?” “静心诀。”张扬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平ri里没事你不妨多默念几遍。” “嗯!”蔡冰点了点头,“静心诀,佛典里有清神咒,道家有静心咒,似乎有些类似…其实,如果这东西如能够广为传播,未必不是一种善缘。” 张扬闻言,忍不住笑道:“你倒是博爱,你算是有钱之人,那么若是让你的百亿资产分给每个人,也是一种善缘。” “这怎么能够相比?” “为什么不能相比? 蔡冰一时语结,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末了悻悻地说道:“自私鬼一个,你肯定是想保持神秘,用这东西去骗女孩子,尤其是美女。” 张扬耸了耸肩,淡淡地说道:“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传了出去,对于那些理解能力不够的人来说,未必有用,对于没有那个根基的人也未必有用,再说真的传得烂大街了,人家就未必相信这东西有用了,还不如让它保持神秘,好了,我也不想跟你扯这些有的没的,总之你记住你的承诺就对了。” 蔡冰扁了扁嘴,不服气,但也没再反驳。 “我们开始吧。”张扬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气息,目前而言,脑清神明,是可以落针的时候了。 “嗯!”蔡冰点了点头,但又迟疑了一下问道,“我是仰躺呢,还是俯卧。” “先背部吧…”张扬取出手机,关了机,又问蔡冰说道,“你手机闹铃什么的关掉了吗?” “关了。”蔡冰俏脸浮现一丝淡淡的红晕,抿着嘴匍匐着趴在了柔软的床上。 她双手盘着,枕在了下巴处,修长窈窕的身躯像一条美人鱼似的,背后自上而下望去,火辣身材一览无遗。 而最为诱人的是那纤细的小蛮腰之下,那陡然翘起的圆润香臀,她袒露的翘臀是那种最为诱人的桃瓣形的,虽然穿的是宽松的及膝睡裙,但随着柔滑的睡裙贴紧了肌肤,整个的轮廓纤毫毕现地勾勒了出来,紧绷而饱富弹xing,让人恨不得冲上去揉捏一番。 “睡裙要褪到大概胸部的位置。”张扬看了看,发现还是有些问题,这次背部有好几个穴位刚好位于背脊处以及腰盘处,而且还要留针三分钟,再行针。 所以她的睡裙是必须捋到胸口上的。 所幸的是,蔡冰穿了打底裤,所以即使把睡裙捋上去,也不会有太多的尴尬。 她嗯了一声之后,把睡裙捋了上去,但到胸部位置的时候,还是迟疑了,因为现在她那对丰硕的峰峦仅仅用肉sè的隐形胸垫黏住而已,虽然说不至于全部曝光,但其实和没戴也没啥两样。 虽然说她的身体已经被张扬看过了,但是看过是一回事,而且那是这个混蛋自己偷窥的,现在自己亲自脱衣服给他看又是一回事。 但这个犹豫只是迟疑了不到半秒钟,她就果断地把裙子捋上去了,露出了白花花的雪白后背袒露给张扬。 饶是张扬已经用静心诀平复了自己的心态,陡然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张扬还是微微的一阵心驰荡漾。 尤其是看到她身子趴在柔软的床上之际,那对无遮无拦的玉峰因为受到身体重力挤压的原因,两团丰腻之物顿时收拢不住,禁不住地往周边延展。 以至于那刚刚贴上去的隐形胸贴一下子失去了作用而张裂开来,瞬间,那雪白的玉兔一下子跳了出来,颤巍巍的… 阿迷那个豆腐,无量了个寿佛的,这是要喷鼻血的节奏啊。 此刻,脑海里只有三个词语,好大、好白、好挺! “…天道循环,自然而非然…” 咱是纯洁的人啊,无怪乎这个针灸还要弄个静心咒搭配了,看来系统果然是有先见之明啊。 好不容易凝了神志,张扬终于可以出手,眨眼间,手上多出五根银光闪闪的银针。 名为落雨神针,要求就是一是神速,二是同时落针的数量多,像雨点般铺天盖地,像这次针灸,后背椎井穴中一针,环穴四针,五针必须同时落针,若是一般针灸师,定然是无法做到的。 落了针,又要以拿捏极为jing准的手法轻轻捻针行针,用力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等到背部几个穴位行完针,张扬已经大汗淋漓,比ooxx两场还要更加的累人。 紧接着是三yin交穴,三yin交穴还好一些,在小腿处,只不过这次针灸的方式和之前以缓解为目的有着明显的不一样,留针深度和留针时间极为讲究,所以也是耗费了不少时间。 而后张扬并没有立刻继续,而是闭目休息了一会儿,大约五六分钟后,这才又重新开始余下的工作,先是几个人体极其重要的穴位,也就是所谓的死穴之地。 这次,他行针更为的谨慎,又耗费了大约十多分钟,几个重要的穴位才过完。 所耗费的时间,不仅超出张扬自己的预期,也超出了蔡冰的预期,当然,她还知道,至少还有两个穴位还未碰及,那就是气海和关元,两个对她来说相对最为敏感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