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谁说他死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六十五章 谁说他死了

乔希儿看到申康一动不动地趴在水池边后,也愣了,林姗姗和颜曦晨还有另外那个女孩更是吓得满脸苍白。.. 申康是何等身份的人,如果在这里被弄死了,非但张扬要赔上一条命,就连她们都难逃干系。 “扬子…”乔希儿站到张扬身旁,尽管紧张,但她依然把手伸到张扬手边,握住他的手,“你快逃吧,这边我来扛下。” 张扬看了她一眼,紧了紧她的手,朝她摇了摇头,随即目光转向脸上带着一丝得sè的蔡羽,轻笑道:“又是你。” “不错,是我,终究你还是嫩了点。”蔡羽低头瞟了地上躺着,肚子鼓鼓的一动也不东的申康一眼,皱了皱眉头,“知道他是谁吗?” “我不需要知道。” “很快你就会知道。” 张扬皱了皱眉头,同样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申康一眼,淡淡地说道:“你给他吃了什么药?” “什么?”蔡羽脸上闪过一道不自然之sè。 “你不会那么快忘记了吧,刚刚你在宴会大厅里找过申康,然后在右边角落第二张桌子给他递了一杯红酒,在这之前,你端着那杯红酒到了卫生间边上消失了大概半分钟,申康喝了你给他的酒之后,很巧,这个妹子就带着晨晨和林姗姗偶遇了申康…” “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是一种chun药吧…甚至是一种慢xing毒药也未可知。” 闻言,蔡羽脸sè不由微微一变,盯着张扬,压低了声道:“你跟踪我?” “我没那个闲工夫,当然,对于一个有前科的人,我自然是会多加注意的。”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张扬淡淡一笑,“你故意带着申丽丽跑到乔乔面前来挑衅我们的时候,就已经猜得到你想干嘛了,无非想利用申家来对付我。没错吧?” 闻言,蔡羽笑了笑,不承认也不否认,之后耸了耸肩,盯着地上的申康。138看書緒道:“凡事都要讲证据。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申家可不是你,或者是现在的乔家可以惹得起的,我很好奇。你现在是要一个人扛起所有责任呢,还是拉着乔家一起下水呢?哈哈。” 话音刚落,只见大厅里,又是一群人涌了出来,看样子。蔡羽早就让人通知他们了。 抬眼扫了一圈,个个都是大头啊,甚至酒店的保安都出来十几号人了,瞬间就把张扬等人团团围住。 “怎么回事?”林振天一看乔希儿、张扬、蔡羽还有自己的孙女林姗姗、孙子林坤都在场,再看看地上的申康,整张脸都绿了,差点没一头昏倒。 这事儿大了,摊上大事了,这是天崩地裂的事啊。 “这…这…姗姗。这是怎么回事?”他一眼就瞥到自己的孙女和一个一脸惊慌的美少女站在张扬身旁瑟瑟发抖的样子,如同坠入冰窟一般,心里顿时一阵哇凉哇凉的,多半自己孙女也牵扯进了。 林姗姗听到林振天的发问,这会儿倒是显得冷静了起来。虽然声音还有些颤抖,但至少把事情经过描述清楚了:“爷爷,申少他喝酒喝太多了,然后要非礼晨晨。晨晨不从,就被他打了…不过幸好张扬路过。就救了我们,然后…然后就…”她盯着地上一动不动的申康,就没再说下。 蔡羽一阵冷笑:“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吧,林姗姗,你确定你看到的事情经过是这样子?我们只知道,我们一出来的时候,这个张扬按着申少的头往水里按,申少一直在挣扎,可惜最后没能抵抗的了,被这个爆发户给活生生地溺死在水里了。” 一旁林坤忙着也呼和道:“是啊,爷爷,蔡少说得没错,我看到的也是这样。” “对,林老,我们一出来就看到张扬在拼命殴打申少…” “少跟他废话,赶紧打电话报jing吧,边上就是公安局,还有赶紧通知申家啊,不然出了这种大事,我们都脱不了干系的。” 蔡羽一说,此起彼伏的呼应声轰然响起,然后随着一声凄厉的哭号声由远而近,只见一个穿着暗紫sè吊带裙的女子哭天喊地的跑了过来。 “哥…哥…你怎么啦?” 张扬瞄了一眼,发现是换好衣服后的申丽丽,她穿过人群,直接就扑在了申康的身子上,然后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大约是跟她家人通风报信了。 “你们酒店保安干什么吃的,还不把他绑起来。”一个站在蔡羽身旁的年轻人看到形势大好,立马对一旁跟着来的保安部经理大声吼道。 