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呃!!衣服湿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五十五章 呃!!衣服湿了

十多平方米的浴室摆着一个足以躺下两个人的大浴缸,一个翡翠sè的大理石洗手台,边上的挂篮摆着一叠雪白柔软的浴巾,挂篮边上的立柜放着沐浴露和洗发水,还有一些洗漱用品,而那个摄像头好像就藏在智能马桶上方拉丝吊顶缝隙里,若是不仔细观察,很难看得出来,这些东西里面,最让人瞩目的无疑是那个青sè滚边的大浴缸了,那浴缸正前方还有一台二十一寸的防水led电视,嗯,这绝对是个适合鸳鸯浴的好地方啊,澡的同时如果再看看小电影…啧啧! “想什么呢?脱衣服。”蔡冰蹙着弯弯淡淡的峨眉,盯着一脸傻笑的张扬,不耐烦地提醒了他一句。 “脱衣服?”张扬侧头,盯着把身子倚在浴室门后,双手抱在胸前,修长的一前一后搭着,像个大爷似的蔡冰,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不脱?” “我…我洗过了。” “洗过了?”张扬返身走到她面前,把鼻子凑到她身上,嗅了嗅,伸手招了招,露出一股讨厌的神情,“臭死了,一股腐朽的兰花味,你确定真的洗过?” “臭?…你小子。”蔡冰气得是慢脑子血管暴涨,居然有人敢说她蔡冰身子臭,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但是,好,暂时忍耐下来,“好好洗你的澡,别来烦我。” “喂,我说你个蔡冰块,好歹等一下…” “什么,什么…你叫我什么?”蔡冰一下子跳了起来,“冰块?谁让你把我名字乱改的?” “有什么问题吗?无趣、没味道、又冷冰冰的,不是冰块是什么?”张扬伸手,从一旁的挂篮,取了一个浴帽下来,递给她。 “给我这个干嘛?”蔡冰瞪圆了眼眸子,把身子站得笔直。 “洗澡啊,你不带浴帽的吗?想顺便连头发一起洗的吗?” “我…我不是跟你说,我不洗的吗?” “不洗?不洗你进浴室干嘛?”张扬皱了皱眉头,这女人…演技也太差了,“而且你身子臭烘烘的,这像是一个等下要把身体交给别人的人该有的态度吗?” 蔡冰忍不住再次皱眉:“张扬,你别太过分了,我说过和你一起洗,但没说要和你一起洗?” “呃…”张扬伸手揉了揉鼻子,“这两个一起洗难道还有不同的意思?” “废话,我的一起洗的意思,就是…就是说我跟你一起进来,看你洗!”蔡冰咬牙切齿地解释道。/ “看我洗?你变态啊,你偷窥狂啊?”张扬瞪大了眼珠子,简直比她更火大,“我的一起洗,是我们两个一起在浴缸里洗的意思,不然还叫做一起洗澡吗?嗯?” “你神经病。”蔡冰都觉得自己快疯了,这个家伙简直不可理喻,但想了想,这魂淡说得也对,自己的理由是不是太牵强了点。 只是…自己怎么能够真的和他一块洗呢?这…她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瞄向装着微型摄像头的位置,踌躇了一下,果断地抛弃了准备豁出去的想法。 “行了,要不要洗是你自己的事,我反正已经进来了,你要是觉得不方便,那我出去就是。” 张扬盯着她,笑眯眯地问道:“冰块姐姐,你今天约我来,到底是想干嘛呢?就为了看我洗澡?还是想兑现你的那个诺言?我可是听说商界蔡女神从来不食言的,可是你对我好像食言两次了,这怎么听着的多么的名不符实啊?” “我…我当然是来兑现我的诺言的…可似乎诺言上并没有说我有义务和你一起洗澡。”蔡冰一边说,一边想了想,对啊,自己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臭家伙,差点上了你的当了,如果真的和你一块洗澡了,那岂不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对,张先生?” 闻言,张扬一时语塞,她确实没有这么说过:“好,那不然你帮我放一下水,你知道的,我是个乡下小子,这么高级的东西不会用。” 这个蔡冰到底想搞什么鬼,难道她就想拍了自己澡的视频,然后是用来威胁自己,还是放到网上抹黑自己? 蔡冰瞪了他一眼,但对于张扬这个要求倒也没有过多质疑,侧身走了过去,弯着腰调节好了水温,然后帮他放水。 张扬在一旁看着,稍稍地一愣神,蔡冰的身材确实很好,弯着腰,翘挺的香臀显得特别的显眼,黑sè的百褶短裙把她臀部的曲线勾勒得浑圆而又紧绷,修长的双腿尽管穿着厚实的丝袜,但依然难以掩饰她那修长匀称的美感。 浑圆饱满,尽管俯着身子,但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下坠感,而且因为饱满上围的关系,更是让她的腰肢显得极其的纤细,这是个极品的美女啊。 “嗯…水放好了,你自己看看水温合适不合适。”蔡冰站直了身子,伸手将垂散在额前的捋到耳后。 这样子,看着倒是挺温情的样子。 张扬走了过去,随意伸手探了探,点了点头:“行了,谢谢!” 蔡冰微微皱了皱鼻子,没回应他,便要走出去,不料就在快到门口的时候,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身子一滑,一个趔趄… 伸手下意识地想要抓点什么,却徒劳地抓了个空,再然后… “噗通….”