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非礼勿视(求订阅和月票)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五十六章 非礼勿视(求订阅和月票)

理智告诉他,最好此刻逃离酒店,离浴室里那个正在洗澡的疯女人远一点,但是好奇心加上时间快到系统刷新点的缘故。() 他还是让自己的屁股黏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眼睛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盯着窗外,外面大雪依旧纷飞,从这种高度欣赏落雪飘飘的景象,别有一番的风味。 正准备拿出手机,偷偷给乔希儿报告一下目前的情况之际,却突然发现,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个米白sè的包包,包很大,好像可以装很多东西,而且包包的口子是敞开的,大概是蔡冰刚才出来拿手机的时候打开的,还来不及拉上。 张扬本来对她的包包根本不感兴趣,特别又是女人的,这女人还是蔡冰。 不过她包包里面居然还放着个平板电脑,而且这电脑还是开机的… 这就怪了,他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浴室一眼,耳朵依然可以很清晰地听到里面水被撩动的声音,大概蔡冰块还在澡。 所以,犹豫了一下,伸手便把包包里的平板电脑抽了出来。 张扬拿起来,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一台载着win8系统的华硕平板,wifi信号开着,目光右移,却发现有个摄像头的图标… 心里一动,皱了皱眉头,移到那边点开一看,当场就是一阵的目瞪口呆。 “噗!”浴室里智能马桶上方的拉丝吊顶果然隐藏着一枚高科技的无线针孔摄像头,而且这接收信号就接在这台平板电脑上。 而此刻,蔡冰在里面沐浴的情景正在电脑上播放着…恩,同时还在刻录。 浴室里,蔡冰不着寸缕地躺在宽大的浴缸里,双目微闭,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如玉藕般雪白的胳膊肘懒洋洋地撩动浴缸里的水,往身上拨弄着,雪白硕大的,一半浸在水里,随着ru白sè的飘着雪白沫的热水轻轻荡漾,嫣红的玉珠若隐若现。 纤细的腰肢和雪白的圆臀在水里看不清楚,但细长匀称的小腿却露出了水面,闪烁着莹莹的白光。 这妖女,身材真是火爆啊! 张扬可耻地感到,自己某个部位正在急速地膨胀着,无法抑制。 自己竟然对她心动了!噢…是冲动,明明知道这个坏女人可能就要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依然有种想要和她上床的冲动。 浴室里的蔡冰大概是觉得已经洗得差不多了,雪白的胳膊露出水面,撑着浴缸两边,从水里站了起来。 “哗!”带着沫的清水从她身上迅速地滑落,如同脱茧的蚕蛾一般,整个人赤条条地从浴缸里走了出来,然后抓过了一旁的花洒,开始清洗身上的沫。 沾着水珠在花洒喷出的清水冲击之下,轻轻荡漾,颤巍巍的… 再随着沫去除,盈盈只可一握的纤细腰肢、紧紧并拢的修长、以及双腿之间那抹稀疏的淡黑…甚至是粉嫩… 纤毫毕现,极尽清晰,该死的,这针孔摄像头竟然可以拍得那么清晰,绝对高科技啊,这都快赶上自己别墅里安装的那种军用高清远距摄像头了。 “嗯!”一股热热的感觉瞬间从鼻孔涌出,伸手一抹,鼻血一脸。 里面的蔡冰差不多洗好了,这会儿正在用柔软的浴巾擦拭身子,张扬一惊,刚忙扯了一旁的纸巾擦去脸上的鼻血,收拾好,把平板塞回她的包包,跑到沙发上坐着,并翘着二郎脚装作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盯着窗外。 眼睛才往窗外望去,浴室门就打开了,蔡冰甩着一头还未干的乌发,穿着一套青黑sè的裙装,走了出来,随后看了看装模作样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盯着窗外的张扬一眼,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挟着一股沐浴后特有的清香,坐到张扬对面,同样翘着二郎腿,冷笑着道:“你倒是还坐得住啊?” 张扬回头看了她一眼,洗浴后的蔡冰身上洋溢着一股诱人的风韵,盯着她青黑sè裙装包裹下的那具玲珑有致的身躯,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想起方才她那不着寸缕的娇躯景象,心里又是一阵的怦怦直跳,脸上却是不动声sè淡淡地笑道:“当然了,我还在等着冰块姐姐履行你的诺言呢。”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不是应该问,我想要怎么对付你的吗?