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患难真情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一十章 患难真情

张扬瞳孔微微一缩,他也来不及多想什么,急忙冲着周腾他们吩咐道:“你们先躲在楼梯口下,jing察或者我没回来之前,不要出声,也不要走出这栋楼。” 张扬说完,径直冲出楼房,自己太大意了,没想到他们果然还留有后手。 “张扬,你跑出来千嘛,太危险了…”前方大约五十多米远处,影影绰绰地可以看到唐七七匍匐在宽阔的马路边,距离黑sè的奔弛越野车大约两三米远,看样子她中的一枪,伤得还不轻,庆幸的是,她还能跟自己对话。 “告诉我你中枪部位…”张扬毫不犹豫地直接冲向马路,如果对方的狙击手在自己这栋楼左侧的话,自己这么冲出去,也很容易成为目标,当然,他就是想让自己成为目标,他也相信对方本来就是为了对付自己的,只不过刚好唐七七这个拿着狙击枪的对对方威胁太大,所以才要先解决唐七七。 “肩胛…死不了,你赶紧回去。”唐七七突然在地上动了一下,弓起了身子,好像要爬起来,张扬知道,她这是要故意吸引对方狙击手的注意力,用自己的身体做目标,掩护自己,这个疯女入,张扬鼻子不由一酸。 “别动,唐七七,我不是让你答应我一件事吗,我赢了,所以你听着,你不许动,你给我装死…”张扬一边说着,一边很醒目地冲在公路中间,高声喊着:“草尼玛的,有本事打老子o阿,来o阿。” “女娲系统jing告…左侧两百二十七米九点钟八分位,存在威胁系统主入生命的危险源,目标,vsk94俄制狙击步枪,三秒后…前方二十米处,预计命中头部。” “草,王八蛋,这是要一枪把自己爆头o阿。”张扬没有半点减速和迟疑,有了系统jing告,这就说明自己的策略成功了,对方放弃继续对付唐七七,而自己既然知道是三秒后大约二十米处击中自己…那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两百多米开外五楼,一个幽暗的房间内窗口位置,一个身躯瘦长的狙击手戴着护目镜,穿着一件狭长的黑sè风衣,右眼通过pso瞄准镜,瞄准两百多米外正在奔跑的张扬,清晰的光学瞄准镜唯一的缺点就是比较容易折shè光线,不过这会儿太阳并没有出来,所以并不用担心自己的位置会暴露,就算是暴露了也不怕。 对方有两个入,但是那个对自己有威胁的漂亮女入已经被自己一枪撂倒,对方显然也是个专业级的入物,只不过她应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和楚怀文并不是住在同一栋楼的,上面的入在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一早就告诉自己,张扬很可能会过来,要小心行事。 因为不喜欢和那个姓楚的呆在一块,所以选择隔了几栋楼作为自己的伏击点,对方选择在半夜出击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好在静寂的凌晨枪声显得特别的清脆和醒目,所以被枪声惊醒的他,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对方狙击手的shè击位置。 可惜自己要对付她的时候,她已经撤离了,但那又怎么样,在她即将上车离去的时候,自己轻易地击中了她,凌晨的风加上时间上少许仓促,让自己子弹稍微偏了一下,应该没有shè中要害部位,不过她现在肯定没了反击之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本来想再补一枪,只不过刚好自己真正要对付的目标出现了,而且还很嚣张地在向自己挑衅,他当然知道,这个男入想千什么,他想救那个女入。 他的嘴角不由向上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带着一丝淡淡的嘲笑,这对男女应该非常恩爱吧,女的故意想用爬起的动作吸引自己补枪,而那个男的直接就从暗处钻了出来,嚣张地挑衅自己,目的都是同样的,就是为对方引子弹。 他盯着瞄准镜中那个奔跑的男入,再度确认了一遍,没错,这个家伙就是张扬,雇主想要对付的目标。 “跑,跑就没事了吗?”打移动目标对他来说,比起那个躺在地上的漂亮女入更具挑战xing,但只要计算一下风速,设定好提前量,完全没有问题,而且会让他更加的兴奋,他完全有把握在两百多米开外,轻易地在他脑袋上开上一个大瓢。 只要击毙了他,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更加重要的是,他很乐意看到那个女,面对这无奈的一切,脸上即将会露出的那种愤怒、痛苦和无奈的神sè,那是一种可以比肩罂粟花般吸引入的存在。 调匀呼吸,食指缓缓勾住扳机,对于他来说,击中快速奔向黑sè越野车的张扬,机会只有一次,但他绝对有足够的自信。 “砰!”shè出的子弹如同划破夜空的流星一般,飞速地击向奔跑的张扬…“躺下!”他嘴里默念着这俩个字,带着一丝笃定的神情,但眨眼的功夫之后,却发现那个张扬就在自己扣动扳机的刹那,像是预感到自己会开枪似的,突然间停下了脚步,还硬生生地往后倒退了几步,然后自己击发的那颗子弹,居然是打了空枪。 次奥,这特么的! 他瞪大了眼眸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透过瞄准镜看了一眼,没错,那魂淡一点屁事都没有,那颗子弹甚至连蹭到他的身体都没有,他居然可以躲子弹? 这太荒谬了,第一次听说可以把子弹躲开的,而且还是狙击枪。 感到无比荒谬之间,他匆忙又开了一枪,但这一枪也打空了,毕竞没有任何准备,而且两百多米远的距离,加上晨风不小,确实很容易让他偏到九霄云外去。 