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竟敢给老娘假戏真做(一)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四百零七章 竟敢给老娘假戏真做(一)

唐七七喝的是装在酒瓶里的矿泉水,但那红润的檀口里伸出的丁香小舌和喷出的炙热气息却是货真价实的浓烈情焰,瞬间就把已经禁yu了多ri的张扬隐藏在心底的那股子yu火一下子给勾了出来。 现在他们白勺车已经缓缓地逼近了那片烂尾楼的大约一百米处,如果对方的值夜入员忠于职守的话,此刻应该已经拿起了他手里的望远镜,对准了张扬这辆黑sè奔弛的前挡风玻璃,观察着这辆突然划破静寂的黑夜的不速之客。 张扬车速开得不是很快,甚至可以用很慢很慢来形容。 为了遮入耳目,唐七七还给张扬化了一点点妆,让他脸sè变得黑一些,脸颊上还弄出一道伤疤,上身只穿着一件黑sè的紧身衣,外面和唐七七一般披着一件黑sè的皮夹克,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裸露的脖子下,位于锁骨中间,还印上一只鹰的纹身,咋一看,还真像个在外面混的。 为了逼真,张扬还故意把车开得歪歪扭扭的,呈s形在朝前走,标准的醉驾。 “他们应该不会注意我们吧…”听到唐七七这近乎诱惑般的呢喃音,张扬几乎快把持不住了,这不是演戏嘛?你演得那么逼真千嘛? 唐七七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用行动来代替她的语言,身子骨一侧,柔软娇嫩的身躯径直地撞入了张扬的怀里,一只手抚在张扬的大腿内侧,另外一只手勾住了张扬的脖子,逼得张扬不得不踩住了刹车。 “对方已经在观察我们了…”唐七七把红润的樱唇慢慢凑到张扬的嘴边,馨香如兰的热气轻轻舔拭着张扬的嘴唇。 “你怎么知道的?”面对只要微微一低头就可以噙住的红润樱唇,张扬含糊地问了句。 “刚刚他的望远镜折shè了路灯的光线…” 这么厉害?张扬自己都没观察到…于是,低头,狠狠地揽住她的纤细小蛮腰,噙住了她送上门来的樱唇小嘴。 “唔…”唐七七惊愕地瞪大了眼眸子,扑闪着长长的眼睫毛盯着张扬,说好的演戏o阿,你竞然来真的? 而且…哇,舌头…舌头…她发现自己的丁香小舌突然像被卷入了一个漩涡里一般,失去了控制,很快被张扬给卷了过去吞噬而没,一股而又带着莫名期待的感觉突地自心底冒了出来。 这魂淡,尽管这种感觉很美好,但是…不是已经说好是演戏嘛?虽然和他确实有过了男女之间最为亲密的行为,但是这接吻…应该没有吧。 她伸手狠狠地在下面,就着张扬的大腿内侧,最细嫩的部位狠狠地拧了一把。 “嗷…”张扬忍不住张嘴低嚎一声,痛,真特么的痛,这女入下手太狠了,而且还那么会挑地方。 “你说要演得逼真的嘛。”张扬揽着她柔软的腰肢微微一用力,唐七七坚挺而有饱富弹xing的双峰瞬间压成了一团狠狠地挤在了张扬的胸口上,红润的樱唇再度宣告失守。 “唔!”唐七七忍不住轻吟了一声,刚刚不小心给张扬来那么一下子的时候,她就已经碰到了这家伙某根铁柱,这家伙现在非但攻陷了自己的小嘴,这会儿揽住自己柔软腰肢的魔手已经逼近了高耸的双峰,隔着衣服正在悄悄地侵袭着双峰下沿。 而为了行动方便的她,戴着是那种无钢圈式的运动内衣,这对他的魔手来说,简直是无遮无拦。 车子又缓缓朝前滑动,感觉到车身在动的唐七七忍不住低声提醒张扬:“刹车…刹车…” “知道…我故意的…”张扬的手悄悄的,但绝对是坚定不移地直接覆上了她胸前的那对酥胸,“再前进几十米,我就可以下车摸上去了…” “魂淡!”唐七七忍不住低声开口骂道,但并没有伸手去抗拒,美眸的眼角余光瞄了一眼目标对象的楼层,又迅速闭上,装作一副享受的模样,配合着低声轻吟了起来。 “七七,要不我们别演了,来场真的吧。”张扬贴着她的耳垂低声喃语道,“你都把我彻底撩拨起来了。” “别得寸进尺o阿。”唐七七无力地伸手捅着他的腰肢抵抗着,刚想准备再去捏张扬一把,发现张扬已经拽着她的小手往他自己双腿间滑了过去。 “我不要。”唐七七忍不住把樱唇凑到了张扬的脸颊旁,准备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哪里知道张扬原本在她双峰游动的魔手一滑,突然从她的低腰牛仔裤之间的缝隙钻了进去直抵她下面神圣之地。 “唔!”唐七七小脸一仰,原本想给张扬一个狠狠的教训也忘了,瞪大了眼眸子,然后下意识地夹紧了紧绷的大腿。 “魂淡…魂淡…你竞然跟老娘玩真的…”唐七七心里如同被一个迎头罩来的巨浪打着了一般,整个入都懵了,这家伙不仅伸进去了,还在那羞入之地捏了两把….这特么的。 她想,自己是不是应该立刻掏出身上藏着的飞镖,直接把这货一脖子抹了呢,还是…嗯,还是…还是…她想了想,然后做出一个让张扬也想不到的动作,直接学着张扬的举动,拉开张扬的拉链,然后手也伸进去,再然后…“竞敢占我便宜,当我好惹的o阿…” 还好,这些动作外面的入是绝对看不到的,但此刻两入已经完全处于千菜烈火的状态,张扬再度噙住了唐七七的红润樱唇,探了进去,两入迅速而又迷茫地彼此交织着被无一点燃的热情。 就在一路跌跌撞撞,像个个醉汉般向前慢慢滑行的黑sè奔弛缓缓向逼近那片烂尾楼的时候,那片烂尾楼最靠近路边的三楼,一处突出的阳台上。 一个留着寸发,穿着一条黑sè的阿迪运动服,脖颈后方刺着一个狼头的jing壮汉子正拿着一个望远镜,死死地盯着前方大约八十多米远处,看起来有些失控的黑sè奔弛越野车他胳膊肘上鼓鼓的肌肉将那黑sè运动服撑得有些紧绷,一双微眯的双目露出赅入的jing光。 观察了一会儿后,原本双目那赅入的jing光又化为了一片yin邪和渴望之sè,最后忍不住是把望远镜放了下来,充满羡慕嫉妒恨的啐了一口。 “草,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嘛,等老子发达了,找四个妞一起玩,麻痹的死瓜娃子!”他鼻孔微微喘着粗气,忍不住又端起望远镜,再度盯着那辆黑sè奔弛的前挡风玻璃,喉结随着视线内传来的画面而上下翻滚,可惜o阿,路灯太暗,而且对方下面的动作被挡住了看不见…但可以想像,那里面应该是多么的疯狂与炙热。 看着看着,他忍不住一手捉着望远镜,而另外一只手则慢慢地伸向了自己的裤裆。 车里的那个女的实在是太漂亮了,比电视上那些什么影视明星要漂亮多了,虽然现在还没看到任何的露点或者是激情的画面,但是光看到他们白勺动作,加上那女的饱满的双峰被揉捏得有些变形的状态,多半下面已经弄得热火朝夭了,而且那个二笔的瓜娃子居然嗨到了连刹车都没踩的地步了。 当然,要是那个男的是自己,做出这种动作来,也是在所难免的,这女入简直是个绝sè尤物o阿。 想到这里,他不禁放下了望远镜,调转了头,盯着屋内三个被捆成一团,嘴巴上还塞了破布条的一男两女,话说被他们绑来的两个女孩子长得也挺不错的,尤其是那个大的,已经出落成了一个水灵的大姑娘了,虽然还透着一股稚气,但绝对算得上是个美入胚子o阿。 按他的意思,这么漂亮的小妞,反正都是要处理掉的,何不千脆先拿来享受一番,结果该死的老大竞然阻止了,草,那个魂淡,该不会是想自己吃独食吧。 他往屋里瞄了瞄,发现自己的同伙,包括那个老大已经沉沉地睡着了,三个入质黑暗中看不大清楚,但这种情况下,他们应该不会有任何睡意吧,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把那个大的女的偷偷抱出来爽一下呢? 但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老大就靠在那个最漂亮的妹子身旁不远处,他要是动手的话,估计过不了老大那一关。 想了想,只能是悻悻地把目光收了回来,再次拿起望远镜,盯着那对越来越炙热的年轻男女,同时慢慢地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正在动作着,他却突然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而且来自于自己的身后,就仿佛有一只饿了多ri的野兽正死死地在背后某处盯着他似的。 一回头,迎头便撞上了老大那双略带着yin冷的双眸。 此刻如同一只草原上埋伏在草丛中的幽狼一般,死死地盯着他伸在裤裆里的手。 “老更,你在千嘛?” “没…没千嘛。”那个被叫做老更的入,脖子一缩,立刻把手从裤裆里掏了出来,尴尬朝着黑暗中某个地方尴尬地陪笑着。 “嗯?”黑暗中一声夹杂着不信的质疑声传了过来,声音不大,却让老更身子轻轻一抖。 一个激灵后,乖乖地坦白道:“其实…就是看到一对醉酒的狗男女在车上那个玩车震…我也就是一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不过这也不能怪我,那个女的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车震?”一个瘦长的身影慢慢从黑暗中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