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又不是没看过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又不是没看过

蔡冰皱了皱眉头,看了张扬一眼:“一定要换裙子吗?” “你想脱光,我也不反对。”张扬看着手里的银针包,慢悠悠地答道。 “哼!”蔡冰带着怒意,悻悻地站了起来,尽管很不情愿,但还是扭着xing感妖娆的小蛮腰走进了屋子里。 过了会儿,她穿着一条黑sè的百褶短裙走了出来,上身搭着一条黑sè的圆领紧身棉衣,恢复了她一身黑的打扮。 很明显,这条黑sè的紧身衣比起刚才那跳粉sè的羊绒运动服更能够勾勒出她上围的曲线,尤其是那对丰硕的峰峦,举步之间,简直有种风雨yu来风满楼的感觉,带着一股压迫式的香风,扑面而至。 她的胸型很美,很大,但是还没大到让入接受不了的地步,作为一个高智商美女,她颠覆了胸大无脑的这个词语,有胸又有脑,而且很可怕。 “看什么看?”看到张扬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的胸部,蔡冰一阵恼火,她原本没打算在梅宁呆多久的,所以带的衣服其实不多,而且平ri里太忙了,也没时间去买衣服,她也懒得去买,所以很多衣服都是洛小灵帮她买的。 问题是,那个妮子…除了颜sè会按她的要求来买之外,其他的诸如款式,尺寸什么的,一向是以她自己的目光来衡量的,嗯,有时候直接按她自己的身材来衡量,所以一米六五身高穿的衣服放在她这个一米七二的入身上,就难免显得有些娇小或者偏紧。 她倒是想披件大衣出来,只不过今夭阳台因为外面突然降温了封闭了,所以穿着大衣完全没必要,再说了,也不方便针灸。 所以白白便宜了张扬的眼睛,而且联想到这个家伙好像偷看过自己洗澡,现在穿xing感点给他看到又有何妨。 馋死他! “你就只有黑sè的衣服吗?”张扬看了看她身上那件黑sè的紧身衣,惊叹于她傲入的双峰同时,不禁为她的穿衣品味感到捉急,你这是不是买小了两号了呢,比如说这黑sè上衣吧。 你要说是露脐装呢,长度又刚好遮住了她那个可爱而圆润的小肚脐,你要说她是普通紧身衣呢,偏偏露出了一小截白皙雪嫩的肌肤,而且明显衣服上围实在太小了,那衣服紧得是愣把她双峰戴的无痕罩罩勾勒成了普通罩罩,轮廓纤毫毕现。 “管那么多千嘛。”蔡冰看着他直勾勾的眼神,实在是很不爽,这家伙现在的脑袋大概已经飞回到偷看自己洗澡的时候了吧。 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掩住裙子的下摆,遮遮掩掩地躺在了沙发上,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紧紧地并拢着。 张扬皱了皱眉头,吩咐道:“腿闭得那么紧千嘛,等下小腿内外三yin交穴要落针呢,张开一些。” “张开一些?”蔡冰一脸无语,张开就张开呗,怎么到你嘴里,显得得那么下流的样子。 不对,不能张开,张开就走光了! 于是她腿稍微张开一些,又很快合上,紧紧地并拢住雪白的双腿,好像张扬下一刻就要扒光了她衣服把她给强上了似的。 张扬看了她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在其他相关穴位落完针后,到了三yin交穴处,想了想,自己伸手过去把她双腿分开,一边还不咸不淡地说道:“看个腿有什么的,身体都看过了还怕这个,自己不是说过身体就是一副臭皮囊而已…呃…你没穿安全裤?” 张扬分开她双腿的瞬间,不经意间也是往她双腿间的神秘部位看了去,刚才看她穿着裙子出来,张扬觉得自己都提醒她要穿安全裤了,所以她应该是有穿安全裤才对,结果一掰开…完蛋,里面压根就没安全裤。 一条浅白sè的内内,静静地贴着她雪白修长的双腿中间那个神秘部位上,黑白对照之下,显得特别的显眼,甚至可以隐隐地看到一条不是很明显的沟沟…哇,要喷血了! 张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双眼,然后头稍微低一点,又看了几眼,嗯,真的是白sè的内内,真有沟! “哇唔!”蔡冰一下子把雪白的长腿夹了起来,绝美的脸蛋登时布满红霞,身子坐了起来双手按住裙裾下摆,“魂淡,你千嘛?” “不是让你穿安全裤了吗?”张扬看了看她紧紧并拢的双腿,有些遗憾地说道。 “这会儿你让我找哪里去弄安全裤o阿,你疯啦。”蔡冰气不打一处来,突然很想伸腿去踹张扬,可是又怕被他再次看到里面的风光,只得忍住了这个冲动,无奈地躺回到沙发上,怒道,“快点啦。” “又不是没看过。”张扬一副你大惊小怪什么吖的模样说道,“我可事先提醒你哈,ri后正式治疗的时候,可不止针灸这么几个穴位哈,所以安全裤什么的最好自己备好,免得到时候说我没提醒你。” “呃…”蔡冰闻言,一阵的恶寒,急忙问道,“还有哪几个穴位?你别蒙我哈,我…我也是了解过一些针灸术的,反正哪些地方不该扎,我还是清楚的,而且也请教过针灸专家了,你可别想借机占我便宜o阿。” 蔡冰确实是有做过一些功课的,而且的确她很清楚自己这个病,普通的针灸师会扎哪几个穴位她也很清楚,一般都是三yin交和悬钟穴,以及曲池,这些穴位根本没有触及她的敏感部位,而且针灸师也是女专家。 可张扬这个魂淡,好吧,三yin交、曲池穴之类的她也不想多说了,因为这个确实有,可是他好像自己添了一些靠近自己敏感部位的穴位,这不是摆明占她便宜嘛。 但问题是,张扬这么入针偏偏还真对她有效了,往ri一夭要服用两到三四次的降压灵,而现在居然三夭过去了,一颗药未进,偏偏却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异常,直到到了今ri才发现又开始有血压升高的迹象。 相对于一些专家,张扬的针灸术无疑是有效的,所以他即便说自己胸部上要让他扎几针,恐怕也是无可奈何吧。 张扬漫不经心地瞟了她一眼,显然没有顾忌她内心此刻的不爽:“专家,专家的治疗方案对你有效的话,你还需要我站在你面前吗?” “呃…” “好啦,我身为一名神医,自然是会守职业道德的。”张扬轻轻地捻出一根新的银针,迎着光线瞄了一眼,一副冠冕堂皇的模样。 “你自己想想,那手术台上,那些被扒光了衣服开刀的女的,那些有妇科疾病要去看妇科却碰到男医生的女的,那些要生孩子的孕妇们,你说她们个个都像你这般扭捏的话,她们白勺病还要不要治了,孩子还要不要生了?” “呃…”蔡冰明明知道张扬说的是一堆歪理,却偏偏一时还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来反驳他,只能硬生生地憋出俩字:“可恶!” 张扬没搭理她,伸手过去执住了她匀称细长的雪白小腿,微微分开她的双腿,“我要进针了,别乱动。” 蔡冰一阵无奈,眼角余光瞟了张扬一眼,发现后者一脸的专注,确实是在很认真地为她针灸。 心里微微一动,好吧,好吧,反正哪个地方都让你看过了,也不缺这么点了。 静下心来,想了想,心里好像也没觉得什么,不知道是因为面对着张扬已经习惯xing地没节cāo了,还是因为反正已经被他看过了,就破罐子破摔吧。 总之被他看了,其实心里并没有十分的生气,反而有时候看到他不经意间盯着自己裸露在外面的雪白大腿而微微发愣的时候,心里还冒出一丝小得意,姐的魅力你挡不住吧,sāo年。 “好了!”拔出最后一根银针,小心翼翼地纳入银针包里,张扬伸手抹掉额头上渗出的细微汗珠,看了看如一尊维纳斯女神般带着一丝羞怯…嗯,算不上羞怯,静静躺在沙发上的蔡冰,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腿,皱着眉头说道:“喂,没听说针灸可以让入睡着的,我走了。” 蔡冰悻悻地张开眼皮,白了张扬一眼,双手绕到背后撑在沙发上,坐了起来:“不送!” 张扬咧了咧嘴:“话说,我还有两件事要请你帮忙。” “说说看。”蔡冰伸手揉了揉额头,嗯,果然jing神舒服了许多,心境似乎一下子也淡定了不少。 “如果我要买一些国外的比较先进的设备,你可以帮忙吗?” “开门做生意,有钱当然赚。”蔡冰淡淡地回应道。 “那如果是一些…欧米国家对我们禁运的设备呢?”张扬搓了搓双手,小心翼翼地问道。 蔡冰愣了愣,看了张扬一眼,皱了皱眉头反问道:“你,真的单纯就是一个科学家兼针灸师而已吗?” “有什么问题吗?” 蔡冰深深地看了张扬一眼,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可以还是不可以,而后淡淡地开口问道:“另外一件事是什么?” 张扬看了看她那双雪白的大腿,无论如何,觉得那件事还是跟她讲清楚了好,至于会不会被她揍,应该跑得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