那经理看了看林振天又看了看张扬和乔希儿等人,差点没直接吐血,他能当上这种等级大酒店的保安部经理,自然也非等闲之辈,所以这些豪门家族的猫腻他自然也是清楚的,这乔希儿可是乔家的大小姐,而张扬的身份已经被正式承认了,让自己抓他? 这帮混蛋是想让自己当炮灰啊。 “这个…要不先看看申少是不是还有救吧…毕竟溺水的话…” “你神经病啊,人都直了…” “jing察来了…”正当他左右为难之际,好几个穿着黑sè制服的民jing也从大厅门口冲了过来,那保安经理见状,顿时心里一松,伸手摸了把冷汗,朝自己的几个下属瞄了一圈:奇怪,自己还没让人报jing啊,怎么jing察来得那么快? 宴会的主人,林振天看到突然出现的jing察后,眉头也是皱了起来,刚要说些什么,一个带头的jing官便开口问道:“刚才谁报的jing?说这边出事了?” “我!”林坤跳了出来,指着张扬和一旁躺着的申康,“申家的大少爷被那个人杀了。” 林振天一听,原本就已经绿得铁青的连,瞬间变得有些近乎红紫sè了,当场就吼道:“林坤,你在胡说些什么?” “爷爷,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林坤脸上带着一丝得sè。 “杀人?”那名jing官闻言,一呆,急冲冲地跑到申康身旁。伸手翻了翻申康的眼皮,又在申康的鼻子上探了探,随后皱着眉头站了起来,“死者在哪?” “jing官,不在你脚下吗?”林坤伸手挠了挠头。奇怪地问道。 “这人没死。可能昏过了而已…”那名jing官站了起来。 “啊,没死?不可能啊!”林坤身子蹦得老高,急冲冲跑到申康身旁,伸手一探。果然,申康一点事都没有,不但呼吸均匀,那脸sè还红润着。 而趴在申康身上嚎啕大哭的申丽丽同样也是惊得目瞪口呆,立马抹掉眼泪。伸手同样探了一探,然后整张脸马上涨得通红。 掉头冲着蔡羽身旁那个刚才叫嚣着要送张扬jing察局的年轻人吼道:“赵添一,你有毛病啊,你给我解释清楚。” 那人一听,当场吓尿了,不住地朝身旁的蔡羽使眼神,而后者则轻轻地瞪了他一眼,他立马变得支支吾吾的:“呃…蔡…噢,不。丽丽姐,我…我…一时大意…” “林老,这是…”那名jing官看着眼前的情况有些诡异,便诧异地看了看周围那一个个衣着华丽的俊男美女,而后目光转到林振天身上。脸sè顿时变得恭恭敬敬,“林老,您看这事要怎么处理吧?” 他其实是想说,你们这是在寻我们开心吧。但一想到对方的社会地位,还是把后面半句话吞了回。 “jing官。他们年轻人一时贪玩,在胡闹,你别往心里。”林振天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要不,你们先回吧,改天我再和你们高局长解释一下。” “那倒不用了,不过既然报了jing,我们还是要备注一下。”那名jing官目光转向林坤。 “你们看我干嘛?那…那个申少明明死…” “啪!”话音未落,林振天身旁一个中年男子随即一巴掌朝他扇了过,“畜生,滚回。” “爸…”林坤的脸立刻肿得老高,伸手捂住满脸委屈地想要再辩解什么,但随即被他父亲狠狠地瞪了一眼,“还不滚。” “林主任…”那名jing官一看到打林坤的人是谁之后,深深看了林坤一眼,淡淡地说道,“那打扰了,我们先走了。” “嗯,慢走。”林坤的父亲微笑着点了点头。 jing察一走,林坤又要叫屈了,大叫道:“不对啊,这…” “这什么这?”林振天几步上来,直接又赏了他一个巴掌,“还不赶紧跟小张道歉?” “爷爷,可是你看,申少不是还没醒吗?他即便没死,肯定也很危险了…” “是啊,哥,你怎么还不醒?”申丽丽又急了。 原本松了一口气的乔希儿还有林姗姗等人,顿时一颗心又提了起来,乔希儿急忙走到张扬身旁,低声道:“扬子…怎么回事啊?” 张扬朝她神秘地笑了一下,紧了紧她那细嫩的小手。 然后掉转了头,环视了刚才还在那大呼小叫要抓他的人一圈,淡淡地说道:“刚刚我看到申少脸上紫红,伴着一股yin青之sè,刚好我小时候学过一点医术,发现他这是中毒之症,情急之下,只好用泉水灌他,稀释体内毒素,再施以针法…当然,现在他的危险还没除…嗯…那个谁,就是你,蔡少,你和申少不是好基友吗,过来帮忙搭把手。” “啊?我?”蔡羽早已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搞得整个人全傻了,听到张扬叫他,急忙疯狂摆手,“我不行,我不行。” “帮个忙也不行吗?难道申少不是你好基友吗?” 蔡羽气得七窍生烟,什么基友,基你妹啊,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还真不好拒绝,只是张扬叫自己帮忙,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