一声,整个人斜着摔入刚刚才放好水的浴缸里,蔡冰当场就尖叫了起来,在不足膝深的浴缸里拼命地挣扎着,双手死命地露出水面乱挥着,大喊大叫:“救命…救命…我要淹死了....” 张扬看得是目瞪口呆,至于吗这是…但是,看到她双手乱抓,像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狼狈样,好像再不帮助她一把,她还真的就要在这小小的浴缸溺水死了。 只得赶紧走上前去,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把她从水里拎起来。 “哇…噗…噗…噗…呼…呼…呼…”蔡冰拼命地把嘴里吞进去的水吐掉,然后捂着丰硕的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等她回过神来,急忙从浴缸钻了出来,侧头,一甩手就想揍张扬:“你…你…个魂淡,竟然就用手扯着我的头发…把我提起来,你就这样…嗯?你是要有多粗暴呢?” 越说越生气,呼地一巴掌就要甩到张扬脸上,却被张扬轻而易举地擒住了手腕,冷笑着盯着她道:“你有毛病,要不是我把你拎起来,你就溺死了。” 张扬瞄了她一眼,话说,被水这么一,她全身都湿了,衣服像干胶布一样,紧紧地贴在她火辣的身躯上,把她的身体的曲线勾勒得是纤毫毕现,尤其是那对丰硕的峰峦,几乎是无遮无拦地把形状印了出来…嗯,等等,她戴是罩罩吗? 分明好像是,那种无痕胸垫,因为被水浸湿的衣服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肩带痕迹,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她在挣扎的时候动到了什么,有一边还歪了…所以…顶上还分明露了一点点凸点…呃,要喷鼻血了。 “你…你你的狗眼往哪里看啊?”蔡冰低头往胸口一瞄,登时就发现了不对劲,这全走了,这,该死的,今天戴什么隐形胸垫啊,惨了。 “又不是没看过,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吗?”张扬凛了凛神,一脸不屑的样子,把视线转开。 果然如同高琪般丰硕的存在啊,顶多也就比她稍稍小了一点点而已,她不是没男朋友吗,怎么还会那么大?呃…难道也像高琪那样,喜欢整天吃木瓜?不对啊,人家说其实吃木瓜效果没那么好的,而且高琪那是遗传。 “什么叫又不是没看过?”蔡冰眯了眯眼,湿漉漉的头发此刻紧紧地贴着脸颊,水滴一滴滴地往下淌着,难受得很,而这个家伙居然还在这种时候说风凉话,不对,是在调戏自己,真是… “你出去,我要洗澡。” 这个样子,只能先洗澡了。 “那你就洗呗,反正你洗完之后,我们刚好可以顺便那个什么…ooxx。” “o你的头啦,滚蛋。”蔡冰简直要气哭了,这一摔,就等于把今天整个计划全部摔汤了,这个魂淡,对了,刚才自己站得好好的,怎么会摔倒,低头看了看地板…怎么那么多的洗发露…这个王八蛋,是他故意捉弄自己,自己才摔倒的。 登时一双美眸立刻蓄满了怒火,粉拳蜷紧,不过当她看到腕上的手表的时间后,还是强制逼着自己忍了下来,散去怒火,盯着张扬一声不吭地从他身侧走了出去。 过了会儿,她手上多了个手机,已经在打电话了。 “小青,帮我送一套衣服过来…对,就青黑sè的那套…”打完电话,冷冷地瞥了张扬一眼,伸手把湿漉漉地发丝往耳后捋去,“你故意让我滑倒的?” “冰块姐姐不也是故意骗我来酒店的吗?”张扬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盯着全身湿漉漉地她,她这是要摊牌了吗?不过话说回来,她的身材真的是超赞。 “冰块…”蔡冰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时间还没到,然后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既然你知道了,为什么还来呢?” “我就想看看,身材火爆的冰块你想耍什么花招啊。” “真想知道?”蔡冰眯起了眼睛,恢复了一脸常态,“你等会就知道了,不过等我洗完澡后。” 说着,瞪了张扬一眼,走到房间门口,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一个长得很娇美的穿着黑sè职业装的小美女,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里面好像装了一套衣服。 看到蔡冰,小美女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了蔡冰,恭敬地道了声:“冰冰姐。” 这效率,张扬抬手看了看时间,从她刚才打电话到送衣服到这里,前后不到三分钟…这女人肯定是在酒店里已经事先包了另外一个房间。 “我去洗澡了,如果你想看我耍什么花招。”蔡冰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红润的嘴唇微微向上弯起一个幅度,恢复了她那种看起来无所不知的敖娇模样,“那你就等我洗好澡。”