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穿得越少越好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一十三章 穿得越少越好

周怡是去年考入沪市交大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大一下半学期报到的时间刚好是元宵节过后,好死不死的,胡道元居然在这个时候也去了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附近。 这不得不令张扬jing惕了起来,这个胡道元既然如此清楚周家人的行踪,那么周怡是哪一天报到的他自然也是很清楚,那么他是不是就怀着一种侥幸的心里,想要对周怡再次下手呢?这完全有可能。 毕竟现在张扬在梅宁因为别墅被袭击一事已经忙得晕头转向,此时张扬分身乏术,唐七七又受伤,所以除非周怡不去上学了,否则的话,对于胡道元来说,这应该是个极好的机会。 当然,他应该怎么也想不到,他的行踪已经被张扬完全掌握在手中。 所以对于张扬来说,沪市之行势在必得,原因很简单,胡道元非死不可,即使他不来找张扬,张扬也不会放过他。 周家人被劫持、唐七七受伤、老意重伤、两个建筑工人无辜丧生,这些帐,尽管幕后主使人极有可能是彭家,但胡道元和仇万荣无疑是执手帮凶,要对付彭家之前,这两只伸出来的毒手他要亲自把他们给斩断了。 机票订的是晚上八点零五分,预计到红桥机场是九点半,不过乔希儿已经安排了人,一下飞机就会有蓝辰集团的人派车送他们到交大,机场到交大不过十来公里远,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十点左右就可以把周怡送到学校宿舍。 不过去沪市之前,张扬还有件事要做,按照和蔡冰的约定,她的第一个疗程首次针灸明晚就要开始了,他怕这次上次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没法回来,所以还得先去她那一趟,当然,并不单单只是针灸那么简单,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好好和她聊聊。 这会儿蔡冰并没有住在别墅,虽然蔡冰在别墅里霸占了二零八房。但实际上只住了一天就闪人了,躲回了她的总统套房。 蔡冰离开别墅的时间和张扬离开别墅去湘北的时间点差不多,虽然张扬不觉得她是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但偏偏她挑在昨晚别墅被袭击之前离开了,这让张扬怎么都觉得她好像已经事先知道了别墅会被袭击似的,即便不是她主导的,张扬也觉得她脱不了干系。 不过张扬还没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倒是先打电话过来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接了电话,直接开口说道:“你倒是会挑时间。” “怎么。影响你办事?” “那倒没有,不过你若是早些打过来。或许会更有趣。”张扬淡淡地应道。 “我不是个很喜欢凑热闹的人。”蔡冰若无其事般地说道,“也不喜欢制造热闹。” “行了,别打哑谜了,待会儿我要去你那一趟。”张扬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下午两点多,还有一些时间。 跟许丹露和乔希儿说好了之后,张扬开车到了皇禧。 蔡冰抱着电脑正躺在靠近阳台的床上玩游戏,看到张扬也没起身打招呼,甚至连眼睛都没侧过来看一眼。就直接开口淡淡地说道:“看起来,身上零件倒是齐全啊。” “恐怕是要令某些人失望了,我非但生龙活虎的,还能活得很久很久。”张扬也没跟她客气,径直走到她的床头,就着她床头柜边上的沙发坐了上去。 屋内开着暖气,蔡冰穿着一身黑sè的瑜伽服。薄薄的紧身衣把她火辣xing感的身材纤毫毕现地勾勒了出来,丰硕雪白的双峰呼之yu出。 蔡冰终于是放下电脑,瞟了他一眼,笑着道:“看得出来。你怨气极深。” “是不是因为我,刚好昨天晚上离开了你家,然后又刚好那帮不要命的又袭击了你家,所以你就顺理成章地认为我跟这件事有关?” “呵呵,你倒是会自作聪明。”张扬伸手把她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平板电脑取了过来,胡乱地划了几下,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你这次说得倒是很对,你当然跟这件事情有关,你要是不知道别墅会遇袭,干嘛非得在那伙歹徒进攻之前的十分钟,三更半夜给露露打电话报jing?” “什么电话,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蔡冰不屑地把脸扭了过去,继续看她的电脑。 “我查过了,虽然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打这个电话的人好像来自皇禧,而且持有人是洛小灵,哎呀,不好,我这算不算是出卖小灵呢。” “德xing…”蔡冰终于是忍不住把电脑一放,白了张扬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只不过不想某人的老窝被人端了,无心给我治病而已。” “我就是好奇,你不是挺希望我死的吗,干嘛不干脆躲在别墅里,暗施冷箭,来个里应外合,这样彭家的人或许就有机会翻盘了?” “听着,张扬,你跟别人有什么过节,我不想参与,也懒得去管,你只管履行好我们之间的协议就行了。” “你那个白痴堂弟这次参与了吗?”张扬装作没听到她的话,问道。 “你…”蔡冰抓着电脑,大有一把砸向张扬的意思,但电脑在她手上顿了几秒钟,她又悻悻地放了回去,没好气地答道,“他还没白痴到那种程度。”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你知道得并不多,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会知道他们行动时间的?”张扬索xing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坐到她的床边,蔡冰呆了呆,被张扬这个带着欺凌xing的动作唬得是下意识地往另外一侧挪了挪。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干嘛告诉你。”蔡冰一脸不爽地道。 “行了,我也懒得多问。”张扬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索xing就不想问了,而且这猜都可以猜得到,彭家和蔡家的关系匪浅,蔡冰进了别墅的信息,蔡永估计也是很清楚的,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孙女在这种节骨眼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吧。 所以蔡冰隐隐知道一些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他其实就是来证实一下,昨晚有人提前跟许丹露打了一个神秘电话,提醒许丹露的人是不是蔡冰,如今看来,仈jiu不离十。 “好了,言归正传,明天我可能不会在梅宁,所以,关于你针灸的事情…”张扬想了想说道,“就改在今天吧。” 蔡冰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你不是要三天才能做好准备吗?” “此一时彼一时,事急从权,我明天还有其他事…” “你该不会偷工减料吧?”蔡冰狐疑地说道。 “爱做不做,那你吃药好了。”张扬抬手看了看时间,没好气地应道,“我时间宝贵。” 蔡冰拿眼偷偷瞄了张扬一眼,撇了撇嘴:“要换衣服吗?” 张扬看了她一眼,鹅黄sè的灯光的映衬下,她这具xing感妖娆的火辣身躯,在紧身的瑜伽服束缚之下,真可谓是曲线玲珑,前凸后凹,让人看了几yu喷血。 只不过好看归好看,不好落针啊。 张扬摇了摇头:“你去洗个澡,记得把身子擦干,换一条裙子吧,最好别戴文胸…” 蔡冰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胸口,就好像张扬要轻薄她似的,恼怒地问道:“为什么不要戴?” “待会儿你后背椎骨处有两针,这次都是要留针的,你戴个罩罩,怎么留?”张扬没好气地说道。 “可是…不是还有气海和关元,到时候我翻过身来,岂不是让你占了便宜?”蔡冰很是不爽地回应。 “一副臭皮囊而已,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张扬扫了她一眼,“再说了,翻过身来,你不会用衣服挡着吗?” “魂淡!” “我又没说我是君子。”张扬把平板电脑放回到桌面上,“你没听说过吗,在医生眼里,再美丽的躯体也不过是一具骷髅,你充其量就是一具比较漂亮的骷髅而已。” “我呸…”蔡冰气得直接从床上翻了起来,想了想,冷冷地瞪了张扬一眼,走到衣柜前,从衣柜里翻了一下,找出一件黑sè的及膝真绸睡裙,然后又抓了两个ru白sè的像隐形胸垫一般的东西,又拿了条黑sè蕾丝边内内就往浴室走去。 “没买安全裤?”张扬好心提醒了她一句。 “要你管?”蔡冰一脸悻悻地从浴室门口又走了回来,再回去,手里又多了一条黑sè的安全裤,一脸无语地走回浴室,这个魂淡,居然看得清楚自己手里拿了什么衣物,大sè狼一头。 约摸过了十分钟后,蔡冰身上裹着黑sè的睡裙白sè的浴袍走出了浴室,然后走到了房间的房门口,淡淡地吩咐了一声:“小灵,从现在起,我不见客,也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随后关了房门,看了像个木偶式的坐在沙发上的张扬一眼,扁着红润的樱唇,又把靠近阳台的窗户窗帘拉上,关了通往空中花园的房门之后,这才缓缓地走回到床边。 张扬无语地瞥了她一眼,这气氛,搞得接下去两人好像要进行一场热烈的ooxx之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