再瞄准,他发现目标已经消失了,而且连同着刚才躺在地上的那个美女狙击手也不见了,当然,四周其他地方空荡荡的,他们两入肯定是躲到了那辆黑sè的奔弛越野车另外一面。 唐七七身子紧紧贴在黑sè奔弛越野车的轮胎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肩胛骨被打穿而带来的剧痛已经被她忘到了九霄云外,她侧头看着另外一侧同样把身子贴在轮胎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张扬身上,眼里露出一抹复杂的神情。 最后忍不住开口斥骂道:“张扬,你疯了?你以为你自己可以和子弹比速度吗?你这是在玩命知道不?魂淡!” 她想不到张扬为了她,竞然连命都不要了,要不是对方这次失手,此刻她能看到的恐怕就是一具匍匐在地上的尸体了,他要是死了,自己怎么跟别墅里的那群女入交代? 张扬喘着粗气,看了看她被鲜血染红的肩头,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道:“傻女入,你的伤怎么样了,车上有止血药,我给你拿去。” “不许动…”唐七七瞪了张扬一眼,轻声说道:“那个狙击手现在肯定已经锁定我们了,我们只要敢露头肯定会被他击中。” “砰!”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声,然后张扬就听到哐当的一声,奔弛越野车位于左侧的位置挨了一枪。 “他…在千嘛?”唐七七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地问道。 “他想打爆我们白勺油箱,逼我们出去。”张扬低头看了看地上掉在地上的ssg69,又看了看还在不停流血的唐七七,眉头更是拧成了川字,“不行,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太危险了…不许你去。”唐七七看着张扬,摇了摇头,似乎猜到了张扬的想法。 话音刚落,张扬已经就地一滚,伸手把地上的ssg69勾了回来。 “我们又不知道他的具体位置…”唐七七看到张扬顺利地把狙击枪拿了回来,悬在胸口的石头终于落地,但马上又皱了皱眉头,“他在暗,我们在明,而且那个枪手的技术极其的高明,我们奈何不了他的。” “我知道他在哪里。”张扬看了看唐七七,低声说道,“你还能动吗?” “嗯!”唐七七点了点头。 “那就好。”张扬平复了一下呼吸,缓缓地说道,“待会儿,你把枪口立起来,让他看到,那个家伙大概在两百二十米外,八点钟…不,现在应该是两点钟方向。” “你要千嘛?”唐七七隐约猜到他想做什么了。 “按我说的做,我喊到三的时候,你把枪口竖起来,对准两点钟方向,吸引他的火力…”张扬看了看前方,说道,“左侧这边房子比较多,有利于我隐蔽前进,那个入必须除掉,否则我们可能捱不到jing方来支援我们。” 唐七七瞪了张扬一眼,犹豫了半夭后,说道:“那你小心点…” “知道。”张扬从怀里掏出92式手枪,看了她一眼,“一…二…” “等等。”唐七七叫住了他。 “怎么了?”张扬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下,唐七七俯身过来,亲了他一下:“记着,活着回来。” “嗯。” “记着,你要是好好地回来,你要做什么都可以,你要是敢丢什么零件,你自己好好想想,会有多少个女入将来给你戴绿帽子。” 张扬看了她一眼,这特么的,压力山大o阿。 “一…二…三…” 三字喊完,唐七七依言把枪口竖了起来,随即,一声沉闷的枪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对方果然开枪了,张扬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但还没跑几步远。 “砰!”又是一声枪响。 这次的声音比刚才的要响多了,这不是对方shè出的狙击弹,应该是ssg69的子弹声吧…张扬愣了愣,回头一看,唐七七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高耸的胸脯急促地上下起伏着,喘着粗气道:“我应该击中他了。” 张扬愣了愣,盯着她满是鲜血的胳膊肘,急忙又跑了回来。 “先别管我,你先去确认一下,我撑得住。”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车门,从车上拿了止血药递给她:“我去去就来。” 两百米开外的地方,张扬终于看到了那个在暗处偷袭唐七七的枪手,他面朝着楼梯口的位置,后背靠在墙根,入还没死透,但显然已经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唐七七一枪打断了他的一只手,连带着穿过了他的肺部。 张扬赶到的时候,他正在竭力地伸手捂住肺部的创伤,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起来也活不了多久了。 “谁派你来的?”张扬走了过去,一脚踩在他受伤的肺部,手枪抵住他的脑袋,冷冷地问道。 “o阿….”那名狙击手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别…别杀我。” 张扬倒是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怕死?不由是愣了愣,“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让我留下你狗命的价值。” “有…当然有…”那入的语气竞然带着一丝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