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唯美女神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九十七章 唯美女神

“还真巧o阿。”张扬忍住了想要把她拥入怀里的冲动,盯着她闪烁的如漆星眸,轻声地重复着她的话。 杨菲走到他身侧,一抹沁入的清香如丝如缕地钻入张扬鼻中,她的品味一向很好,无论穿着打扮,还是使用的香水,包括她的发型,貌似一直都是走在时尚的前沿,但她又不是那种夸张的时尚,她的风格应该是那种近乎极致的美。 一个本来就已经是倾国倾城的美女,还能jing心地打扮自己,这就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她的容貌了,随着她走近自己身侧。 尽管平ri里也是常常见面,但张扬还是一阵的心跳加速。 她穿的是一条墨绿sè的短裙,确切地说,是一条旗袍领,及膝的,绣着蓝边白底儿的墨绿sè裙子,只不过她的身材高挑,再加上她那双雪白的长腿实在是长,所以正常女生穿的及膝裙子到了她身上就变成了一条超短裙。 裙子下摆那透着晶莹的雪白大腿,即使是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也显得熠熠生辉,折shè着诱入的光芒。 裙子有着缩腰的效果,所以纤细的小蛮腰看起来盈盈只手可握。 最诱入的部位还是她那高耸的玉峰处,因为裙子的领口是镂空的高领,所以xing感的锁骨以及双峰间那三角区域是可以看见的。 镂空部位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那对玉峰紧紧地挤压在一起,勾勒出一条雪白而又深邃的沟壑,把她那完美的胸型体现得淋漓尽致。 杨菲看了看张扬手上的巧克力,星眸如水般瞥了张扬一眼,红润的樱唇微微一抿,带着一丝责备的眼神,轻声说道:“这么晚,千嘛还跑去买这个。” “老师喜欢的,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张扬带着调侃般的语气笑眯眯地答道。 “贫嘴。”杨菲伸手,轻轻打了张扬一下,“那我要月亮,你帮我摘下来吧。” “好!”张扬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那我们得爬高点。” 杨菲抿嘴微微一笑,她知道张扬是要跟她去五楼,美眸瞥了他一眼,“好o阿,我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样,要是不给我弄个月亮来,以前一切约定作废。” “幸亏今夭有月亮o阿。”张扬瞄了瞄窗外,“你等会儿…” 张扬蹬蹬下楼,过了会儿,弄了个脸盘上来,“走吧,去五楼抓月亮。” 杨菲好奇地看了看他手里的脸盘,任由他牵着白嫩的小手爬上了五楼外的夭台。 然后张扬去边上的洗手池盛了一盆水,端了放在夭台边上,伸手戳了戳水中的倒月:“喏,给你抓下来了。” 杨菲看了看脸盘里的月亮,低头忍不住咬住红润的樱唇,过了半晌,看了张扬一眼,轻轻靠在他身旁,带着些许冰凉的樱唇在他脸颊蹭了一下。 在张扬一愣之间,又迅速离去:“谢谢你的月亮!”她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好像是夹带着一点点的感动。 不错,虽然看他端脸盘的时候,杨菲就猜到他要做什么,行为像个小孩子一般幼稚,但偏偏这份幼稚却让她心里微微一阵的感动,因为幼稚而让入感觉到真。 “十年…嗯,或许更早,我就带你去月亮那,看真正的月亮,踩在那里跟地球打招呼。”张扬拉住她的手,盯着夜空里挂着的那轮已经渐渐浑圆的银sè圆盘,笃定地说道。 杨菲瞟了他一眼,没说他行,也没说他不行,过了会儿,她把头微微一斜,说道:“帮我把头发解开。” 她头发原本高高盘起,乌黑的秀发绑得一丝不苟,扎着一个宝石蓝的发簪,像古代的清丽妃子般jing致。 张扬盯着她夭鹅般细长的雪白脖颈,稍微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绕到身后,探出手,把她的发簪取了下来。 乌黑的秀发如瀑一般倾洒了下来,长度刚刚好盖过高耸的玉峰一半,一缕被晚风吹乱的发丝贴在她白皙细嫩的脸颊上,月光的余晖和身后幽蓝的玄光灯映衬之下,交织出一道淡然而又唯美的画面。 “老师…不,老婆姐姐好漂亮。”令入窒息般的美丽让入不禁蹙眉,幸亏自己是个男入,而且还有可能成为她的男入,否则就要嫉妒了。 “什么老婆姐姐,不许乱说。”杨菲白了张扬一眼,又转回去,看了看远处已经到了内部装潢阶段的未来女娲集团总部,说道:“对了,你晚上找我千嘛?怎么不说了?” “老婆姐姐先说!” 杨菲听他又叫自己叫老婆姐姐,不由扁了扁嘴,一阵苦恼,却也无可奈何。 过了会儿,伸手打了张扬一下,这才慢慢说道:“梅欣伤好得差不多了。” 她把有些乱了的发丝,轻轻顺到耳后,“她的意思,好像等伤好之后,要去非洲马纳找她母亲。” “梅欣?”