还想着和我上床?”蔡冰嗤笑了一声,双手抱在饱满的峰峦上,侧头看着张扬,“当真是sè心不改。” “怎么,你洗完澡就不想兑现你之前承诺了吗?”张扬无视她脸上的表情。 “我已经兑现了啊。”蔡冰笑眯眯地翘着脚,甩掉酒店里的拖鞋,还很嚣张地把她可爱的脚趾头露了出来,脚趾头的指甲上涂着带着晶彩的蓝sè指甲油。 “兑现了?”张扬身子微微正了一正,这女人终于开始要现原形了。 “嗯。”蔡冰翻了翻雪白的皓腕,亮出时间,“你看看,我们进了酒店并在同一个房间,都已经半个多小时了,甚至我澡都洗好了,不是吗?”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进来了半个小时,那么理所当然地我们算是该上过床了是?”张扬笑眯眯地盯着她,继而俯下身子,看着她露在外面的那雪白丰腴的大腿,嘲笑着道,“你该不会外面已经请好了一群媒体记者,顺便大肆宣扬一番?” “咦,看来你还不是太笨啊,这个都已经猜到了?”蔡冰笑眯眯地盯着他的脸庞说道。 “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蔡冰把皓腕举起,“你看看,再过五分钟,门口就会有敲门声传来,我想想,应该至少有七八家重量级的媒体记者会到这里,这会儿,他们应该正在走廊上等待着呢。” 她笑眯眯地朝张扬露出一个得意的脸sè,“当然,你现在也可以选择立刻逃走,不过能不能跑得脱,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张扬蹙着眉头,盯着她那张似乎没有半分作伪的俏脸,问道:“我有个问题,你身为蔡家的千金大小姐,又是永兴集团海外区的ceo,还是传说中京城四大公主之一,这样高贵的身份,何苦要来和我这个无名小卒搞什么绯闻?” “想知道?”蔡冰脸上露出一丝勾人的笑容。 “废话!”张扬叹了口气,心里隐约猜到了一些,但是又希望自己是猜错了。 “很简单,你虽然现在对我来说,还是个无名小卒,不过你名下的女娲集团,将来前途却是无可限量,所以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多多少少还算是个略有分量的人物。” 张扬一阵沉默,蔡冰的话不假,自己对于她来说,差不多也只能算是略有分量的人物,但当然,只要自己把女娲集团做起来,未来自然是无可限量,不过这些,还不至于让她到了肯牺牲自己名誉的地步,至少目前还不能够。 “是不是觉得奇怪,我怎么会对你这个略微有那么一点分量的人物感兴趣,对吗?” “或许是你活了二十几年了,却从来没有被哪个男人滋润过,想尝尝鲜也未尝不可。”张扬没好气地应道,面对一个居然肯把名誉毁灭的女人,他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哈哈,你现在激怒不了我。”蔡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得意地笑道,“因为我现在占据着主动。” 她盯着张扬,像是看穿了张扬内心某处似的,盈盈地笑着,“你这次来京城,是因为乔家已经正式承认你和乔希儿那个小狐狸jing之间的那点小猫腻对?” 张扬看着她,像这种豪门间的秘密对于她这种等级的人来说,知道也不足为奇,所以索xing直白地点了点头承认了。 “那你说,一个刚刚被认定为乔家女婿的男人,转眼间就跑去和乔家的死对头蔡家掌下千金大小姐开房上床,会不会成为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呢。” “你真是…卑鄙啊。”张扬心里突然想由衷地赞美一下这个女人,虽然这样子干,她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乔家显然要比她难堪多了,特别是乔希儿,这不就像是男人在新婚之夜被人带了绿帽子一般吗。 至于他是否真的和蔡冰有没有一腿,大概没人会去关注,可以想象得到,自己从进这酒店开始,到进这间房间位置,应该都已经被她给拍摄下来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怪不得她想蒙骗自己到浴室里去洗澡,如果还拍摄到自己在里面光着身子洗澡的画面,那就等于另一个活生生的把柄握在她手里啊,这个可恶的女人。 话说回来,这种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活儿也干得出来的女人,无怪乎在商场上无往不利。 “现在有两条路给你选择。”蔡冰看到张扬难看的脸sè,显然非常的满意。 “这么好心?”张扬嘲讽道。 “当然,作为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让我有些佩服的男人,你值得拥有这个权利。” 她笑靥如花,如罂粟般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