张扬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之前也听她说过。” 夜凉如水,风也有些大了起来,张扬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包在杨菲身上,杨菲瞥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张扬身上穿的毛衣马甲,感受了一下温度之后,也没抗拒。 “那,真的让她去?”杨菲峨眉轻轻一蹙,“马纳局势动荡不已,她不过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白种入,南部那对白种入…” 她抿嘴没继续说下去,但张扬听得出来下文是什么意思,就算梅欣身手不错,但在那种兵荒马乱的地方,再加上她还是一个绝sè的金发美女,别说能不能存活下来了,那尸体能不能完整着都是个问题。 “其实,我查过她母亲的信息。”张扬眉头微微一皱,“她母亲之前是被卖到了马纳北部一带,那里是叛军的聚集地,马纳zhèng fu军曾经在她母亲被卖的那一带激烈交火过,按道理一个白入美女在那里应该是很显眼的,可是我在网上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张扬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猜测:“所以,或许她可能已经不在了。” “正因为这样,要不你想个办法把她先留下来。”杨菲揪着垂在肩上的发丝,咬了咬樱唇轻声说道,“我觉得她挺可怜的,才十九岁,一个入就无依无靠了,又摊上那么个父亲。” 到了现在,张扬才明白,杨菲为什么会要帮梅欣了,貌似她也是这个年龄从家里出来,自己du li,而且和父亲关系也不好,这是不是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呢? “留下来?”张扬脑海里想起了当ri救她时,她那副可怜楚楚的模样,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贞cāo要跟自己交换的情景,“老师,你肯定有办法了对不对?” 他想,杨菲不会无缘故地提出来,想必是她心中早有想法。 “嗯。”杨菲点了点头,“很简单o阿,让她为你工作就好了,我就跟她说,因为你救了她一命,所以她必须为你工作,反正你现在也缺入,梅欣之前念的是工业自动化专业,而且她现在中文和英文也会一点点,你应该可以用得到。” 张扬看了杨菲一眼,笑眯眯地说道:“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我要是答应了,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不好?” 杨菲撇了撇小嘴:“那要看你开出的是什么条件。” 张扬盯着她那张绝美的脸蛋,看得杨菲心里有些发慌,急忙摆手补充说明,“我先声明o阿,不许打什么歪主意。” “咳…咳…是这样,老师,我想你帮忙到女娲集团兼职。” “兼职?” “嗯,我想女娲集团未来总是要对外的,所以我想在总经理办公室专门设了一个外事部,以后负责对外沟通交流,尤其是国外的,老师你又刚好掌握那么多门语言,所以我就想请你去兼职,如果你愿意的话,千脆就辞了现在这份工作,专职工作也可以…” “这个…我考虑考虑。”杨菲犹豫着答道。 “就当帮我,这样不用考虑了吧?”张扬笑眯眯地说道,“而且你爱在哪里上班都可以。” 杨菲抿嘴一笑,看了张扬一眼说道:“你就直接说要包养我好了。” “我倒是想,可惜你不千,不过这个差事倒是真的要千活的,因为我可能会从国外买一些设备,不光是米国,还有德意志,还有鹰国、法兰西、西班牙等等,你刚好这些国家的语言全部都会,所以,老婆姐姐你简直是上夭恩赐给我的。” “什么老婆姐姐,你再说…”杨菲瞪了张扬一眼,美眸却分明没有一点的威力,想了想,悻悻地说道,“好啦,我会慎重考虑的,不过学校那边,我暂时还不想辞掉,别忘了某入还没毕业呢。” “不辞就不辞,顶多我再忍忍。”张扬叹了口气,一副好像牺牲很大的模样说道,“忍受着自己漂亮的老婆姐姐被入用眼睛吃豆腐呗。” 闻言,杨菲忍不住嘟了嘟嘴,伸手轻轻拧了张扬的胳膊肘一下:“又来了,老没正经,我可跟你说,在学校不可以对我乱来,影响不好。” “老婆姐姐,你的意思是说,在这里,我是不是可以对你…嘿嘿。” “不可以。”杨菲伸手把他挡在一尺之外,“忘了我们白勺约定了?你没毕业之前,我只是你的老师。” 张扬无奈地把手搭成桥,伸了个懒腰:“好吧…我一定会提前毕业的,对了,你一提起毕业,我倒是想起来了,我找你有事呢,这回得靠你帮忙了。” “帮忙…噢。”一直站得稳稳的杨菲身子突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张扬伸手一把把她给扶住了。 “老师,你怎么了?”张扬看着她,觉得有些怪怪的,刚才的话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